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你是贪官如何申报自己的财产? [蓝剑军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你是贪官如何申报自己的财产?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从没有这样的命题习文,因为觉得没有必要。从心理学角度而言这“位置互换”概念!为何如此,因为我实在愚钝,不知道在国家出台《关于县处级副职以上干部每年报告家庭财产》的政策出台后,那些贪官会以何手段应对,以逃过此劫。常言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古往今来无不是为官入仕者之处事绝学,不敢怠慢之。


不久前,中办国办印发《关于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的规定》,要求县处级副职以上干部,每年1月31日前集中报告家庭财产、本人婚姻变化和配偶子女移居国外等事项,并明确规定瞒报谎报将受纪律处分。对于此,作为百姓草民颇感欣慰!虽然姗姗来迟,可是终于千呼万呼始出来。出台此政策无外乎关系民生民计,国体党纲。自市场经济以来,改革开放伊始,国家的财政无疑是空前的膨胀,而由于法制的滞后,监督监管的力度严重不足,官员们中的宵小之辈的欲望也与日俱增,早已经被糖衣炮弹所击溃,成为一滩滩腐肉。翻一翻改革20多年来的“官场现形记”,其腐败例证不胜枚举,其官阶级别是越来越高,其贪墨金额是越来越多。即便是酷吏横行贪墨成风的前朝也不禁要汗颜后辈胆大包天的硕鼠本色。有人笑谈:如今入仕已然成为高危工种。即便如此,凭借公务员为跳板入仕为官者依然如过江之鲫趋之若鹜,势不可挡!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盘点一下近20年我国因经济直接或间接腐败落马的省部级及以上官员,你会惊叹金钱的魅力的确无人能挡,否则位极人臣尚要铤而走险,不惜以一生功名前程与之相搏,明知要死仍旧视死如归。当然还是应了那句老话:总在江湖混,终究是要还的!


党和国家领导人(3人):


陈希同: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北京市委书记,1998年7月以贪污罪玩忽职守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6年。


陈良宇: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2008年3月25日以受贿罪、滥用职权被有期徒刑18年。


成克杰:全国人大副委员长,2000年9月以受贿罪被判处死刑。



国家部委正部级干部(6人):


田凤山:国土资源部长,2005年12月以受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


沈 图:民航总局局长,中央委员,1987年7月因以权谋私被撤职。


高 严: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2002年9月失踪.2003年11月因涉嫌经济犯罪被双开。


陈同海:中国石化董事长,2007年6月22日被双规,辞职。


于幼军:文化部党组书记,2008年被免去中央委员,党内察看处分。


朱志刚: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2008年10月因涉嫌严重违法。


以下不再赘述,点卯扫过。省、市、自治区正部级干部7人,国家部委副部级干部18人,省、市、自治区副省级干部60人,解放军系统少将级以上8人。至于其他的虾兵蟹将就数不胜数了。近期,震惊全国的重庆反腐打黑一案引发了无数遐想。罪案的核心黑手文强不过是一名副厅级法制干部,但其贪墨的数额之巨,危害之大,影响之深都令人发指!干部的监督管理体制势在必行!腐化之风何其严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过去不久的2009年,内地高官密集落马。6号中央纪委监察部召开纪检监察机关查办案件工作情况通报会,首度公开确认,今年落马的内地贪官,官至省部级的至少有国家开发银行原副行长王益等17人之众。这一数字,刷新了改革开放31年来内地高官落马的年度纪录。有分析人士认为,这些高官落马的一大特点首先是与富结盟。另一方面,落马贪官大多有情妇。与此同时,群众举报、网络监督等已经成为反腐的重要渠道。


中国问题学专家胡星斗表示,内地官场要廉洁起来,关键是要建立现代预防腐败制度,最重要的是在新闻监督、群众监督、收入申报三个方面取得突破。这恐怕就是这一新政出台的契机和起因。


