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卫华夏 鏖战中原 诱惑开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2.html


钟明和王仲浦的部队刚刚打扫完战场,我就匆匆的离开了大汶口,我现在马上要到河屯督战了,王祥龙指挥的是我号称主力的近卫军第一军,是我标准概念下的装甲军,一个重装甲师,一个轻装甲师和一个摩托化步兵师组成的强大攻击部队,在火力、装备、人员上远远超越了他们围歼的日军第十六师团,他们为什么还没有消灭日军呢?我最担心的就是日本人又拿老百姓当挡箭牌,如果这样王祥龙的一个军的战斗力还不如第二军呢?坦克车就彻底成立摆设了。

越想越着急,我命令自己的司机坐在后面,我亲自开车向第一军军部飞奔而去。刚刚到了第一军军部就发现王祥龙不在这里,一名参谋告诉我王军长已经到日军师团部指挥部队打扫战场了。看来这里已经打完了,可是王祥龙为什么打了十几天才把日军歼灭呢?

我随着一名参谋来到了刚刚被占领的日军指挥部,王祥龙见到我到来没有惊奇的表现,只是走到我旁边对我低声说道:“司令,我知道你要来所以今天发起了全面进攻,这里是刚刚被攻陷的,我军正在打扫战场。”

我看了看王祥龙质问道:“是不是我不来你就不攻击日军了?”

王祥龙看到我有些生气解释道:“司令大人,您应该看到了,我的装甲部队根本没有办法在山地作战,只能充当火炮,日军的防炮洞的构造有比较坚固,我们的火炮很难发挥优势,整个战役几乎都是第三师完成的,如果不是您今天要来,我还要让空军配合在炸他们一两天,这样可以减少伤亡。”

我看着王祥龙,王祥龙是我近卫军多年的老军官了,从父亲建军开始,他就在军中服役,后来又到日本士官学校深造,平时在近卫军中的威信很高,可以说是近卫军中除了我和郭肇祥以外的三号人物,可是今天的他让我看不懂了,为了自己部队减少伤亡就,消极进攻。

我的火气又上来了,但是面对这个和我哥哥一样的人物我无法发作,我压了压火气缓缓的说道:“祥龙老哥,从小就是您带着我玩,我一直把您看做我的哥哥。我自认为很了解您,但是今天的您让我看不懂了。你为了控制伤亡就消极进攻,要知道这样我可以撤了你军长的职务。另外万一您这里久攻不下日军又突破了我东阿防线,那时候你哭都来不及了。你和钟明是我唯一的两个快速机动部队,在整个战场上负责主要运动打击,你们腾不出手怎么消灭下一个目标,你们的磨磨蹭蹭让我这个司令如何实现作战目标。你这是把我放到了什么位置上了,不要以为我们还是潍县自治军,不要以为我们的对手还是韩复榘和刘珍年哪样的不学无术的军阀,我们的对手是受过和我们一样高等教育的高级指挥人才。”

我越说声音越大,王祥龙只是好好的听着他没有任何反应。他这样的表情让我自己越说越没有信心了。我说错了吗?难道王祥龙有什么想法。

见我不再说了,王祥龙示意我跟着他到后面一间已经打扫干净的房间。到了房间里王祥龙关上了门,他拿出香烟递给我一直,并不着急的给我点上,然后站在屋子里低声的开始回应我刚才的话。

“少爷,今天我为什么有意减少伤亡,您肯定不理解,看您刚才说道我就知道你生气了,但是我今天还是要怎么做,如果以后我还是第一军军长的话,我还会这样做。”王祥龙坚定的说道

“什么!你什么意思!”我问道

“少爷!我明说了吧!老爷去世之前嘱咐我和郭肇祥好好辅佐您管理好自治军,还特别嘱咐我希望一定不要把家底让您耗光了,所以自从您从30年开始的多次战斗中,我都有意识的控制部队的伤亡和武器耗损,这样是为了不使我们近卫军唯一的装甲军遭受重大损失,为我们的将来做打算。”王祥龙辩解着

“我还是不明白,现在我们的胶东工业基地已经建立起来了。重型装备可以远远不断的补充到部队,士兵的补充更是多得很,就是我们在战役中突然损失一、两个师,我们现在也可以马上补充到位。你不应该对我们的工业和后勤担心!”我说道

“少爷,我不是这个意思!唉!您看看这个吧!估计您看了就明白了!”说着王祥龙从包里掏出两封信递给了我。

我接过信看了看,我的天啊!一封是顾祝同写给王祥龙的,大体意识是希望王祥龙看清形式,暗含着让他带着部队脱离近卫军。另外一封更加惊人尽然是蒋介石的亲笔信,信中的内容和顾祝同的信大体一样。妈的!老蒋开始打我的主意了!

我看完信追问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啊!”

王祥龙看了看我焦急的脸,说道:“顾祝同的是对日开战前的,蒋介石的则是上个月,通过我一位同学交给我的。”

“为什么现在给我看呢?”我问道

“少爷,这里没有别人。我就实话给你说了吧!近卫军中除了我之外所有的师以上指挥官都收到的类似的信件,虽然不一定是蒋介石亲笔,但是一定是蒋亲信手书的。你现在和少帅走的太近了,你那个表姐夫已经开始对咱们下手了。他现在没有使用撒钱的战术,一旦他使用,难免我们近卫军不会出现临阵倒戈的人物。”王祥龙缓缓的说道。

我思索着,我一直认为近卫军是铁板一块。如果真的和王祥龙说的一样,整个近卫军所有的高级军官都收到了诱惑信,为什么没有人交给我呢?这样太可怕了,可能他们已经动摇了。

“少爷,我们第一军是您起家的部队,您信任我让我指挥这支部队,我知道我应该干什么,我不能把你最后的护卫军消耗在这里,多用点炮弹总比让那些跟我们出生入死的潍县老兵牺牲的好!他们才是我们真正可以依靠的力量。”王祥龙说道。

看来我是説服不了王祥龙了,我意识到我在这里已经没有意义了,我不想在多说什么,我要回去想办法,我的部队不能出现类似东北军的情况!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