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87版红楼剧组恋情秘事 林黛玉教宝玉恶作剧[组图]

tjzqb2008 收藏 4 944

揭87版红楼剧组恋情秘事 林黛玉教宝玉恶作剧[组图]


在没有富二代的时代,挑贵公子


新版《红楼梦》终于播毕。有人说“每晚看三集《红楼》是一种极限运动”,拍《红楼》则更是挑战极限。


新版选角争议颇大,宝钗好找黛玉难觅,宝玉更是最不易得。其实旧版拍摄时,远不如今天易挑宝玉,计划经济中哪里去找锦衣玉食的风流公子?可吴祖光称:“宝玉不错。”评论赞王扶林的贡献:选到了一个欧阳奋强,选到了一个邓婕。这两个都是川籍演员,欧阳奋强第一次见王扶林还是邓婕留的纸条:“欧阳:电视连续剧《红楼梦》的导演王扶林想见你。明天上午十点钟到锦江宾馆来,我在门口等你。”初见导演的欧阳奋强穿着线背心、肥绿军裤、塑料拖鞋,让王扶林心里拔凉。在没有富二代的时代,挑选贵公子,难。


今天选角受到的牵制太大。肯不肯和公司签个长约,是不是投资方安插的。当年全国找演员也有线索,“惜春”胡泽红是王文娟学生,“晴雯”张静林是张君秋推荐,可更多的还是从各处觅来的,标准是:第一年龄小,第二像大观园里的人,第三要有灵气。演员模样好是第一,背景很杂,文化水平不高。王扶林选入一群粉雕玉琢的少男少女,问下来十个里九个没看过原著,只知道越剧和小人书。欧阳奋强说:“看了连环画《红楼梦》,就觉得宝玉很可爱。”试镜前两天,第一次进北京的他,不顾白天游故宫北海劳累,连夜翻看《红楼梦》连环画。


北京新建的大观园里集中试镜,总共24名宝玉候选人,欧阳奋强演的片段是《宝黛读西厢》。制片主任打电话给他单位,让赶紧来北京参加学习班,“今早六点钟新华社已向全国播出了这条消息”。


揭87版红楼剧组恋情秘事 林黛玉教宝玉恶作剧[组图]


“先选人,后定角。先立人,后立戏”,旧版《红楼梦》,几个月培训结束后再决定谁演谁。1984年4月,《红楼梦》演员培训班在圆明园开学,王昆仑、周扬、王朝闻、邓云乡、周汝昌等授课,演员们穿着戏服在园内体验贵族生活劈情操。“圆明园班”结束后,又在西山八大处办第二期。


为了演上王熙凤,邓婕排了五个小品,势在必得。黛玉候选人沈璐在联欢会上跳了迪斯科后,不幸被派去演骚妇秋桐。尽管王扶林最爱的美少年侯长荣颜无敌,仍把老实巴交、面如满月的欧阳奋强定为宝玉。


揭87版红楼剧组恋情秘事 林黛玉教宝玉恶作剧[组图]


宝玉太规矩,被令每天恶作剧


贾宝玉时,欧阳奋强不过20岁。20岁是什么概念?今年是2010年,20岁算90后


早年男孩子心地单纯,演贾宝玉之前,欧阳奋强已经有女友。为了不让整日厮混大观园的姐姐妹妹们误会,他一进剧组就到处晒自己和女友的合影,后来又把女友接到北京,顺便在剧组里干活。


20年前的年轻人都很能吃苦。“宝玉受笞”是在扬州拍的,“贾政”真的拿细竹竿打了“宝玉”两天屁股,“贾琏”高宏亮晚上给同宿舍的欧阳奋强打热水,热敷消肿。


可一个大问题是,欧阳奋强的“宝玉”,有宝玉的情痴,却无宝玉的花痴,许多情戏放不开。拍摄之初,王扶林对欧阳奋强说:“现在我对三个演员能否把握好人物,感到不放心,就是你、东方闻樱、张莉,而三个人中,我最不放心的就是你。”中央电视台领导来审看红楼剧组,欧阳奋强和陈晓旭演“宝黛玩九连环”,紧张得人都发僵了。


这段时期正是他最没自信的时候。他的父母从四川来信劝儿子,“你也不要背那么重的思想包袱,万一不行,就回来吧”。


与新版宝玉于晓彤不断闯祸、咬人手臂的过于活跃截然相反,旧版导演批评“宝玉”不够“混世魔王”:“这几天,我一直在观察欧阳,我发现他在生活中显得很拘谨,不活跃。你这样规规矩矩,怎么会是一个顽皮性格和反叛精神的贾宝玉呢?……你一定要调皮起来!在生活中,要去培养,去搞恶作剧。每天做一次,向我汇报。”


揭87版红楼剧组恋情秘事 林黛玉教宝玉恶作剧[组图]


剧组里最调皮的是陈晓旭


她教欧阳奋强捉弄“玉钏儿”刘冬敏和“湘云”郭霄珍


欧阳奋强给“玉钏儿”打电话,自称是她表哥,说是有三张《甘地传》和《将军之死》的电影票,“是展览馆的,今天下午两点,可以多带两个人,我在门口等,不见不散”。骗得人家姑娘约了两个女伴,从中午起就梳妆打扮。


他又以“王风景”之名给“湘云”写信,“我们湖南电视台《心与星》剧组在京选演员,认为你扮演女主角比较合适,我们24日晚来找你。望你能在北京军区门口等,见面谈”。第二天,纯朴的“湘云”果然跑到军区门口,等了三小时。这事还没完,几天后,剧组收到一封退信,信封上写着“北京宣武门饭店《心与星》剧组王风景同志收”,原来郭霄珍还很认真地回了信。在得知这是欧阳奋强的恶作剧后,“湘云”回房大哭,令“宝玉”深深自责……


揭87版红楼剧组恋情秘事 林黛玉教宝玉恶作剧[组图]


三载耳鬓厮磨,成就几多双双对对


拍完《红楼梦》,这些年轻演员一样四处和观众见面,还上了春晚。陈晓旭在大大的舞台上有板有眼地唱《我一见你就笑》,到香港、新加坡才艺表演;欧阳奋强不会唱歌,就扑通跪在邓婕面前,扮楚楚可人的丫头,这是在四川的“七一”联欢会上。


今日演员靠一部戏红了自有公司签约包装,那时却是随处长的闲花。入选“红楼”的儿女,初皆无名,各自红了几载,也都散了,没闹出更大的动静来。


欧阳奋强后来演过《京都球侠》,很快就对自己的前途做出判断,从电影厂调到电视台工作,给潘虹前夫米家山当助理导演、给报纸写散记:“作为一名电影演员,论形象、身材都不具优势,以后要想再演到或超过宝玉戏的水平,几乎不可能……我渴望有机会进导演进修班深造,拜师求友,帮助我自学中外文学名著,自学中外电影、电视艺术和导演理论。当然,我也要将写作,摆在我的第一业余爱好中……”这个“宝玉”,真的很不像贾政恨之不求上进不肯读书的顽皮骄横公子哥儿啊。


20年多年前,不读书就没有学历,没有学历进不了体制当不了明星。郭霄珍就因为时代所限,连考北京电影学院、中央戏剧学院皆因文化差十几分而落选,只好回老家安庆,为生计蹉跎半世。欧阳奋强后来和张莉、沈璐等在深圳大学读了两年脱产影视班,住在他宿舍对面的还有他的女友。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