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感]应考之余的一点感想:有关咱不喜欢的人--血90后第一军团

花生猫 收藏 0 183
导读:呵呵 和往常一样 周密的计划+极差的执行力 =栗子------一伟大的空想家 我说过 我在个性上 应该算是个白搭的人 我个人欣赏柳下惠 无论处于何处独善其身 即好 如果能有所作为 加以改变 那再好不过 但是我对那么很少数很少数的几种人 不是很喜欢:1玩弄别人感情的人 2过分自我膨胀的人 3许多所谓可怜的人(我奉信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时间变迁 这条准则在逐渐磨去棱角 在高中 许多认识我很久的人 都说我变化很大犹如一个让人无奈的两面体 又或者如同一位和我私交很久的 好吃食客(

呵呵 和往常一样 周密的计划+极差的执行力 =栗子------一伟大的空想家




我说过 我在个性上 应该算是个白搭的人 我个人欣赏柳下惠 无论处于何处独善其身 即好 如果能有所作为 加以改变 那再好不过


但是我对那么很少数很少数的几种人 不是很喜欢:1玩弄别人感情的人 2过分自我膨胀的人 3许多所谓可怜的人(我奉信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时间变迁 这条准则在逐渐磨去棱角 在高中 许多认识我很久的人 都说我变化很大犹如一个让人无奈的两面体 又或者如同一位和我私交很久的 好吃食客(一个很有见地的文学工作者)对我评价------简直就是人格和表里上的冰火两重天(在饮食上 我理解为 煎炒烹炸的冰激凌);我不承认 也不否认 因为我还奉行 “了解自己是人生最难两事其一”的观点-----by我老师的老师 苏格拉底。无论是外表和内心的两种完全不同 产生的表里不一;亦或是内心中两种甚至多种思维的互相激荡产生的混沌不堪;甚至是前者由内向外产生的一系列 行为反应。


我-----作为这个肉体的所有者 灵的拥有者多多少少都有所反应。


呼说远了 总之就是 我在变化 这种变化 即使是细微的 但是 也是本质的是会产生一系列相关反应的。


包括 之前的三条 。


着重说下第二 就是 我厌恶所谓的自大之人 我发现 其实 呵呵我当初这点的归纳并不正确 “自大” 对于能者来说 是种重要的品质 出于修辞学的角度我们换而言之其为“自信”(个人觉得修辞学是门伟大的学问 尤其用于行文、演讲 鼓噪煽动别人产生思想共鸣的时候 所以 劝各位野心家们(笑) 一定要学习)而“自信”正如前面所言 是一种美好的品德------个人理解为 是强者 能者 有责任感 敢于担当的表现


咱在这里 做个不怎么好的比喻:比如我 就算 咱怎么学富五车 思想深刻 再怎么在文海或者哲海里 “力拔山河天宏威争凯旋” 也不会是个强者 因为 咱没有那种 完完全全的体系和框架(至少目前没有 以我目前 习惯用批判角度 去辩证事物的习惯 恐怕 是不会有了)那么 咱只会是个见招拆招的人犹如一个总是喜欢 作防御 进而寻找机会 打防守反击的将军(这是咱玩军事类游戏最喜欢的手段) 其做的只不过是抵挡外部侵略而已。而说到底 也许我缺少的是自信 许多伟大的人(在此和之前的所提及的“我”放在一起了。。嘿嘿)之所以伟大很大程度上出于对于自己的自信 凭着这点利用手中的力量 去惊天地 去泣鬼神。而自信恰恰是他们的行动指南 是他们的一切理论实践的基础 是基督徒中心中的圣经 用烂透了的比喻 是灯塔 是点灯的星星。


而“自大”不是 我也许 不喜欢的是 不明白 万物相对而存在一切性质定义都依靠某一物体 作为基准点 而产生的彼此差异而来(举例 好 坏 美 丑 都是有一个 类似于“零点”的标准 以此来衡量的)


而“自大”的人 他们很少知道这点 但却应用这这一点以鹤立鸡群 做为自己 “独上一层楼”的心理安慰 甚至 有故作“把吴钩看了 栏杆拍遍 无人会登临意”的所谓的“高手寂寞”之情 亦或是以言语表达 或者内心独思 藐视 那些 看起来 对自己而言 “望尘莫及”的人。


这样的人 让我所不喜


今天 实在无聊 在翻阅 龙应台的《1949 大江大海》后(这本书 呼 和这个周末 只要是出门 都有缘分在做牵绊。。不过我怀疑 咱也只能 独自酣醉于缘分之中 这种情感 无人 愿与我共享吧) 打开电视 去看了锵锵 无奈 在囫囵吞枣之后 又去看了 黄牌大放送 看到了 “笑傲60年 有话说李敖”这一期 (嗯 对于这个人咱的情感也很复杂。。 奈何字数 和行文 不加赘言)和以前的“李敖有话说”一样 他的节目 给人的感觉 就是 排山倒海 一般的材料 通过他游刃有余的 线索索引------自己主题观点通过层层推进 进而 使得自己观点 犹如 长城一般 坚固无比


以前 觉得 他很有炫学和堆砌材料之嫌前者作为一个文人(喜爱文学的人)可以理解,而对于后者 我个人有些不喜欢


现在明白 其实我错的很离谱 其实 这就是一种 自我积累 后的厚积薄发----自己知识的积累 犹如火山下的 板块岩石的涌入;而自己思想的内化 犹如 火山下的岩石融化为岩浆的过程;最后经过前者的积淀产生巨大压力的 火山熔岩 最后 在某一时 某一点 通过小小的 缝隙 将之前巨大的积累喷薄而发。而这种 喷射 往往 连火山自己-----此人 本身也抑制不住的。这种感觉 嗯 当你写作文 感觉 手在指使笔的时候也会有所体会。


另外一点就是 他老人家的那份 看上去的高傲 李敖 李敖 我觉得 其实他可以说是 “李傲” 嗯 看过他节目人 读过他书的人也许会有所体会 但现在看来 也许确实是对于自己本身的完全自信(他在 “有话说李敖”一期中 把自己的翻译诗作 与余光中相比 进而得出 自己才是真正的中文大家云云)而这种自信 我们可以看到 通过很多处来表现 在早前 作为 政。治。犯(该死的敏感词)而入狱 而后 通过自己的一支笔 一张口 “嬉笑怒骂皆成文章” 2000年 作为 无党派 议员 参加总统选举 这一切的一切 我们看得出其确实是在做一个敢担当的人------一个启迪民智 为了真理而不舍不弃的人 这样的人 有的不是“自大” 而就是 “自信”








作为一个所谓的文人(对文学 稍稍有些爱好的人)

咱也许确实摆脱不了 自视清高 还有 自古相轻 的迂腐习惯

所以 这些文字 被有些人 看来

更像是一种冷幽默的 自我讽刺

嗯 我不否认 也许 现实中的我 的确在某些方面自我感觉良好 那种所谓的 高手寂寞 理论

也在我身上出现过 (现在也 若隐若现)

不过这样至少有两个好处

1这些文字 有了些现实意义

2告知 并进而鞭策自己 自己的精神境界还差的要命


嗯 PS:我的文字 好像运用标点 这个习惯很差

嗯 解释下 这篇文中 的“”运用 有三个作用

1表示引用

2表示反义

3表示 专用名词

4一定程度上 代替《》的作用。。

所以 如果 有人有兴趣读这些字的话

那么 咱得说:您辛苦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