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镜 正文 五十五 消失的影子

秋硕 收藏 0 3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0.html[/size][/URL] 柳烟再回帖问博主是什么意思,博主回答得高深人莫测,说什么意思,你应该明白,只不过你对这样的回答感到害怕罢了。 两人继续在帖子上一问一答,最后柳青忍不住好奇,QQ上加了博主为好友。 柳絮儿(柳烟):你好,看来你对镜子很有研究。 镜中人(博主):过奖了,我住在镜子里边,肯定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0.html


柳烟再回帖问博主是什么意思,博主回答得高深人莫测,说什么意思,你应该明白,只不过你对这样的回答感到害怕罢了。

两人继续在帖子上一问一答,最后柳青忍不住好奇,QQ上加了博主为好友。

柳絮儿(柳烟):你好,看来你对镜子很有研究。

镜中人(博主):过奖了,我住在镜子里边,肯定对镜子有比别人更深刻的认识。

柳絮儿:拜托,别在这儿装神弄鬼好不好?我胆子很小的。

镜中人:也许你以前是真的胆小,但经过最近的变故,你的胆子已经不小了。

柳絮儿: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镜中人:你很明白我指的是什么,不过你有疑虑,不敢承认罢了。

柳絮儿:你真的认为灵魂是可以寄居在镜子里边,人可以通过正确的方法进入镜子里边的空间吗。

镜中人:不是我认为,这是大多数人都不愿意相信的实事,当然你不在大多数人之内,因为你身边就有人进入的镜子里边。

柳絮儿:喂,说话有点依据好不好,这大半夜的不要吓人好不好。

镜中人:唉,为什么女人总喜欢装腔作势,明明知道我说的没错的,却总是在这儿假装不明白。

柳絮儿:服了你了,行不行,就算你说的没错,你又是如何知道这些的。

镜中人:因为我是镜中人,我可以从镜子里边看着你。

柳絮儿:切,我的房间没有镜子,你又如何从镜中看我?

镜中人:你现在呆的房间的镜子本来已经打碎了,今天你的影子从另一间房子里搬了面镜子放在了书桌的旁边,我说的没错吧。

柳烟有点被吓住了,这位博主到底是什么人,怎么对自己的事情知道的这么清楚,柳烟立即有了一种无时无刻被人偷窥的感觉。

见柳烟好长时间没有说话,镜中人继续说:我知道你正在看着那面镜子,在内心想着,那镜子的角度此刻并没有对着你,就算我在镜子里边,也是看不到你的。可是你的房间还有太多可以反光的东西,窗户上的玻璃,光滑的地板,甚至家具的表面,都可以是我藏身的地方。

柳絮儿:那么你现在藏身一下让我看看。打出这段话后,柳烟心里真有点忐忑不安。

镜中人:现在没有必要,我不想无端的吓你,我是真心和你交流的。

原来是一个故作神秘的家伙,胡乱瞎蒙上了一些问题,柳烟想,然后继续敲击键盘:如果真是这样,你是不是可以无时无刻的偷窥别人?

镜中人:让你无时无刻的都可以看见别人洗澡,上厕所,你就会感到厌烦的,甚至看到这些的时候不愿意睁开眼睛,我喜欢正面的对着别人,看着镜子外边人的眼睛,让他也盯着我的眼睛。

柳絮儿:你是不是把别人吓昏过去,你才开心?可是很遗憾,到现在我还没听说过有人在镜子前边被吓昏的。

镜中人:吓昏的是没有,吓疯的是不是有,我就不好说了。

听他这样瞎说,柳烟不禁想起叶小青,可是她不敢问,怕叶小青真是被镜子吓疯了的。柳烟换了个话题说:看你的文章,你应该是很博学睿智的一个人,不想交流起来,只听见你达儿装神弄鬼。

镜中人:我在装神弄鬼吗?我只不过讲出了你不愿意承认的事实罢了。你们今天下午是不是又遇上危险了,告诉你吧,几乎所有的幻象都和镜子有关。

柳絮儿:你到底是什么人?

镜中人:看看我的名字,我是镜中人啊。

柳絮儿:你是说,如果没有镜子,就不会出现幻象了?

镜中人:镜子无所不在,水,空气,雾,一切反光的物体都可以是镜子,而反射的条件不仅仅是镜子。

柳絮儿:还有光线对不对,可是光线也是无所不在的啊。

镜中人:是的,所以你们就被幻象紧紧跟着了。

柳絮儿:那么有没有不被幻象所迷的办法?

