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个女兵做老婆 第三章 新兵连(下) 1、女厕所

老海豹 收藏 1 99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4.html[/size][/URL] 时光荏苒,风风火火的三个月新兵生活,在众人望眼欲穿的亟盼中草草收场。再隔几天,各单位要派人接新兵回老连队。新兵连也放了假,那些昨天还凶巴巴的干部、老班长们,纷纷揭下趾高气扬的假面具,露出了庐山真面目,和新兵围在一起甩老K,说笑话,打打闹闹,过去那些藏着掖着的荤故事,也端上了台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4.html


时光荏苒,风风火火的三个月新兵生活,在众人望眼欲穿的亟盼中草草收场。再隔几天,各单位要派人来接新兵回老连队。新兵连也放了假,那些昨天还凶巴巴的干部、老班长们,纷纷揭下趾高气扬的假面具,露出了庐山真面目,和新兵围在一起甩老K,说笑话,打打闹闹,过去那些藏着掖着的荤故事,也端上了台面,说到欢乐处,新兵、老兵一齐放肆大笑。

红生是潜水员,不存在重新分配问题。其它的新兵就不同了,愁眉苦脸的,担忧分配到哪条舰,或者哪条艇上去,还有些新兵要分到陆勤部门,比如仓库、医院、后勤单位,工种也不尽相同,担任保管、修理、驾驶、警卫之类的,大多是些技术活儿,属于那种穿水兵服的陆军。舰艇部队也是好歹有别,有三六九之分,据说进口船奢华得连厕所都安装了空调,而那些国产舰艇,只有指挥台才有一台破风扇。昨天,有艘进口船的军士长来接他们的新兵,新兵像土豆一样被他拨弄来拨弄去,然后排成队伍走了。

胡鑫四仰八叉,倒在床上睡觉大觉。之前他跟红生说,三个月的新兵连,他顶多睡了一个月的囫囵觉。他是副班长,没办法啊,当领导的不能像普通战士,肩膀上担当的责任更大些。新兵连撒了,他这个副班长也当到了头。反正这几天没人管,他要把欠觉的损失夺回来。

事实上,闭上眼睛的胡鑫,被窝里一直悄悄地叹气,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烦恼和郁闷,正在吞噬着他。新兵连解散在即,令他心痛的是,刘艳也要走了,而这一别,他根本不知道结果会怎样。如果她分配在湛江,那还好些,以后还会有见面的机会。如果分到了广州、广西、海南,等于泥牛入海,消失无综,他们从此海角天涯,冰火两不容,一辈子也不可能见得上面。

反正,他就是这么一根筋,爱上了刘艳。至于刘艳是否爱他,是否知道他爱她,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关键是他爱刘艳就行了。在他看来,感情都是由单恋发展起来的,最后大多取得了成功。他爱刘艳,已经爱得发疯。他相信自己的魅力,并为之洋洋得意。如果有一天,刘艳知道他爱如此爱他,她一定会爱他的。对于这一点,他坚信不疑。

一想到这里,他被子下面又撑开了“大雨伞”,越撑越大,摇摇晃晃,而且越撑越高。

红生坐在小马扎上看书,偶尔抬头,看到眼前这一切,赶紧走过去,用胡鑫的军装和绒衣,将这片“尴尬”严严实实地遮盖起来。他担忧陈平发现了,又会点燃战火。因为,陈平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捉弄胡鑫的机会。从第一天起,他们就成了一对大冤家,走到哪争到哪,吵到哪。都怪当初胡鑫说错了话,诋毁了李小莉,让陈平怀恨在心。陈平是这样一种人,要是你让他折服了,他可以当面喊你爷爷,给你一辈子当牛做马,也毫无怨言。但是,一旦伤害到他的自尊,你就成了他永远的敌人,捉弄你是小事,就是拿刀砍了你,他都有这份胆量。

