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被按住剁手+黑社会聚餐欢庆胜利(图片)

息信册注写填 收藏 37 31249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苍莽起伏的长白山余脉在辽宁省宽甸满族自治县绵延。这里,九山半水半分田,国土面积6100多平方公里,是辽宁省第二大县。大自然赐予它丰富的矿产资源,目前已探明矿产57种,硼、铁、钼、石材是主要开发矿种。2007年全县GDP达84亿元,矿业产值占50%多。近年来随着矿产品价格的暴涨,一些不法分子把觊觎的目光盯上了宽甸县的矿产资源。矿产执法监察人员担负起神圣而艰巨的使命。

2008年1月17日晚,宽甸县国土资源局执法监察大队在查处非法采矿案件返程途中,遭遇不法分子拦截,30多个不明身份的人手持棍棒、砍刀、镐把儿,对执法人员进行攻击,造成4人受伤,其中国土资源局执法监察大队副队长刘光泽、驻国土资源局公安派出所民警赵树十身负重伤。

这起暴力抗法事件震动了宽甸县、丹东市、辽宁省,也震动了国土资源部。4月18日,国土资源部部长徐绍史作出批示,向丹东市宽甸县国土资源局参与“1·17”执法行动的执法人员和民警表示崇高的敬意和亲切的慰问。他要求学习和宣扬这种忠实履行执法职责、勇敢打击非法采矿的大无畏精神。副部长贠小苏、汪民等以不同方式表示慰问。

事起于无证采矿

4月22日至24日,记者赴沈阳丹东市及宽甸县对这次事件进行了采访。

记者从宽甸县国土资源局了解到,2007年12月,丹东市的苗利在宽甸县八河川镇样册子村八组购买了一块天然林,因为天然林地表下有铁矿石资源,后来就指使他人无证开采。

2008年1月17日19时,接到群众举报,有人在八河川镇样册子村八组非法采矿,局执法监察大队队长吕志奎、副队长刘光泽和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副队长韩福生立即带领县公安局驻国土资源局派出所干警赵树十、国土资源局执法大队的郭长发、李钦文、于清山共7人分乘两辆车到八河川镇样册子村八组非法采矿地点进行查处。

1月,东北地区最寒冷的季节。韩福生说,那天晚上,天特别冷,冻鼻子冻脸,窗玻璃全是霜。很快, 7人赶到了集合地点。“当时赵树十正在医院照顾生病的父亲,他妻子有病刚痊愈不久,再加上他身体也不是很好,家庭负担非常重。但一听说要出警,他二话没说就出发了。”韩福生介绍。

八道川镇样册子村距宽甸县约50公里左右,山路崎岖。当晚10时左右,顺着山上的亮光,执法人员赶到了非法采矿现场。1台铲车、1台挖掘机,4个工人,加上驾驶施工机械的司机,共6个人在作业。执法人员出示工作证件表明身份后,现场制止了非法开采行为。由于天色已晚,再加上室外温度很低,执法人员征得当事人同意后,将工人带到山下作询问笔录,并将挖掘机、铲车运下山。

“我们往下走,下到半山腰快到乡村简易公路时,前边有两辆车把路堵上了。‘谁的车?怎么把路堵上了?让一让,我们要下山。’ 没有人回应。我们觉得不对劲。”韩福生回忆道。不远处的山脚下,这么晚了,公路边停着很多车。看到这种情况,从警多年的韩福生警觉地意识到情况有变。他赶忙下车,与吕志奎、刘光泽、赵树十等人商量对策,决定把铲车、挖掘机先停在山上,放下4名工人,带上2名司机到派出所笔录取证。随后,他们绕过了阻拦车辆,斜着下到了山底。

回宽甸县城有两条路,一条经白石喇子,一条经灌水镇。过白石喇子,那条路人烟稀少,深山老林,晚上太危险。最后,大家决定从灌水镇返回宽甸县城。没走多远,在灌水境内迎面驶过3辆车,坐在前车上的铲车司机突然说了一句:“这好像是我们的车!”“只记得灯光比较亮,大家也没在意,也没想到后来出这么大的事。”韩福生回忆说。不到20分钟,这几辆车返回来了,一辆奥迪车超过了执法车辆,走起了“蛇形”路线。“不好,这些车是来闹事的!”韩福生说,“紧跟在他后面,占住道,千万不能再让别的车插进来,记住车牌号。”郭长法把握方向盘,紧紧地跟在奥迪车后面。深夜11时30分左右,当车子到达灌水镇医院三岔道口时,奥迪车突然横在前面,准备将执法人员乘坐的两辆车拦住。就在奥迪车司机向右打方向盘时,郭长法敏捷地向左打方向盘,冲破了阻拦。

