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历援朝战争始末(十一)

仁义 收藏 0 997
导读:碧蹄馆之战 1月18日, 小早川军 撤出 开城 不到一小时, 明军 李如柏部 即已开到并占领了该城。 三都光复其二, 明朝联军士气更加高昂。 从12月25日跨过 鸭绿江, 至1月18日夺取 开城, 明军在23日内也飞越半个朝鲜, 进军速度竟不输给刚登陆时的日军, 也可算是奇迹吧。 可是, 正由于进军太迅速, 明军很快发现自己陷入了和日军相似的窘境: 军备给养跟不上了! 虽然朝鲜方面 柳成龙 等人殚精竭虑地筹措粮草, 但终因国土本就贫瘠, 加上饱经战乱, 已无法充分供应前线的军需。 更惨的是, 明军大多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碧蹄馆之战

1月18日, 小早川军 撤出 开城 不到一小时, 明军 李如柏部 即已开到并占领了该城。 三都光复其二, 明朝联军士气更加高昂

从12月25日跨过 鸭绿江, 至1月18日夺取 开城, 明军在23日内也飞越半个朝鲜, 进军速度竟不输给刚登陆时的日军, 也可算是奇迹吧。 可是, 正由于进军太迅速, 明军很快发现自己陷入了和日军相似的窘境: 军备给养跟不上了! 虽然朝鲜方面 柳成龙 等人殚精竭虑地筹措粮草, 但终因国土本就贫瘠, 加上饱经战乱, 已无法充分供应前线的军需。 更惨的是, 明军大多骑兵, 而日军在撤退之时焚毁大量草料, 导致明军数日之内就丧失马匹逾万! 看来过不了多久, 明军骑兵就都要转职成步兵, 下马和日军步战了。

可是, 一路过关夺旗的明军将士哪里会在意这点? 占领 开城 之后, 连主将 李如松 都有点开始有些飘飘然, 觉得日军如此不堪一击, 把他们像赶鸭子一般赶出 汉城, 逼进海里, 也只是迟早的事了! 大家仿佛都忘了, 当时在朝日军还有10余万, 而这支明朝联军, 人数不过5万, 才是日军一半不到。 形式仍然十分严峻, 还不是掉以轻心的时候啊。

沦陷区的朝鲜人民听说天朝大兵开到, 日军望风披靡, 也都欢欣鼓舞。 有些民众甚至打算配合明军的攻势, 在日军后方暴动。 1月23日, 一些 汉城 民众在城内放火, 不幸被日军发觉。 为免‘第五纵队’之患, 1月24日, 宇喜多秀家 下令屠城, 将 汉城 内所有男子全部杀死! 惨绝人寰的屠杀进行了一整天, 多少朝鲜家庭为此失去父亲丈夫儿子, 已无法计数。 仅有少数男人穿着女装, 侥幸逃过一劫。

1月25日, 明军渡过 临津江, 挺进至 坡州城。 李如松 下令扎营, 并派副总兵 查大受, 朝军将领 高伯彦 领兵3000继续南下, 打探前往 汉城 的道路。 (《惩毖录》称这支先锋部队仅数百骑。) 李如松 本意是以3000人马投石问路, 但在信心爆棚的 查大受 看来, 凭自己的人马直接夺取 汉城 也不是问题啊。 不是有些朝鲜难民来报, 日军已经撤出 汉城 了么?

