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谈谈剩余价值及其分配制度

死不去的死仔 收藏 28 1002
导读:剩余价值概念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核心概念,认为资本主义生产的实质就是剩余价值的生产,剩余价值规律是资本主义的基本 经济规律,它决定着资本主义的一切主要方面和矛盾发展的全部过程;决定着资本主义生产的高涨和危机;决定着资本主义的发展和 灭亡。 恩格斯指出:“资本家所雇佣的每一工人都在做两种劳动。他的工作时间一部分用来偿还资本家所预付给他的工资,这一部分劳动, 马克思称为必要劳动。但在此之后,他必须继续工作,而在这段时间内,他为资本家生产剩余价值。” 马克思指出:“资本

剩余价值概念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核心概念,认为资本主义生产的实质就是剩余价值的生产,剩余价值规律是资本主义的基本经济规律,它决定着资本主义的一切主要方面和矛盾发展的全部过程;决定着资本主义生产的高涨和危机;决定着资本主义的发展和灭亡。


恩格斯指出:“资本家所雇佣的每一工人都在做两种劳动。他的工作时间一部分用来偿还资本家所预付给他的工资,这一部分劳动,马克思称为必要劳动。但在此之后,他必须继续工作,而在这段时间内,他为资本家生产剩余价值。”


马克思指出:“资本主义生产——实质上就是剩余价值的生产,就是剩余劳动的吸取。通过延长工作日,不仅使人的劳动力由于被夺去了道德上和身体上的正常发展有活动的条件而处于萎缩状态,而且使劳动力本身未先衰和死亡,它靠缩短工人的寿命,在一定限内延长工人的生产时间。”


通过以上的这些说明与资料,我们很容易看出“剩余价值”一词诞生的背景及其含义。我认为马、恩的理论都是透过表象看内在,剩余价值观的确是一种普世的真理,但我也认为每个人都有其历史的局限性,即使是伟人也不会例外,马、恩的时代正是资本主义赤裸裸地压迫着工人的血汗的时代,所以在他们的眼中资本家都是吸血鬼,每个毛孔都流着肮脏的血,作为唯物主义的大师,却忽视了资本家或者说资产阶级本也是人类这一客观事实,同是人类,为什么会一部分人是资产阶级,一部分人是无产阶级呢?阶级如何产生?马恩分析得够多了的,但阶级为什么会产生,我觉得不管是马克思还是恩格斯还是列宁都回避了这个问题,为什么会产生阶级?


马克思在编写资本论时,说过:“为了让工人可以享爱每天八小时的工作制,我必须要每天工作十六小时。”非常的正确,非常的伟大,我对马克思只要尊敬,马克思为了全世界的工人付出太多了,所以马克思是伟人,即使马克思同样是无产阶级,同样没有任何的生产资料,但因为他的自然的付出,他已经和其他被动的劳动者有所区别了,这些区别总有一天会把这些人和另一些人重新分成两个阶级。


答案出来了,为什么同是人类,为什么会产生阶级,因为人的付出各有不同,这方面西方的哲学家就比不上咱们的老祖宗分析得透了,其实人类历史上从来也没什么制度是普遍的,只有“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才是真正的永恒的普世真理。


当平民联合起来,推翻世袭贵族的统治,平民渐渐地分成了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当无产阶级联合起来,推翻了资产阶级,无产阶级又分成领导与群众,当群众想推翻领导的特权时,他们发现新的领导,新的特权又出现。历史上所有的造反,都离不开领导者与盲从者,所以严格来说,所有的革命都只不过是一场权力重新洗牌的游戏。永远都是“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


那么,是不是说人就应该安于天命呢?不,破而后立,虽然每次蚁民造反都是一种破坏,但每次都推动了社会的变化,新的秩序得予建立,也许不是每次破坏都是进步,但每次破坏掉的都是腐朽,都推动了历史,至少对于剩余价值的分配方案是日趋合理化。


阶级是客观产生的,不可消灭,同理,剩余价值也是客观产生的,马先生把剩余价值仅定义在资本主义,我觉得是狭隘了,剩余价值的分配制度实际上贯穿了整个人类的发展史。有人的产生,就有了剩余价值的产生,甚到先于人类的产生,先于生命的产生,按我们老祖宗的说法,这是一种“天道”。


比如,太阳燃烧自己产生的阳光有什么意义?阳光可以催生生命,那么生命所没有利用得上的那部分阳光就是太阳工作的剩余价值,它被无耻的大宇宙吞噬了。


咱们所说的剩余价值观应该叫“人类劳动生产剩余价值观”。一个工人,他要产生剩余价值,他的创造价值必须大于其“自用价值”,才有所谓的剩余价值,如何才可以令工人的创造价值大于其自用价值呢?何为自用价值的标准呢?生存所需?生活所需?奢豪所需?


