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36.html


晁有宽安顿了新兵,有接待了一个没多少战斗经验的副连长,一个精干的排长,一个得力的指导员。忙完这些,便开始分配起老兵的任务来。崔宇春果如石大田所料,被提了代理排长,负责三排的日常训练,手底下的班长副班长更多是以前他手下的老兵。而原一班的老兵中,小四川依旧是一班班长,兼临时副排长,其余赵德彰、刘玉亮、石大田、于怀山等也被任命为班长,另有马易军、李强、杨第、樊存辉任副班长。马易军当兵的经验短些,因此与小四川在同一个班,与于怀山、赵德彰、石大田、李强等同在李金武的一排编制里。

石大田听了晁有宽安排却很是失望,拉了小四川抱怨道:“你看你不听我的吧,现如今可好,你看那崔宇春的样儿,看着老子就不舒服。”

小四川听完也挺失落的,不过想想这多年来也仅只是个兵,能力在那儿摆着,即便当了排长,也只能是排长而已,想开了也就舒服了,却反过来劝石大田道:“皇帝都不急,你太监急个什么鸟。要我说,你小子挺能耐的,多学几个字儿,日后有机会,你可比什么崔宇春、小四川有前途。”

石大田却不以为然,摇头道:“我这人就是想太多,优柔寡断的毛病难改,往往是关己则乱,本就该是替人着急的主儿。”

小四川心思可没那么细,也不想过多纠缠,岔开道:“我得为新兵们准备准备,你也是班长了,今后可有得你忙的。”说罢拉了马易军去新兵。

新来这百多号人为驻地平添了几许生气,老兵们一改过去的悠闲,整下午忙上忙下不可开交。到晚间,小四川才有点余暇仔细打量一下这群新兵担子,并自我介绍。

来自城市的兵照例要嘴滑些,小四川介绍完毕,早有个长脸瘦高个站出来自我介绍道:“我叫杨涵,上过学堂,河南岳阳人,以后请大家多多关照。”

小四川一见他那样儿便知是城市兵,也不细问他上过几年学,转而朝着剩下的道:“该你们了,像个憨包样愣着干嘛,打仗也这样你等我我等你?”

其它的兵都是农村孩子,平日里接触的生人不那么多,这种场面还真有些犯怵,被小四川逼问才依次吞吞吐吐报姓名道:“我叫李二狗,俺叫朱润生,刘定国,鲁春生,我叫赵麦,薛兵,龚小七,李营生。”

报完自己姓名的新兵犹如放下了千斤重担一般在位置上坐定了,独有个五短身材,盘子脸的小子一直不发一言。直等到众人都说完了,他才霍得起身道:“我叫武进宝,习过些拳脚,来这里打鬼子的。”

那杨涵因上过学,征兵时是被高看一眼的,前番小四川不理不睬,这会儿武进宝说习过拳脚,是来杀鬼子的,这岂不是抢光了他识字的风头,当下起身讽道:“如今打仗都用枪了,习过拳脚有屁用。”

武进宝自打征兵那会起也倍受推崇,刚才本是要显露一番的,却被这么插上一杠子,自觉脸上无光,怒道:“你个狗杀才,在路上老子就瞧你不顺眼,如今老子没找你麻烦,你倒编排起老子了,小心我把蛋黄给你踢出来。”

杨涵没料到经过了新兵的基础训练还有这样的莽夫,一时间下不来台,转念一想有两个班长看着,谅他也不敢真动手,便强自嘴硬道:“要动手是吧,来来来,小爷我打小就与人动手,还没折过,今天倒要见识下你的什么拳脚。”

小四川听完新兵自我介绍心里凉了半截,竟一个老兵也没,便打定主意,待安顿了这些新兵担子要去找晁有宽理论。

马易军听杨涵说功夫没用,心里自然不乐意。小四川对城里的兵没好感,乐得看笑话,也不出声劝住。那武进宝却是个莽夫性子,前番被调教得收敛了些,这换了地势又旧病复发,抄起屁股下的凳子劈头往杨涵扔去,人紧随凳子起脚去踢杨涵小腹。

杨涵见那武进宝真干,心里早已怯了,举双手护了头,傻愣愣等着凳子飞临。武进宝眼看那凳子照杨涵飞去,中途却伸出支手来,一把将凳子抓去了,紧跟着支地的后脚被东西一绊,头重脚轻扑到在地。

接住凳子的正是马易军,他在跨出时便将脚伸到了武进宝前进的路上,接住凳子后武进宝正好撞上来,这才摔倒在地。马易军接住凳子,却并不代表认同了杨涵,当下也不理地上的武进宝,转头对杨涵道:“有枪了拳脚无用是吧,你跟着我出来。”

杨涵不安的跟着马易军走,心中叫苦不迭,暗骂也不知今天是惹了什么晦气,刚刚才有惊无险,尚未来得及庆幸呢,却不知哪里又冲撞了这冷面班长。有道是县官不如现管,没来由地得罪了班长,这以后的日子可如何过得?”

