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9对越战争亲历记-香港籍老兵的回忆(7)

(26) 踏进国门

那是1979年3月11日,我们终于从广西的友谊关回来了。


身上的军装,己经染满了血和尘土,上面有我们自己的血,有我们战友的血,有敌人的血,更有被炮弹片和手榴弹片撕破了的洞。随着我们疲备的身躯回到了这一个我们称她为“祖国”的地方,回到了这一片我们前辈为之浴血奋斗终生的土地,回到了我们这一代人也为之曾经浴血战斗了一回的国家。


心内那悲喜交杂的心情此起彼伏。


一方面在努力相信自己的幸运,另一方面又在忆思那些出师未捷身先死的战友。


炮声轰隆的撕杀声,枪林弹雨的冲锋号,好像还在不断地在耳边响起。


在战场上,在枪林弹雨中,在炮火下,在那铁和血的世界里,我们作为一个士兵,无法选择命运,我们无法预测危险和不幸,死亡像影子一样在战场上随着我们。一个生命的终结,就像我们打开电灯开关那么容易。


我们这些十八九岁的士兵,在别人尚在花前月下卿卿我我的年纪,已经到地狱走了那么一回。


我们把顶了上膛的子弹从冲锋枪上退了下来。


我们把己经拉了出来的手榴弹弦重新放了回去,可盖子没法再找得到,因为早就丢了。

我们还是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因为我们已经太脏了,和山上的土匪差不多。连打开了盖的手榴弹都没法盖回去,太危险了。团里临时决定,部队不能通过友谊关的大城门去接受那鲜花的欢迎,别让我们这些“新时代最可爱的人”把老百姓给炸了。

没办法,只好掉头,在友谊关前的大广场掉头,从旁边的铁路上通过。真他XX的,出出风头也轮不上,不过那时候,谁也不在意,能活下来就不错了。

我们这些第二回活的战友,在同一条战壕里已经被那火、那铁和那血把我们的魂铸成了一体,而且那可是一辈子的了。


谁也跑不掉,谁也不会跑,谁也不愿跑。


这就是生死之交。


这可是无价之宝的生死之交。


我留下了我那套战场上穿过的军装。到现在还是我最珍惜的纪念品。


我那儿子小的时候问我:“为什么穿了洞,又是那么脏的衣服还留着?”

给我一座金山我也不换。

(27) 怎么会又是我们?

终于气昂昂的从友谊关向后方撤了。战斗打完了,部队开始休整。

一路走了不到三公里,回到了溢口。领了一套新军装,大家都赶快跳进山边的小溪里痛痛快快地洗个澡。从开战前两天起我们就一直没洗过澡。


刚把衣服脱个精光,我们发现大家的身上都是黑色的,从手指缝到脚指缝都是黑色的,臭气冲天。赶快泡在水里刷啊刷,刷了老半天,那是我们一辈子洗过最舒服的澡。


衣服刚穿好,枪一拿大家都赶快往邮电局跑,该给家里报平安了。到了隘口的邮电局一看,那可真是人山人海,都是当兵的,都在给家里报平安。到今天我还记得那封电报的内容:“爸妈:自卫反击战胜利归来,一切平安。”


我想那几天邮电局可不知道发了多少这样的电报。

春秋中文社区http://bbs.cqzg.cn

后来我们才知道,这种电报不知道吓坏了多少当兵的父母。谁敢打开这种从前线来的电报?


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回到连队,饭也不想吃,从极度的神经紧张,到回到自已祖国后感觉到的安全感,令我们一下子整个人都软了下来了。大家赶快把哨兵放出去,然后我们在一座废弃了的砖窑里都睡死了。


睡得该有多甜就多甜。一觉睡到了第二天的中午。


眼睛才刚睁开,就看见了连里的通讯员。“马上到连部接受新任务。”其实,一看见他就知道不会是好事。


果然不出所料,命令下来了。


团里要求我们连派一支小分队,另配属一个重机枪班和一个82无后座力炮班,和炮一师前线观察所前出到中越边境的19号界碑阵地设立防御阵地和观察所。


不用连长再说下去,我已经知道下一句话是什么。


真他妈倒霉,怎么又会是我们?


