朝鲜战争前,美国远东防区是这样“不包括”台湾滴!

heluo 收藏 0 1085



骂你wuwei1027汉奸是轻的,应该把你剐了祭志愿军烈士才对。

美国占T湾,炸丹东,直逼鸭绿江威胁我国家安全,这些铁板钉钉的事实你视而不见,

却拿美国主子的几句狗屁话在这里为它辩解,你根本不配做一个中国人。

1982年中美签订的8.17公报说“准备逐步减少对台的武器出售;经过一段时间使这个问题得到最终解决”。可是前不久6月5日美国国防部长盖茨宣布,美国对台军售已经数十年,即使美与大陆军事关系受阻,也不会改变。白宫更进一步:对台军售是整个美国政府国策永不改变。

瞧,美国人跟中国白纸黑字签订的条约都不可信,都能公然反悔,它随随便便放的“台湾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不干涉中国统一”之类的狗屁你也敢信,还如获至宝拿它来否定我伟大的保家卫国抗美援朝正义战争?


附:朝鲜战争前,美国在远东地区的防区是这样“不包括”台湾滴


纪念 伟大的抗美援朝保家卫国战争!



朝鲜战争前,美国远东防区是这样“不包括”台湾滴!


(1)一九四五年十月蒋军进驻台湾以前,美国军队在即已占驻台湾,并以协助国民党政府“受降”及“遣俘”的名义,开始其准备侵占台湾的各种活动。美国特务及军事情报人员在美国陆军情报组长摩根上校(Col.Morgan)的指挥下,调查了台湾各军事要地及其军事设备。


(2)一九四六年十月二十五日前后,美国远东侵略政策的执行人麦克阿瑟曾与蒋介石、宋子文,在台北草山宾馆秘密会商出卖台湾的条件,国民党政府在这次会议中,承认美国在台湾的特殊地位,美国由此开始取得了控制台湾主要企业,港口及建筑军事基地的特权。


(3)一九四七年八月间美国总统特使魏德迈到台湾后,美国侵台的活动便日益开展起来。一九四七年下半年,在美国政府的策划之下,原任日本驻台湾总督的长谷川清,及由麦克阿瑟刚从巢鸭监狱释放出来的前满洲重工业会社总裁鲇川义介等等侵华要犯,均由美国庇护前往台湾充当美国侵略者的工具,参与美国侵略台湾的各种活动。美国在这个时期内,先后在台北松山机场,台中机场,台南机场和新竹机场建立了它的空军基地及联络电台等设备,并由太平洋十三航空队派出军用飞机,摄取台湾全岛的地形照片,探测台湾地区的气候,军用飞机则常驻于台湾各空军基地。从一九四八年七月五日起,台南机场禁止中国民航机降落,而完全由美国空军所占用。新竹机场原是日本占领台湾时的最大空军基地,日本投降之后,则便成为新的侵略武装——美国十三航空队的基地了。同时,美国又逐步把基隆与高雄两港变为它的海军基地。


(4)一九四七年二月,台湾发生反对蒋介石反动统治的人民暴动时,美国驻台的新闻处长卡度,即公开出面活动企图利用台湾人民反蒋的情绪,煽动台湾与中国大陆分离的“独立运动”,后因遭受各方反对而失败。同年八月,美国所豢养的走狗廖文毅在与魏德迈会见后,提出一个所谓“处理台湾问题的意见书”,说什么要联合国来“托管台湾”,“使台湾成为永久中立国”。接着美国通讯社,就继续不断地扩大鼓吹“台湾分离运动”,同时美国新闻处长卡度也在台湾放出所谓“对日和约未缔结以前,台湾的归属尚未正式确定”的空气。卡度声称:“现在台湾是在麦克阿瑟管辖之下”,“台湾人如愿意脱离中国的统治,美国可以帮忙。”(见一九四七年十月十五日香港“华商报”台北通讯),一九四八年,在美国当局的指使之下,以美国走狗廖文毅为主席的“台湾独立联盟”及其他御用团体,又相继发表要求美国帮助“台湾独立”的宣言。同年九月,美国在台湾的特务机关,并伪造了各御用团体签署的请愿书,提交麦克阿瑟总部,正式提出“要求联合国派兵占领台湾”。(见一九四八年九月二十二日合众社东京电)因为,当时中国人民解放军已在中国大陆取得基本的胜利,国民党政府业已崩溃,而台湾人民又十分恼怒蒋介石的暴政,所以美国当局急于施展其政治阴谋的试探活动,企图由此寻找一种口实,借以造成美国直接独占台湾的基础。


