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2.html


由于我们充分的战斗准备,近卫军第一军、第二军完全把日军的110师团、十六师团完全包围在大汶口、河屯两处,在青岛方面顶替第二军的第三军已经完成了反击前的最后准备,三处围歼作战已经开始了。

日军方面还是沿用以前的办法调动部队强攻东阿渡口企图打通他们和被围困部队的通道,近卫空降师和刚刚赶到增援的山地旅拼死阻止了日军的多次强行渡河。

第一战区方面,薛岳将军已经开始围歼日军第十四师团,由于运动迅速日军被困在兰封地区,第一战区集中了七个师进行围歼攻击。眼看着整个中原战场进入了反攻阶段,我们几个军事主官开始盘算下一步的战略计划了。

又是夜晚,我和少帅在我的临时指挥部悠闲的吃着晚饭。围歼战开始后,我们的紧张情绪已经消除了很多,洛口方面的日军也逐步向东阿方向增援前进,于学忠的日子也好过了许多。

“司令,少帅,捷报!青岛大捷!”侯静如兴奋的跑进来指挥所。

“静如,说详细点!”少帅问道

“上官军长发来电报,我军与今日晚8时全歼日军驻青岛守军,击毙日军近五千人,其中包括日军一个旅团长、两名联队长等多名军官,缴获大量军用物资,详细数字正在清点。空军方面也发来了电报,他们确定在青岛港口外击沉日军主力巡洋舰一艘,中小舰只七艘,击落日军飞机30余架。”侯静如兴奋的汇报着战果。

“好!通电全军,对第三军进行嘉奖,另外命令近卫军暂编第八师、近卫军预备二师留守青岛地区,防止日军反扑。近卫军第七师、预备三师返回胶东地区补充物资,就地休整,随时支援前线。”我命令道

对于青岛的胜利我早就预料到了,青岛的日军被我围歼了大约近半年了,锐气大减,第三军上去攻击就好像是捏了个软柿子,没有什么可以兴奋的,我对于这样的胜利没有太大的喜悦,这只不过是这场大面积围歼作战的序幕而已。

少帅看到我没有太大的兴奋,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站到了我身后,轻声的说道:“云峰!你是不是不希望青岛怎么早被收复啊!”

“知我者六哥也!”我认同的赞许道

青岛守军被围歼后,日军对于胶东地区的所有军事行动告一段落,他们肯定要集中优势兵力进攻东阿挽救两个深入我们腹地的日军师团,虽然不知道日军的动向,但是日军一旦从东北再次抽调部队,我们的局面好像不好收拾,没有了青岛牵挂,日军的后援兵力将更加集中,东阿成立整个战场的重中之重了。

从收复青岛之后,我每天都在关注着东阿的情况。田忠宇是个不服输的家伙,再困难他也不会请求增援,他坚信空降部队是不需要援助的,所以我每天让他上报伤亡数字,虽然我知道他会故意隐瞒部分伤兵数字,但是只有这样我才能更好的了解东阿的战况,随时命令其余部队进行增援。

南线日军进展神速,李宗仁将军为了稳定南线,也在局部地区对日军进行了反击作战,没有想到日军对于李宗仁将军的反击作战准备不足,几个师团害怕导致被围困,主动后撤到了淮河附近,南线终于稳定下来了,日军为了挽救失败从东北和上杭地区再次抽掉部队,南线增加至六个师团,北线日军从东北调入了两个师团,日军的兵力从开战前的30万人增加至四十万人,东阿方面开始承受接近三个师团的轮番冲击。

围歼作战已经半个多月了,大汶口、河屯地区被围困的日军也发起了多次突围,均被我军击溃,但是我军的攻击受挫,没有按照我战前的命令10天内解决敌人,我有些担心了,日军的增援部队开始源源不断的开赴战场,我们的两个主力机动兵团全部被牵制在东阿泰安一线,万一日军在其它地区发动攻势,单凭第42集团军很难抵御。我决定前赴前线督战。

我首先来到了第二军,钟明知道我要来前线,带着几个第二军的主官离战场几公里外的地方迎接我,我见到几个眼睛红肿的指挥官就知道敌人的抵抗十分顽强,几个军官估计几个昼夜没有好好休息了,他们估计已经没有办法了,现在只有等待日军的弹药耗尽了。

