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北望 正文 23、乌龙轰炸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6.html


任应建的推测没有实现。国庆节的晚会之后,苏小盈并没有和戴兴桦走得更近,不过依丹却似乎是和戴兴桦有了些疏远。然而这状态也只持续了一天多,三个人的变化还没来得及引起钟铭夏和任应建的注意,便又因意外而发生了改变。


民国三十九年十月十二日,就在双十节之后的第三天中午,缅甸政府单方面破坏了双方的君子协议,派出飞机偷袭猛撒。


午饭的时候,依丹似乎是在有意疏远戴兴桦,而戴兴桦虽然隐约感觉到了这种疏远,却完全不知为什么,也不知该怎样做,只有小心翼翼地帮依丹拿了碗筷,依丹却也没有像以前那样对他微笑,只是淡淡地说了声“谢谢”。另一边,苏小盈的表情有些纠结,似乎也比以前沉默了许多。有好几次,苏小盈都远远地看着戴兴桦,戴兴桦却没有看到她。而当苏小盈转过眼神,却看到任应建似乎在看着自己,不知怎地便突然感到一阵心跳加速,急忙又转过身,躲避任应建的眼神。


钟铭夏将这些都看在眼里,忍不住拉着任应建找了个相对僻静的角落,问:“应建,你有没有发现,从双十节那天晚上,依丹好像就变了个人似的,兴桦也好像有些不对劲?”任应建倒是大概有个猜测,只是想起他对苏小盈承诺过,不会将她的那点少女的心事透露给任何人,于是便没说什么,只是耸了耸肩。钟铭夏也没多问,只是似乎很随意地像戴兴桦那边看过去。


轰炸开始的时候,大家刚刚吃过午饭,才放下碗筷,就听到了隆隆的飞机声,随后便是无数炸弹,倾泻而下。虽然缅军飞机轰炸水平大家都见识过,然而毕竟事发突然,而且炮弹不长眼,况且如此密集,还是令人不由得混乱了一下。


正当大家都措手不及的时候,突如其来的一声高喊,还是颇有成效地镇住了大家:“都不要慌!军人掩护,眷属和百姓马上找掩蔽!部队做好防空准备!”喊话的是钟铭夏,他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爬上了瞭望台,居高临下地指挥部队、眷属和百姓,自己却暴露在了最显眼的地方。李国辉将军也匆匆跑出来,高声喊着让大家不要乱,之后转向了瞭望台:“小钟,你快下来!当心老缅的飞机!”


情况很快被控制住,钟铭夏也三步并作两步地半爬半跳下瞭望台,开始协助指挥人群疏散。


大多数人很快镇定了下来,眷属也因为从蒙自开始便早已习惯了这种突袭,因此划了不长时间,也恢复了有序状态。缅甸百姓也随着大流开始疏散,只有平时都和眷属在一起,与本国人反而接触较少的依丹和苏小盈,因为还不习惯,一时间还都呆立在原地。


戴兴桦身边几个士兵持枪警戒,而他自己正在协助疏散,一抬头看到依丹还惊恐地愣着,心下一急,对身边的战士匆匆交代了几句,便飞奔过去拉起她:“依丹,怎么愣在这里,快找掩蔽啊!”依丹下意识地想挣脱,却没有成功,看来戴兴桦用了不小的力气。依丹怔了一下,没来得及多想,便身不由己地被戴兴桦拉着,一路踉跄飞跑,又被塞进了近处的一个山洞。


戴兴桦将依丹送进山洞躲避飞机,却并没有急着离开,也没有松开拉着依丹的手,而依丹似乎还沉浸在刚才的紧张当中,竟然都忘了自己的手还攥在戴兴桦的手中。等依丹的喘息稍稍平静了一些,戴兴桦才小心翼翼地问:“依丹,我有哪里让你生气了吗?为什么一直躲着我?”依丹愣了一愣,才低下头小声答:“没有啊。”


“还说没有。”戴兴桦的手微微用力,依丹仿佛才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手还被戴兴桦抓着,挣了两下,没有成功,便放弃了,低着头不说话。戴兴桦又开口:“以前我讲故事的时候,你都听得很入迷,我都能看到你认真的眼神,和你眼中的憧憬。可是从昨天早上到现在,你连看都没有看过我一眼,见了我也都绕开,依丹,我是不是哪里惹你不高兴了?”