(5)一九四八年春,美国西太平洋舰队司令柯克率领舰队进抵台湾,逼使原拟隐瞒出卖海港的国民党政府不得不正式发表基隆与青岛同为美国海军自由碇泊的港口。此外,高雄的左营,原是日本在太平洋战争中以十年计划开始建筑而未完成的远东第一军港,日本投降后,经由国民党政府接收,继即也在美国的监督与策划之下,修筑为海军基地,这个海港与另一个为美国所侵占的海军要塞——澎湖的马公岛,东西相望,同为控制台湾海峡的军事要地。从那个时候起,美国的海军舰艇,便继续不断地侵入我国领海,并碇泊于台湾各海港。在陆军方面,美国的“联合军事顾问团”老早就派出大批现役军官常驻台湾,按照美国及蒋介石的战争计划,负责组织、装备及训练用以进攻中国人民的所谓国民党“新军”。


(6)一九四九年,随着蒋介石军队在中国大陆的覆灭,作为国民党残余匪帮最后巢穴的台湾,就愈益为美国侵略者所重视。麦克阿瑟曾公开声称:台湾是“向南侵略的跳板”,它是“自日本经冲绳及菲律宾伸展到东南亚的运输及交通连锁线上的主要环节”,假如台湾被我解放,“则美国前线地位的中心及南翼的战略重要性,将被抵消或整个被淹没”。(见本年八月二十八日麦克阿瑟给美国海外作战退役军人协会大会的演词。)正因为台湾在美国的侵略总计划中,占有如此重要的“战略价值”,所以美国在中国大陆解放以后,虽然由杜鲁门于本年一月五日发表了“不干涉台湾”的虚伪声明,但实际上,却是更积极更加紧地继续支持麇集台湾的国民党残余匪帮,阻止我中华人民共和国解放台湾,并图谋使台湾彻底变为美国直接控制下的太平洋战略基地。为此,在一九四九年十一月,美国与台湾国民党反动残余集团,曾缔结了一个军事秘密协定,该协定规定:美国继续供给国民党五个师的武器和设备,十六只军舰以及雷达装置和飞机零件等,此外,美国又允许拨付九千万元的援匪剩余款项,并将美国国会通过的所谓:“用于中国一般地区”的七千五百万美元的拨款,交给台湾残匪使用。国民党残余集团方面,则答应下列条件:第一、按照美国的指示改组台湾残匪政府;第二、由美国政府派遣军事使团驻台并取得完全掌握台湾军事、政治和经济事务的权利。该协定规定如这样做还不能阻止人民解放军前进时,则以请联合国出面为名,由美帝直接下手占领台湾。

这个时期,美国曾积极整顿窜逃到台湾的国民党残余武装,继续增加对蒋介石残匪的军事援助,并经过其军事使团监督台湾蒋匪对“美援”的运用,从而也进一步控制了台湾。


(7)一九四九年十一月有一○○架重型轰炸机从加利佛尼亚经关岛运往台湾。


(8)一九五○年三月,又有二十五架飞机运台。美国在日本的当局并为蒋匪积极招募日本空军人员,参与轰炸中国大陆的破坏活动。同时,美国海军部于一九四九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宣布派出一艘二万七千吨的拳士号航空母舰和二艘驱逐舰至亚洲海面,以扩大准备侵略台湾的美国第七特种舰队。当时,美国海军曾宣称:“第七特种舰队构成一个流动的力量,随时准备用来支持美国的国策,并且作为西太平洋的一个稳定性的力量。”这个措施,乃是美国为后来公开武装干涉台湾所准备好的一个预定步骤与此互相配合的,美国除于一九四九年把在中国大陆的“联合军事顾问团”由巴大维率领退到台湾外,又陆续派遣军事顾问及专家到台湾,借以加强对残匪各机构的控制,并策划台湾残匪继续与中国人民作战的军事部署。据美国报纸所公布的材料,截至一九五○年一月为止,“已有一百多名美国所谓‘退休’军官送到台湾。在美国军事顾问的直接指挥下,美帝及其走狗国民党积极采取了强化台湾海空军基地的措施。大批运往台湾的军备物资,也迅速被用以装备国民党残余武装及新训练的部队。