就这么一去,一直到了双方在山脚下的友谊关交换俘虏。


就这么一守,一直到了我们抽调战斗骨干去组建边防三师。


就这么一混,一直到了我们野战军换防。

(28) 英雄部队的兵头将尾

中越自卫反击战结束后,在我们野战军换防前,我到了一次烈士陵园。向我们那些曾经一起生活过的烈士告别时,我发现了一件事,牺牲了的烈士们中有很大部分都是连队里的班长和排长。


是他们的军事技术不行?不可能!要不然怎能当班长和排长。


是他们运气不好?不可能!子弹炮弹面前人人平等。


战后有关部门作了一个简单的统计,班排长在战争中的伤亡率比其他要高很多。

487团2营的5连一仗打下来,一共牺牲了6个班长和排长,还不算负伤的。


488团3营7连在探垄阻击战中就牺牲了5个班长。


489团在自卫反击战中牺牲了29个班长。


这可是几十年来第一次的大兵团作战,第一次到敌对国的境内作战,第一次在敌对国的境内进行大兵团的攻坚战。实在打得不容易啊。


我们163师在中越自卫反击战中壮烈牺牲并追记一等功的连级干部有15位;壮烈牺牲而追记一等功的班排长有69位。


牺牲了但只立二等功的呢?只立三等功的呢?


没有立功的呢?


负伤的更没有计算在内。


为什么?只因为他们是兵头将尾。


只因为打仗时他们必然冲锋在前。

(29) 烈士墓前


我们站在那里,全是清一式的男子汉。


排在队列最前面的还是班排长,可战前那些熟识的脸孔现在都看不见了,换来的新班排长们脸上已经没有战前的那份天真。战争已经在他们的脸上刻上了永远的伤疤。


春秋中文社区http://bbs.cqzg.cn 我们野战军交防了。我们正在把这里的一切交给边防三师。包括留在了这里,永远也再不能回家的弟兄。


活下来的在向死去的告别,这可是真正的生离死别。


春秋中文社区http://bbs.cqzg.cn 流泪了,都流泪了,大家都流泪了。大家把过去一段日子忍着的眼泪都尽情地流了出来。谁说男儿流血不流泪!我们可是血也流了,泪也流了。那是在心里流出来的泪,滴滴如血。


那可都是曾经活生生的战友啊!就在昨天而已!


他们的笑容,他们的容貌,我们再也看不见了,可却永远永远铭刻的在我们的脑海里。

他们的笑声,他们的怒吼声,我们再也听不到了,可却不断不断的在我们的耳边回响。

这一行行整齐的墓穴里,埋葬了多少母亲的希望。


我们来告别了。是因为有了你们,我们今天才能活着站在这里。


在这一刻我们才发现,你们对我们是多么的重要。在这一刻我们己知道,你们己经把我们的魂也带走了。带到那永远永远……


打那以后,除了我父亲去世的那一次外,我每一次的流泪都是因为你们。


写到这里,我还是忍不住了,虽然说那是已经是二十七年前发生的往事。


军功章只戴了一回就再也提不起勇气别在胸前,总感觉那东西不是属于我的。我们愿意用一百个,一千个,那怕一万个这些军功章去换回一个活着的你。


虽然我自己的连队并没有很辉煌的战迹,但是我们都很自豪。因为我们没有给“狼牙山五壮士”的前辈丢脸,没有给“红一团”的光荣历史抹黑,没有给我们的父辈丢脸。我们立了个集体二等功,得到了一个“英雄连”的称号。


我在想,到将来我们老去的时候,我们也许可以自豪地告诉我们的后代,共和国的旗帜上也曾有过我们血染的丰采。


其实真正的英雄称号永远只能属于在烈士陵园墓穴里的战友。


英雄的称号永远属于你现正读着的名字:


