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驾校学车我被无耻的教练潜规则(转)

去年五月的一天,刚从驾校拿到“上岗证”的死党阿飞就开来他新买的爱车邀请我去喝茶,闲谈中阿飞大谈有车的好处,“洋盘”得很,弄得我心血来潮想自己买车,恰巧单位的“小马哥”有一哥们儿在一驾校当财务,他热情邀请我去他朋友那儿去学车,保证费用便宜,而且服务好,心动不如行动,经过深思熟虑后我进了这家经朋友介绍的驾校,说实话费用也是不贵,只收2500百元,还庄重承诺学车过程中不再收任何其它费用,保证办到驾照。


报名后,为了保证“科一”能顺利过关,我又在新华书店买了一本关于交规的书,经过我半个月的死硬背,我毫不费周折的考过了交规,到了学科二的时候了,我暗暗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要不怕牺牲(当然是牺牲休息时间了),排除万难,在一个月内过“科二”。

俗话说:“计划不如变化快”,到了驾校一切都傻眼了,我和其他学员一样被安排在闷热的房间内学习“搬盘子”,且一搬就是一个月,眼看同我一起来的学员都一个一个都安排上车了,可我还得和其他新来的学员一样每天枯燥无味的“搬盘子”。


别人都请教练吃饭你能不请吗?一位好心的学员在我耳边吹风。


“人在江湖飘,那个不挨刀”,我阿Q般的安慰着自己,回家后我向老婆“汇报”了此事,老婆还算通情达理,答应拔出二千大洋专款让我摆平此事……

经过我几次盛情邀请,好不容易那位长似弥勒佛的教练答应我的邀请。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我见这位长似弥勒佛的教练已满脸通红,生怕再喝下去会误了正事,因此面对“弥勒佛|”教练再喝最后三杯的挑战我只有极力推脱,最后被他缠得没办法,就说:“一杯咋样?三杯我可真喝不下。”这位“弥勒佛|”教练却说:“那不行,你们公务员没人不能喝酒,来嘛!感情深一口闷,感情浅你舔一舔……


俗话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只好硬着头皮再次端起酒杯,当我喝完这最后三杯酒后,我感觉头有点天旋地转,趁着自己还没醉糊涂,我不失时机的向这位打着酒隔的“弥勒佛”教练再次提起都安排上车之事,这位“弥勒佛”教练面对我的询问假装没听见,起身要走,他一边打着酒隔一边剔着牙向身边的服务员询问这家酒店的中华烟多少钱一条?茅台酒好多钱一瓶?看见这位长似弥勒佛的教练在讯问中华烟茅台酒的价格生怕这事办砸的我心领神会让服务员赶紧拿两条中华烟一瓶茅台酒过来塞在长似弥勒佛的教练手上说:“李教练,一点心意,请笑纳”。


“这怎么好意思呢?这怎么好意思呢?弥勒佛教练连说两个这怎么好意思后笑纳了我的孝敬。

我都说嘛!公务员就是懂行情”。这位“弥勒佛”教练拍了拍我的肩膀腆着奶油肚心满意足的对我说道。

好不容易送走了这位长似弥勒佛的教练我到吧台前一结账。


“先生,一共2800元”。吧台上漂亮的金丝雀拿着打出的帐单笑容可掬的对我说道。

“奶奶的熊”居然超支八百大洋,这额外支出只有从我的私房钱里出了。


好不容易用了二个半月时间过了科二,到了科三就该上路了,原以为有了上次的“交流”,“弥勒佛”教练就不会为难我了,没想到这位“弥勒佛”教练居然故伎重演把我凉在一边还冠冕堂皇的说过科三的学员太多要分期分批的来。


没办法上了贼船,我只有顺从的捎上了一个五百大洋的信封,面对我的“孝敬”,这位“弥勒佛”教练对我们关照有加,不到二个月我的科三也过了。


原本以为过了科三就完事大吉,没想到这位“弥勒佛”教练在要拿驾照的时候居然厚着脸皮打来电话说这次过了科三的全体学员要好好庆祝一下,这不?又去了一趟高档饭店。教练呼朋唤友过来,又是吃饭,又是桑拿,又是卡啦OK,这钱还不得由我们学员AA制来买单。


“本以为现在的学车市场规则严谨,明码标价的,可这一下来考个驾照费用超出了当初的预算,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学费2500元+2800元(请吃)+500元(小费)+1000元(学车杂费,包括考试和外出练车时请教练的共摊费用)。哇!~居然用了我6800大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