(9)一九五○年二月,美国坦克及军用卡车各一百辆,经由菲律宾运抵台湾(注十),三月份又有一百辆坦克运台。国民党残余匪帮并经由纽约国际商业公司向美国购买了各种军用物资(注十一)。此外,杜鲁门并已批准麦克阿瑟关于“以美、日陆海空军退役军人组织‘国际志愿军’援蒋守台”之建议。据六月四日纽约“星期指南针报”的报道,现已到达台湾的“国际志愿军”人员,有一百五十名的美国和日本的海空军将领,其中包括前日本侵华派遣军总司令而现任蒋介石总顾问的冈村宁次及根本博中将。从此之后,由美帝支持蒋匪招募的大批法西斯军人,便继续不断涌入台湾。一九四九年八月,日本海军人员二百余人分抵台湾之屏东、新竹,同年十月日本空军人员一千六百七十人,到达台湾之冈山,海军人员二千人到达台湾之新竹。同年十二月下旬,麦克阿瑟又派了日本顾问团十五人抵台北。现在,麦克阿瑟继续在日训练日本空军人员准备派赴台湾,参加国民党残余匪帮对中国人民的作战。关于美帝组织日军赴台湾助匪作战的事实,(⑵⑶)日本政府及东京的美国官员均是供认不讳的。一九四九年十月十二日,日本政府法务府总裁殖田,在答复众议院质询时,即曾供称:“若干‘志愿兵’实际上已赴台湾参加国民党军”。美国官方通讯社,同样也证实这一点。例如,同年十二月二日合众社东京电称:“一位占领当局高级官员说,前日本驻台湾的高级陆军军官正进行组织日本人的外国空军大队以为国民党作战的消息,是真实的”。

更应引起注意的是美国对台湾所采取的军事措施“已不简单限于‘台湾’本岛的军事防御,而是把它作为美国太平洋战略总计划中的一个组成部分来加以部署的。一九四九年十一月,美国曾策动台湾蒋匪与美帝在朝鲜的李承晚傀儡政权商谈利用南朝鲜的空军基地轰炸中国大陆问题。同月,美远东空军司令斯特拉特梅耶中将及麦克阿瑟的副参谋长威洛贝少将,又与菲律宾联合参谋长在马尼拉举行太平洋防务会议,并商谈台湾问题。接着,于一九四九年十二月,美国驻菲律宾大使柯温,菲律宾总统季里诺及国民党匪帮大使陈质平于碧瑶举行“三角会议”,确定加强“台菲双方军事努力的联系”,“密切交换共同安全的情报”,并以菲律宾作为美国运军火援助台湾国民党残匪的转运站。而后,一九五○年二月在曼谷举行的美国远东外交人员会议,以及六月间美国防部长詹逊,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布莱德雷,国务院特别顾问杜勒斯在东京与麦克阿瑟的会谈中,均具体讨论了台湾问题。所有这一切活动,均明显地标志着美国已把台湾包括在其远东的整个侵略体系之中了。


(10)一九五○年二月十四日,围绕着这个侵略的图谋,美国总统在其所签署的“援华法案”中,决定将援华剩余款项一亿零四百万美元的动用期限,由二月十五日延长到六月三十日(见二月十五日美联社华盛顿电)。本年三月二十一日,美参院外委会更具体通过将上述一九四八年援华法案项下所未动用的剩余款项,拨付五千万美元援助国民党残匪,本年五月二十三日,美国国会又通过了明年度的“对外经济援助法案,该案确定从用于“中国一般地区”的七千五百万美元中,拨付四千万美元作为支持台湾蒋介石残匪之用(五月二十四日美联社华盛顿电)。此时,美国经合总署在台湾的活动亦显著加强起来。美国的枕木、汽油、军火、机器、零件等等,大批军用物资,陆续从美国运往台湾。据本年五月穆懿尔的报告,由美国运到台湾的每月进口物资,其价值每月平均为二二○万美元。此外,美国并加强了台湾与日本的贸易。据国民党驻日代表团商务处长邵逸周称:一九四九年台湾对日输出贸易总额达三千万美元。麦克阿瑟总部,则命令日本运送大批军用金属、军用装备及海船援助台湾国民党残余匪帮。这是美国援蒋计划中的一部分,同时也更逼使台湾成为美国独占下的日本经济体系的一个附庸。

