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卫华夏 鏖战中原 非常战法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2.html

下午4点多钟特种旅匆匆从济南赶到了大汶口前线,于明哲来到指挥部等待接受命令。

“司令,近卫集团军独立特种作战旅向您报到!”于明哲高喊道。

“你现在马上去前沿阵地看看日军的部署情况,其它的事情王仲浦参谋长在路上给你说,作战任务回来布置!”我嘱咐着

于明哲知道我的脾气,他和王仲浦离开了指挥部,向前沿阵地走去。

我转过身向钟明说道:“钟明啊!如果特种旅在日军阵地上撕开一个口子,然后打掉日军的师团指挥部,你需要多少时间消灭日军啊!”

“如果没有老百姓在敌人阵地上,一个小时足已。但是有老百姓,我们就不能放手攻击了。”钟明为难的说道。

“好吧!我不限制攻击时间,但是有一个原则,尽量降低老百姓的伤亡,哪怕我们的战士增加伤亡,也要保护百姓。”我说道

“明白!我马上去布置攻击任务。”钟明说着就离开指挥部去负责主攻的四师布置任务去了。

半个小时后,于明哲和王仲浦回到了指挥部。

“明哲,情况清楚了吧!”我问道

“报告司令,日军的部署和现在战场情况我已经清楚了,请您布置任务。”于明哲回答道。

“好!明天上午我亲自带领你们特种旅作为突击部队攻击,狙击连作为掩护部队重点清除火力点,其余部队作为突击力量,我们的任务是突破日军三道防御工事,为主力部队与敌人短兵相接制造突破口,相机攻击日军师团指挥部。”我说道

“什么!您亲自指挥!不行,您是统帅不可轻易赴险!”于明哲劝说道

“将有必死之心,士无贪生之念!现在战场的形式对我军不利,明天一旦进攻我们必需拿出有去无回念头,我不再第一线士兵怎么能拼死作战呢?而且我们没有火炮支援,没有空军支援,大多数时间需要短兵相接,和日军进行白刃作战,我一定要在第一线,你们不需要劝阻我了!”我坚定的说道。

于明哲和王仲浦知道我决定的事情他们是没有能力改变的,所以都不再多少了,他们只有服从。

第二天上午士兵们饱餐了战饭,已经做好了战斗前的所以准备工作,我和于明哲来到了前线,我把所有参加战斗的特种旅和第四师的所以营长、连长叫到了前线唯一的大型防炮洞内开了个简单的小会。第四师是我一直沿用日本师团组建的模仿师,他们的作战形态和编制完全模仿日军常备师团,武器基本上使用日军的武器,平时一直作为部队训练的参照部队使用,他们是整个战场上唯一一个以拼刺技术见长的部队,近战肉搏战是他们的强项。但是面对日军110师团阵地上的老百姓,我还是嘱咐他们尽量不要开枪,希望他们用刺刀结束战斗。这些军官都知道我的用意,他们一一保证自己的部队会尽量避免百姓的伤亡。

上午9时,两颗红色信号弹清晰的出现在战场上空,特种旅的战士们一个个跃出战壕,高叫着奔向日军阵地。我随着特种旅二团一起开始了冲锋,日军对我们的进攻早就有准备,密集的子弹开始击伤我们的前锋战士,成排的战士倒下了,但是我们的狙击连在前锋战士的掩护下,终于进入了有效的射程内,他们各自选择着自己的目标开始攻击,日军密集的火力开始出现漏洞了,特种旅开始发起最后的冲锋。日军的第一道防线被我们击破了,我命令二团向两翼运动,扩大突破口。

我带领其余部队开始进攻敌人第二道防线,日军的第二道防线上没有布置重武器,很快就被我们突破了,但是现在特种旅已经是强弩之末了,我们没有能力在向日军的第三道防线攻击了,狙击连也被日军最后一道防线的强火力压得没有办法精确射击了。

这个时候,第四师的先头部队赶到了第二道防线,他们开始向两翼运动,参战的各个部队现在全部开始攻击了,战场上到处是日军的枪声,我们的战士成片的倒下,开战前我命令部队尽量保证百姓安全,不到逼不得已不要开枪,在加上没有火炮的支援,部队的伤亡惨重。

我意识到如果在短时间内不能突破日军最后一道防线,我们的进攻马上就会陷入被动,我看到日军已经在第三道防线收拢溃兵,他们有可能发起反冲锋,我招呼于明哲组织第一团向我靠拢,我举起近卫军军旗,第一个跳出战壕,高喊道:“弟兄们,跟我冲!杀东洋啊!”