这次出台的新政策不可以说涵盖面不够广。涉及到的干部管理层由下至上几乎是基本覆盖。几乎所有的国家政府机关,行政单位,企事业单位,大型、特大型国有独资企业、国有控股企业,中型国有独资企业、国有控股企业,人民团体,甚至还包括了副调研员以上非领导职务的干部和已退出现职、但尚未办理退(离)休手续的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适用本规定。


其次,对于相应干部家属也有了基本申报要求。领导干部应当报告下列本人婚姻变化和配偶、子女移居国(境)外、从业等情况都需要据实已告,不得隐瞒。还有对于领导干部应当报告下列收入、房产、投资等事项如:本人的工资及各类奖金、津贴、补贴;从事讲学、写作、咨询、审稿、书画等劳务所得;本人、配偶、共同生活的子女的房产情况的申报。这样要求基本上将本人及直系亲属的收入情况涵盖在内。在时间上,这里要求为一年一报,不得有误。如果有所谓特殊情况的延迟申报不得超过30天。对于辞去公职的干部依然要在提出辞职申请时,应当一并报告个人有关事项。


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按照干部管理权限由相应的组织(人事)部门负责受理,组织(人事)部门、纪检监察机关(机构)共同监督执行,其中包括核实,督促,管理和执行等职权行使。纪检监察机关(机构)在履行职责时,按照干部管理权限,经本机关主要负责人批准,可以查阅有关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的材料。检察机关在查办职务犯罪案件时,经本机关主要负责人批准,可以查阅案件涉及的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的材料。


对于面对干部群体执行难的现状,无条件服从申报和监督成为硬性规定。领导干部应当按照本规定如实报告个人有关事项,自觉接受监督。领导干部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根据情节轻重,给予批评教育、限期改正、责令作出检查、诫勉谈话、通报批评或者调整工作岗位、免职等处理;构成违纪的,依照有关规定给予纪律处分•••••


然而对于乡科级干部数量庞大,中纪委申明不要这一档次的官员求报告财产。 如此上紧下松的做法是否不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监督机制的确立自然是为了更好的执行和贯彻法律法规及政策性文件的实施。但是作为千古难寻的一条政策的出台,其针对的又是掌握经济命脉,政治实权的干部群体,破冰前行的艰险可窥一斑。理由是考虑到,第一,我国乡科级干部的数量比较庞大,统一要求他们全部报告,工作量大,工作成本比较高;第二,我国幅员辽阔,各地情况差异很大,在报告主体上不宜搞一刀切;第三,此次修订的主要目的是切实解决影响领导干部个人有关事项报告制度执行效果和贯彻落实方面存在的突出问题,重点在报告内容和报告程序方面予以修订。因此,为了突出监督重点,《规定》没有将县(市)直属机关的科级领导干部、乡镇领导干部纳入报告主体范围。个人认为即便这庞大数量的的最基层干部不太可能接触到过大过多的权利及经济命脉,可是其吃喝歪风尤甚!再说干部多出于基层,没有良好的监督机制约束,实难以堪重用!


作为一介草民略谈论了对于新政策的粗解,恐不详尽之处颇多。但作为百姓对于政策的好坏还有基本的分辨力。于此,透出热情和支持。之余,不禁又颇感不安于心!


新政策固然好,可以清官之廉,树党之信,平民之忿,利国之兴!可谓百利无一害。回头一想,惴惴难宁!


