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晋 第二卷 第一次晋辽大战 第十四章 戚城之战(3)

cqx7711 收藏 1 5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9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91.html[/size][/URL] 武备学校大队长王审琦,副队长潘美,小队长杨业,李处耘,李继勋,郭进,何继筠,李进卿,李汉超,李汉琼腰身笔挺,站成一条直线,齐齐敬个军礼,王审琦道:“报告校长,武备学校队干部实有11人,现到10人,副队长柴荣留守开封校本部!” 石重贵端端正正地还个还算标准的军礼,喝道:“稍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91.html


武备学校大队长王审琦,副队长潘美,小队长杨业,李处耘,李继勋,郭进,何继筠,李进卿,李汉超,李汉琼腰身笔挺,站成一条直线,齐齐敬个军礼,王审琦道:“报告校长,武备学校队干部实有11人,现到10人,副队长柴荣留守开封校本部!”


石重贵端端正正地还个还算标准的军礼,喝道:“稍息!”学员们双手叉在背后,右腿前伸,动作整齐划一,已经有一点点石重贵前世那支无敌之师的样子了。


石重贵温柔地注视着每一个人,半年多来师生相处的一幕幕像放电影一样在脑海中重现,自已一分一毫地从足球联赛里赚钱,又一点一点地投入到武备学校,没日没夜地编写军事教材,耐心细致地教导,在武备学校的日子,非常辛苦,却又无比的快活,仿佛又回到了前世那所中学,和纯洁的学生们一起,在上课时就军事历史问题展开自由自在的讨论,不分尊卑,没有限制,什么是幸福?这就是幸福!他们是自已的孩子,他们是帝国年轻的雏鹰,新型军队的种子,他们将结束这个黑暗的时代,让大汉的旗帜重新飘扬在东边的高山大海,西边的草原沙漠,并自豪地喊出前辈曾经发出的历史最强音: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他们前程远大,成就可期,最重要的,是他们还年轻,不应该因为某人的毫不理智的冲动,凋谢在这个绝望的战场上。


“仲宝(王审琦表字),你为人厚道,谨慎守礼,校长很是喜欢,但男子汉大丈夫,当断不断,必受其害,有时候,错误的决定,总比没有决定好!”


“仲询(潘美表字),你为人聪明绝顶,文武双全,将来必为当世名将,国之栋梁,唯以倜傥自许,过于争强好胜,须知为人处世,总以光明磊落,坦坦荡荡为好,紧要关头,耍小聪明使小手段,非君子所为啊!“


“继业(杨业表字),你天性忠耿,武艺绝伦,假以时日,成就绝不在潘美之下,然大丈夫为人处世,要能屈能伸,不可一味刚愎自用,不听逆耳之言,以致自误!“


。。。。。。。。。。。。。


石重贵一边为学生们整理衣袍,一边最后一次为他们单独辅导。学生们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欲言又止。


看着学生们衣着整齐,精神抖擞的样子,石重贵满意地笑了,他轻轻道:“作为一个皇帝,朕很惭愧,因为实在做得不怎么样;作为一个校长,我很自豪,因为你们全都是好学生!“


他抬起头,越过学员,越过澶州城墙,在北边,在戚城,自已的兄弟在坐困危城,浴血奋战,自已能心安理得地缩在坚城里,重兵环护之下吃喝拉撒吗?石重贵并不是个不怕死的人,不怕死他早就和景延广拼命了,还用等到今天?但他是个怕良心谴责的人,对兄弟见死不救,他一定会一辈子良心不安,与其这样,还不如和兄弟们死在一起,黄泉路上,大家热热闹闹有个伴。


“军人是什么?!是国家的支柱,民族的脊梁,你们之所以成为军人,不是为了当大官,发大财,娶十个八个老婆,绝不是的!你们之所以成为军人,是为了保卫这个国家,保卫自已的父母,兄弟,姐妹,朋友,邻居,保卫一切你爱的,不想被该死的契丹狗肆意蹂躏的人!兄弟什么?!兄弟不是大家闲得无聊一齐说说话,或者钱太多一齐吃个饭,心血来潮一齐睡个觉,第二天醒来拍拍屁股走路谁也不认识谁的那个人。。。。。。兄弟,是你可以交托后背的人,是你可以为之舍生忘死的人,你不是为自已战斗,你是为兄弟们战斗;同样的,兄弟们也为你战斗!”


