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版余则成:官至中将特务抄家仅搜出一根金条

2野劲旅 收藏 2 1473
导读:《潜伏归来》(黄山书社出版)系根据凤凰卫视《冷暖人生》节目改编。主持人陈晓楠在书中讲述了一群特殊人物的非常人生,其中就包括吴石、朱谌之。五十年前,他们潜入台湾获取情报,刑场上一声枪响,成了为信仰牺牲的中共地下党员。经过半个世纪的尘封记忆,无名英雄只能以特殊的方式归来。 潜伏者归来 在电视剧《潜伏》中,1949年2月解放军攻克天津,余则成在天津陷落前被站长拽上了飞机,仓皇逃亡广州。在飞机上,两人被告知他们作为海峡筹备委员会的成员将直飞台湾。余则成的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他在台湾的继续潜伏则给观众留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潜伏归来》(黄山书社出版)系根据凤凰卫视《冷暖人生》节目改编。主持人陈晓楠在书中讲述了一群特殊人物的非常人生,其中就包括吴石、朱谌之。五十年前,他们潜入台湾获取情报,刑场上一声枪响,成了为信仰牺牲的中共地下党员。经过半个世纪的尘封记忆,无名英雄只能以特殊的方式归来。


潜伏者归来


在电视剧《潜伏》中,1949年2月解放军攻克天津,余则成在天津陷落前被站长拽上了飞机,仓皇逃亡广州。在飞机上,两人被告知他们作为海峡筹备委员会的成员将直飞台湾。余则成的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他在台湾的继续潜伏则给观众留下了种种猜测。


余则成只是一个虚构人物,但他的故事却一直在历史不为人知的角落里真实地上演着。在大陆与台湾长达半个世纪的武装对峙中,我们不清楚双方到底有多少“余则成”这样的谍报人员在对方的阵营里长期潜伏,许多人为了内心的信仰甚至献出了生命。其中,就有中共打入国民党内部的最高情报官——国民党中将、“国防部”参谋次长吴石,以及中共华东局特派员、女共产党员朱谌之。1950年,因为中共台湾地下党书记蔡孝乾的叛变,二人被捕,6月10日被枪决于台北马场町刑场。


整整50年后,2000年8月25日,一组名为《1950仲夏的马场町——战争、人权、和平的省思》的图片展在台北“二二八”纪念馆揭幕。这组国民党当年大举枪杀中共地下党人的历史图片在海峡两岸引起了相当大的震惊。然而可能没有人知道,它在两个年过半百的人的心底更是掀起了无比巨大的波澜——吴石之子吴韶成,朱谌之之女朱晓枫,50多年前他们在战火中和父母一别,就再也没了音信。50年之后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曾经慈祥亲切的父母,竟是以这样惨烈的形象再次出现在眼前,竟是以如此决绝的方式终于归来。


从国民党中将到中共“密使1号”


1894年8月,吴石生于闽县螺洲吴厝村(今福州仓山区螺洲镇吴厝村)。1911年,福州地区的学校倡议组织北伐学生军,18岁的吴石毅然报名参加。北伐学生军解散后,吴石进入武昌第二预备军官学校就读,结业后被保送入保定军官学校,同学中有后来担任国民党国防部长的白崇禧,也有后来投诚共产党的张治中。1929年,吴石以福建省军事参谋处处长的身份,受福建省主席方声涛指派,东渡日本留学。1934年,在日本陆军大学学习军事情报一年后,吴石毕业回国。回国后任参谋本部厅长,专门负责对日情报工作。武汉会战前后,蒋介石特地每周召见吴石一次,详细咨询,深深嘉许。


不久吴石升任国民党陆军上校,转战华中、华南各地。1940年底,吴石获好友白崇禧推荐担任第四战区中将参谋长。1944年,吴石随部南下桂林。当时桂林守军主要是白崇禧的桂系军队。在此后的桂柳大战中,由于国民党中央军和桂系之间分歧明显,使得军中政令不一,指挥方面出现严重失误,导致吴石所在的军团遭遇惨败。


桂柳大战的惨败,让吴石第一次对自己所效忠的党国产生了怀疑。1945年抗战胜利后,吴石随军队一起接收上海。而在接收上海的过程中所目睹的国民党内部的腐败,更是让他对自己所效忠的一切彻底失望。


由于对国民党内部腐败的强烈不满,吴石开始倾向革命,并通过中共地下党人吴仲禧的介绍参加“民联”,投身革命阵线。据吴仲禧回忆:“他读过毛泽东的著作,在武汉珞珈山听过周恩来的演讲,还同叶剑英等有过交往。他特别欣赏《论持久战》,认为是了不起的著作,恐怕国内没有第二个人能写出这样的文章,甚至建议白崇禧印发给各战区部队长官阅读。我向他叙述我在北伐战争中接触过的叶挺、蒋先云等共产党员的事迹,介绍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主张,都引起他很大的兴趣和赞誉。”在家中吴石还时常收听解放区的广播,甚至有时让已经上大学的吴韶成帮忙记录。