正因为美国对台湾的野心,是如此狂妄,所以当美国侵略者面对着中国人民取得伟大胜利并将继续解放台湾的新形势时,就引起了深刻的惶恐与慌张,从而,美国当局急于寻找一个机会,及制造各种借口,把它长期渗透侵略所造成的既成事实,公开宣布为“合法的”占领。为此,早在一九四九年三月,麦克阿瑟便公开叫喊:“在日本和约签订以前,台湾仍属于盟军”。随后,美国务卿艾奇逊亦说:“台湾虽已加到中国的领土上,但在技术上讲,在对日和约签订前,台湾仍是日本的领土。”接着,美国国防部长詹逊与参谋会议主席布莱德雷,于六月间前往东京和麦克阿瑟商谈侵占台湾的新部署。据六月二十日合众社东京记者的报导,詹逊与布莱德雷由东京会商回美国后,曾向杜鲁门提出支持国民党残匪阻挠台湾解放的计划,六月二十五日纽约先锋论坛报,则更具体地透露了这个计划的内容,该报宣称:“总部官员坚信:如果根据下面的方针采取迅速行动的话,共产党人可能甚至不敢发动对台湾的攻击,美国应该发表一个措辞强硬的公开声明说明对于前属日本的台湾岛的最后处置问题,必须等待对日和约的签订,在和约签订前,台湾将由美国或联合国代管。与发表这一声明同时,应该派遣一个大规模的军事代表团,并应该将海军实力炫示一番。”果然不出二天时间,美国政府在指使李承晚集团挑起朝鲜战争之后,杜鲁门便于六月二十七日发表声明,公开宣布美国政府决定以武力直接侵占台湾。由此可见,美国武装干涉台湾的计划,在杜鲁门总统公开宣布以前,实际上就早已确定了。六月二十三日艾奇逊之重申杜鲁门一月五日声明的仍然有效,不过是掩盖这一阴谋的烟幕而已。


(11)一九五○年六月二十七日,杜鲁门声明的发表,表明了:美国对台湾的政策,已由长期渗透的侵略,发展到公开直接武装占领的阶段。这是美国历来侵略台湾阴谋的必然结果,也是美国扩大远东战争的一个严重步骤。

杜鲁门宣布了这个武装侵占台湾的总方针之后,又命令美国远东军总司令麦克阿瑟到台湾与蒋介石密商侵占台湾的具体步骤。七月三十一日,麦氏同其参谋长阿尔孟德少将,远东海军司令卓伊中将,第七舰队司令史枢特中将,远东空军司令斯特拉特梅耶中将,在国民党残匪驻日军事代表团长何世礼陪同下由东京抵台北。麦蒋会商决定:美台双方海、陆、空军,归麦克阿瑟统一指挥,以“共同防守”台湾。美国除第七舰队外,增派第十三航空队,常驻台湾,并在台设立:“军事联络办事处”。又规定:“美军可自由使用台湾空军基地”,“台湾海陆空军所需之军火、弹药、汽油、军需物资及一切作战武器,由美国远东军总部予以补充”。很显然的,这是美国利用蒋匪人力、物力确保其在台湾的武装占领,以准备进攻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具体步骤。这一个军事阴谋,不仅曾为美国合众社记者所透露,并也为麦克阿瑟与蒋介石在同一天联合发表的公报所证实。麦克阿瑟于八月一日离台返日时,曾公开宣称:“余统率下之美军与中国政府(按即指台湾国民党反动政府)军队间之有效联系,业已完成”。麦氏并表示,对台湾执行武装干涉的政策,是他的“责任和坚决的目的”。同日,蒋介石亦声称:“过去二日内,吾人与麦帅举行之历次会议中,对于有关各项问题,已获得一致之意见。其间关于共同保卫台湾与中美军事合作之基础,已告奠定”(中央社台北八月一日电)。这一事实的发展,表明美国不仅已武装侵占了台湾,并且决定由麦克阿瑟统一指挥美蒋联合的武装部队,来破坏我中华人民共和国解放台湾之合法行动了。这显然是美国政府敌视中国人民的一种战争挑畔,是公开武装侵略中国的狂妄行动。