在原始社会,人类的劳动水平低下,一个人他能产生的“生产价值”还不足以达到最低标准的“自用价值”——生存,根本就谈不上剩余价值,所以在原始社会中,人类只能实行公有制,按需分配,奖勤罚懒,降低懒人、无用人、弱者的自用价值标准,提高勇者,贡献度大的人的自用价值标准,靠按需分配,渡过了初始的那段艰辛,那是“圣人”的时代,一切为了可以生存下。其实这种所谓的公平,祸根已经埋下了,就是——奖勤罚懒制。人因付出之不同开始了分化,原始的阶级开始产生了。


奴隶社会,故且如此称之吧。生产技术终于得到了长足的发展,人不用再为生存而挣扎,随着农业、牧业的发展,一个人能产生的生产价值已经大大地增加了,远远超过了“生存所需”,但所谓的自用价值的标准依然是——生存,那么就产生了剩余价值,这些剩余价值掌握在公有制下的分配者的手中,他以及他的追随者们,以公有的名义,合法地占据了整个部落的剩余价值的使用权,渐渐地形成了部落里的特权阶层——奴隶主。而那些掌握着可以生产出远超“生存标准”的生产技术的人民,却依然活在生存线上,他们偏渐渐地形成了一个阶层——奴录。


当然,奴隶主与奴隶往往都不是内部分化而成,阶级的分化,令部落内部矛盾日益尖锐,最佳的解决办法是什么呢?内部矛盾最佳的解决办法就是转化为外部矛盾,“都是对面那天杀的部落夺走了咱们的空间与财富,干掉他们,你们就可以拥有他们的财富了。”部落战争开始了,战败者成为奴隶,战胜者中的生存线上的人因作战勇敢,奖励,成功地成为了奴隶主阶层一员,战功一般的,获得了些额外的财富,不再是活在生存线上了,他们成为了平民,逃兵偷懒反战者弱者,统统打上奴隶的洛印,你们没资格成为伟大的XX部落的一员,而那些新奴隶主们,平民们,因此而感到了荣誉感,誓死为部落而战,无尽的杀戮开始了,无尽的掠夺也开始了。剩余价值依然是掌握在支配者的手中,只是“自用价值”的标准提高了,成为了——生活。


其实我不明白为什么把原始社会与奴隶社会分开,而且东方本没有出现明显的奴隶社会。即使是西方的奴隶社会,其实他们的社会基本结构依然是公有制,按需分配,罗马共和国与希腊城邦的平民们的生活是无忧的,因为这些所谓的平民对于本国本邦来说都是有贡献之人,资源的支配者们会为他们的生活所需提供足够的资源,他们从来不用为生活而担忧,有足够的时间去思考,去探索,所以那个时代的思想家、哲学家、科学家都是非常的普遍。那么谁为这些人民创造财富呢?奴隶,而奴隶一般都是一些外族与被征服者,奴隶主们管理奴隶,平民们没奴隶,但生活有保证,你要维持平民地位,就必须做贡献,或者从军,或者从教,事实上平民与自由民正是军队的基石。


而部落、城邦、国家的管理者们,为了公平地按需分配,把所有的自由民,划分为几个等级,这一点东西方都有异典同工之妙,都是“公、候、伯、子、男”五级贵族,他们是有奴隶的,再加上贡献度比较高的士族,然后就是一般的自由民。你是什么等级的,就领什么等级的资源,享受什么等级的生活。所以的资源归于“阿公”,即君王,他们都是原始社会的资源分配者:“圣贤”的后人。实质上奴隶社会与原始社会的区别只在于生产力的发展程度,就社会体制而言,两者并无区别,都是公有制,按需分配,只不过社会可分配的资源多了,等级高的生活得比等级低的来得奢华,但二者并无冲突,在那个时代,你要上位,机会是平等的,去打仗吧,去征服别国吧,去捞取军功是进身的最直接的路径。“奴隶”只是一种物资,是会说话的生产工具,不是“XX人民”。实际上原始社会与奴隶社会都是原始共产主义,都是脱胎于社会资源不足的基础下按需分配的公有制体制。即生产力满足不了生产关系的原故。


