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镜 正文 五十二 蛇阵

秋硕 收藏 0 32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0.html


追镜子追累了的柳青和柳烟同时坐在椅子上,喘着气。柳烟说:“不管了,看她能玩到什么时候。浮在空中也不嫌累得慌。”

虽然这样说,两人的目光还是紧紧盯着悬浮在的古镜不放。只见镜子在空中突然颤抖起来,左右摇摆,几次都象要跌下来似的,还在墙上磕了好几下。柳青柳烟怕把镜子撞坏,忙站起来,仰着头看着跌跌撞撞的镜子。她们有种感觉,觉得镜子里边象在进行着激烈的搏斗似的。

“是有个影子抓着镜子,镜子在他手里挣扎。”柳青仰着头说。

“你真的看见了什么?到底是什么啊?”柳烟着急地问。

“我也看不太清,只是一种感觉,有一团虚的白影把镜子抓到了空中,镜子里泛出红光,不甘心被他抓住,正在搏斗。”柳青有点疑惑地说。

“你不是眼睛能看见别人看不见的东西么,怎么又看不清了,这可怎么办,我们得帮帮燕儿才行啊。”柳烟这样说着,可是,怎么帮镜子,她们都没有办法。

两人盯着空中悬浮的铜镜,手足无措,只见那镜子疯了一样在空中摇摆,旋转,抖动,一会儿从书房门口向客厅飞去。两人赶忙跑着跟上镜子,那镜子在客厅没有停留,直直的向窗户飞去。窗台上正蹲着一只黑猫,象在接应一样,客厅的窗户什么时候打开的,她们不知道,转眼间镜子就飞出了窗户,柳青和柳烟忙跑过去爬在窗户上上下寻找,哪儿还有猫和镜子的影子?

两人沮丧地坐在沙发上,“这可怎么办啊,多好的镜子啊,说没就没了。”柳烟叹息道。

“我是怕燕儿有危险,她好象是被什么东西绑架走了,刚才窗台上那猫,我又看见背上驮着个小孩,但却看不清,我也弄不清是看到的还是一种感觉,你说我是不是出现幻觉了?”柳青把背向后靠,整个身体深深地埋进了柔软有沙发。

“镜子莫名其妙的就飞了,我还怀疑我也出现幻觉了呢,到底是什么力量把把燕儿和古镜一起带走,太诡异了。”两人不知道干什么,镜子没了,都心痛不已。

一会儿邱笑苍回来了,笑兮兮地拿出个女式手机递给柳烟,说:“你们两个共用一个吧,银子有点吃紧,不能给你们一人一部了,先将就着用吧。”

见两人面色不好,都懒懒的,奇怪的问:“你们怎么了,都不说话,是不是刚才闲得无聊又吵嘴了?”

“燕儿飞走了。”两人又是异口同声地说。

“什么燕儿飞走了,也许是她喜欢热闹,出门逛去了,说不上过一会儿就回来了。”邱笑苍说。

“不是的,是那面铜镜飞出窗户不见了。”柳烟惋惜地说。

听这么一说,邱笑苍大吃一惊:“什么,镜子飞跑了?你们以为那铜镜是阿拉伯飞毯啊,说飞就飞。”边说边看着两人,见两人不象是开玩笑,马上口气变得严厉起来,“你们两个是白痴啊,就不知道拽着这它,那镜子可是上千年的古物,说不上我们的后半辈子全靠它了,你们就不看紧点,我还要从那谁,燕儿的口里打听些事情,怎么说没了就没了。”

等邱笑苍唠叨个够,柳青柳烟才把刚才发生的事情生动地讲给他,听柳青说镜子是被一个影子捉走的时候,邱笑苍说:“那个谁,燕儿叫做镜魅,应该是有些能力的,到底是什么东西能把她轻易地捉走,那它玩我们这些人,还不是跟捏死个蚂蚁一样?”

三人都惋惜镜子的丢失。闷坐在房子里不说话。已到吃饭时间,邱笑苍带两人在外边吃过饭后,随意地散步,一会儿就走到了河滨公园。

所谓河滨公园,就是政府把河边进行了绿化,堤岸进行了硬化,再增添了些公众娱乐设施,仙源县城没有大的公众活动场地,到下午在这儿健身的,休闲的,还有谈恋爱的小年轻,在小树丛中钻来钻去的孩子。

到处都是人,三人走来走去,找不到一处僻静的地方。于是就延着河堤向下游方向走去。几十分钟后,终于找到堤岸边的一处竹林,远离了人群的喧嚣,在静谧的地方,三人一时感到有些不适应。下了河堤,他们向竹林深处走去,刚走了几步,柳青就停下来,四下打量。柳烟催她快走,柳青仍在四处寻找什么,悄悄地说:“我们还是别进去了,感觉有什么东西跟着我们,但却不知道它们在哪里。”

“你别神神叨叨的好不好,说不上没被别的东西害到,我们就先被你吓死了。不就是个破竹林吗,我们又不是没经历把危险,我现在就怕突然没危险了。有东西跟着,我们正好可以把幕后黑手揪出来。”柳烟边说 边大步向竹林深处走去。

两人忙跟上她,走进竹林没多远,他们就感到四周一下昏暗起来了。“现在几点?”邱笑苍问道。

“六点左右吧,”柳烟边说边拿出手机看时间,“还差十分钟才六点,有点不对劲啊,这地方怎么可能没信号呢?”