镜中人:有的,其实很简单,就是别太相信自己的感觉,特别是视觉,遇上情况的时候,闭上眼睛,用心去感知。

柳絮儿:你的这个提议不错,以后真遇上什么的时候,可以平心静气地用心感触。可是,有些东西并不是幻象,比如猫狗这类动物,如果正好在闭上眼睛的时候被动物咬了怎么办?

镜中人:嗯,你说的这个,还真是个难题。总之,平心静气,遇事不要过于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我对你们的忠告。

柳絮儿:你到底是什么人?

镜中人:我不是告诉你好几次了么,我是镜中人。

柳絮儿:呵呵,你是在镜子里边上网吗?

镜中人:难道不可以吗?如果不相信,我可以让你看看我的。

柳絮儿:怎么看啊?视频啊,你可以把摄像头对着一面镜子,镜子照着电脑和你的身影,骗我说是在镜子里上网。

镜中人:不用,你看看你身后的地板吧。

柳烟疑惑地看着屏幕上最后的这句话,有点不敢回头,迟疑了好久,她还是慢慢地转头看了看身后的地面。

章尚文家的地面是复合木地板的,属于亚光的那种,平时虽然看起来很亮,但并不反光,当柳烟转过头的时候,他看见地板上有一个男人头的影子,不是很清晰,柳烟以为看花了眼,使劲地揉了揉眼睛,那影子不见了。

镜中人:你看见了吗?

柳絮儿:什么啊,什么都没有的。

镜中人:不要自己骗自己,我看见你揉眼睛的了。

柳絮儿:你到底是不是人?

镜中人:我早就说过了,我是人,不过生活在镜子里边。

柳絮儿:一切是不是都是你干的?

镜中人:我没有这个能力。

柳絮儿:那你知道真像?求求你告诉我真像吧。

镜中人:我不知道什么真像,只感觉到你遇上了麻烦。

柳絮儿:你说的麻烦是指?

镜中人:影子出来了,最终会替代你的。

柳絮儿:什么意思?

镜中人:你的名字已经被影子占去了,她会慢慢把你的一切都替代的。已经午夜了,是时候了。

柳烟觉得后背又点发凉,问道:什么是时候了?

镜中人:嘿嘿,看看你的后边吧。

见镜中人最后几句话说得很诡异,柳烟不敢回头,可她感觉到自己的背后真的有了响动,还没来得急回头,就被一根绳子紧紧地勒住了脖子。柳烟紧紧地抓住脖子上的绳子,不让勒得更紧,可是后边的人的劲似乎比她大的多,一会儿她就觉得头和脸胀得象要爆炸似的,她被勒得身子向后倾倒,终于看到了勒她的人。

柳青苍白痴呆的面容映入柳烟的眼睛,她看不见柳青的瞳孔,整个眼睛向上翻着,只露出眼白,嘴半张着,露出一会恶狠狠的样子。

柳烟想不通为什么,这几天来她和柳青有时候为小事情拌拌嘴,但两人都有相同的思维,已经产了相互依赖感,已经是真正的姐妹了,为什么柳青突然会对自己进行袭击?难道那个镜中人说的都是真的,她要杀了自己,替代自己的一切?

柳青用力地把柳烟从椅子上勒倒,柳烟在后倒的那一刹那,眼睛的余光看见窗户的玻璃上正有个男人的头颅,冷莫地看着这一切。柳青继续用力地用绳子勒着向后倒在地上的柳烟的脖子,柳烟的双腿痛苦地在地上乱蹬着,她想喊,想制造点响动让隔壁房间的邱笑苍听到,可是脖子被紧紧地勒着,脸憋得通红,眼珠胀得象要从眼眶里掉出来似的,她除了蹬着双腿外,什么也做不了。

柳青见柳烟乱蹬双腿慢慢停了下来,放松了勒在她脖子上的绳子,在点迷茫地看着地上的柳烟,不知所措。“本体被打碎了,影子还有存在的必要吗?”一个声音从大脑的深处响起。

“我是影子,我是影子。”口里不停地嘀咕着这一句话,开始用手掐自己的脖子,只掐得喉咙发疼发痒,咳嗽不止。当她被自己掐得脸成茄子一样颜色的时候,心里突然涌起一个念头:“我要活下去,我不是影子峭可能有能走路能思考的影子的。”

