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德怀含冤而死最后时刻,天都哭了!

00魔神00 收藏 3 7529


彭德怀含冤而死最后时刻,天都哭了!

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彭德怀在朝鲜前线视察地阵

彭德怀(1898.10.24—1974.11.29),中国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政治家,中国人民解放军领导人之一。按族谱所排,彭德怀取名清宗, 字怀归,号得华。原名得华,号石穿。湖南湘潭人。1898年10月24日出生于湖南省湘潭县乌石乡彭家围子。妻子浦安修,无子女。


文化大革命中,彭德怀元帅被囚禁了整整八年。但即使身处逆境,他对林彪事件的表态依然是不计个人恩仇,实事求是的。无休止的批斗、审查与铁窗生活的无情折 磨,使他不幸患上了绝症。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心里想的还是洗清自己的冤案,出来为人民工作,建设好国家。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彭德怀元帅终于被平反昭 雪,历史最终作出了公正的评价。 彭德怀被红卫兵用“闪电术”抓到北京,连换洗的衣服都没有带一件。他身上的棉衣,还是志愿军时穿的那件,已不能再穿了,可又没有换的衣服,加之当时患了皮 肤病,浑身都是红肿的斑块,有的还溃烂化脓成疮,刺痒疼痛。


负责监护的士兵实在看不下去了,就问他在北京还有什么亲人,可以通知他们给拿一点换洗的衣服 来。据北京卫戍区监护日志记载: 1971年8月8日(彭德怀)在桌子上哭了起来,睡了没有两分钟,睁大眼睛思考着,一会儿眼泪又涌了出来,过了一会儿又哭起来。1972年11月22日(彭德怀)躺床上哭了一小时。男儿有泪不轻弹,此时的元帅已到了最伤心的时候,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竟倒在了“自己人”的“枪 口”下!就是在如此痛苦的磨难中,彭德怀也没有出卖自己的良心,他始终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不轻易地加害于人。当林彪坠毁于蒙古温都尔汗之后,专案组于1972年1月8日向他宣布林彪反党事件,让其揭发交代林彪问题时,彭德怀冷静地说:“不要着急。四五十年前的 事,一下子想不起来,慢慢地回忆回忆。


当专案组说他不老实,包庇林彪时,他坦率地说:“脑子受了刺激,思想总感到不痛快。” 1972年6月9日,专案组再次逼彭德怀写林彪与高岗在东北时的材料,彭德怀说:“我当年没有在东北与他们共事,我不清楚。”林彪事件历史已经做出了结论。彭德怀不愿意将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加在林彪头上,通过揭发林彪来为自己开脱“罪责”。在林彪受到全党共讨之、全国共诛之的这个 时候,要做到这一点那也是不容易的。1972年6月11日,彭德怀实在被逼得没有办法,就说:“给我钢笔,我想起一点就写一点。高岗、林彪都是反革命。还有彭德怀。”


当然,自从1959年庐 山会议后,彭德怀大都被囚禁,因此对于当时国内外复杂的斗争了解得也不够全面,但他身陷逆境,对于曾经迫害过自己的人,却在此时敢于秉公直言,这也显示了 他不计个人恩仇,直言极谏的性格。无情折磨,“145”身患癌症:1973年春,八年的铁窗生活和无情折磨,使彭德怀患了直肠癌。彭德怀大便出血,身体完全虚脱,由于癌细胞不断扩散,身上 疼痛难忍。躺在牢房木床上,不断地发出痛苦的叫声。监护点联系送阜外医院,医院方一听这个名字,就不肯接受。 接着又联系卫戍区第一师医院,又同样遭到了拒绝。直到大出血的第七天晚上,周恩来知道后立刻指示,转到解放军301医院。


彭德怀的境遇并未得到改变,在一 间阴冷潮湿的病房里,门窗紧闭,玻璃上还糊了一层纸,照不进一缕阳光。不准他写字,不准听广播。彭德怀让医生将窗子上的纸撕下来,以便病室里亮一点,可是却遭到了拒绝。彭德怀大怒,拍着桌子吼道:“我不是什么145,我是庐 山上的那个彭德怀!生病了,住院了,不能动了,你们还不放心?原来,为了对外保密,对于彭德怀所住的14病室第5床,改称145,不准医生和任何人喊他的名字。