监督可否得利?都说官官相护,何以为信,何以为凭?刚刚闭幕的全国两会上,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高调表示:“我的财产早就申报了。……如果可能的话,你可以去中纪委查查。”但当记者就此问题致电中纪委时,得到的却是这样的回复:“一般说来,省部级官员的财产申报情况我们有所掌握,但是不对外公开。申报不公开,是目前中国官员财产报告制度的基本特征。在反腐败研究专家、中山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倪星教授看来,官员的财产成“谜”一点都不值得惊奇。是申报了,可只面向同级和上级的纪检部门,没有面向广大人民群众,更没有媒体舆论的监督。因此充其量只能是一种内部监督机制。如此一来,官员们的财产不成为一种‘谜’才怪。在如此的所谓约束之下,官员们自己有没有把财产申报当真呢?显然,公示为那些收入合法的官员增加了印象分,对那些捞灰色收入的官员来说则仅仅是一种警示而已。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009年12月,作为申报试点级别最高的重庆市通过《中共重庆市委关于贯彻的意见》,并率先在市司法领域“试水”干部财产申报。试点包括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和中级人民法院中三大庭的正副职,以及市检察院和下属分院职务犯罪侦查局(分局)、渎职犯罪检察处的正副职。这些官员财产需一年一次申报,并在市人大官方网站和官方指定的报纸上公示。如查实申报不实者,将就地免职。相对于流于形式的其他试点城市,不同于阿勒泰、浙江慈溪等地方基层政府的实验,重庆的制度有立法根据,经由立法决策机关通过合法的程序制定,立法层级越高,推行后就越不容易走形。因此,重庆的试点具有突破性意义。当然只有意义是远远不够的,主要还是要看效果和常抓不懈的坚持执行和贯彻!


尽管有舆论强调中国立法和行政领域中的头号‘钉子户’——公职人员财产申报公示制度,距离‘被拆迁’越来越近了,其寓意不过是证明立法的成效已经呈现出具体化的趋势。然而现实仍难让人乐观。2009年下半年,上海浦东新区原本希望试点县处级官员财产公示,最终该计划止于意见征求稿;广东省也曾计划财产公示试点直奔“一把手”,结果也是雷声大、雨点小,相关人士透露,目前连一些原本计划举行的相关学术研讨会也在“停摆”边缘。譬如阿勒泰的公示仅是工资和津贴这两项‘红色’收入,‘灰色’和‘黑色’收入均不见踪影,浙江慈溪则仅仅是在本单位的政务公开栏里公示了3天。另外,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多数试点均没有‘罚’则,即如果申报不实,没有惩罚措施。


区别于没有一般规律的“地方试点”,立法行为意味着制度的操作、落实和国家强制力。因此在不少人眼里,财产申报立法被视为“终极反腐”措施。只有这样才能真正遏制腐败的滋生和蔓延。自1987年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秘书长、法制工作委员会主任的王汉斌提出“国家工作人员是否建立申报财产制度”问题以来,20多年过去了,中国仍在立法与否的问题上徘徊。显然与百姓的殷切希望相比,公职人员财产申报和公示真正上升到立法程序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其中,“中央领导层缺乏政治决心以及现实官员经济上的问题”是导致多年来“阳光”立法难出台的症结所在。另外即便立法成形并付诸实施,矛盾问题将掣肘进程的顺利发展。首先是经济问题,不少官员的巨额不明财产引起了普通老百姓的仇富心理,加剧了社会财富的不公平,一旦立法公布会导致社会不稳定。另一个则是政治上的,一旦官员财产公示后,显示的形象与政府宣传的是人民公仆”形象相反,可能会导致政府面临巨大的道德压力。更重要的是由于在官员财产申报公示制度的一些具体问题上大家分歧较大也是主要障碍!说句露骨的话,如果大批官员都存在问题,官员财产公示究竟是从高层开始还是从底层开始;究竟是一刀切,还是给一个相应的缓冲期;究竟是从落后地区开始操作,还是从发达地区开始操作,或各地同时发力……这几乎成为一种难言之隐!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扯东扯西胡言乱语了半天,其实各种蹊跷大家心照不宣。老生常谈无谓,不去过多的攀扯!此时令我好奇的是:加入法令如实以具的实施贯彻,作为贪官该如何自处?是自首还是有相应的宽免政策?是隐瞒,又如何隐瞒?大家不妨都做一次贪官,洞悉一下贪官的心态。如果真有那样一天,让他们无以遁形,暴露在关天华日之下


本文内容于 2010-7-13 11:39:09 被准芯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