石重贵低低地,有力地向学员们再说了一遍军人和兄弟的含义,似乎要把这含义一个字一个字地刻在学员们的脑子里,在这最后的时刻。他桀然一笑,道:“不知为什么,朕觉得自已今天很罗嗦,或许,这是最后一堂课了!”


顿一顿,看着学员们惊异的脸色,他又道:“高行周将军,符彦卿将军,皇甫遇将军,刘五将军出兵不利,被困戚城,景延广畏敌如虎,见死不救,朕决定与刘六将军一齐出援戚城,此战。。。。。。。。我军一千,敌骑六万,相差悬殊,出援必败。。。。。。也必死!同学们身负复兴大汉重任,前程远大,岂可轻掷有用之躯于此死地?!唯朕恐去后,景延广对尔等不利,特命尔等立即收拾装束,一个时辰之后,随朕出城,但不往戚城,径奔开封可也!朕将予手谕一道,付与仲宝,为沿途放行之用,回到开封之后,奉柴荣为主,可致天下太平,万民乐业也!同学们。。。。。。。若还记得我这个校长,便立心做护国卫民的良将,万万不要做那荼毒天下的军阀,校长九泉之下,也当瞑目!“


王审琦“扑通“一声跪下,号啕哭道:”校长赴死,学生岂有袖手之理!学生请校长允准潘美代队长之职,带队南归,仲宝愿随校长生死与共!“


学员们一起跪下,道:“学生愿随校长生死与共!“


石重贵热泪盈眶,道:“尔等有此心便可!万万不可自轻有用之躯!三大纪律第一条是甚么?!尔等可不能忘了!“


王审琦低声道:“一切行动听指挥!“


“那就是了!执行命令罢!“


石重贵走出大帐,刘六捧了一副甲胄,恭恭敬敬道:“臣请为皇上披甲!”想想自从当了皇帝,已经一年多没披甲了,就算是石重贵原本的记忆里,都快忘了自已曾是一名战将。


不远处刘六大营中突然人喊马嘶,七八匹战马奔腾而出,马上骑兵顶盔贯甲,手上都执了一杆迎风招展的红色大旗,大旗上书一个黑色的巨大“石”字,墨汁淋漓,粗犷豪迈,显然是刚刚写上去的。


一名骑兵刚出营门,便大声吼道:“景延广见死不救,皇上提兵出援戚城,有不怕死的英雄,便出北门搏富贵!“听那嗓音,分明就是金三明,身后是胡士谦,鲁成,全子晖等几个大名鼎鼎的球员和裁判,看来刘五很是体恤,将自已手下的球员和裁判全部留了下来,没有带上血与火的战场,但为了兄弟,身为军人,石重贵就要将他们带上血与火的战场了。


石重贵呆一呆,道:“刘六,你。。。。。。这是做什么?“


刘六细心地为皇帝披上胸甲,咬牙切齿道:“没什么!就是要给景延广那老贼露个脸,扬个名,让所有人都知道这狗贼的真面目!臣小心翼翼了一辈子,临死不咬他一口,实在不心甘!“

石重贵哈哈大笑,大家生命已经进入倒计时,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吧!