王成富 吕志经 陈日升 张春才 叶建柏 曾水泉 张 新 李金城 黄盛文

邓远江 王永芳 黄世旺 余春明 戴甫清 罗粤宁 莫成武 吴后鑫 李永杰 张崇福 邓乃耀 钟增锦 曹基辉 温炽雄 王 荣 杨建华 刘天柱 邓光明

李荣带 杨中坚 唐国添 张立凡 张光明 梁胜全 钟王海 李锡洪 朱建洛

邓木生 姚光辉 农荣敏 马从华 吴邦吉 杜成清 司徒朝 曾沂炳 贺明亮

甄 平 林志川 李 群 玉世华 刘光华 卢金德 冯广堂 刘建平 陈益成

刘如兵 陈镜波 方四生 唐绍忠 梁泉升 刘春平 卓纪初 宋仁芝 郭俊峰

春秋中文社区http://bbs.cqzg.cn冯星明 肖宪和 洪登贵 肖文凤 李德飞 欧绪新 吴江锡 吴少光 梁显邦

黄国荣 李怀生 胡家强 徐庆明 戴尚辉 陈彦修 梁耀泉 田仁华 高贤模

郑云福 张传玉 姚源坤 甫照佳 陈宏意 王子伦 熊义芳 罗太安 肖南山

周光瑞 何伟明 邬四毛 岳红生 苏伍梅 鲁有芳 郑建华 农辉兴 黄好邦

邱亚栋 宁左成 蔡洽光 何建平 贺昌清 殷宝军 霍金娣 冯忠民 徐国源

杨中考 李潮猛 张仁觉 陈碧权 尹大亮 吴增华 赵开强 钟永保 胡祖恒

春秋中文社区http://bbs.cqzg.cn张建明 叶晚成 顾 群 胡照柳 付世玲 高建良 李柏生 陆以福 刘伟成

吴 章 张丁有 蔡已蓬 刘志锋 林淦森 陈小勇 叶剑辉 宁汉英 黄国波

杨正元 林锐根 吴伟邦 袁通伟 谭亲汉 聂伙明 罗正林 陈志恒 邓志盛

翁天泽 石军元 程远志 李国超 陈锡国 陈显锋 李来新 许小眼 黄明德

王志远 谢大跃 王振昌 胡安远 何仕治 胡景峰 周新才 周述川 高安国

邱长安 申建初 芦明贵 江志良 付尚平 陈清旋 褟超良 钟光仔 阳学来

罗景国 黄石岗 李保柱 莫汉飞 冷启富 黄明树 蔡惠潘 杜凤庆 韦建才

马绪臣 刘建云 金义顶 张运合 刘新自 杨全升 杨国强 廖友汉 罗水生

杨 金 梁耀全 刘金水 焯 辉 凌玉明 钟润明 杨泽和 唐章芳 邹佰华

吴玲儿 陈发秋 蔡红金 房玉平 陈功成 胡争鸣 刘合球 李柱安 李友信

林永祥 马英杰 马锡亮 温寿才 谢柏垣 邹房清 钟志春 ……


还有许多许多!


还有许多为了保证我们163师打胜仗而牺牲了的兄弟部队的弟兄们!55军164师,55军165师,54军162师,43军和50军148师的弟兄们。没有你们,就没有同登战役和谅山战役的胜利。这应该是我们共同的胜利。


永志不忘!


老兵不死!


本文采用了部份网站上的照片和资料,在此向各位表示感谢!



初稿-全文完


看了这么多关于中越战争的帖子,心头可以说是感慨万千,但是也有一些帖子给人带来些许的不快,许多人企图淡化这场战争里我军的战果,仅仅抓住一些细枝末节的问题大肆攻击,企图为攻击我军寻找口实。现在,作为一个长年与部队老首长打交道的军事爱好者,我有必要以详实的证据来反驳这些观点,还各位一个真实的对越自卫反击战



1、关于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伤亡问题以及敌我伤亡对比



这是网友们争论的焦点,也是许多别有用心者攻击我人民解放军之处。许多人片面强调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伤亡,以此来证明中国人民解放军战斗力低下。甚至把这场战争看成中国军事的一大失败和耻辱!下面,我将就这个问题进行澄清。



首先需要澄清的是我军的伤亡人数,越南媒体报道说是消灭我军3万多人,这显然是个夸大的数字。我军参战部队总共二十万,在消灭了我军六分之一的情况下还会丢失越北,这显然只能说明越南军队的怯懦了。3万人的数字显然是过分了。我军《解放军报》报道说是伤亡4000人,这个数字也显然是缩了水的。对于具体的数字,开始我也迷惑不解。去年年底去北京认识了原济南军区作家李存堡(小说高山下的花环》的作者),这个谜团才得以解开。



李存堡老师79年时曾作为战地记者,随部队开赴越南作战,亲眼见证了战争的真实情况,后来为创作小说高山下的花环》,得以由军委副主席叶剑英特许,查阅了许多关于那场战争的许多秘密档案。因此,他得到的消息应当是客观真实的。



