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卫华夏 鏖战中原 卑鄙的暗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2.html


由于后方的问题已经解决了,我赶回了济南与少帅继续制定更加详尽的作战计划,日军的南线兵团已经开始了攻击,李宗仁将军命令旗下的徐州兵团在淮河附近进行有效的阻击,日军推进迟缓。北线日军虽然没有进行攻击作战,但是部队不断的调防,意图很明显他们希望打破我近卫军的黄河防线。

由于在山东地区的非近卫军部队分为好几个军,很难统一布置作战,我向国防部提交申请成立一个集团军由于学忠任司令统一调配山东地区的非近卫军部队。

国防部很快做出了回复同意,在山东的51军、41军和海军陆战队统一编为42集团军,于学忠任司令,孙震任副司令,沈鸿烈任参谋长,这样整个山东的部队大致分为了两大部分,以川军和东北军为主体的42集团军负责各个渡口的防御作战,我们近卫军则负责在山东境内有效的打击日军。

3月27日,第42集团军在济南举行成立仪式,由于我要到机场迎接到访的德国记者团,所以只是派了第一军参谋长董烨陪同张少帅一起参加。

中午我在汇泉楼邀请到达济南的德国记者们品尝中国菜品,正在这个时候文强飞快的跑了进来,大声喊道:“司令,不好了出事了!”

我看着慌张的文强呵斥道:“慌什么啊!出了什么事情啊!没看见我在会客吗!”

文强换了口气说道:“42集团军成立大会上发生枪击事件,多名军官受伤!”

“什么!”惊天霹雳啊!张少帅和一大批重要的军事主官都在现场,我愣住了,为少帅担心起来了。

“张少帅怎么样啊!”我焦急的问道。

“少帅没有事,已经回到公馆了。但是沈鸿烈将军和孙震将军都受了伤,董烨为了保护少帅身中数枪已经送到医院抢救了。”文强说道。

我马上起身和文强一起走出饭店,临走前嘱咐安娜照顾好这些记者,我首先来到少帅的公馆,少帅没有被此次事件吓到反而要求和我一起到医院看望伤者,为了少帅的安全我拒绝了,然后我乘车来到医院,我看到近卫军第一军和42集团军的不少军官都围在医院的花园和走廊里,他们看到我来到医院统一的让出了通道,我急忙走进手术间,面对不断的敬礼我基本上没有理会,我现在只是希望受伤的几个人可以平安。

我刚刚来到手术室门口就被医生拦住了,他要求我在外面等待,我这才看到医院走廊上坐着几位将军,为首的是头上缠住绷带的孙震,后面还有沈鸿烈、王祥龙、还有我近卫军第二师师长白桦易、预备装甲师师长张鹤等几个人。

我先是关切的问孙震将军:“孙将军伤势如何啊!”

孙震摸了摸头说道:“小意思嘛!被碎玻璃擦破了,缝了几针过几天就好了!”

我又看到了沈鸿烈,他的手上缠住绷带,我问道:“沈将军怎么样啊!”

沈鸿烈举起手说道:“子弹打穿了,没有什么,大夫说没有伤到骨头,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怎么可能有人混进会场向少帅和你们开枪呢?”我质问着王祥龙

“司令,我也不知道!我今天去晚了,刚刚进入会场,会场里面就乱了,我看到董烨倒在地上就抱着他来医院了。”王祥龙叙述着

“凶手抓住了吗?”我又问道

“已经抓住了,现在关在42集团军宪兵队。”张鹤说道

“哪还不快点审讯啊!我现在需要详细的报告!”我看着文强和张鹤说道。

“是!我们马上去办!”说着文强和张鹤转身离开了医院。

我焦急的等待着手术的结果,我一直等待了将近12个小时,晚上安娜为我送来了晚饭,我看到王祥龙和其它几位将军都没有吃,我也只好让安娜回去了。

深夜11点多手术终于做完了,大夫告诉我们,董烨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但是失血过多现在还在昏迷,我们不能看望他。我悬着的心放下了,我告诉王祥龙通知董烨的夫人来照顾他。然后带着孙震、沈鸿烈两个人来到张少帅在珍珠泉的住处。

张少帅和于学忠正在哪里等我们,他们也没有休息。经过上午的惊扰他们,略显紧张。

“董参谋长的伤势怎么样了!”张少帅首先问道

“还好!已经脱离危险了,但是失血太多还在昏迷中。”我回答着。

“哪二位的伤怎么样?”少帅冲着孙震和沈鸿烈说道

“我们都是皮外伤,少帅放心吧!我们还能杀鬼子!”孙震狠狠地说道。

“日本人太卑鄙了!用这种手段,幸亏董烨反应及时要不少帅就危险了。”于学忠说道

“我看未必是日本人干的!即使是日本人干的,幕后可能还有人操纵。”我说道

“你是说……”于学忠顿住了

“几位从今天起少帅的安全全靠你们了,一定要加强防卫,现在外面太乱了。”我嘱咐着

几个人应声保证道,我设想了整个过程,如果是日本人估计还没有进入会场就露馅了,所以肯定后面有黑手。

经过几天的拷问,几个刺客什么也没有说。但是文强也分析此次事件非日本人所为,应该是国内的某些势力做的,其中不排除蒋介石的可能性。于学忠对自己的部队人员进行了详细的甄别,竟然发现不少军统和中统安插的特务,我意识到蒋介石已经开始限制我们了,我把此事的情况通报给了李宗仁将军,让他不要声张只是秘密的甄别和监视,安插在身边的人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