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手 正文 第二十章 炮击

诺基不亚 收藏 0 4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8.html


有话就说是石小男的一个优点,看到自己不解的事情他一定会问个清楚。

“绺子的探马来了你高兴什么啊?”

完了,石小男的话刚从嘴里喷出来,马上就欣赏到一段川剧变脸。只见黄羽慧本来跑的有些嫣红的脸蛋,瞬间就变的漆黑的看着都有些吓人。黄羽慧的眼睛就好像要喷火似的灼烧着石小男,将石小男盯的感觉自己的后背嗖嗖的冒凉气。

这个时候还是让石小男一直都没有什么好感的赵二杆子站了出来,只见他大嘴一咧就开始嚷嚷:“赶紧的啊?都瞅啥呢?撂他几个绺子咱们兄弟还等着东家给赏金呢!”

听见赵二杆子的话石小男赶紧麻溜的从黄羽慧的身边钻了过去,等离了偏房好几米远转个弯,他才敢回头将遗忘在屋里的地图和三八大盖从钱大富手里接过来。抹了一把汗看着那哥俩带着歧意的笑容,石小男只能将心里的不爽按下。他现在最大的想法就是赶紧把这事给结了,从黄大地主家弄点大洋赶紧的买些生活用品跟着老爹躲在深山里。至于黄羽慧那个麻烦货,石小男早就打定主意离得越远越好。

迈开大步石小男和钱大富赵二杆子就奔着大院的前门跑去,等快到了地方的时候石小男远远的就看见墙头上已经站了不少的人了。快到地方的石小男就不急了,放缓步子好似悠闲的慢慢的向大门走去。到了地方石小男首先见到的就是柴哥的那张黑脸,不过他并没有放到心上,石小男已经想开了反正帮完这一回后就马上消失了,也没有必要再跟人家置气。

虽然柴哥很是不信任石小男他们,不过看在大小姐的面子上柴哥没有说什么。可这并不代表柴哥不会防着他们一手,所以这回以分配任务的名义将三个人叫来,也有种要找个地方看着的意思。

见到柴哥将自己三个人拆开后放的位置,石小男也就猜到了柴哥心里的意思。虽然对于柴哥的安排石小男没有反对,不过他也不打算马上就上岗就业。石小男抱着膀子就死死的盯着柴哥,直到他感觉那个黑脸的柴哥有些被自己看的发毛了,才有些痞赖的说:“柴炮头知道有一句话叫皇帝不差饿兵吧?弟兄们看着黄掌柜的赏金来讨个活法,可是柴炮头应该知道盖炮没有飞子就是个柴火啊!总不能让我们哥三拎着管子在墙头跟绺子硬顶吧?”

石小男说的话是个道理,可他说话的语气让柴哥十分的恼火。不过现在他已经没有时间跟石小男磕牙了,探马的出现已经昭示着大股的绺子离得不远了,他实在是没有心思在跟石小男计较了。黑着一张脸柴哥十分不爽的嚷嚷了一句:“二猴子,跟三新来的炮手检点飞子。”

柴哥的话音刚落石小男就看见一个跟赵二杆子有的一拼的家伙,从围墙上一个跟头就折了下来。只见他脚一沾地身子顿了一下就迈着小腿,捣腾捣腾的就跑到了石小男的面前。

“啥口的?”

石小男看着这个比自己矮了一个脑袋的家伙没有半点轻视,三米多的墙头翻下来落地没有动静,在石小男的心中他更愿意相信眼前的这个人是个揭瓦的而不是炮手。

“盖炮六五口响子七九口。”

得到石小男的回答,二猴子嘴里嘀咕了一句转身就走了,可还没等走出三步他就被石小男的一句话给雷的定在了地上。

“别忘了我还有一个花口撸子,是七六口的飞子。别拿错了!”

二猴子走了,他走的时候有些步履蹒跚的。他的话一遍一遍的在钱大富和赵二杆子的耳边响起:“见过不要脸的,可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自己盘条子吃龙都快塞不下了,还管人要飞子?”

在这一刻钱大富有种想法,要是自己哥俩早跟着石小男的话,大概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混的这么凄惨了吧?不过转瞬间着想法就消失在脑后了,自己怎么说也活了三十来年了,刀山火海枪林弹雨的也走了几个来回了,倒头跟一个孩子混?钱大富觉得自己没脸再见那个,被鬼子大炮炸的就剩下半只手的排长了。

时间在石小男这个无聊男的身上流淌的速度好像突然慢了很多,坐在围墙的站脚上背靠着围墙,石小男的两条腿搭在外缘可劲的晃荡啊!在别人异样的眼光中石小男拿着二猴子送来的子弹,有一搭没一搭的在砖头上蹭着弹尖,为了怕弹头过热有些危险,石小男还不时的在弹头吐口口水。

在外人的眼中石小男的样子实在是没法让人能有安全感,所以挨着石小男不远的几个黄家的炮手,都一致的不断拉开与石小男的距离,互相的靠近了一下以寻求开战后的掩护。在远处看以清晰的看到石小男孤零零的守着那段围墙,做着他那些无聊的事情。

太阳已经渐渐的西沉了,可是还没有看见大股绺子进攻的黄家炮手们,渐渐的有了一些浮躁。作为防守的一方炮手实在是不愿意,将战斗一直拖延到晚上才进行。而处在他们中间的石小男也实在是没有什么好心情,管打杂的要了几个大饼子就着咸菜咽了下去,他实在是有些不耐烦跟绺子这么靠下去了。可是从转角子抵来的消息是:绺子就蹲在四百来米远的地方不挪窝了。