查大受部 没出 坡州 多远, 就遭遇到一小股日军侦察兵。 二话不说, 查大受 挥刀就上, 杀散了这股日军。 据日军报告, 战死60多人, 《惩毖录》记载歼敌一百多人, 但 查大受 为了邀功, 大笔一挥, 在60后面添了个零, 变成杀敌600的大捷! 查大受 并称日军对己毫无还手之力, 看来精锐早就在 平壤 一役丧失殆尽了。 谁都料不到这封胡吹大气的报告, 最后竟成了 碧蹄馆 大战的导火线。 (右图 碧蹄馆之战 纪念碑)


万历援朝战争始末(十一)


果然, 李如松 听说大捷, 欣喜若狂, 点起家丁亲兵1000多人, 即赶赴前线。 提督轻骑冒进的动机不清楚, 大概是为了分享夺下王京 汉城 的荣耀吧。 可是身为提督之尊, 有什么必要与部下争功呢? 而且在敌我态势未明的情况下, 仅率1000家将即身临险境, 除了说明 李如松 骄傲轻敌, 也没别的什么解释了。 老天爷倒也眷顾 李如松, 拼命想给他点什么暗示。 当 李如松 赶到 惠阴岭 之际, 座下战马突然一声长嘶, 人立而起, 把提督大人摔了个四脚朝天。 可惜, 李如松 不信邪, 揉揉屁股, 翻身上马, 继续带兵南下。

据日方的记载, 坡州城 内共有明朝联军2万。 这一数字也大大低于 平壤之战 时联军投入的总人数。 看来除了在 平壤 损失惨重外, 一路上派兵驻守新光复的城市, 也分兵不少。 而此时日军大部齐聚 汉城, 人数竟高达5万3000, 已非昔日 平壤 之战可比。 双方力量此消彼长, 日军洞若观火, 反而明朝联军方面还不自知。

明军南下的消息报进 汉城, 日军将领们赶紧商议迎敌。 明军士气正盛, 该谁来挡头一阵呢? 许多人不约而同地想到年青的骁将 立花宗茂。 立花宗茂 之生父 高桥绍运, 养父 立花道雪, 是大名鼎鼎的 大友家 之‘双壁’。 虎父无犬子, 立花宗茂 年纪轻轻早已名声在外, 连 丰臣秀吉 也把他和 本多忠胜 相提并论, 称他是‘西国无双的大将’。 后来 立花宗茂 拜 小早川隆景 为义父, 侵略朝鲜时便在其麾下听令。 立花军 的勇猛 小早川隆景 早在 多多良浜之战 的时候便已领教过, 因此也极力推举这个义子为先锋。

当下日军军前会议便决定了迎战明军的战斗序列:

第一队: 立花宗茂 3000人

第二队: 小早川隆景 8000人

第三队: 小早川秀包 5000人

第四队: 吉川广家 4000人

这股部队由 小早川隆景 直接指挥。 另有总司令 宇喜多秀家 亲自领兵2万1000, 以为后应:

第五队: 黑田长政 5000人

第六队: 石田三成 5000人

第七队: 加藤光泰 3000人

第八队: 宇喜多秀家 8000人

汉城 防务由 小西行长, 大友吉统 负责, 驻留兵力1万4000。 这个庞大阵容是日军侵朝以来前所未有的。 不知敌情, 仍在信心满满奋勇挺进的明军危险了。

1月26日凌晨, 寒风凛冽, 大雾漫天。 立花宗茂 与全军一起吃完战饭, 便带队先发, 立花家 50岁的老将 十时连久 率500余人冲锋在前。 早7时, 日军与明军先锋 查大受 部3000人相遇于 砺石岭。 查大受 想不到日军还敢再来, 但也没多作思量, 当下拉开阵势便即与日军展开厮杀, 并打算再次凭借优势兵力吃掉这500人, 为自己的功劳簿锦上添花!