据李存堡老师介绍,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我军伤亡的真实数字应当为27000人,其中阵亡将士为6000多人,负伤战士为21000多人。而且值得注意的是,在6000多阵亡将士里,有500多人并没有死在敌人的炮火下,而是死在了当时我军自己的劣质武器手中。文革时期,部队也受到冲击,兵工厂生产质量下降,武器低劣,结果在战场上造成了严重的后果。据李老师说,对越自卫反击战时他就在尖刀连队采访,当时我们的手榴弹扔过去不爆炸,冲锋枪开两下就卡壳甚至炮弹在炮膛里就爆炸的事情是非常多的。许多战士都因此牺牲了,在受伤战士中,因自身武器质量问题而负伤的战士也占据了相当的比例。后来李老师在小说高山下的花环》里悲愤的记录了这一景象,并因此招来了国内多家兵工厂领导的责骂和攻击。但事实就是事实。



同时,在救护伤员方面,我军也与以往有不小的改进,随着战斗的进程,大批直升飞机24小时连续工作,将伤员陆续运回国内救治,从而降低了死亡率。



而在战斗进程里,初期的死亡率是相当高的,个别连队伤亡甚至到达了百分之九十。一般作为尖刀连的部队,最后一个连回国的一般只有10几个人,一个班剩下不到一两个人,这方面固然有越南防御坚固的原因,但也确实是因为我军战士没有参战经验所致。但即使如此,在初期战斗中,越南的伤亡也是高于我军的。这是由于我军采取的打法的原因。在美越战争里,美国通常使用重炮和轰炸机来攻击越南阵地,这使得越南的地堡在躲过美国轰炸后依然可以重创对手。越南东溪的315高地,当年美国动用了三十多架轰炸机,两个团的兵力,围困一星期,付出伤亡三百多人代价才勉强拿下,得到的只是20多个越南人的尸体(美国电影《汉堡包高地》正是根据此战斗改编)。同样是这个315高地,我东线反击部队只用两个连战斗3小时即拿下。因为我军采取了轻重型炮火相结合的办法,广泛使用小型无座力炮来摧毁越南地堡,而且我军炮兵也不怕死,敢于在几百米的距离向越南地堡平射,即炮兵常说的”拼刺刀“,结局虽然是和越南地堡同归于尽,但有效的减少了我军的伤亡,这种不要命的打法也是美国人学不来的。



另一个重要原因是,越南在防御美国人的战斗力通常采用坑道战,坑道战对付美国的少爷兵管用,可毕竟也是我军发明的。徒弟打师傅,哪有不吃亏的道理。而且据李老师说我军当年在帮越南人设计坑道的时候,在许多地方都设计了机关,就是为了防止有一天他们拿坑道来打我们。结果自然是越南人死的惨。据说在老街攻坚战里,我军用毒气把一坑道的越南人活活闷死,后来据越南俘虏交代,该坑道藏着二百多敌人和一千多老百姓。其实老百姓又怎么样,反正越南当时是兵民不分的。



而且值得注意的是,我军的主要伤亡是在穿插战斗中,在各路兵马合围之后,伤亡即大幅度降低。在穿插战斗力,由于许世友急于求成,未能及时勘察道路,导致我军多路穿插部队遭越南人伏击,进度缓慢,但越南围追堵劫,依然没有阻挡住我穿插部队行进,反而被我军包了饺子,这也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出我军战斗力之强,有人说假如越军当时对我军实行反穿插包围,那我军将处境危险,事实上越南人并非没想这么干,我军穿插战打响第一天,越军王牌316A师就出动了,结果他们在同登就被我军一个团劫住!三天三夜寸不难行,如果不是其师长见势不妙在我军合围前下令撤退,316A师就将全军覆没。即使如此,他们师的一个”英雄团“还是因为撤退过慢,被我军打了个全军覆没。王牌师尚且如此,其他部队更不用说了。