1948年6月,淮海战役前夕,吴仲禧改任国防部中将部员,被派往“徐州剿匪总指挥部”服务。吴仲禧先到南京见了吴石,吴石亲笔写了一封信给他的学生、“徐州剿总”参谋长李树正,说吴仲禧是他多年的挚友,请李树正多加关照,给予方便。李树正见了吴石的信,对吴仲禧格外客气,亲自带他到总部的机要室看作战地图。吴仲禧暗中把主要部署记录下来。为把情报尽快送出,他托病回南京就医,赶到上海把上述情报向上海地下党组织负责人作了报告。1949年初,吴石开始向中共提供军事情报,使得解放大军进军顺利。


就在吴石倾向共产党的时候,朱谌之早已是活跃于上海和香港之间的老党员了。


1948年9月至1949年1月,中国人民解放军挥师逼近南京。此时,国民党国防部在南京尚保存有500箱重要军事机要档案资料,国防部长白崇禧、参谋总长陈诚主张直运台湾,而吴石则以福州“进则返京容易,退则转台便捷”为理由,建议暂移福州。国民党当局采纳了他的意见。吴石之所以要将这批机要档案转移到福州,是因为他将出任福州绥靖公署副主任。他打算一旦时机成熟就在福州起义,将这批军事机要档案献给中国人民解放军


1949年5月,台湾的国民党当局又电促速将档案运台。吴石则以“军运紧,调船难”为借口,仅以百余箱参考资料、军事图书权充绝密档案,列为第一批,派人先运台湾。紧接着的一天,吴石下达“死命令”,当晚将档案全部转移到福建省研究院书库匿藏,并向研究院院长黄觉民(吴石的挚友、民主人士)作好交代。


1949年7月,吴石由福州经广州辗转到香港找到吴仲禧,呈交了两份材料。一份是国民党部队留存西北各地的部队番号、驻地、部队长姓名、兵力和配备、准备整编的计划等,另一份是国民党部队在长江以南各省的部队建制和兵力。吴石说他已被调任国民党国防部参谋次长,要到台湾去,吴仲禧询问吴石去台湾是否有把握,没有把握可以转赴解放区。吴石坚定地表示,自己的决心下得太晚了,为人民做的事太少,现在既然还有机会,个人风险算不了什么。


8月14日,吴石接蒋介石急电令他即日赴台。15日上午,他密召亲信参谋王强到公馆,作了简要而严肃的面示:“我奉命明天即飞台北,这里的事情就交给你了,你要尽到军人天职,‘人在档案在’。下一步怎么办,想必你自己懂得。为万无一失,可征求黄院长和刘通先生(原国民党‘立法院’立法委员)意见而行。”次日凌晨吴石即携夫人王碧奎和两个小儿女登上了飞往台湾的军机。两天后福州解放。王强即在黄、刘两位前辈认可下,将298箱保存完好的国民党军事绝密档案呈献给了解放军。


吴石案令蒋介石无比震惊和愤怒


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诞生。同年10月和11月,解放军攻打金门和舟山群岛先后失利。这两仗给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解放军敲响了警钟。攻取台北比原先预计的更加困难了,获取台湾的军事情报迫在眉睫。


吴石赴台前,中共地下组织给他的代号为“密使1号”。吴石抵台后,就任国民党“国防部”参谋次长,获取了许多重要军事情报。为尽快取回吴石掌握的军事情报,中共中央华东局和总参谋部急需选派干员赴台湾,与吴石联系,做情报联络。朱谌之地下工作经验丰富,机智灵活,同时朱谌之前夫的女儿陈莲芳和女婿王朴当时在台湾都是军统干部,夫妻俩与朱谌之感情深厚,并且一直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而朱谌之的妹妹和妹夫也都在台湾情治部门工作。因为有这些良好的社会关系作掩护,组织上决定委以朱谌之此项重大绝密使命,朱谌之毅然接受了任务。


1949年11月27日,朱谌之在给女儿留下一封信后,登上了从香港前往台湾的客轮。潜入台湾的第二天,按照预先的约定,朱谌之与“老郑”在茶食楼秘密接上了头。她向“老郑”传达了华东局领导的指示,“老郑”也向她报告了台湾工作委员会为接应解放军登陆,组织秘密武装的情况,同时还把工委掌握的一些绝密情报交到了她的手中。


