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林7个市领导解决不了1个农民的事

榆林7个市领导解决不了1个农民的事

2010-07-13 08:24:08来源:鲲鹏社

榆林7个市领导解决不了1个农民的事

上访后致残瘫痪,榆林市政府多部门烧钱无效

鲲鹏社陕西7月13日电 6年前,刘瑞建设自己的房屋时,因政府某些部门失职与邻居发生矛盾而踏上上访之路。一个雨天,已绝食几天的刘瑞躺在榆林市政府露天地里,在几名保安的“拉扯”下,刘瑞住院治疗1年多。从此瘫痪不能下床。市政府7个主管市长、副市长先后直接处理此事,花费数百万元,但至今不能了结。


盖房引发矛盾


2004年4月26日,绥德农民刘瑞以女儿刘佳的名义从耿某手中买来位于榆林市青山路广正巷7排2号的宅基地3孔。当年6月 4日办理了国有土地使用证,载明四至西墙为伙墙,其余均为自墙。7月27日,刘瑞申请修建,榆林市建委为其颁发了《自住房建设规划工程许可证》,载明四至均为自墙。邻居郭某从张某手上买来房产,但未办过户手续。原产权人的土地证载明四至均为自墙。修建过程中,刘瑞按照伙墙进行辅建,将楼板搭在邻居张某的西山墙体上,张某阻挡时引发纠纷。


这期间的10月9日,榆林市城建监察大队(现为市综合执法局)因刘瑞的建设行为而发出了《责令限期改正违法行为通知书》。刘瑞不解:“所有手续都是批准了的,要我改正啥?”


土地证埋下祸根


刘瑞当初从耿某手上买来的产权就有伙墙。2004年4月26日刘佳代表父亲刘瑞和耿某双方签订了土地转让契约。同一日,双方在榆阳区公证处办理了公证。契约上和土地证上载明该宗土地东西为伙墙,南北为自墙。但是,7月27日,榆林市建委为其颁发的《自住房建设规划工程许可证》上却载明四至均为自墙。在6月4日办理的国有土地使用证上,附有该宗地2004年11月23日的绘图打印图,显示刘瑞房产东墙为伙墙。


刘瑞向记者透露过一个信息,他的一个舅老爷在市上某单位是个小头头,曾给他在市有关部门办过变更“自墙、伙墙”的手续。当时办完了火墙证,原来的自墙证就收回去了。


这样一来,市城建监察大队责令刘瑞建房停工和处罚似乎就是执法部门在相互打架。刘瑞当然不愿意,开始打官司、上访。


政府承诺成了空文


由于不断的上访,加上相关部门在刘瑞房屋建设、土地等方面的工作毕竟存在过错。2005年9月10日,榆林市政府为此召开专门会议,并由市信访局牵头,市规划局、市国土局共同对该问题进行调查了解,做当事人思想工作。2005年11月23日,榆林市信访联席会议正式下文,代表市政府做出处理意见:1,刘瑞房屋东西按自墙修建;2,按要求施工,还原自墙,修复对邻居的损坏,按期完工;3,给刘瑞生活困难救助费35000元;4,由政府相关部门尽快给刘瑞家办理一个出租车户籍,户主为刘佳,购车费用和保险由刘佳自行负担;5,刘瑞与邻居的纠纷自行解决,今后息诉罢访;6,本意见征得刘瑞同意并签字后付诸实施,永不反悔。


有了这样的承诺,而且是写在了文件上,有政府的公章。刘瑞一家看到了希望。


可是,虽然有这样的白纸黑字,实质性的内容榆林市政府并没有兑现。刘瑞又不断地找市政府及相关部门领导。最终还是没有一个肯定的答复。刘瑞失望了。


雨天惊魂


时间一天天过去了,没有答复,没有人来兑现当初的政府承诺,刘瑞首先想到的是找市城建规划和国土部门领导。他认为这几个部门的行为给他造成了损失,应该赔偿。


2006年10月25日,刘瑞以违法行使行政职权为由,向榆林市国土局提出包括工程差价、误工费、医疗费、交通费、精神损失费等在内的行政赔偿共88.4万元。同时也向市规划局提出了同样的赔偿请求。但此后均被这两个部门以文件的形式正式拒绝赔偿。