而在我军拿下同登,老街,东溪三城之后,战场的形势已经发生了根本性变化,可以说,对于越南的全面进攻态势已经形成,而这一段战斗我军的伤亡率已经大大下降。原因是越南西线的战略要地已经丢光。有人说假如当时越南调回驻柬埔寨军队对我军实行侧翼突击,我军将全军覆没。这是严重缺乏军事常识的说法,事实上我西集团军在拿下沙巴后,就已经切断了侵柬越军回援的所有通道,若越南军绕开沙巴走,那要么成为我重炮的靶子,要么就走进我军的包围圈。若要强攻沙巴,那好啊!我西线杀红了眼的十几万将士正严阵以待,不说战斗力,即便是我军优势的炮火也能把他们打回姥姥家。我军对越作战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围魏救赵,也就是通过设置包围给越南侵柬部队做口袋,争取全歼,可惜越南没有上当。所以,越南之所以不肯调回驻柬埔寨军队,除了表示其政治强硬外,更多的则是避免最大伤亡的考虑。



平心而论,单从战果上比较,我东线集团军的战绩要强于西线部队,东线集团军谅山战役全歼敌王牌13师,更是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最大战果。但说到伤亡,东线集团军却远远大于西线,甚至还出现了整个一支连队被敌人俘虏的局面。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固然有越南人的防卫比较强有关,但指挥员却也要负责任的。许世友因为急于建功,向各穿插部队提出了不切实际的穿插要求,甚至连越南地区的地形也没勘察清楚就盲目出击,导致了各部队在穿插过程里损失过大。许多连队遭越南优势兵力包围,损失惨重。原本速战速决的包围战变成了消耗战。后来还是装甲部队铤而走险,冒死翻越海拔一千五百米的复和山,从敌人背后捅了一刀,才彻底扭转了不利的战局。但装甲部队却遭受了惨重损失,大量坦克摔下高山,成了越南人的战利品。还有许多搭乘坦克的步兵为防颠簸把自己绑在坦克上,成了越南机枪的活靶子。后来打到谅山,却因中央电令使进攻时间迟滞了两天,使越南及时完成了对谅山的防御部署,造成了不应有的伤亡。但即使这样,东线军还是给越军更大的重创。谅山战役把越南王牌13师成建制围歼,歼灭敌人2万4千人。为整个对越反击战的最大战果。相比之下,西线的杨得志就显得谨慎的多,几次推迟总攻时间,尽量做到各方面准备万无一失,进攻采取稳进的办法,积小胜为大胜,有效的减少了部队的伤亡。但同样也是由于过分谨慎,失去了全歼敌316A师的机会,让其从我军两个师之间溜走了。



关于越军的伤亡,越南方面一直是含糊其词。我军初期所宣传的歼敌70000也有夸大的嫌疑。但越南的含糊其词也正表明了其伤亡之惨重。对于这个问题,我也咨询了李存堡老师,据李老师说,他查阅的83年时候的对越自卫反击战档案说歼灭敌人近6万人,其中击毙敌人42000多人,击伤10000多人,俘虏2000多人。这个数字主要是我军与越南正规军的交战结果,包括成建制消灭越南第6师和第13师以及第25师,成建制消灭包括其“英雄团”再内的十三个团。以及重创其316A师等多支部队,其地方民兵与公安部队与我军的交战记录还没算在内。敌被俘伤兵不治而死的数据也没算在内。单从战果统计看,这个数字还是比较准确的。此外,据1979年越南劳动报公布的平民损失的数据,越南在此次战争中损失平民为50000人,因此可以推算,越南在79年战争中的伤亡,绝对在10万以上。



我军伤亡27000,越南伤亡10万,你们说,这样的战斗我军打的漂亮不漂亮,这样的战斗,我军是胜了还是败了?答案显然是肯定的。



2、双方的武器装备对比以及越南军队的数量和质量



我军的装备和敌人的对比也是许多人攻击我军的重点所在。许多人仅从当时我军枪械装备上就得出我军装备弱于越南装备的结论,并污蔑我军荒废军备建设。还有人认为越南精锐部队都调离了柬埔寨,与我军作战的只是越南杂牌部队和地方游击队,我军打成这样实在是丢脸。



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这件事情不用找别人,我有个朋友的四叔,现济南天华贸易公司的马昌河经理最有发言权,他是76年入伍的战士,是济南军区的老兵。79年奉命入越作战,对越自卫反击战时是西线尖刀连的班长。我曾就此事情咨询过他。据他回忆,当时我军在枪械的装备上是与越军相差无几,因为越南的枪械主要是中国援助的,其军事工业也是中国帮助建立的。其装备与我军相似是正常的。何况,文革时,本着国际主义精神,我军当年总是把最好的装备援助给越南。因此,越南在枪械装备上不弱于我军是不足为奇的。而且,我军的武器质量是有问题,那是由于文革造成的,前线将士没有责任,而且,正因如此,前线将士才更应得到我们的尊重。