一大早太阳还没升起, 砺石岭 上已是喊杀震天。 十时连久 虽然奋力迎战, 终归寡不敌众。 自他以下, 加上 立花家臣 池边永晟 等300多人一齐战死。 可惜, 查大受 还没来得及松口气, 立花宗茂 亲率2000多人也已杀了上来。 立功心切的 查大受 怎么也没料到之前区区500人竟只是日军大部队先锋的先锋, 后面还紧跟着4万大军! 此时由于和 十时连久 等鏖战多时, 兵士已现疲态, 阵形也开始松动, 怎当得 立花宗茂 这支生力军? 查大受 率军边战边退, 希望能和 李如松 的主力汇合。

上午9时左右, 李如松 率部赶到 砺石岭 下, 看见岭上小队日军人头攒动。 李如松 大喜, 下令兵分两路突击。 可 李如松 刚冲上山头, 赫然发现山的另一头竟排满数万日军, 正满山遍野地追杀苦斗中的 查大受 部! 李如松 赶紧与 查大受 合兵, 一同向 碧蹄馆 方向撤退。 日军在后紧追不放。

10时, 小早川隆景 的主力部队追上 李如松, 双方在 望客砚 展开激战。 此时明军在战场的兵力不过3000多人, 小早川隆景 欺明军人少, 命令部将 粟屋景雄 与 井上景贞 各率兵3000分左右两翼夹击 李如松, 而自己则率重兵, 绕过山后, 突袭明军后路。 强敌环伺, 异常危急之际, 明军士卒无不奋战, 希望能杀开一条血路。 李如松 下令集中兵力攻击日军左翼 粟屋景雄 部。 明军一阵猛攻, 粟屋景雄 抵挡不住, 阵脚大乱, 伤亡惨重。 右翼 井上景贞 见状, 欲急救友军, 被谋士 佐世正胜 阻止, 并建议 井上景贞 暂不进兵, 而是趁明军追击 粟屋景雄 之际, 趁虚从后突击, 必能挽救左翼溃败之势。

佐世正胜 的围魏救赵之计获得成功。 明军没料到螳螂捕蝉, 黄雀在后, 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李如松 不得不回过头来全力对付 井上景贞。 粟屋景雄 好不容易捡回一条老命, 退至后方 小丸山 上休整。 与此同时, 小早川隆景 下令全军前进, 小早川秀包, 毛利元康, 筑紫广门 率兵5000猛攻 李如松 右翼, 立花宗茂 领部下3000突击左翼, 而 小早川隆景 本部兵马6000则与 井上景贞 汇合, 压逼明军正面。

在日军三面围攻之下, 明军陷入苦战, 情势十分危急。 战场上的兵力比已是2万对3千, 更有 宇喜多秀家 亲率的2万大军正在赶赴战场。 李如松 且战且走, 从 望客砚 一路退到 惠阴岭 下的山谷里。 此地地形更不利明军: 两侧山坡, 而谷底则是一片水田, 骑兵无法冲杀, 长枪大戟发挥不了作用, 只得下马与日军步战。 可惜, 明军随身的短兵刃又不及日军的武士刀锋利, 肉搏上吃亏不小。 而日军铁炮部队更利用地形, 居高临下不断向明军射击, 给苦战中的明军雪上加霜。

李如松 周围的士卒越战越少。 突然, 提督座下战马受惊, 乱蹦乱跳, 再度把主人摔下马来。 明军将士大惊, 以为主帅遭遇不测。 井上贞景 率部正杀到 李如松 附近, 见状, 以为有便宜可乘, 立刻拍马直取 李如松。 千钧一发之际, 李如松 的家将 李有升 冲至提督身前, 拼命敌住 井上景贞。 李如松 急忙爬上战马后退。 李有升 则身陷敌军重围, 苦斗良久, 不幸被日军铁炮击中, 以身殉国。