远处一人缓缓走来,高声吟诗:


轮台城头夜吹角,轮台城北旄头落。

羽书昨夜过渠黎,单于已在金山西

戍楼西望烟尘黑,汉兵屯在轮台北。

圣皇御驾西出征,平明吹笛大军行

四边伐鼓雪海涌,三军大呼阴山动

虏塞兵气连云屯,战场白骨缠草根

剑河风急雪片阔,沙口石冻马蹄脱

上将勤王甘苦辛,誓将报主静边尘

古来青史谁不见,今见功名胜古人。


本身就是半个唐粉的石重贵当然知道这是唐代诗人的岑参的《轮台歌奉送封大夫出师西征》,不过石重贵是正经八百的皇帝老儿,这个才子就作了改动,把要出援送死的皇帝和手下大将一齐捧上了。


窦仪一边吟唱,一边踱到帐前,泪流如注,声音哽咽,跪下道:“窦仪自诩聪明,玩弄权谋,以为得计,不料今日始识圣主,然大错已成,悔之莫及,特来晋见,请皇上带微臣一齐上阵,以死赎罪!“


石重贵心念一转,道:“这么说来,刘五将军的消息,你是故意传给朕的了?“


窦仪磕头道:“是,但微臣不过想以皇上之口,激小刘将军出兵,没承想皇上。。。。。。皇上。。。。。。“他不过想激个Q去送死,不料老K居然自已跳了出来,这算不算是一个意外之惊喜?


刘六“呛“地一声,抽出腰刀,怒喝道:”你们这些毛锥子,个个心肠狠毒,都是该死的狗东西!“挥刀便要砍下。


石重贵一把攥住刘六的手腕,喝道:“住手!事已至此,死多个人又有何益处?!“


伸手扶起窦仪,道:“卿也不过是忠于主人罢了,这也不是甚么罪过!卿若自觉有负于朕,朕便给你指一个去处,你可愿意吗?”


窦仪双目一亮,道:“皇上但有所命,臣万死不辞!”


石重贵道:“也不是甚么艰难的事,卿若有意做一番大事业,可随我武备学校学员南归开封,投奔留守柴荣,此人有天日之表,龙虎之姿,他日必主天下,卿若愿随他,异日不失拜相封候!“


石重贵不过是按照自已的朴素想法,要给窦仪在乱世中指一条明路,不浪费这一身的才具,乱世之中,纷纷扰扰,像他这样的文人,要是所托非人,不免落个从逆的罪名,身败名裂。


窦仪却听得几乎晕了过去,老天!哪有一个皇帝这样形容别人的?天日之表,龙虎之姿,这样的人不应该立即斩首,夷九族,以绝后患吗?这样的人居然还堂而皇之地放在武备学校,舒舒服服地留在后方享福,皇帝都上了前线呢!这样的胸襟,古往今来,三皇五帝,不说空前,也得绝后罢?


顾不上看窦仪一个劲地翻眼白,石重贵道:“朕还要托卿办一件事,替朕送一封信给冯皇后,来人哪,纸笔!“


亲兵送上纸笔,石重贵龙飞凤舞地在书了几字,合上宣纸,递给窦仪:“有劳爱卿了!”


窦仪双手接过,珍而重之地收藏在怀中,道:“窦仪若得不死,这封信一定送到!皇上,仗义随行的众位将军之中,折将军,药将军与契丹人持斗数十年,英勇盖世,智计不凡,请一定多加倚重,或有一线胜机!”


石重贵挥一挥手,刘六亲自牵上坐骑,这是一匹灰马,虽然也是雄骏,但比之被安老师的保彪骑走的黑马,少了许多亲切,老伙计,你在那里?但愿还在安老师手里,平平安安地渡过一生,别了,战友!别了,老婆胡老师,情人安老师,你们很重要,但我突然发现,这世界上还有比你们更重要的人,此生不能相见,对不起了!


认蹬扳鞍,飞身上马,雁翎刀挂得胜钩,狼牙箭攒鲨皮壶,头戴凤翅盔,一身锁子甲,战将的血液重新在皇帝身上快速流淌,石重贵双脚一扣马蹬,喝道:“走!”


马蹄得得,石重贵一马当先,刘六率一千骑军紧随其后,“石”字红旗猎猎迎风,一路上的军队纷纷让路,就连最精锐的侍卫亲军,看着这支神情如铁,毅然赴死的军队,眼中也禁不住多了几分敬仰。


“大丈夫当横行如是!”侍卫亲军中一名大汉叫道,催马提槊,竟然跟在了队伍后面!