此间,刘光泽等所乘的第二辆车途经灌水镇,先后两次遭到不法人员暴力拦截。第一次,不法分子拿起棍子、镐把儿砸车,砸得车子只剩下后风挡玻璃。赵树十下车义正辞严地说:“我是宽甸县公安局民警,你们立即住手。”不法分子忿忿地离开了。第二次,深夜11时30分左右,车子到达灌水镇三岔口。“他们这回不是砸车,而是奔着人来的。”司机于清山回忆说。车停之后,不法分子手持木棒、片刀将执法人员乘坐车辆的玻璃全部砸碎,将4名执法人员打伤、砍伤,其中刘光泽头部颅底多处骨折,右手3个手指前端被砍掉,左手多处被砍伤。民警赵树十左手5根手指被砍断,头部被砍成挫裂伤,身上衣裤被砍烂,于清山、李钦文被打成轻伤。不法分子还将车内被扣留的铲车司机强行带走。宽甸“1·17”暴力抗法事件发生后,辽宁省丹东市主要领导指示,组织精干力量尽快破案,对这种行为必须从严从重打击,绝不能让它形成气候。此案性质恶劣,影响很坏,要严法查处,严惩不贷。丹东市政法委领导率市公安局主管刑侦的副局长和刑侦支队队长赶赴宽甸县,与县委、县政府和县公安局进行案情分析,明确责任,制定周密方案。县公安局成立了“1·17”案件侦破指挥部。

监控录像锁定嫌疑人。案发后,宽甸县连夜组织刑警、治安、交警,城区分局和八河川、双山子、灌水派出所等单位120多名警力分成4个工作组,立即展开堵控和抓捕工作。

1月18日晨,在宽甸县“1·17”案件破案指挥部的部署下,宽甸县公安局将犯罪嫌疑人的逃跑路线锁定为沈阳至丹东高速公路。沈丹高速全长222公里,沿途设有10多座收费站,干警们调取了沿途所有收费站的监控录像,经过细致工作,终于在草河口收费站发现了犯罪嫌疑人所驾驶的车辆。由此,警方从车辆上高速的时间推断他们在丹东下高速的时间是1月18日凌晨2时多。紧接着,专案组人员又排查了丹东市所有安装了监控设备的大酒店,后来发现在1月18日凌晨3时左右,苗利等人出现在了丹东市某大酒店。据参与办案的民警介绍,苗利等人有一个习惯,就是每次斗殴之后都要找一家大酒店聚餐,也正是这个“好习惯”让他们的行踪暴露在警方面前。

在“1·17”案件破案指挥部的部署下,干警们兵分四路展开工作:

一路由宽甸县公安局主管刑侦的副局长带队协同丹东市局刑侦支队民警驻守丹东,对初步掌握的涉案人员展开抓捕;

一路由刑侦大队队长带队在宽甸县案发地开展调查取证,抓捕当地涉案人员;

一路由重案中队队长带队在凤城市对凤城籍涉案人员进行抓捕;

一路围绕涉案的人、车、物收集固定证据。

另外,专案组还通过协查,公开悬赏、通缉缉拿等措施向涉案人员施以强大压力。

迅速行动抓捕主要嫌疑人。本案犯罪嫌疑人多为丹东市常住人口,干警们在丹东市进行了大量的走访工作。在丹东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的支持下,宽甸县公安局确认了两名主要犯罪嫌疑人苗壮(苗利之兄)、刘世义的居住地。

1月23日,警方在苗壮居住的单元楼附近设下埋伏。干警们刚到位不久,正赶上苗壮下楼给别人送东西,苗壮刚走到楼门口,公安人员立即冲上前去实施抓捕。苗壮发现后突然向楼内跑,并将单元防盗门锁上以阻止公安人员进入。“他以为他能把我们堵在外面,没想到我们的干警早就在楼内埋伏下来把他堵了个正着,我们早就防着他这一手”。办案人员回忆道。就这样,苗壮成为了“1·17”案件第一个到案犯罪嫌疑人。稍后,另一重要嫌疑人刘世义在快餐店内被公安干警抓获。