从此,美国侵略台湾的各种活动,便越加紧张与露骨起来。奉命侵占台湾的美国十三航空队及第七舰队,已于六月底开到台湾,并在我领海领空及其边缘实行巡逻与侦察活动。据纽约先驱论坛报记者七月二十四日自台北报道,该美国舰队侵入我领海进行巡逻活动的范围,南起广东汕头的海面,北至山东青岛港外,为一条长达一千英里的海岸线。美国为统一指挥在台湾的海空军,麦克阿瑟曾命其副参谋长福克斯带领军事使团于八月四日到达台湾。这个军事使团,开始叫做“麦克阿瑟总部驻台军事联络组”,后来又改为“美国远东军驻台考察团”。十月三日,美国政府曾放出骗人的烟幕,说是要把这个“考察团”召回日本。但实际上,美国的军事指挥人员,依然在台湾国防总部与国民党残匪合署办公,共同策划阻挡我国解放台湾的作战军事部署。

与美国对台湾展开直接武装侵略活动同时,美帝对台湾的经济侵略活动亦有新的发展。首先,美国经合总署通过从七月起的三个月援台方案中,决定着重“加强台湾的战争工业潜在力”。十月六日穆懿尔在其向经合总署所提出的报告书中,亦曾供称:美国已协助台湾“对其有限资源作最有效的使用”,“台湾工业计划主要集中于铁路、公路、港口、电力、矿业和森林的发展”,经合总署则“供给台湾的电力系统、铁路、公路、电讯及交通系统所必需的设备和补充条件”。该报告书并指出自七月份起,美经合总署供应台湾的物资,由以往的每月平均价值二百二十万美元,增加到每月平均三百三十万美元。另据九月二十二日美新闻处的报道,经合总署援助台湾国民党残匪的款项,累计已达一亿八千三百六十二万八千美元。其次,美国并进一步控制台湾的财政收支。据国民党官方通讯社的报道,在八月一日麦克阿瑟总部马奎特少将与台湾财政部长严家淦,台省主席吴国桢,财政厅长任显群,及美援运用委员会秘书长王崇植商讨台湾财经问题之后,麦克阿瑟总部曾派遣财政专家摩斯到台湾调查国民党残匪的财政状况,而后又派税务专家去调查台湾的税务情形。其三,美国命令其控制下的日本与台湾于九月六日正式签订贸易协定,该协定规定:自今年七月一日至明年六月三十一日止,台湾对日出口价值五千万美元的货物,日本亦以五千万美元的货物输往台湾。(详见国民党中央社东京九月六日电)这将使台湾彻底服务于美国控制下的以日本为中心的远东侵略集团的经济体系,以便为侵略战争的需要,而组织其经济力量。

最后,也是最值得注意的,是美国正在加紧进行利用联合国的名义,企图在“和平解决台湾问题”的幌子之下,实现其并吞台湾的阴谋。这从近来杜鲁门及艾奇逊、奥斯汀的言论中,就可以看得非常明白。他们说:“台湾未来地位,必须等待太平洋安全的恢复,对日和约的缔结,或联合国的考虑”。美国代表团向联合国大会提出所谓“福摩萨未来地位”问题,就是实现这个阴谋的一个具体步骤。美国企图制造出根本不存在的“台湾地位”问题,借以转移人们对我国抗议美国侵略的注意,并图使联合国对于控诉武装侵略台湾案的处理,达到有利于美国的侵略目的。不久之前,美国务院官员,曾于九月一日在华盛顿记者招待会上表示:“美国政策的目的,在于通过联合国和日本和约的谈判,找出和平解决台湾问题的办法”。但同时他又声称:“虽然国务院计划在朝鲜战争以后,将第七舰队自台湾海峡调开,但在台湾附近的地区内,将保持强大的陆海军”,并谓:“美国驻太平洋的军队将有准备以便在必要时迅速返回台湾海面”(合众社华盛顿九月一日电)。美国务院官员的这一篇话,正道出了问题的真相。这就是说,美国侵占台湾的形式,可能采取各种花样,但其武装侵占台湾的实质,则是无论如何不会变更的。

由此可见,美国海空军之侵入台湾,显然是对于中国领土最公开露骨的侵略。这一狂妄的非法行为,绝不是如杜鲁门所诡辩的什么由于朝鲜战争所引起的“临时措施”,而实是美国长期侵略的阴谋。美国武装侵占台湾这一行动,与其发动侵略朝鲜的战争及武装干涉越南,同是为了包围中华人民共和国,进一步侵略中国大陆及亚洲各国,而有计划采取的一种严重的军事侵略步骤。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