真正的变革,真正的公有制的掘墓者,就是奴隶,所有的部落战争,实际上也是一种种族融合,总会遇上不可征服的敌人,比如波斯王遇上希腊,罗马帝国遇上强悍的日耳曼人,帝国征战的脚步总是会因此而停下,建立在不断征战的基础上的原始共产主义,停下了征战的脚步,内部矛盾将不可避免地激化,当对外战争再也无法激起人民的兴趣,内乱就开始了。


还是付出论,当奴隶在日复一日地不停地无回报纯劳作,他们的后代终于收到了回报,分崩离析的奴隶主阶层,不再满意于“阿公分配”,他们要自己掌握生产资料,但并不想搞分裂,因为他们也知道分裂等于战争,他们要求分封,而平民们是不会为他们这种自私的目的而战斗的,那么谁将是这次革命的主力呢?奴隶,因为只有奴隶是以财产的形式归他们私有的,以解放奴隶为口号,得到了奴隶的支持,打败或者抗衡了“阿公”的平民军队,得到了封地,封建主义产生了。私有制取代了公有制。社会的财富不再是以贡献度为划分,而是以世袭私有的形式重新分配。这次变革的领导者是贵族,追随者是奴隶,贵族得到了私有财产的完全支配权,奴隶得到了自由。这也是一种胜利。


平民不再是生活无忧了,大量的被解放了的奴隶,他们也成了自由民,社会的财富不足于再保障所有自由民的生活标准时,按需分配破产了。所有的自由民们你想得到什么样的生活,自己去奋斗吧,自己去努力吧。但在生产力低下的农业社会中,平民们,你们有多少路可走?大部分的被解放的奴隶们在刚获得自由的同时,还没停下欢呼的呐喊,腹中的饥饿令到他们再次出卖了自己的自由,成为封建领主的佣农,因为他们没有土地也没有财富。而以前一直是靠国家养的自由民,现在国家说无力承担了,自谋出路吧,土地都成了封建领主的了,你说有什么出路?除了成为封建领主的附庸以外,还有什么出路?聪明的人凭手艺吃饭,更聪明的人经商收敛社会的离散财富。但社会的主要财富还是集中在过去的奴隶主贵族,现在的封建领主老爷们的手中。


这次可是自愿为奴的了,当然,因为是自愿的,自然不像过去的被迫那样,毫无自用价值可言,还是有了协议。你成为封建主的附庸,获得土地的使用权,你要交租,这个租成了你的“必要劳动价值”,你享有的“剩余价值”能不能达到你的生存线,这可不干老爷的事,你用我的地,就得交这么多租,就这么简单,你活不下去,你就死去吧,外面还有大堆等着租地的自由民。这种新的体制,对于过去的世代平民来说,他们是憎恨的,因为他们的地位没多少改变,可是却不得不为生活而劳累,但对于大多数的被解放的奴隶而言,他们是高兴的,他们至少有了那怕是可怜的一点点的剩余价值的支配权,因此他们是拥戴新体制,事实上农奴真心爱戴他们的老爷的,所以在老爷们要出战时,他们是真心的支持者。反而那些世代自由民,却离心离德,但那些生活在领主土地上的世代平民,他们便成为最没土地归属感的“手工业者,行脚商人”,这些人讨厌新制度,理所当然也被新体制所讨厌,不论是在东方还是在西方,在封建领主时代,商人都是最令人痛恨以讨厌的。士农工商,商人最下品。


很好,阿公分配不均,现在是自由选择的时代了,应该公平了吧。消灭了奴隶阶级,自由民们同样分化成有土地的地主与没土地的平民,你有什么能力就吃多少饭,没能力就出卖你最后的财富——自由,卖身为奴吧。从某种意义来说,这的确比“阿公分配”来得公平直接。而社会的基石——奴隶也从毫无自用价值,变成可以控制自己的剩余价值的农民。这也是一种进步吧。