但是,从1月23日抓捕二人后到2月3日之间,案件一直没有太大的进展。2008年春节将至,办案人员心中十分焦虑。此时,宽甸县委、县政府、公安局的领导亲赴丹东市慰问参战干警,鼓舞士气,更加坚定了办案人员抓获全部犯罪嫌疑人的决心。

警方陆续掌握了其他犯罪嫌疑人的动向。1月24日晚,资助苗利2万元用于外逃的涉案人员郭长远,在丹东市被民警抓获。

专案组民警连续作战,2月3日(农历腊月二十七)抓获马丹斌、杨伟、吕远军、张士春、金明明等5名涉案人员,并连夜开展审讯工作。慑于专案组的强大压力,2月5日(农历腊月二十九),涉案人员曾丹投案自首。2月14日(正月初八),涉案人员李胜军、郑庆海也先后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2月23日,在市刑侦支队扫黑大队的大力配合下抓获主犯蔡广。至此,“1·17”案件涉案嫌疑人除首犯苗利外全部到案。

追踪万里擒元凶。案发后,警方始终没有得到苗利的任何信息。据参与办案的民警介绍,苗利曾经两次因刑事犯罪被判有期徒刑,具有很强的反侦查能力。苗利的手机不打电话时从不开机,打电话也是交替使用电话卡,甲地买卡,乙地使用,乙地买卡,丙地使用,以此来逃避警方技术侦查。

春节后,警方对苗利展开了重点抓捕。上个世纪90年代苗利曾长期在广东活动,在广东还有一些旧关系,受到过当地司法机关的处理,有可能会潜逃到广东。得知这一信息后,宽甸县公安局正、副两名局长亲自前往广东侦查抓捕,但嫌疑人闻讯逃跑了。

此后,公安人员重新梳理侦破思路,决定把重点放在苗利出逃的经济来源上,因为出逃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持。警方进行了技术监控,获取了有价值的破案信息。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侦查员的足迹遍布云南、广西、西藏等省、自治区,连绵2万余公里。

4月3日,银行方面传来消息,苗利在辽宁省沈阳市的一家酒店出现。在辽宁省公安厅和沈阳市公安局的支持下,办案人员一举擒获苗利。

至此,参与“1·17”案件的16名犯罪嫌疑人全部到案,等待他们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群山见证卫士风采

在北京,在辽宁宽甸,记者采访了多名国土资源执法人员,直接、间接地了解到执法卫士们日常的工作和生活。

刘光泽,县国土资源局执法监察大队副大队长,这位48岁的关东汉子在“1·17”事件中身负重伤,送到县医院抢救时血已淌干,血压为零。当时全身连输血都没地方输,医院只能切开静脉注入盐水使血管鼓起,才输得进血,输了1600cc。院方说,要是晚来10分钟,他就没命了。刘光泽妻子说:“我当时看他不行了,没想到他挺了过来,没想到他恢复得这么好。我被他的精神感动,如果没有这股子精神,人早就倒了。”

为了维护矿产资源国家权益、维护法律的尊严,国土卫士们勇敢无畏。

目前刘光泽正在北京博爱医院康复治疗。4月21日刘光泽在北京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如果能够换来执法环境的改善,我们的血就没有白流。”据局领导介绍,他向组织提出要求,希望早日出院回去上班。

为了维护矿产资源国家权益、维护法律的尊严,国土卫士们忠于职守、流血流汗。2005年6月,因工作需要,刘光泽从县国土资源局测绘科调到执法监察大队。他深知,执法监察是保障国土资源管理秩序良好的前提,是全局工作中的重要环节。为此,他勤奋学习,不断提高自己的执法水平和工作能力。2007年5月的一天,执法大队接到举报,有人正在太平哨镇某村盗采铁矿。刘光泽受命带领执法人员赶赴现场,一台挖掘机正在非法作业,发现执法人员上山,司机弃车逃跑,临走前,对挖掘机设置人工障碍,使其不能正常动弹,见此情景,刘光泽请示领导后住在山下一间租来的民房,看护扣押的挖掘机。他和其他执法人员在山里一待就是六天六夜。当完成任务后,人整个瘦了一圈。