同时,还将他屋子的窗户全部用报纸糊上,以免外面能看到 里面,也防止彭德怀看到外面。 1974年夏天,他不幸又患左侧偏瘫,连坐都坐不起来了。不久,医生发现癌细胞转移,已扩散到了肺部、脑部,引起身体剧烈疼痛。医生经过检查之后,向专案组提出必须迅速动手术。可就在病重的1973年6月10 日,他从报上看到了一篇署名叶进的文章,顿时大怒,指着报纸大声斥道:“不调查就乱写。说我迫不及待地跳出来,攻击总路线,攻击社会主义,破坏工业战线。把我(在庐山会议上)写的那封信拿出来看一看,就知道是不是攻击。我要永远记住他的名字,叫叶进,投机分子,阴谋家,不讲真理,不调查就乱写。”接着他又 说:“党内出了特务、内奸,他们要害死我,康生就是个阴谋家、野心家。” “我得活着,我还有冤屈没有搞清楚!”1973年12月30日,专案组对彭德怀进行审问。


问:“彭德怀,我们看你是不想说清楚自己的问题了。” 答:“怎么说清楚,我说是事实,你们偏说不是,偏要给我戴上各种各样的‘帽子’,这公平不公平,讲不讲道理?”专案组人员无话可答,就问:“我们问你,毛主席说人人都要加强思想改造,你要不要改造?”彭德怀理直气壮地说:“我改造什么?想让我屈服?我这人就只服真 理,不管什么人,多大权力,多大官,我都不怕。” 1974年3月24日,专案组在彭德怀重病中对其进行审问。问:“你和林彪有什么关系?” 答:“什么关系?他惨无人道地迫害过我,整过我!” 问:“你们都是反党集团。” 答:“他是不是我不知道,反正我彭德怀没有反党集团,杀头也没有。” 问:“我们看你是死不改悔了,现在还在翻案。”


答:“我死不悔改,将来还要翻。”彭德怀忍着痛,大声地说:“我不相信你们这些人,我得活着,我还有冤屈没有搞清楚!” 专案组的人员生气地说:“你是什么,一个反党分子,还能翻得了无产阶级的天下。” 彭德怀说:“这个天下是我们用血汗打下来的,我翻它干什么?我要说清自己的问题,要出来为这个国家工作,把她建设好,富国强兵是我一生的愿望。”彭德怀的精神感动了医生,他们又来劝他:“彭老总,你的病情已很危险了,还是尽快动手术的好。” 彭德怀躺在床上,看着医生问:“我这病手术时会不会有危险?” 医生说:“只要动得早,不会有大的危险。”彭德怀深情地说:“我彭德怀并不是怕死,要怕死我早就不干革命了。我这条命也是从战场上捡来的,还能怕什么。问题是我还背着黑锅,我必须活着将我的问题说 清楚。” 说到这里,彭德怀的眼里流出了泪水,长叹了一声:“唉———”动手术前要求见毛泽东:自从1967年元旦那天给毛泽东主席发出那封信后,近七年来彭德怀一直盼望着能得到回信,尽快解决自己的问题。


可是信发出后却石沉 大海,这使彭德怀感到十分失望。当医护人员将彭德怀抬上手术车时,他突然对旁边的专案组人员大声喊:“手术前我要见毛主席,我有事要见毛主席,我今天就要见毛主席,把我对问题的看法说清 楚!” 彭德怀犟着从车上爬下来,就去穿病床前的鞋子,接着就朝门外走。专案组自然不让他随便走动。彭德怀不屈地大声喊:“背了一身的黑锅,加了许多莫须有的罪名,到死也不甘心,我到死也不甘心呀!”当医生的侄女彭梅魁说: “伯伯,手术是最好的办法了……你能去见毛主席吗?你现在就得和医生配合,争取多活些年头,一点坏处也没有…彭德怀沉默了,过了一会,他看着彭梅魁,说:“那我就做手术吧。” 手术做完后,彭德怀苏醒过来,第一句话就是凄惨地叫了一声:“我成了一个废人!” 1974年11月29日14时52分,中国人民忠诚的儿子彭德怀元帅,死在301医院14号病室的五号病床上,时年76岁。