事实上,在装备对比上,越南与我军最大差距的是在火炮上,这种差距可以说是质的。马回忆说:当时他们冲锋的时候,只要我军在攻击越南阵地前都首先采用地毯式炮击的办法,猛烈的火力几乎把敌人阵地锨翻。你说瞧不起中国空军可以,但说瞧不起中国炮兵可就错了。中国陆军学习苏联,高度重视炮兵建设,其炮兵火力与苏美不相上下,远强于北约华约其他国家。而我军强于美国的地方在于,我军的中小型火炮种类奇多,应用极其广泛。对付越南地堡林立的防御阵地正好合适。马说,当时听我军打炮,感觉整个山都在摇晃,真个是地动山摇。在整个对越反击战期间,越南炮火始终被我军压制,不敢与我军对射。这也是越军北部防线得以迅速崩溃的重要原因。上次看凤凰卫视的记录片里还说,越南北部许多山林,当年被我军炮击后竟成秃山,二十多年不长草木,这足见我军炮火之强。



越南还有一个与我军有重大差距的地方就是装甲部队。事实上,越南虽然缴获了大量的美国坦克,其装甲部队的总体实力还是弱于中国的。战斗初期,凭借复杂的山林地形,我军的装甲部队遭到了一些损失,但并没有伤筋动骨。装甲部队翻越复和山的奇迹更是扭转了整个东线的战局。谅山攻坚战我军用装甲部队开路,24小时就控制了谅山全境。79年对越还击我军共动用坦克七百多辆。而越南只有316A师和13师少数王牌部队可与我军坦克抗衡。可惜他们都被我军重创甚至全歼。后来丢了谅山,其地形优势当然无存,茫茫平原正是我装甲部队大展虎威之时。若不是中央电令撤军,我军必克谅山。



另一个重要问题就是双方兵力对比和越军质量,与许多人认为越南投入的只是杂牌军和游击队的观点不同。越南在与我军的较量里还是动了老本的。他们的四大苏联装备王牌师(316A师,8师,13师,27师)中有三个投放在与我军的作战中,结果一个被全歼,两个遭重创。这个道理傻瓜也能想明白,既然越南认为中国是他们最大的敌人,他们又怎么会把杂牌军投放在中越边境吗?这不是找死吗?关于越南侵略柬埔寨的军队数字,据柬埔寨方面的报道说是十万多人。而越北地区的防御部队,根据我军战前得到的情报是十五万人。事实上,单从他们有编制的与我军交手的正规部队看,就已经有十万人之多,还不包括其地方游击队和民兵。自邓小平表态要惩越后,越南的准备还是很充分的,调动了大量的部队。并且在战斗的过程里不断向前线增兵。后来西线部队兵临谅山奇穷河,越南总书记黎笋又把其压箱底的两个河内卫戍师增援谅山,结果也是驱羊羔入虎口有来无回。当初黎笋曾在电台里讲话,说要在谅山与我军决战。结果谅山只打了一天就丢了。吓的他甚至要迁都。事实上,全民皆兵的越南,在此次投入军队的数量上至少是不少于我军的。且又占据有利地形,却被我军打成这个样子。



相反,我军在此次战斗里的投入远不如越南,与越南倾国之力相比,我军只是动了一个手指头,既没有进行全国总动员也没有调集最精锐的王牌部队。主要以广西云南两地的边防部队为主,加派了兄弟军区的一些战斗骨干,总数不过是20多万人,这与我军当时450万的常备军相比,显然只占了很少一部分。