宽甸县的矿产大多分布在交通极其不便的山区,盗采者为了在迅速掌握国土执法人员的动向,在国土管理部门门口设哨,在必经之路设岗,发现行动立即通风报信,等执法人员赶赴现场,往往人去山空。有鉴于此,刘光泽建议执法大队 改变行动路线,采取节假日不休息、半夜动态巡查等办法,机动行动,以打破盗采者的严密监视。从2007年全县矿产开发秩序集中整治以来,他们几乎没有星期天、节假日。2007年5月,刘光泽买了新房,但从买房、装修直到搬进去,他只是在交购房款那天去过一次。妻子说,别人家买房装修都是男人的事,我们家就我一个人忙乎。

忠于职责、勇于奉献的又岂止刘光泽一个人!

赵树十,宽甸县公安局驻县国土资源局派出所民警,从警十年,从他光荣地站到人民警察队伍行列那一刻起,他就树立起了伸张正义、保民平安的坚定信念。十载寒暑十载磨砺,生活把他铸成一名英勇的公安战士。有一年,在宽甸县永甸镇抓捕贩毒分子时,他第一个冲上前去,冒着生命危险在第一时间制服了犯罪嫌疑人。

矿山执法监察是个“挑刺”的活儿,整治矿产开发秩序,等于断了违法者不义之财的获取之路,因此,他们想方设法阻挠,谩骂、恐吓甚至殴打执法者,执法检查充满了不可预知的危险,但国土卫士们敢于碰硬,勇敢无畏,在危险面前勇往直前。在“1·17”暴力抗法案件中,不法分子先后两次拦截了执法车辆,将车前挡风玻璃砸碎,要求放掉押解回去取证的司机。赵树十挺身而出大声呵斥,严正告诫。“他们拿着棒子、刀两头堵,我下去大喊,把他们喊跑了。”当车辆行至宽甸县灌水镇三岔路口时,30多名不法之徒再次拦截了执法车辆。赵树十大声呵斥,“我告诉他们我是警察,亮了证。”丧心病狂的不法之徒举起砍刀、棍棒依旧攻击执法人员。赵树十身负重伤。

壮士以鲜血维护了国家矿产资源利益,正义的吼声回荡在冬夜的山林间。辽东大地苍莽的群山将见证执法者坚实的足迹!

邪恶压不倒正义。

“1·17”暴力抗法事件震惊了宽甸县,震动了丹东市、辽宁省,也更加激发了社会上一切正义力量与邪恶坚决斗争的决心。

事件发生后,宽甸县国土资源局主要领导迅速赶往医院看望慰问,并全力抢救,局党委第一时间将情况上报宽甸县委、县政府及丹东市国土资源局。

各方高度重视——

1月18日晨,宽甸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丹东市国土资源局有关领导分别赶到医院看望和慰问受伤执法人员。事件发生后,丹东市国土资源局领导赴宽甸与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商谈“1·17”案件的处理方案,有关领导赴北京看望慰问在京康复治疗伤员。

1月22日,丹东市委有关领导对国土资源局执法受伤人员进行看望和慰问。

1月24日,辽宁省国土资源厅有关领导对执法受伤人员进行看望和慰问,高度赞扬执法人员为保护国土资源而不畏强暴、执法如山的精神。

1月24日,宽甸县委召开常委会对案件侦破等工作提出明确要求,作出具体部署。一是坚决打击破坏矿产资源的各种违法行为,严厉打击违法犯罪行为,震慑违法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二是集中警力人力,全力以赴,案件不破,春节不休息。三是坚持不懈进行矿产资源开发管理和规范。加强资源管理、规范经济秩序、打击违法行为的决心不动摇,力度不减,方向不变。四是大力弘扬正气,在全社会营造“学英雄、树正气”的良好氛围。

目前,宽甸县政府已采取具体措施加大矿产执法力度:将县国土资源局执法监察大队升格为副科级,编制由6名增至16名;成立县国土资源派出所,定编6人,为县公安局派出机构等。4月24日,县委、县政府作出决定,授予刘光泽、赵树十2005年至2008年特等劳动模范称号,并予以奖励。