我拼命的向日军阵地飞奔,可能是我的举动太突然了。于明哲和士兵们都没有及时赶上,直到我马上进入日军阵地了才发现我身边只有十几个士兵在跟我冲击。反正已经到了这里了,我已经没有回头路了,我加快了冲击的步伐,日军阵地上的机枪手一再被击中,我知道这是狙击连的士兵冒着危险掩护我冲锋,日军的重机枪不再向我的方向扫射了,他们再次压制狙击火力了。我很顺利的冲到了敌人阵地前,我抬手举起手枪击毙了两个正要对我瞄准的日本士兵,跳进了日军的阵地,日军的两个士兵高喊着抓起上了刺刀的步枪向我冲了过来,我抬手击毙了一个,另外一个士兵的刺刀已经逼近了我,我闪身躲过了这次突刺,这个日本士兵显然是新兵,他没有按照日军的步兵操典动作用枪托攻击我的背部,而是努力的收回步枪准备再次刺杀,我用胳膊夹住了他的步枪,回手给了他一肘,他虽然没有松开手中的枪但是却已经失去了抵抗的勇气,我反身给了他一枪,他惨叫着倒在了地上,手枪的子弹用光了,我抓起地上的日军步枪,开始和涌上来的日军拼刺,多年前在日本这个科目可是我的强项,就连几个日本同学都不是我的对手,一连几个日军士兵倒在我的刺刀下,我的后续部队终于赶到了,于明哲第一个跳入阵地用手枪掩护着我。

“明哲,马上收容部队,向那座庙攻击,哪里有电台天线,应该是他们的指挥部!”我对于明哲喊道

于明哲组织了大约一个连队的兵力,开始向日军的指挥部攻击前进了,我带着侍卫班紧紧的跟在他们后面,我回头看了看日军的防线基本上已经被近卫军攻陷了,日军还在顽抗但是由于我们短兵相接的战术,日军的火力优势已经荡然无存了。

于明哲已经把日军的指挥部攻陷了,我也跟在后面进入了大庙。于明哲向我汇报道:“司令,这里是日军的指挥部,只剩几个房间没有攻下来了,您在这里休息一下。”

说着他示意自己身边的几个士兵留下保护我,自己带着先头连攻击最后几个顽抗的日军房间,半个小时之后王亮带着第四师的先头部队也赶到了这里。很快继续抵抗的日军已经没有了动静,我们挨个检查日军的尸体,我很希望找到桑木崇明。

“司令,我们找到了!桑木崇明在这里!”于明哲高喊道

我快步的走向于明哲高喊的房间,桑木崇明披着军装擦拭着自己的短刀,我没有想到他还活着,我不知道该对这个人说什么,但是我必需说点什么。

“桑木教官,好久不见了!”我用日语说道。

“猴子!果然是你,除了你没有人敢跟大日本皇军拼刺刀!”桑木崇明冷冷的说道。

“你们绑架我们的百姓,侵略我们的土地!我们每一个中华儿女都会和你们拼刺刀的。”我放高了声音说道

“好的!猴子,输给你,也是对我的一种欣慰。请您做我的介错吧!这是我最后的请求!”说着他递给我自己的战刀。

日本军人一直沿用着战国时期的传统,在他们眼里没有投降的概念,大多数战败的军官都会选择切腹自尽,这样他们的灵魂才可以进入他们日本的靖国神社得到神灵的保护。所谓介错,就是为了使切腹的人不受长时间的痛苦,从后面砍下切腹者的脑袋。

我接过了战刀,这是教官的最后请求,我示意除了王亮其他人都出去,王亮也是日本士官生,他对这个人也并不陌生,这样也算是为这位曾经的老师送送行吧!虽然我们是敌人,我们对于老师还是需要充足的礼仪,何况这已经是这位教官的最后一刻了。

我拔出战刀,走到了桑木崇明的身后,桑木崇明也擦拭好用于切腹的短刀,我举起战刀等待着桑木崇明切腹的动作,桑木崇明缓缓的拿起刀,看着屋门高声的唱道:“莫论生败绩,人我暂时情。一物不生地,山寒海水清。”这是日本战国时期的名将陶晴贤的绝命诗,此情此景我竟然眼睛开始湿润了,我们两个国家为什么要战争呢?日本人为什么想征服我们呢?

随着“海水清”的唱和声,桑木崇明手中的刀子已经进入了腹部,他不断的在腹部滑出几个口子,他已经没有力气了,他开始呻吟了,我知道我现在应该结束他的痛苦了,我握紧了战刀猛地劈了下去,桑木崇明脑袋滚落到地上,我不想多看了,我把战刀递给了王亮低声的说道:“好好的安葬他!”王亮没有回答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

我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屋子,来到大庙中间,我扬起头散发着沉闷的心情,湿润的眼睛已经收回了忧伤,我马上恢复了自己应有的状态。

“日军怎么样了!”我问道

“钟明军长正在指挥后续部队歼灭残敌!日军基本上被消灭了!还有几个据点在顽抗,应该很快就会结束战斗。”已经赶到这里的王仲浦汇报道

“好的,命令部队尽快结束战斗,然后清点伤亡情况,安抚百姓。”我命令道

又经过三个多小时的等待,日军终于被全部消灭了,我们的部队开始满山遍野的打扫战场,钟明和其余几个师长也赶到了日军指挥部。他们向我汇报,日军已经全部被消灭,歼敌共18000多人,我军伤亡也近两万人,另外日军绑架的百姓大多数被救,也有近百人被杀,虽然损失惨重但是还是胜利了,我通电所有参战部队大汶口的战斗结束了。现在只有河屯的日军一个师团了,王祥龙你在干什么呢?难道哪里的日军也把老百姓拉到阵地上了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