从双方的投入和最后的战果看,此次战争的结果显然是我们赢了。如果不是撤军,最后我们还是要继续赢下去。



3、关于最后的撤军之谜和撤军时的伤亡问题



这个问题是许多人津津乐道的攻击对象,先是以撤军宣传说当时我军已经陷入了越南的陷阱里,后又以撤军的伤亡来攻击我军的战斗力低下,这些观点其实都是荒谬的。



第一个问题我还是请教的李存堡先生,毕竟他长年与部队首长打交道,知道一些内情。在网上流传着这么一种说法,即当时越南其实是用谅山做陷阱,利用其驻柬埔寨军队对我军实行反包围。如果不是美国卫星及时发现并通报我军,我军就将全军覆没云云。听到这个说法李老师先是哈哈大笑,既而又反问我:你觉得可能吗?他说,这种说法单从军事常识上看就是错误的。首先当时越南的北部边防军已经被我军基本肃清,就算黎笋有回天之力一夜之间调集十万正规军,加上越南侵略柬埔寨的军队也不过二十万人,至多与我军平手。何况所有战略要地都已在我军手里,就算对决的话谁胜谁输显而易见。何况我西线军已切断了柬埔寨越军回援的所有要道,他们就算回来也会被西线军打个七零八落。所以,所谓的越南设陷阱的说法,只是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的谣言而已。



那为什么要撤军,李老师说,这个问题很明白,中国一开始就是要打一场有限的战争,达到惩罚越南的目的。这主要是因为苏联的原因。战役打响后邓小平就反复的通过各种媒体向世界表态,并宣布了半个月是战争的期限。结果打了将近一个月,已经超出了预先的估计。甚至当时为避免战争扩大,中央曾严令东线部队不许过奇穷河。只是因为黎笋疯狂叫嚣“决战”,红了眼的许世友才在谅山又打了一仗,把越南人消灭个干净。为此许司令还在回国后做了检讨。中国不想把战争扩大,原因在于首先当时刚经过文革,百废待兴,战争的目的就是要教训一下越南,向世界展示中国的军威。但同时也要防止越南把中国拖入战争泥潭,这样就中了苏联人的圈套。何况,金兰湾还驻扎着苏联军,一旦我军南下,势必与苏军发生冲突,那情形就不可想象,很有可能演变成一场中苏越三国的局部大战。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而刚刚宣布改革开放的中国,是无论如何不能拖入这场大战的。所以,占领谅山后宣布撤军,不给苏联武装干涉以口实,是一个很聪明的做法。要知道越南根本没资格当中国的敌人,苏联才有资格。



事实上,这场战争还是对中国外交局面的打开起了很大作用的,此战后,中国与西方国家关系迅速升温,大量外资源源而来,促进了中国的改革开放与经济建设。同时,又通过战争展现了中国的实力,使香港澳门问题顺利解决,而越南却背上了沉重的战争包袱,失去了十年发展的大好时机,后来改革开放,又沦落为中国的商品倾销地。苏联也因援助越南而背上了沉重的财政包袱,加速了其国家政权的垮台。可以说,这场战争对中国的意义是深远的。




第二个问题,我还是请教的越战老兵马昌河,他是经历了那次撤军过程的。据他说,当时为防止越南反扑,各部队采取了轮番掩护的办法撤退,但事实上,越南的反扑是零星的,基本是”礼送“我军出境。所以有关我军在撤离时遭越南反扑伤亡惨重的说法是错误的。



但在撤退时我军确实有所损失,据马昌河说,他们班十个战士,五个牺牲在开战的前三天,两个牺牲在归国的路上。回到国内只有三人。而这两位归国路上牺牲的战友,一位是误入陷阱而牺牲,一位是被越南妇女用冷枪打死。事实上,当时我军的主要伤亡都来自沿途越南残余游击队的骚扰。这是因为我军推进过快,没有彻底肃清敌人零星逃亡部队,此外没有对占领区分派更多的部队守卫,使很多游击队势力死灰复燃,给我军带来了一定的伤亡。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越南农民在我军撤退的许多要道上都埋下了地雷和陷阱,造成我军的伤亡。尤其是撤退前两天这种伤亡特别严重,后来我军采取三光政策,沿途焚烧村庄,寸草不留,彻底打击残余敌人,并在我军通过的主要路段押送越南百姓为先导开路,从3月9日起,我军的伤亡率即大大降低。



总论



对越自卫反击战是我军战史的光辉一页,他是我军发动的一场有限的惩罚性正义战争,战争给越南带来了极大的打击,打出了国威军威,中国人民解放军是一支英雄之师,威武之师,常胜之师,他们是国家的骄傲,民族的英雄,我们有理由为我们的国家有这样一支军队而骄傲。对越自卫反击战是我军的辉煌,是民族的骄傲。中国人民解放军,无愧于钢铁长城的称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