…你冷静点,什么事情不是一下子解决的,你的 病不能拖了,早做手术有好处!”“历史是最无情的。历史会审判他们,也会对我做出公正的评价。”这是彭德怀最后的呼声和愿望。两年之后,他的愿望终于实现。可惜的是,他没能等到这一天。 死时,他的身边没有一个亲人、一个同志。彭德怀遗体上的白布单上写着“王川”。 1974年12月17日,彭德怀的遗体从301医院被秘密送往火葬场火化。为了掩盖事实,这份火化的申请单上写的是:“申请人:王奎,住址:301,与死 亡人关系:父子,死亡人姓名:王川,男,76岁,印号○○一二六九○。这些自称为“革命者”的人,对于彭德怀是惧怕的,他所有的遗物都被焚烧了,就连他在狱中、病榻上读过、批注过的62本书,其中包括《反杜林论》,都被付之 一炬。


令人没有想到的是,彭德怀在送往火化的时候,连火化费都是从他少得可怜的“工资”中扣除的,也就是说,彭德怀死后直至化成灰烬,都没有花公家的一分钱。 “四人帮”一伙怕引起人们怀疑,在送往成都的火化单上的年龄写的是32岁,籍贯:成都市。骨灰盒之谜:1978年12月23日,划时代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在北京闭幕,并决定第二天在北京召开彭德怀元帅的平反昭雪追悼大会。 可在此之前,在北京筹备召开的这个追悼大会,还在为找不到彭德怀的骨灰而着急……彭德怀骨灰究竟到哪里去了呢?1978年12月中旬一天上午,一架从北京飞来的飞机停在成都郊外双流机场。从飞机上走下两个人来,直奔**四川省委。两人 找到省委副秘书长张振亚,递上了中央专案审查小组写给时任**四川省委第一书记**的一封便函。张振亚一看,不由大吃一惊,对两位客人说:“彭总来四川三线工作,我是清楚的,但从未听说过他的骨灰存放在成都啊。” 来人回答:“没有搞错,1974年冬天,有没有两个军人乘飞机从北京送来一只骨灰盒。”


张振亚想了一会,才说:“有这件事情,但那不是彭总的骨灰,而是一个名叫‘王川’的人的骨灰。” 来人兴奋地说:“对,就是‘王川’,那个名叫‘王川’的人的骨灰,就是彭总的骨灰!”时间已经过去四年了,虽然自己中间还去看过几次,但长期无人过问,又无人去办过任何手续,按照当地火葬场的规定,三年之内无人前来认领的骨灰,到时将挖坑 深埋,那骨灰还在不在呢?张振亚火速直奔郊外殡仪馆骨灰保管室。谢天谢地,骨灰还安然无恙地摆放在那里!据有关记载,1974年冬天,两个军人乘飞机从北京送来一只骨灰盒,后来存放在成都郊外的殡仪馆,编号是273号。在接受这只骨灰盒时,成都殡仪馆的工人 辛自权老人从来人的神色中就猜想这里一定有冤情,因此在自己退休之后,他又告诉徒弟一定要好好保管好这只骨灰盒。后来因为三年多时间无人来认领,有人提出要将这只骨灰盒挖坑深埋,师徒两人说什么也不同意。


没想到今天这个谜终于揭开了,这里面竟然是令他们崇敬的彭德怀 元帅的骨灰。他们手捧骨灰盒,放声痛哭。彭德怀骨灰存入成都东郊殡仪馆的时间是1974年12月23日,取走的时间是1978年12月22日。彭德怀被迫害死于北京,为什么他的骨灰存放在成都 呢? 在“四人帮”所控制的专案组有一份材料,上面有着如下记录:受审人员彭德怀,因患直肠癌,经治疗无效,于1974年11月29日病死。彭德怀是里通外国、阴谋夺权的反党分子。我们意见,将其化名王川,尸体火化后, 骨灰存放成都一般公墓。 该专案组另一份记录中写着:中办秘书处电话告,王(洪文)副主席在彭德怀死亡骨灰处理报告上指示:“照报告上所提的办法办。”彭德怀平反昭雪追悼大会,由**中央副主席邓小平致悼 词。沉冤整整30年的彭德怀一案终于获得平反,历史最终给这位忠臣良帅以公正的评价。


13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