这时,连部小通讯员跑步而来,通知红生,罗连长命令,让他立即到她办公室去。红生将书合起来,抬脚刚要走,旁边几个甩老K的新兵,眼中露出羡慕的神色,一齐冲他怪笑。

罗连长办公室在二楼。推开虚掩的木门,室内无人,空荡荡的,陈设也简单,一张写字台,一张架子床。床上的被子不像新兵叠成了豆腐块,只是简简单单地卷着。被子洗得陈旧发白,还有一处破了,用补丁缝起来。他想像不出,晚上,罗连长蜷曲在这里面,是一种什么样子呢?他又坐到办公桌前的靠椅上,椅子又摇又晃,像在无边的大海上,没了依靠。随手拿过桌上的一本《呼啸山庄》,翻开几页,看到书中不少章节都用铅笔写下批注。旁边放了一只蓝皮质挎包,经久不息地发出一种皮子的味道,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千里草原上的羊群,那里充满清新和诗一般高亢嘹远的歌。

在罗连长办公室,可以清晰地瞥见到对面走廊,走廊通向另一端的女厕所。这不是陈平荣耀地向他宣称,看见女兵拎着裤子走进去的地方吗?红生心里萌动了,那是一种奇怪而幼稚得可笑的冲动。他被这样的冲动诱惑着——那种试图走进去看个究竟的萌动。他想知道,罗连长使用过的女厕所,和男兵使用的厕所,两者之间有什么不同。

厕所是人每日必到之地,一个干净的厕所会令人通体舒畅。眼前的女厕所却有三道矮门,都关着,无声无音的,好像后面都有人,或者都没有人。和男厕所一样,女厕所同样有股让人难忍的尿骚,好像还多了一些来自其它的莫名其妙的味道。墙角处的纸篓里,是那种太阳旗一样的女人使用后的东西。红生十九岁了,明白那是什么,也清楚这东西对一个女人的作用和意义。突然,第二道矮门后面有了动静,猝然传来令人惊诧的声音,小月吗?

——于排长的声音!

今天来得多死了,你帮我把卫生带拿过来。

红生魂飞魄散,拔腿而逃。

罗连长一袭馨香,笑容灿烂。她刚从外面检查回来,坐在靠椅上,端起茶杯喝水,望着满头大汗,诚惶诚恐的红生,一脸疑惑地说,我让你来的,你慌什么?

红生惊魂未定,内心地动山摇,万马奔腾,看着面前树叶一样轻盈飘落的罗连长,一颗蹦到嗓子眼儿的心,才轰隆隆回落到胸腔里。

她从写字台内,拿出一包报纸裹着的东西,莞尔一笑说,三个月的新兵训练,你表现不错,让我很满意。这是本连长私人奖励你的。当时,红生一身簇新的水兵服,缀着红帽徽、红肩章,特别英气。罗连长欣赏地看着这个身材高大、挺拔、魁梧的新兵,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和喜悦,说,我准你半天假,到水东镇照像去,然后寄给你爸爸。

红生目瞪口呆,心里还在杀声震天,怦然大跳。罗连长双手捂面,又是一阵猛烈地大笑,笑得人头皮直发木,哈哈哈,我说林红生,你今天怎么了?

红生依然沉浸在惊涛骇浪之中,白痴一样对着罗连长发呆。

她说,新兵连就要结束了,你很快下到老连队。林红生,在军人眼中,红五星是一份责任。当我们把军徽缀上军帽的那一刻,就会升起庄严的神圣感。今后,不管遇到多大的困难,你都应当牢记,军人,应该具有钢铁般的毅志!

他逃也似的离开了。

于巧巧拎着裤子,从厕所内惊惊咋咋地跑过来,一脚踢开罗小月办公室的门,大骂,你妈的,老子腿都蹲断了,还等到你给我拿卫生带,你却在这儿无动于衷。

罗连长惊悸地瞪大了眼睛,说,我刚从三排回来的。

你个死人,刚才不是你上厕所的吗?

你胡说什么呀。

怪了,那是谁呀?

会不会是……×参谋啊?

于巧巧大笑,哈哈,去你的……

于巧巧走后,罗小月心里既好笑,又可气——这个臭不要脸的东西,他居然跑到女厕所小便,真是混帐到家了!

回到宿舍,红生已经把女厕所的事忘得一干二净。他坐到床铺上,战战兢兢地打开层层报纸,原来是一双新胶鞋,还有一对红领章和红帽徽。五角星闪闪发亮,像一颗虔城的心。胶鞋不大不小,刚好合脚。红生又一次沉浸在自己编织的梦幻中,开始胡思乱想——这女人,怎么知道我穿四十四码胶鞋的呢?

犹如巨石掉入了大海,扑嗵一声,红生的心中迸发出无数惊喜的浪花。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