赔偿被拒绝,刘瑞又来到市政府上访,要求见政府当初主管这件事的市领导。这时恰逢榆林市政府换届、政府大院和办公楼建设。市政府保卫科值班人员就说服他,劝他,有意无意地阻挡他见市领导。刘瑞无奈,就开始在市政府绝食、跳楼、自杀。


2007年6月26日这一天,刘瑞一辈子也忘不了。这天下着大雨,已绝食好几天的刘瑞就在政府门口躺着,浑身上下、被子里外都是雨水。据刘瑞讲,那天是周五,保卫科的4个人,有人喝了酒,可能是有领导发话,让把他弄到屋里去,他不去,就是要见市领导。这时保卫科的几个人开始拉他、抬他,他就在一个姓米的人的腿上咬住不放,那人和另外一个人对他一顿乱打。都不知道是咋松开的。等他醒来,没吃没喝,已经是第三天,也就是周一上班了。这时才有人把他送到了榆林医专附属医院治疗。这一治,从此改变了刘瑞的人生——他瘫痪了。


艰难的上访神仙的生活


提起上访的日子,刘瑞有时哭有时气愤有时却流露出带有几分讥讽的笑。这些年,榆林市政府、陕西省政府、北京国家信访局,他不知道都去过多少次了。层层有批复,可就是不见解决问题。


2006年10月,市公安局抽调30多人,3小时一班,一班4个人进驻刘瑞家“做思想工作”。全家5口人不能出去,外人也不能进来。这样的日子一过就是半年。小儿子刘静连学都不能上了。刘瑞说这是软禁、限制人身自由,曾向市公安局提出过赔偿,也被拒绝。记者在榆林市公安局2008年6月27日的一份《公安机关处理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上看到,对这长达半年的“软禁”,公安机关的解释是:“我局因工作需要,出于保护和帮助的目的,与你及你的家人进行面对面的交流和沟通,掌握思想动态……”


为了有效阻止刘瑞及儿女进京上访,榆林市政府领导想尽了办法。有一段日子,由市综合执法局、规划局、国土局、信访局、公安局等部门轮流值班,在市区长期租宾馆住下,看管刘瑞。刘瑞说,那些日子,每天每顿饭不下300元钱,菜由他点,还吃过两次西餐,每天5包软中华香烟,一箱王老吉饮料,另外每天还给他300元钱。还给他买衣服,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没事就在宾馆房间上网。儿女的生活起居也由政府管。可以说吃住花钱都不愁。算下来,到现在,已经换了第4家宾馆。至今住宾馆的日子也差不多3年了。


据了解,榆林市政府为此事曾给市公安局拨专款120万元,市信访局数万元。加上几个相关部门的花费,已经数百万元。


住院治病领导说了算


在榆林医专附属医院接受治疗期间,刘瑞咋样都想不通政府为啥要打他?他继续绝食、拒绝治疗。


记者查看刘瑞当年的住院病案得知,2007年6月29日,刘瑞以低血糖伴中度脱水、慢性胃炎入院。经检查,脊柱及四肢无畸形。9月30日医院曾发过病危通知。刘瑞说自己肋骨被打骨折,入院后做过检查,但记者没发现拍片及记录。奇怪的是,在这些病案中,有许多关于榆林市及相关部门领导来查看病情和指示咋样治疗的记录。据了解,这家医院是当地的一家民营医院。


在2007年11月7日的记录上,有“市府一行8人来院看。患者已绝食5天,身体极度衰竭,已无反抗能力。”的字样。而次日,也就是11月8日,就有出院记录。记者看到,该记录写到“本人要求出院,经院长反映、请示任市长,同意办出院手续”。记者特别注意到,刘瑞的出院诊断为:重度脱水、营养不良重度。也就是说,经过榆林市领导同意出院的病人,出院时的病情比住院时还要重。


花钱没有买来平安


问题越来越严重,刘瑞瘫痪不能下床,情绪也非常激动,他的儿女不断进京上访。怎么办?