一个星期后,通过“老郑”的安排,朱谌之和吴石秘密会见,传达上级接应解放军的指示。吴石向她提供了一批绝密的军事情报微缩胶卷,内有《台湾战区战略防御图》,舟山群岛和大、小金门《海防前线阵地兵力、火器配备图》,台湾海峡、台湾海区的海流资料,台湾岛各个战略登陆点的地理资料分析,海军基地舰队部署、分布情况,空军机场并机群种类、飞机架数等。朱谌之迅速将资料通过特别交通员——定期往返香港、基隆间的“安福号”海轮上的张大副传递给大陆。不久,它就由华东局情报部和总参作战部妥善运用。当毛泽东听说这些情报是一位秘密女特派员从一位国民党上层人士“密使1号”那里取回时,当即夸奖,嘱咐有关领导要记他们一功。


就在大陆方面兴奋地等待更多情报,积极筹备进军台湾的时候,台湾岛上却风云突变。1949年12月10日,台湾当局建立了国防部总政治部,由蒋经国出任主任,对军队和保安机构实施特务监控。在这个机构的策划下,国民党军警对中共地下党组织展开了有效的破坏。


1950年1月29日,中共台湾地下党负责人蔡孝乾被捕后叛变,供出朱谌之是华东局的特派员。此时,朱谌之在台湾的任务已经完成,打算动身离开台湾返回上海。在她被捕的两星期以前,她还托一位富商朋友带信回上海家中,信上只有七个字:“凤(朱谌之原名朱桂凤)将于月内返里”,她期盼已久的回上海和亲人团聚的梦想即将实现。她还不知道“老郑”已经被捕。


1950年2月2日,吴石派遣副官聂曦紧急约见朱谌之,告诉她化名“老郑”的地下党工委书记蔡孝乾已经被保密局抓获,供出了特派员就是朱谌之。当局随时都可能对她下手,情况万分紧急,她必须立即转移。朱谌之迅速离开住所,按吴石的建议转移到了阿里山大酒店。临走前只来得及给女儿、女婿留下一张字条,告知有急事需要离开。此时,台湾的空中、海上航线已被全部紧急封航。只有一架军用运输机在4日飞往舟山群岛定海机场。2月4日傍晚,朱谌之拿着吴石冒险签发的一张《特别通行证》,搭乘这架军用运输机飞赴舟山,准备伺机乘船前往上海。


与此同时,吴石的身份也暴露了。保密局从蔡孝乾的笔记本上查见有吴石的名字,一开始仍仅是怀疑。所以,毛人凤在向蒋介石报告时,只略提及。而毛人凤在向参谋总长周至柔汇报时则较为详细,周至柔令毛人凤先侦查求证。专案小组组长谷正文少将前去拜访吴石夫人王碧奎,谎称自己是吴石任国防部史政局局长的老部下,以关心为幌子,套出吴石曾会过朱女士的消息。蔡孝乾也供出吴石与朱谌之多次见面。毛人凤不敢怠慢,立即呈报蒋介石。蒋介石遂令周至柔马上调查吴石。在搜查吴宅的过程中,查到了他亲笔签发给朱谌之的《特别通行证》。这样,台湾当局不但摸清了失踪多日的朱谌之的去向,也为吴石的“叛逆”最后定了罪,立即下令逮捕吴石、朱谌之。


朱谌之到了舟山以后,正值国共两军隔海对阵,战争气氛紧张。舟山本岛有国军四个军军部驻屯,岗哨密布,特务四出。朱谌之于是装病,住进沈家门私立存济医院。因为医院人员流动大,也不需要出示户口,便于掩饰身份。但即便如此,无处不在的特务还是找到了她的下落。2月18日,朱谌之在定海被保密局浙江站站长沈之岳和浙江省警保处处长兼舟山防卫部稽查处处长庄心田逮捕,此时她离祖国大陆只有一步之遥。在舟山沈家门羁押时,朱谌之从皮衣夹缝中掏出金链、金镯,分4次把二两多重的黄金吞服自杀,但最终自杀未遂,被押解回台湾,与吴石一同受审。在狱中,朱谌之受尽严刑拷打,但始终坚贞不屈。


1950年的6月10日,马场町刑场,台湾宪兵队全副武装的宪兵押着四名五花大绑的犯人从车上下来,四个人被强力一字排开跪下。时针指向十六点三十分,宪兵队长一声令下,枪声齐响,四个人同时向前扑倒。四名执勤的宪兵又趋前各补了一枪,执行完毕。而后记者来到行刑地开始拍照,很快这组照片就出现在了蒋介石的办公桌上。这是蒋介石的命令:死要见尸。吴石在台湾深得蒋介石的信任,多次参与重要军事战略部署,所以对吴石案,蒋介石可以说是无比的震惊和愤怒,全程亲自督办。


行刑时,朱谌之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身中七弹,英勇就义,终年45岁。吴石在临刑前还写下了一首绝笔诗:


天意茫茫未可窥,遥遥世事更难知。平生殚力唯忠善,如此收场亦太悲!吴石被害后,国民党保密局派人连日搜查他的住所。但在清理这位当时的“国防部”参谋次长的个人家产时,仅查出一根金条,称重四两。连负责搜查的国民党特工也不无感慨:这么大的官,太不值得了!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