反思:建立联动机制,打击矿产违法犯罪

宽甸“1·17”暴力抗法事件,严重伤害了执法人员,震动了世人。

我国近年来持续开展整顿规范矿产开发秩序工作,加大了工作力度,一定程度上遏制了无证采矿等违法行为猖獗的势头。但矿产资源开发秩序依然不容乐观。其中表现之一是国土资源执法难。一些地方执法人员人身受到伤害。以辽宁为例,据该省国土资源厅不完全统计,2003年以来全省发生国土资源执法人员在执法过程中受阻、遭受伤害事件300余起,其中暴力抗法使执法人员人身受到伤害70余起。

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目前的矿产执法环境。随着市场经济向纵深发展,利益主体多元化,进入矿业的成分日益复杂。矿产执法面临的环境复杂了。而高矿价下的暴利诱惑,滋生着无证采矿的“土壤”。据了解,以辽东的无证开采铁矿而论,开采1吨30%品位的铁矿成本不过20元,运到选厂1吨有5元的运输费,70多元的选矿费。如果选1吨60%品位的铁精粉,需2吨铁矿石,总计1吨铁精粉成本200来元,而现在铁精粉市场售价1吨可达1100元~1300元。非法开采铁矿1天,获利10万元很寻常,二三十万元也不足为奇。非法利益空间就是如此之大!不仅辽东,在其他一些地区,暴利驱使不法分子想方设法以 “曲线救国”的方式进入矿产开发领域,打着堂皇动听的招牌——“养殖”、“生态开发”、“环境治理”、“林地开发”等,干的是无证开采的勾当,而且更狡猾,白天不干夜里干,开采点更多选择那些山高路远的偏僻地区,疯狂掠夺国家的矿产资源。还有一点,不法分子使用了先进的大型采矿设备。

暴利驱使不法分子不惜以身试法、铤而走险。而无证采矿是各类矿产违法违规行为中危害极大的一类,它危害国家正常的矿产资源管理秩序,也使国家矿产资源利益流失,对这种不法行为必须予以严厉打击。

面对矿产违法新形势新特点,如何防患于未然?如何保护执法者不受侵害?如何采取更有效措施管理矿产资源?

记者在采访中感到,第一,必须建立一种联动机制,打击矿产违法犯罪行为。执法人员受伤,对本人、家属的生活带来无法估量的影响。怎么办?要通过打击犯罪分子嚣张的气焰,维护执法者自身权益,维护国家自然资源资产权益。必须建立一种联动机制,加强国土资源、公安部门的力量建设,配足警力,预防在先,控制此类事件的发生,把影响降低到最低点,保护执法人员的人身安全,以体现法律的尊严,增强执法效果。目前一些地区探索的国土资源、公安联合打击矿产违法的工作机制是有效的。但需要增强执法力量,完善联动机制,以更坚决的手段,打击违法违规行为。

第二,完善《矿产资源法》,严厉打击无证采矿。现行《矿产资源法》没有明确的打击无证采矿的条款,这是法律的一大漏洞。而现行的《矿产资源法》诞生于计划经济时代,虽经1996年修改但依旧保留了当时立法时代的烙印,尽管主要针对有证矿山违法设计了一套惩处制度,并在后来的《刑法》中增加了“非法采矿罪”、“破坏矿产资源罪”。但基层的同志反映,现行矿法仍旧软弱,不法分子有时盗采了几百万元的矿产资源都追究不了责任。在程序上,也有诸多不便操作的地方。从法律本身说,矿产资源法是独立法,对于无证采矿的处罚,也没有很好地与《刑法》、《治安管理处罚法》等普通法配套衔接,导致基层执法困难,有时眼睁睁看着违法违规而处理不了。我们必须加强矿产资源法制建设,为打击无证采矿、保护执法人员人身安全提供坚强保障。

第三,制度上,要深层次研究管理办法。要看到,我们的矿产资源管理手段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不相适应,比如,某一种矿产价格迅速上涨,我们没有一个迅速的调控手段去调控它,以合理开发矿产资源,使社会公平而和谐。我们要深入研究切实有效的管理办法,去解决当前矿业开发这一涉及面广、极为复杂的社会经济问题。 (丁全利 刘 超)


本文内容于 2010-7-13 0:29:23 被息信册注写填编辑

5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