中午12时, 明军越战越少, 几至绝望境地。 忽然北方传来马蹄隆隆之声。 原来是明军总兵 杨元 听说前线吃紧, 立刻前来支援。 由于仓促之间凑不齐全部兵力, 杨元 只带来了不到5000人, 但总算在 宇喜多秀家 之前赶到战场。 李如松 与援军合兵, 士气复振, 可惜并未能改变战场上的劣势。 援军带来的 虎蹲炮 从右翼轰击日军包围圈, 但日军死战不退, 仍是三面围定明军, 全力攻击。 而明军骑兵身陷泥泞当中, 兵力无法展开, 只有被动挨打的份。 据说战况最危急的关头, 明军高阶将领上至 李如松, 下至 李如柏, 李如梅, 李宁, 查大受, 张世爵, 方时辉, 王问 等皆亲自持剑与日兵恶斗。 战况进入白热化。 《明史》记载, 李如松 在阵前督战之际, 日军阵中冲出一员身着金盔金甲的武将, 舞刀直劈 李如松。 幸得 李如梅 眼疾手快, 张弓搭箭, 将这员日将射死马下, 救了兄长一命。 (日方史料证实这员金甲武将是 立花家 猛将 小野成幸。)

明军虽然损失惨重, 但仍奋斗不屈, 给以日军极大杀伤。 据日方史料记载, 立花家 重臣 安东常久, 小串成重 战死; 小早川秀包 帐下包括重臣 横山景义 在内的8员高级武士亦死于此役。 可以想像 碧蹄馆 之战的惨烈。 (下为 碧蹄馆之战 过程简图)


万历援朝战争始末(十一)

战况胶着之际, 天色忽暗, 倾盆大雨从天而降。 由于正值隆冬, 雨水寒冷刺骨, 淋得像落汤鸡的双方士兵都被冻得瑟瑟发抖, 攻守之势顿缓。 李如松 见机不可失, 下令全军脱离战线, 退回 坡州。 小早川隆景 慑于明军勇猛, 亦见其进退有度, 不敢深追, 也随后下令撤军。 自始至终, 宇喜多秀家 的2万人都未能赶到战场, 不然真不知明军命运将会如何。。

战后, 日军吹嘘斩得明军首级6000, 自然是尽夸张之能事。 而朝鲜《宣祖实录》上说明日双方各死伤300, 也肯定是想为‘天兵’的败绩遮羞。 据 柳成龙 在《惩毖录》中记载, 日暮之际 李如松 退返 坡州, 身形沮丧。 半夜, 提督想到白天战死的家丁和部曲, 不由痛哭失声。 明军损失之重, 可见一斑。

碧蹄馆之战 是明军入朝以来的第一场大规模野战。 由于之前进兵顺利, 明军上下都生出骄敌之心, 以为日军不过如是。 李如松 查大受 等在未探知日军兵力部署前, 即轻敌冒进。 加上 小早川隆景 以优势兵力誓死奋战, 让明军吃了大亏。 结果明军一路破竹般的攻势被日军挡在 碧蹄馆, 丧失了一鼓作气光复朝鲜的气势。 不过就算没有 碧蹄馆 之败, 仅有2万众的明军也无法立刻攻下重兵防守的 汉城 吧。

退守平壤

1月27日, 碧蹄馆 之战后一天。 一大早, 李如松 即下令全军从 坡州 北渡 临津江, 撤到 东坡, 打算与日军隔江对峙。 随军的朝鲜政府大员听说明军要后撤, 皆大惊失色。 领议政 柳成龙, 右议政 俞弘, 都元帅 金命元 一齐跑到 李如松 大帐之下, 询问撤退理由。 李如松 解释道, 昨日力战, 虽杀敌不少, 但自己也损失惨重。 此刻大雨滂沱, 道路泥泞, 不利骑兵。 因此决定暂时撤过江, 休养大军。 柳成龙 等人极力反对 李如松 的决定。 (区胜 认为, 李如松 渡河北撤到 东坡 的决定无可厚非。 明军新败, 士气低沉, 如果日军大举反攻, 在泥泞的战场明军骑兵将如何抵敌? 且背水作战, 退无可退, 明军岂不是有全军覆没之忧? 不若暂时撤过江, 稳住阵脚。 待得天色放晴, 朝鲜人的军粮草料运到前线, 攻打 汉城 的条件才会成熟。 拿 大明 官兵的性命当儿戏, 朝鲜官员果然不是一群普通的书呆子。 )