2008年12月25日,榆林市综合执法局、市规划局、市公安局、市国土局专函给刘瑞一个回复,说由政府协调将刘佳、刘静招聘到某一企业就业;由绥德县(户籍所在地)将刘瑞纳入农村低保、医保体系;将刘瑞送入养老院;对其家庭生活给予适当补助。但这个承诺还是没有实现。


2010年2月13日,为一次性解决其上访诉求,榆林市综合执法局代表市政府和刘瑞父子3人签订协议,1,由刘瑞预付2万元,向榆林市大众出租车公司申请经营捷达出租车一辆,剩余购车款及2010年的费用由执法局负责;2,执法局筹款18万元,分两次给刘瑞用于生活困难救助。首付10万元2010年2月13日支付;3,给刘佳在榆林市天然气化工厂安排上班工作;4,刘瑞送敬老院,政府负责费用终身代养;5,上述4条实际履行后,作为一次性处理,刘瑞方不得再折腾,否则收回上述条款。


这回刘瑞终于签字了。出租车也到手转包出去了,10万元救助金也拿到了,刘佳也在榆林市天然气化工厂上班了。刘瑞说,出租车承包金和救助金拿到后他立刻先还了部分外债。政府也把他们一家的农村户口转成了城镇户口。按说要感谢政府。但是,2005年的政府承诺在哪里?当时承诺出租车是私户,现在却成了承包户。这些年的损失谁赔偿?他被打的事,身体损害的事就没个说法吗?整个事件没有一个人来承担责任吗?政府这样大把烧钱究竟在掩盖什么?


第8任主管市领导认为已经解决到位


问到刘瑞瘫痪的原因和打人有无关系,榆林市信访局副局长王进玺告诉记者,医院方面做过一个鉴定,刘瑞属于肌肉萎缩导致的瘫痪。对于其他方面,王副局长承认市国土局工作上有瑕疵。市里本来要处理那个主管的副局长,但后来他得癌症去世了,也就算了。市信访局的一位财务主管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不算前任局长,光信访局一家现在已经给刘瑞花了40多万元。问到这些钱从何而来,王副局长说是从单位办公经费中挤出来的。


而到底打人没有,在王进玺的办公室,记者见到了当年在场的当事人之一,市政府保卫科的曹江。曹江说另外一个当事人米某有病住院,好长时间了都没上班。他说没有打人,有拉扯动作,但拉扯很正常。


2010年6月24日,榆林市市长助理、市政法委副书记、市信访局局长任怀业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任怀业详细向记者介绍了此事的前后经过。他说,这件事已经经过榆林市7个市长、副市长等市领导的手。他已经是第8个了。他承认刘瑞出院是他同意的,也可能说了谁打刘瑞让他找谁的话。当记者问到政府为这件事应该承担那些责任和如果没有责任为啥不断地在给刘瑞钱,给他一些特殊照顾,而刘瑞似乎并不领情?任怀业没有正面回答。他说,在处理阶段,市领导中也有不同意见。出于人性化的考虑和尽早息诉罢访,才成为今天这个结果。市委常委会史无前例的为此上过3次会研究。按照现在的处理结果,他认为已经到位。如果刘瑞不愿意,政府将收回给他的一切。


发稿前记者获悉,中央纪委工作人员给刘瑞打来电话,说已经正式介入调查并督办。另外有全国各地的6名律师准备启程赶赴榆林,从法律方面给刘瑞提供援助。


记者将继续关注事态的进展!(鲲鹏社 记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