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赤贫到奢华----一个超级影迷的进化史

我当初迷电影的时候,九零后还没出生呢,八零后也只出生了一半。我隔三差五泡在录像厅里,几十个臭气熏天的男人围着一个十八寸的电视机,看的全都是港片。洪金宝周润发,成龙,郑裕玲,那么些熟悉的面孔演绎着不同的故事,不但不厌,还越看越亲切。

小时候跑去邻居家看电视会被妈妈骂,长大了泡录像厅会被老婆骂。于是买了一台索尼的二手录像机,和家里人一起看。于是就认识了迷电影的一圈人,有小商小贩,也有老板老师,有时根本不认识的人,自己就摸上门来,要翻录带子,或交换带子。


从赤贫到奢华----一个超级影迷的进化史

那时候一盘录像带像一本汉语大辞典那么大那么厚,长的电影需要这么两三盒才行。我去给全家人淘来《上海滩》全集的时候,装满了一个大旅行袋,一个朋友和我一起抬回来。

为了迷电影,我可以吃的差,穿的破,但最新的装备永远要赶上。看着圈里的朋友有了,我回家真是日思夜想睡不着觉啊。VCD机出来时就是那样。薄薄的一片,那么轻那么小,还有很漂亮的剧照包装,看着就眼馋。更重要的是它的片源太大了,国产老电影,外国新电影,不买怎么行啊。


有一天领了工资,我直接去了百货商场,象那些置办家电的新婚夫妇一样,买了一台万利达的三碟连放的VCD机,一个月工资愣没够,还添上点我以前的积蓄。怕回家被老婆骂,除了买了几张最新的电影,还特意从朋友那儿借来《肉蒲团》,这招极灵,圈里的朋友屡试不爽,一般人我还不告诉他。


等到DVD机出来的时候,大家都生活富裕奔小康了,谁也不会为买个机器犯难了,难的是谁那儿有最新电影,有D9的片子。但这也好办,我们后来认识了一个河南人,开车一起去他的库房里挑碟。这时候最难的事变成没有时间看碟。


从赤贫到奢华----一个超级影迷的进化史

一不留神,我存了整整两大书架的碟片,但至少有三分之一都还没看过。虽然没时间看,看见好电影还是忍不住想买,怕以后买不到了。总想把这些好看电影都存在家里,留着慢慢享用。


从赤贫到奢华----一个超级影迷的进化史

可是很快,我发现我又落伍了。我以为DVD就是终极武器了,没想到还有更牛的。在朋友那儿看到他的那台锐视高清蓝光一体机的时候,我觉得我费劲八力淘那些片子,存那些片子,真是好土啊。人家是有一个巨大的影片库,不断的在更新,想看什么片子随时可以拷,而且全是高清的。


一张高清碟十几块,一张蓝光碟几百块,但在他们那儿拷个高清电影,最多也不过三四块钱。更重要的是,再也不用担心碟片放在家里会发霉了,变形了,最后读不出来的问题。


从赤贫到奢华----一个超级影迷的进化史


买了锐视高清的机器后,我特意到他们的影片库里去浏览了一遍,发现该有的电影都有了,可就是chengren电影不够。我没办法跟老婆交待啊。可是还好,这一台机器,把什么全包了,CD、VCD、DVD、硬盘,什么全能读,什么也不耽误,这绝对是影迷们的最新首选啊。

但我现在看出来了,这也不会是终极的,未来的放映机到底会怎样,影迷们可以猜想一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