我很难想象堂堂的的黄埔三期高材生竟然对一个小小的大汶口无能为力,我更难想象日军是如何坚持半个多月的。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有一种无名之火开始涌上大脑,我不假思索的质问道:“钟明、王仲浦,你们是怎么指挥的,你们四个师拿不下一个小小的大汶口,你们平时的机灵劲都哪里去了,打青岛你们说有日军舰炮支援,难以攻克,打这里日军连空军都过不来,你们都在干什么……”

我越说越生气,我突然发现战场上没有炮声,只是凌乱的机枪和零星的炸药爆破声,我更加生气了。

“钟明,你们的炮兵呢?都在睡觉吗?已经十几天了,就是用炮轰日军也所剩无几了,难道你们是在这里度假的吗?”我声音开始逐渐高涨起来了。

钟明和王仲浦的脸上已经开始挂不住了,钟明大胆的回击道:“司令,您别急着骂我们,我这里真的有难言之隐,这样您到了指挥部我们慢慢说。”

我的火气还没有消除,我还有继续发作,旁边的侯静如低声的说道:“司令,怎么多士兵,您要注意!”

我看了看旁边的士兵,知道自己有点过激了,我马上上车跟着钟明等人来到了他的指挥部。

已进入指挥部,钟明马上对我说道:“司令,不是我钟明不会打,就是神仙来了他也没法打。”

听到他这样说我又要发作了,我抓起旁边的椅子狠狠的摔在地上。王仲浦看到我怒气未消,也凑上来解释道:“司令,不是我们不用炮兵,是炮兵没法开炮,日军抓了不少老百姓,他们把老百姓带到前沿阵地上,所有的火力支撑点上都有不少我们的百姓,我们的炮兵没法向自己的同胞开火啊!”

“什么!”我震惊了!

“是的,日军用我们的百姓当作肉盾,我们怎么能攻击呢?我已经命令部队停止大规模攻击三天了,我们真的没有办法了!”钟明补充的说道。

看来我冤枉他们了,日本人真是卑鄙啊!用老百姓当自己的挡箭牌,没有人性了。想起他们前不久在南京的所作所为,看来日本人已经不是我记忆当中的哪样了,没有了康正他们哪样的淳朴了。我听到这里马上命令他们带我到一线阵地观察日军情况。我们在密布的战壕中穿行了半个小时终于走到了离日军最近的一个观察哨,日军经历了多次突围兵力损失很大,他们现在只有固守待援了。

我拿起望远镜观察着日军的阵地,虽然日军110师团组建时间较晚,但是从敌人的工事可以看出日军是经过严格训练的,圆形防御工事依照地形分为三层,每一层都可以对外层进行火力支援,火力配置逐次递增,外线的防御工事虽然不是十分坚固,但是火力配置确实体现了日军的一贯特点,几辆轻型坦克在阵地的突出部改装为永固火力支撑点,确实是固若金汤啊!

“知道对方的指挥官是谁吗?”我回头向钟明发问。

“具文强提供的情报,日军的指挥官是桑木崇明中将,听说他还曾经在日本士官学院当过教员。”王仲浦在一旁回答道

“是啊!他还曾经教过我呢?”我自言自语道

“司令,您看日军在每一个火力支撑点上都安排了不少我们的百姓,我们的火炮试图重点清除,但是百姓和日军混在一起,我们很难发挥,我们还组织了几次夜袭,希望短兵相接,但是日军对我们的夜袭做了准备几次突击都失败了。”王仲浦说道

我放下望远镜,然后回到了指挥部。我对与日军的这种非正常打法也无能为力。其余的几个高级军官都坐在哪里发愁,我为了换换脑子,顺便鼓励阵地上的士兵,我来到了前沿阵地。士兵们对我的到来都表示兴奋,阵地上虽然有些脏乱但是还算整齐,士兵们在掩体中无所事事的晒着太阳,他们知道指挥官们现在也没有办法。

“司令,小心狙击手!”身后的钟明喊了一声。

我身旁的一名参谋应声倒在了地上,我下意识的蹲了下来,然后又是几声枪响,旁边的一名卫兵也倒在了地上。

“啪!”一声清脆的阻击步枪的声音响了,阵地上欢呼起来了。

“干掉了!干掉了!司令日军的狙击手被干掉了!”钟明说着扶我起来。

我拍了拍身上的土,突然想到了什么,我不等几个指挥官反应过来,马上飞奔回指挥部。

“给我接特种旅!”我吩咐着随行的通讯参谋。

十分钟之后特种旅接通了,我接过话筒说道:“明哲!我是凌云锋,我命令你们特种旅迅速赶到大汶口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