马易军先取了姜猎户替自己改的那弩箭,将箭头折了递给杨涵道:“这虽然不是真枪,但准头一点也不差,你拿着,我赤手空拳从五十米外来打你,看看瞄准射击是不是真如你想象的那般容易。要是射不准,今晚你就照着我的样儿跑两个小时再睡觉。”

杨涵基础训练时也打过几枪,接过马易军的弩箭试了试,还真信心满满,只是怕万一胜了这班长,他脸上须不好看,到时还不知用什么法子收拾自己,便推脱道:“班长,听说您是战场上厮杀过的老兵,我哪儿赶得上你,还是别试了。”

马易军是有个二愣子性子,但不是二傻子性子,如何看不出他言不由心,依旧板着脸道:“那你自己去跑两个小时吧。”

杨涵在家里也不是省油的灯,见马易军给脸不要脸,性子也上来了,笑嘻嘻答复道:“那我只好试一试了,班长你可要小心了。”

马易军二话不说,迅速跑到五十米开外道:“准备好了,我数到三,一、二、三。”

杨涵怕射到了他脸,破了相那仇可就结大了,便瞄准了他胸脯想等他数完就放箭,哪知马易军数完就跑开了。再瞄准时,却见对方时左时右,枪一动后准星照门完全不在一条线上,好不容易对准,对方却又转向了。眼看着马易军越来越近,急昏了的杨涵咬牙道:“他妈拼了,也不再瞄准,对着个大方向就把箭射了出去。”

马易军见杨涵那样儿,心中放下了大半。眼看着双方已不到二十步距离,也不再躲闪,犹如扑食的豹子般扑了过去。正可谓马有失蹄人有失足,方冲出五六步,正见一杆箭不偏不斜朝自己胸口飞来。此时他全身力气都聚集在脚下的一点上,哪里能够躲闪,被一箭正中胸口。

小四川本来是跟着看热闹的,全没想过马易军会被个毛子给射中,愣了两秒才回过神来,骂道:“我日,撞了邪了。”

马易军这会儿倒真是颜面无光,本身又不善临场应变,傻愣愣地俯身把箭捡在手中,张大了口说不出一句话来。

小四川却是个善于应变的,见马易军下不来台,笑嘻嘻跑到杨涵面前道:“看不出你手挺准,行,这是你们副班长的不是了,怎么光说你输了要跑,却不说自己输了要怎样,不公平。这样,我再来和你赌一把,还是老规矩,但你射两次,只要一次射中我了,我和你们副班长一起在这儿跑两个小时,万一你输了,那就该你跑。怎么样?”

杨涵这会儿知道枪原来不是那么好用了,哪里会指望运气永远照顾自己,老老实实道:“我这是瞎蒙的,纯粹靠的是运气,哪能再来。”

小四川佯装不信道:“怎么可能,谦虚是好的,但装过头了可就不耿直了。”

杨涵苦着脸道:“我真射不中,刚才真的是误打误中。”

小四川道:“真的?”

杨涵一本正经道:“真的。”

小四川道:“那算了。”说完拉了马易军进屋,其余看热闹的新兵也跟着进了屋来。

武进宝见马易军出手迅捷,又信心满满,出来本想是要看杨涵笑话的,如今也意兴索然。小四川待武进宝入屋,便将自己新兵时听过的话翻出来说道:“你们来到这里就是一家人了,在你们身边的都是战友,今后是要在同一口锅里吃饭,同一条战壕里生死的。这一个手指好用还是五个手指合成拳头好用想必不用我多说,打仗不是单靠谁一个人厉害就能取得胜利的,只有大家为了同一个目的,把心团结在一起,五个手指才能收拢在一起成为拳头。所以不管你们看谁不顺眼,和谁有过节,从今往后都要把那心思放一放,融入到这个集体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