她嘴里又开始嘀咕着:“我不是影子,我不是影子。”大脑深处的一种力量,让她走到了镜子前面,站在镜子前,他看见镜子里是房子里的镜象,一面墙壁,半个窗帘,还有地上倒着的柳烟的上半部身体都在镜子里。“看见了吧,镜子里边没有你自己,影子是不可能再有影子的。”柳青呆呆地打量着镜面,镜子里边什么都有,就是没有她自己的镜象。柳青尖叫一声,用长长的指甲抓自己的脸,脸被抓出一条一条的血印,可是她面对的象是一幅室内静物画似的,任她怎么在镜前抓挠自己,镜子里始终只有倒在地上的柳烟的半个身子。柳青从镜中看不见她自己。

柳青再尖叫一声,用头狠狠地碰向镜面,只听一声脆响,玻璃碎了,一块尖细的玻璃刺进柳青脖子的侧面。一种剧烈的疼痛,让柳青清醒不少,她看见自己满身的血,再看看倒在地上的柳烟,再次发出惊恐的尖叫。开着的电脑在这时突然放出震耳的摇滚,淹没了柳青的尖叫。

清醒了些的柳青看见地板上有一团小孩的影子,正诡异地对她笑着,柳青抬手弹出食指,一团白光还没接近,那影子就突然不见了,然后窗台上再出现一只黑猫,柳青看见猫背上在一个小孩的黑影正嘲讽地看着自己,又向窗台上弹去,见柳青抬手,那只猫一个跃纵,又失去了踪影。地板上的影子和窗台上的黑猫忽儿在这儿出现,忽而又在那边,柳青来来回回地在屋子里跑着,手指弹着,脖子上的血还在继续流着,一会儿整个屋子的地板上,墙壁上,书架上都是斑斑血迹。

“灵台澄明,外持无物,抱虚守一,凝神静气,心魔难侵”柳青的耳边突然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她不明白几句话的意思,可听到这几句话后,刚才的烦躁,迷茫都一扫而空,柳青闭上眼睛,感觉到头脑内有一股清灵之气慢慢上升,她用手摸摸脖子,血还在流着,伤口好象很深,但那些血没有喷射,柳青稍稍心安,被玻璃刺伤的地方,应该距离大动脉只差那么一点点,虽然已经流血不少,应该还不至于毙命。柳青闭着眼睛扯下自己的衣袖暂时堵在脖子的伤口上。心里默念着刚才听到的几句偈语。“灵台澄明,外持无物,凝神静气,抱虚守一,心魔难侵,心魔难侵。”

念上几次,她终于想起刚才自己都干了些啥事,心魔,一定是所谓的心魔在作怪。柳青睁开眼睛,见倒在地上的柳烟还一动不动,忙过去跪在地上,把她的身子扶正,探探鼻息,已经一点呼吸都没有了,摸摸手腕,没有脉搏,再在她的胸口探探,也感觉不到心跳。

“是我杀了她,是我杀了她。”柳青又开始不停地嘀咕,内心升起强烈的沮丧和迷茫。她感到自己杀了柳烟,就象杀了她自己一样,是的,自己本来就不该存在,本来只是山洞里分影移形的一个镜像,象妖怪一样地出了山洞,占有了柳青这个身份,逼得柳烟改名,改变形象,柳烟处处让着自己,而自己真象妖怪一样,心魔大发,勒死了柳烟。

“本体已经碎裂了,影子还能见得了阳光吗?”一个声音又在大脑深处响起,沮丧的柳青紧紧地抱着自己的肩膀,滚在地上,悚悚发抖。

“你自己本身就是一个镜象人,只适合住在镜子里边。”那声音再次在她的大脑深处响着,柳青倦缩在地上,又开始用双手用力地掐自己的脖子,她的手指深深地扣进玻璃刺破的伤口,在伤口里搅动着,原本已经不再流血的伤口又开始象泉水一样向外流血。

只能生活在镜子里边,可是镜子已经碎了,镜子碎了,自己也该象镜子那样变得支离破碎,柳青的意识中这样想着,开始用力地在地板上撞击自己的脑袋,狠不得三下两下把自己的头颅撞成碎片。

脑袋似乎非常结实,柳青不停“咚咚”地在地板上撞击着,她已经没有了痛觉,直撞得筋疲力尽,头颅并没有碎去,她又开始用力地揪着起了自己的头发。

--------------------------------------------------------

小说已和逐浪签约,欢迎大家来逐浪阅读。83376939书龙群欢迎大家进入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