如果说原始共产主义不存在剩余价值,那么封建主义则是生产力发展到了一个人的生产可以产生剩余价值的机制,封建主们收获了大部分的生产价值,只留下可怜的一点还不足于养家糊口的剩余价值。因为封建主们占有的是“必要价值”,农民占有的“剩余价值”,所以封建主们是不求改变的,封建社会与奴隶社会相比,对于科学的发展而言,无疑是黑暗的,封建主们只追求“人治”的方法,控制好农民,别让他们造反就行了,不论是在东方,还是在西方,封建社会都是代表着“黑暗”。欧洲把那段时间称为“黑暗的中世纪”。


生产技术总是向前发展的,因为农民控制着剩余价值,所以社会生产力的发展的主推动力来自于农民,新的办法,更好的收成,都可以令农民们在交了租子后,可以开心地过个好年。随着生产力的发展,“眼红仇富”的居然是地主阶层,看不得你的收成增加,生活水平提高,他们就拼命地提租,歉并土地,让你永远呆在基础生活水平线上。


任何制度都会在培养自己的掘墓人,封建领主们的土地兼并,土地禁固的政策,令到了商业的兴起,每个领主的土地使用总是不尽一样的,有了差异就有了商业,因为不是“阿公分配”。差异越大,商业就越发达。而商人就是封建主义的掘墓人。所以以农业为立国之本的中国历朝历代,都不遗余力的打击商人。大一统的局面,自给自足的经济模式,的确限制了中国商业的发展,中国商人的势力太小了,所以中国一直停留在封建社会。如果没有外力,我想再过一万年,中国也和二千年前没什么两样,这就是封建地主可怕的守旧力量。


而西方的小国分裂状态,正好极大地推动了商业的大发展,而商人和地主不同,他没有土地,就算是有土地,也不是靠土地吃饭的,靠土地吃饭的叫地主,不叫商人。商人不是出租者,而是租用者,从这点上看,商人其实和农民是同一性质的,只不过一个是租地,一个是租人,农民租地干活,商人租人干活,农民交租给地主,商人付薪给工人。事实上只要雇佣关系成立,那怕被雇者一点价值都没生产出来,作为商人雇主也要付钱给人,这种就是“负剩余利值”了,而且给了钱还不能算“养”,所以商人要获得更大的利润,唯一的办法就是更新生产技术,求新,求变,是商业文明的主题。


简单来说,生产价值分必要价值与剩余价值,控制必要价值者都是守旧的,控制剩余价值者都是求新的。因为必要价值是相对固定的,不以你技术某新而改变,而剩余价值却是无限的逐利空间。封建社会是以控制必要价值为主体的地主阶层为主体,所以封建社会的守旧势力是非常的可怕。而资本主义社会中,守旧的恰恰是出卖劳力的工人,你技术变出朵花来,我还不是领这么多工钱!而商人们却是不遗余力地寻找赚更多的钱的办法,一是技术更新体现出利润,二是压榨工人占更多的剩余价值。咱们老祖宗商人很早就说过:“开源节流乃从商之本。”


由于商人压榨工人的本能,使共产主义思潮的兴起,但公有制真的就适合人类社会的发展吗?这个问题太大了,这里暂不讨论了。我只知道,以控制剩余价值为主体的社会,其科技的发展都是非常的快,这是剩余价值控制者的特性,要逐利就得思变化。所以不管是全力发展科技的苏联,和全力发展人治的中国,在科技上始终是落后于西方资本主义科技体系。


从历史,我们可以看出从公有制到私有制,从控制必要价值者为主导到控制剩余价值者为主导,是一种天道自然,未来该如何,谁也说不准。资本主义的确是血淋淋的,但民主与法制,福利制度却是资本主义的淋浴露。前面我提过商人的逐利双路开源与节流。


我们反对节流,支持开源。我认为合理的分配方案是应该只能控制必要价值的工人也能享受生产总值扩大带来的好处,按比例的弹性工资,应该是更加合理的分配方案。


其实我写这篇文章是因为觉得中国现在走的路子很微妙,我一直不明白什么叫中国模式,现在通过对剩余价值观的分析有了一些模糊的认知:

以必要价值为主导思想的社会稳定,但没发展前进的动力,这是向左转的后果。

以剩余价值为主导思想(也就是人们常说的重商主义)的社会不稳定,但充满前进的欲望与动力,但的确有可能带来动乱,这是向右转的后果。


中国何去何从?

本文内容于 7/12/2010 7:48:37 PM 被死不去的死仔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