李如松 再拿出一封奏折草稿征求朝鲜官员的意见。 奏折上称 汉城 有日兵20万, 急切难以攻下。 而今自己旧病复发, 身体不适, 恐难负重任, 希望 大明朝廷 另派贤能顶替提督之职。 柳成龙 大急, 如果这封奏折真的上达 北京 天听, 万历皇帝 被20万这个数字一吓, 可能就撒手不管朝鲜了。 “汉城 倭兵少, 岂有20万那么多?!” 柳成龙 极力抗辩。 李如松 不听, 反而责问 柳成龙 为何兵粮迟迟不到, 贻误军机。 柳成龙 气得无言以对。 (其实 汉城 日军没有20万, 但如果召集朝鲜南部各路军团, 凑个10万是不成问题的。 李如松 区区4万兵, 内无粮草外无援军, 怎可能强攻 汉城? 但是 李如松 上奏称病, 可能是因 碧蹄馆 之败而产生了气馁之意吧。 想 李如松 为将以来, 平 宁夏, 复 平壤, 春风得意, 何曾吃过这种大亏? 看来这位43岁的提督大人也缺乏人生失败的锻炼啊。)


同一日下午, 明军全军渡 临津江 完毕。 第二天, 李如松 下令除副总兵 查大受, 游击 毋承宣 麾下数百人继续驻扎 临津江 前线外, 全军退返 开城。 柳成龙 又赶忙前来劝阻, 称大军北渡, 已让日军气焰大盛。 如再撤回 开城, 定会造成各地惊恐, 届时 临津江 都可能不保了。 柳成龙 的恳求并未打动 李如松。 不过可能觉得这个老学究太让人厌烦了吧, 李如松 耍了个诈, 表面答应留守 临津江。 但一等 柳成龙 告退, 李如松 立刻拔营起寨, 撤回 开城 去也! 柳成龙 只有干瞪眼的份。 (李如松 撤回 临津江 北岸犹可理解, 但撤到 开城 也实在太远了些。 不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之后数日, 自己决定留守 临津江 前线的 柳成龙 每天写信给 李如松, 要求进兵, 得到的答复却说等天晴路干了方可出动。 柳成龙 大失所望, 不由得猜测 李如松 大概已丧失继续南下的勇气了。


不几天, 明军阵营盛传谣言, 说 加藤清正 正在 咸兴城 厉兵秣马, 准备经 平安南道 的 阳德, 孟山 等地, 迂回攻击防守薄弱的 平壤, 切断明军后路! 此事非同小可, 李如松 立刻召见 柳成龙 等, 声称 平壤 乃全局枢纽所在, 自己要亲自统兵回防 平壤, 留副将 王必迪 等仍旧驻守 开城。 柳成龙 列出五点反对理由:


一, 朝鲜诸代先王长眠之所为日本人占据, 灵魂不得安息。


二, 汉城 以南朝鲜民众盼望王师, 望眼欲穿。 如果他们得知王师北还, 定会失望已极, 说不定就安心做日本人的顺民了。


三, 收复国土, 就算一草一木又岂能轻言放弃?


四, 朝鲜兵弱, 全赖‘天兵’神勇维持局面。 如果北撤, 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散兵游勇, 义兵僧兵就会士气大跌, 更糟糕的可能还会一哄而散。


五, 若退守 平壤, 假如日军反攻, 临津江 天险守军仅区区500, 又怎么抵挡得住? (基本上还是慷慨激昂的大道理居多, 并没有什么具体的战术建言。


李如松 听后并不答话, 仍是自顾自地向 平壤 方向前进。 2月15日, 李如松 回到 平壤。 后来证实, 加藤清正 根本没有也不敢有奇袭 平壤 的打算, 而是在 碧蹄馆之战 后3天回到了 汉城。


战局仿佛又进入相持阶段。 但 李如松 回镇 平壤 到底是战略性撤退, 还是战术上的欲擒故纵, 当时谁也看不出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