依丹摇摇头,沉默了一下,像是在犹豫要不要开口。戴兴桦便一直握着依丹的手静静地等她说话。终于,依丹微微抬起头,道:“其实……是双十那天晚上,我看到小盈和你跳舞,你们很般配……而且,小盈她好像……喜欢你,我不想她不高兴。”


“依丹!”终于得知了答案的戴兴桦不由得有些语无伦次,“依丹,是因为这个吗?如果我知道我和她跳舞会让你这样疏远我,那我就不会去了!其实,我本来也没想跳舞,我就只想一直坐在那里,和你说话,就是我最开心的事情了。”依丹闻言,有点惊异地抬起头望着戴兴桦。戴兴桦不由得将依丹的手握得更紧,想了又想,终于像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才下定了决心,道:“依丹,我不知道,如果我说出来,你会不会不理我。可是如果不说出来,我怕我只有这样一直惶恐下去。”


依丹又一次试图将手抽出,可还是没有成功。她有些紧张地抬头,望着戴兴桦,不知他要说出什么。戴兴桦抿了抿嘴,深吸了一口气,才郑重地、一字一顿地说:“我喜欢你,依丹。所以我才会如此在意你。”依丹的脸一下子红了,咬着嘴唇低下了头。戴兴桦说完,深深地看了依丹一眼,见她没有要说话的意思,眼神骤然黯淡下来,松开了手,慢慢地转身,却被依丹拉住了衣袖。


戴兴桦转回来,重新握住依丹拉住自己衣袖的那只手,询问地望着她。依丹迟疑着,抬起头,盯着戴兴桦的眼睛看了半天,直到戴兴桦也不由得脸红了,却仍红着脸,认真地迎着她的目光,依丹才犹豫着靠近戴兴桦,凑上他的耳边,小声说:“Chit pa de。”


部队在缅边几个月,戴兴桦也多少懂了一些缅语,听了依丹这话,不由得眼睛一亮,激动得突然将依丹紧紧抱在怀里,却还仍然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真的?”依丹红着脸点点头,乖乖地偎在戴兴桦怀里,头枕在他坚实的肩膀上,不再说话。


戴兴桦拉着依丹跑开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不远处的苏小盈。而苏小盈愣愣地站在原地,似乎对于戴兴桦和依丹的举动都没什么感觉,反而像是在期待着什么。


一串炸弹落下,溅起一片尘土污泥。苏小盈的裙子上也溅上了一些泥土,她却还毫无感觉地呆在那里,仿佛周围的一切都与她无关。


“小盈,危险!”突然间的一声大喊让苏小盈吓了一跳,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任应建已经从后面一个虎扑,将苏小盈扑倒在地,又抱着她滚了好几圈。惊魂甫定的苏小盈,惊恐地看着一块不小的弹片飞落在自己刚才站的地方,锋利的断茬深深地嵌入了土里。如果她还在原处的话,恐怕这会儿已经身首异处了。苏小盈感激地看看任应建,任应建却没顾得上看她便将她一把拉起来:“这边危险,我们去找个山洞!”


猛撒原本就是四面环山的一个类似于盆地的平原,而这些山在这种时候,无疑提供了丰富的山洞可供人躲避。任应建拉着苏小盈,随便跑进了一个,才略微放下了心,靠着洞壁大口喘着气。


待两人都平静了下来,苏小盈似乎才回复了一点意识,却不像平时的开朗活泼了,低着头,轻声说:“谢谢你。”任应建不在意地笑笑,说:“没什么。”苏小盈抬头看看任应建,欲言又止。任应建见状,也显出了犹豫的表情,似乎也有话要说,却不知从何说起。


两人这种状态持续了一分多钟,还是苏小盈先笑了:“任上尉,其实,戴上尉心里的人是依丹对吗?”任应建愣了一愣,下意识地说:“是……也许吧。”任应建还在猜测为什么苏小盈突然提到这个话题,却意外地看到苏小盈的笑容仿佛是一下子轻松了下来,他便不由得有些诧异,实在是读不懂眼前的女孩究竟在想什么。


苏小盈看着任应建的表情,不由得笑了出来:“任上尉,你现在的样子,还是很可爱啊!”任应建闻言,想装作若无其事地躲避苏小盈含笑的目光,脸上却不由自主地绯红一片。苏小盈见状又笑了,突然拉住任应建的手,轻声问:“任上尉,你讨厌我吗?”任应建不知苏小盈为什么这样问,只有愣愣地摇头。


“太好了。”苏小盈轻声说,之后抬起头,盯着任应建的眼睛,道:“我喜欢你。之前我说过的那些话,只是想找个接近你的借口,又怕你会嫌烦,所以我才故意那么说的。”任应建闻言,不禁全身一震,突然用力抓住苏小盈的肩膀:“小盈,你说的都是真的?”苏小盈微笑着点点头。任应建骤然迸发出惊喜的表情:“小盈,你不知道,我早就……”说到这里他突然卡了壳,张了张嘴却没说出下文来,索性便不再说,直接揽过苏小盈,猛地吻上了她的唇,而苏小盈也热烈地回应了他。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