这让石小男是十分的无奈,他有心想提个建议,不过想起柴哥那张黑脸,石小男迅速的打消了这个想法。不过极为惜命的石小男在整完子弹后也没有闲着,手里拿着三零式刺刀就开始刮起砌墙的青砖了。在别人眼里死游戏之作的他极为小心的将砖沫拢在了一起,拿起暂时不用放到了一边的披风,石小男和着油脂就小心的在披风的兜头外面抹了起来。

左右满意的看看自己手中的披风,石小男对比着青砖的颜色发现已经很相近。带上披风石小男掏出望远镜,缓缓的就从站脚上起身。对于普通人来说的胸墙高度,对于石小男来说就有点要命了。站直身体石小男估计自己能比胸墙高出一大块的他,弓着个身体缓缓的将脑袋探出了围墙。

在望远镜中他清晰的看见的远处三三两两的绺子也在无聊的踱步,不过扫视了一大圈石小男也没有发现这股绺子的大掌柜的出现在自己的事业之内。这就让石小男感到有些疑惑了,为什么都到地方了,绺子的头头不出现呢?咋也应该冒一下头,来个指点江山什么的姿势啊?

有阴谋,一定有阴谋!

缓缓的索下了脑袋,石小男背靠着围墙就开始琢磨了。事情好像不是想象中的简单的砸硬窑那么简单了?本来黄家作为这里的大户,被绺子砸窑的消息传出去,什么亲朋故旧的都应该派人来帮忙的。可是从本家的炮手零星的透出的话来看,这回并没有人来支援已经很怪异了,来了半天都没有看见领头的冒面,光是三三两两的小皮子巡逻,这事就已经不是怪异而是有些邪行了。整的还没有开打黄家就有种被绺子压的透不过气来的感觉,这让石小男有种不祥的预感。

这面石小男还在琢磨怎么回事呢!那面向东的转角子就传来了一阵的骚动。知道事情有变化的石小男赶紧四处看看,他发现左右的炮手们有不少都开始整理枪支了。“哗啦”将一发子弹推入弹堂,石小男端着三八大盖就慢慢的从围墙上冒出了头。将三八大盖架在墙头,他掏出望远镜就小心的观察起来。

耐心的找了一圈,石小男终于发现了骚乱的源头。在远处的一个小土坡上石小男发现了五六个人影,不时的交谈后在冲着黄家大院做出指点江山的姿势。不过就是不见绺子集在一处,做出进攻的意思。

心里骂了一句鬼子的望远镜有些粗制滥造,可四倍的焦距石小男又有什么奢望能看清四五百米远的人长相呢?正在那里鄙视鬼子的东西呢,石小男就突然觉得一抹光亮刺得他眼睛有些生痛的。

心里一惊,石小男知道那几个绺子手里也有望远镜,这可是稀罕事。

石小男赶紧的将自己的望远镜收了起来,他可不想让对面的人误认为自己是个大家伙,值的对面的炮头搂自己一家伙。

石小男正心虚的将望远镜收回来呢,就听见身后嗷咾一嗓子。惊得他差点将手里的望远镜给掉了,不过随后听明白意思后,石小男麻利的将望远镜给收起来,两眼冒着金光的就用腮帮子去贴枪托了。

柴哥传话了:“老爷说了,谁干掉对面的那几人,一个人头老爷给五十块大洋。”

通过标尺和准星石小男现在看的已经不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了,在他的眼里那就是一堆堆的银元。至于什么生命生命的,在这个世道他已经学会了漠视了。

天气晴朗、能见度高、无风、这么便于射击的气候,石小男实在是觉得不开枪的话对不起那些白花花的银元了。

不过他也没有马上就开枪,四百多米的距离在机械瞄准下那人也不是那么好打的。石小男前世也打过应用射击,四百米的靶子那就是一个点。他可没有小说里那些猪脚的本事,拿着步枪能打出大炮的距离来。

宝贝你站稳了,不要、不要晃啊!对就这样,坚持下去一会你就爽了。

心里不断的叫目标调整姿势,石小男努力的开始调整自己的呼吸了。

渐渐的石小男觉得自己的周围静了下来,在他的眼中准星照耀下的目标越来的越清晰了,他感觉快要到时候了,再坚持一会就有机会了。

食指慢慢的开始预压扳机,石小男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那个意气风发的家伙,他的心里祈祷对方消停的再站一会。可是石小男失望了,在准星瞄准下的目标明显的要有走的意思。

“啪”在枪声响起的一瞬间,石小男心里说了一句:就是这个时候!

虽然石小男对自己的着一枪有强烈的预感,目标完蛋了。

可他还是用最快的速度推弹瞄准,将枪口瞄向的远处。

石小男看到了自己的目标倒下了,几个人正在有些慌乱在将目标拖到远处。没有放弃机会的石小男果断的又开了一枪,KO又一个不幸的家伙倒了下去,不过石小男看见那家伙又蹦了起来,一拐一拐的向远处跑去。

没有本事隔着这么远打活动目标的石小男开始做缩头乌龟了,刚把身体缩回围墙,他就听到了天上的尖啸。

“咻咻”

饿草炮击事情有些大发了,这一刻也顾不得围墙的高度了,石小男一下子就跳下围墙,将三八大盖压在身下,他就抱着脑袋趴在了墙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