何如意眼尖,认得那大汉竟然是唐定,叫道:“唐都头!你怎么。。。。。。”


唐定呵呵大笑:“唐某也算在武备学校待过几天,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校长有难,做学生的,怎么好袖手旁观?!”


数十名骑兵叫道:“他娘的,刘六的兵不怕死,老子们也不是熊包,不过就是一死罢了!”一扯缰绳,不顾上官的制止,竟也跟上了队伍。


由于金三明,胡士谦,鲁成,全子晖等人豁了出去的肆无忌惮的宣扬,加上四人足球明星和王牌裁判的巨大光环,教练和指导足球技术规则时在侍卫亲军中积累的无比威望,一路不断地有侍卫亲军的士兵自愿加入,人数居然达到了一千多人。学兵们夹在中间,看着军士们明知必死,却都是大义凛然,慷慨激昂,不由感动得泪如泉涌,潘美,杨业挤到王审琦身边,窃窃私语。


奔至北门之外,石重贵严令学兵队立即脱离大队,偕刚刚投效的窦仪南归。

城外北营旁边有个小树林,折从远,药元福,王全斌,武行德,高裕等人已经恭候多时了,由于景延广已收各路诸候兵权,职位高的折从远,药元福已经调不动本部兵马,只能带上亲军,折从远在府州任职,山高皇帝远,亲兵选得很多,有五百铁骑,药元福稍少,也有三百,王全斌,武行德职位不高,手下也就各一百人的样子,高裕身为高家亲兵中的佼佼者,也想尽了办法去找与高行周亲近的将领要兵,由于高行周在军中的巨大威望,加上景延广实在太不讲义气,天怒人怨,资深将领们阳奉阴违,睁只眼闭只眼,居然一个小小的亲兵也弄到了三百余骑。


看到石重贵身后足有两千余人的骑兵,服色又都是侍卫亲军的,折从远面露惊异之色,抚须大笑道:“皇上义薄云天,咱们侍卫亲军之中,义勇之士却也着实不少呢!这么算下来,咱们全军足有三千五百骑了!“


石重贵想起了窦仪的话,道:“此番前去,必是一番决死恶战,朕虽也经过战阵,但若论行军布阵,用兵克敌,还是不如折令公多矣,为求将士们些许生机,一线胜机,朕拟请折令公任行军总管,自朕以下,一体遵命行事!“


此言一出,众人大为惊讶,不过细想一想,折令公以府州偏僻穷恶一隅之地,抗契丹十数年,兵微将寡却大小胜仗无数,从不落下风,无论才智还是威望,均是一时之选,皇帝提议他来带队,却也算得上是人尽其才。


事关个人及全军生死,折从远略想一想,也不推托,道:“既然皇上如此信任,那微臣就斗胆上担当了!“


石重贵又道:“以药元福将军为副总管,令公以为可使得么?“


折从远大吃一惊,这皇帝不是一般的英明,不是一般的知人善任啊!药元福和自已一样久在西北,一同拒党项,抗契丹,生死情谊非同一般,为人勇略非凡,以他为副,正是将帅相宜,绝无制肘,看来风闻这皇帝荒淫无道,混乱宫闱,懦弱胆小,任事无能,实在是大大的有误啊!当下道:“皇上所议,正是英明果决,药帅可也!”


药元福一拱手道:“微臣领命!“石重贵看了他一眼,但见黑面虬髯,气度威猛,虽已年过五旬,胡须仍是黑多白少。


石重贵高声喝道:“众军听者,特令折从远为行军总管,药元福为副,自朕以下,号令一体遵行,敢不从者,军法从事,绝不宽贷!”


众军齐齐大喝一声:“谨遵圣旨!”


看着石重贵退入军中,折从远横刀立马,叫道:“此去一战,必以性命相博,有我无敌,众军须听从号令,敢有退者,有如此树!“ ”嚓“的一声,刀光闪处,身边一株小树齐腰斩断。


“王全斌督左厢,武行德督右厢,刘六为合后,全军----整队出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