邱笑苍拿出手机看了一眼,紧张地说:“我们赶快出去,这竹林有古怪。”原来他的手机也没信号了。

三人转身,见走出竹林的小路上,站着一个白色的影子,整个竹林的光线昏暗得非常压抑,前边的白影看起来飘飘乎乎的,不是十分真切,长长的头发垂在前边,在模糊的光线下,看起来还凹凸有致。

邱笑苍悄悄对柳青柳烟说:“跟紧我,别走散了。”从包里拿出了高压电击棍。有了上次假李驷的经验,他知道鬼也怕电击的。他们几人有过山洞里的冒险经历,对这样一个白色的影子,并不觉得有多么害怕。邱笑苍举着电棍随时准备击出去。离白影还有几米远的时候,见那鬼影突然飞上了竹梢,他们周围的那一丛丛竹子突然转了起来,并且越转越快,几人的眼睛一会儿就被转动的竹林给晃花了。

举着电击棍的邱笑苍看着转动的竹林,不知道击向哪里,再抬头看,不知道是眼睛被晃花了还是什么,见四周都是白色的影子。柳青悄悄说:“我们得小心,我感觉到这里边不干净的东西有不少。”

正说着话,象一片黑云似的雾气飘进了竹林,他们几人拉着手站着,相互间已经看不清对方的脸了。更要命的是,周围什么都看不清,可他们却能听到四周各种各样粗重的喘气声,喘息声很多,听起来有男人的,女人的,感觉还有动物吐着舌头的那种出气声。三人惊惕地看着四周,可是四周一片黑气,除了隐约能看见的竹子外,别的什么也看不清。

他们三人背靠背站着,都紧张地注视着前方,防备着从黑雾中窎跳出来的袭击,邱笑苍有电棍在手,如果有什么东西跳过来,吃他那几十万伏的一击,估计不管什么怪物,都够它受的。柳青和柳烟都双手绾着手势,她们也不知道如果出来什么东西,自己的“六脉神剑”弹出去有没有用。

四周各种各样的喘息此起彼伏,三人等了许久,不见什么东西跳出来,越是这样,他们几人心里的压力越大,如果真有怪物出来,几人都经过了不少的场面,并不觉得多么害怕,越是这样含而不发,让他们心里越紧张。

喘息声中又夹杂了些丝丝的声音,柳青的感觉特别灵敏,突然声音打着颤说:“不好,有蛇!”话刚说完,只见四周的地上黑压压的蛇向他们快速爬来,丝丝地吐着红红的信子。

如果真出现个什么怪物,他们未必有多害怕,可这蛇实在太多,女人天生怕这种爬行动物,邱笑苍是男人,看见向自己爬过来的这些东西,也怕的脸色煞白。

这东西太多,而且不知道有毒没有,不管电击棍或柳青柳烟的独门武功,都不能有效地对付这些的爬行动物。邱笑苍一只手拿着电击棍,一只手伸向身边的小竹子,很快地折下一根竹棍来,柳青和柳烟见他宋,也同时以最快的速度各自折了根竹棍拿在手中。

吐着信子的蛇已经离他们很近了,并且随时可能箭一般的射过来,邱笑苍先用电击棍对着最前边的一团蛇影,噼噼叭叭地击去,一股难闻的肉焦臭味,蛇们暂时停止了前进。柳青和柳烟这边没有有效的武器,一条小蛇箭一般地身柳青射过来,柳青举起竹棍,在空中一击,小蛇软软地跌在地上,立即别的蛇疯了一样向柳青和柳烟逼了过来,两人把手里的竹棍轮得浑圆,打死了不少,可她们那挡得住这么多的爬行动物洪水 一般的袭击。邱笑苍顾不得自己前边,转过身来,开启电击棍,在柳青和柳烟前边划了个弧形,又是噼叭的几声响,冒出难闻的焦臭。

似乎这些东西很怕电击,邱笑苍一击之后,蛇们暂时停止了袭击,围着他们不敢前进。

“这事不对,就是把全仙源的所有蛇捉过来,也没有这么多,这些蛇会不会是假的?”见蛇们并没有给自己一方造成伤害,柳烟说道。

“很有可能,这些蛇几乎都长得一样大小,一个样子,就象是复制出来的一样,但我们也不能掉以轻心。可现在被围住了,怎么办啊?”邱笑苍是真的有点着急了。

“我们现在是四面受敌,这样很被动,我们最好能退出这地方。”柳青建议。

在黑雾中,四周都是一样的,现在他们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了,现在四周的竹林已经不再旋转了,几人商议,由邱笑苍打头,另外两人断后,向一个方向冲去。邱笑苍开启电击,在前边噼噼叭叭的一阵乱击,另一只手拿着竹棍,不停地挑着小蛇,似乎并没费多大神就开辟了一条路。柳青柳烟姐妹手拿竹棍,身手敏捷地驱赶着潮水般紧紧跟上来的蛇阵。

蛇们似乎知道他们要逃跑,在后边跟着他们的蛇阵就逼得越来越紧,柳青走在最后边,一不留神,一条小蛇窜起来咬在了他的手臂上,柳青吃痛,用另一只手用力地扯下那条小蛇,在她一分神的时候,后边的蛇们很快地涌了上来,挂在了她的腿上,那种冰凉滑腻的感觉弄得柳青很不好受,她感觉到腿上已经被咬了好几下,一种麻木感从脚腕传到小腿,腿已经不能动了,手臂还在空中不停挣扎。她感到几条蛇从裤管钻了进去,爬向女性最隐秘的部位,柳青无助地手臂在空中挥动,身体上挂着的蛇越来越多,麻木的双腿支撑不起身体,她跌倒了,她已经呼叫不出来,一些蛇钻进了她的衣服,还有一些爬上她的脖子,爬上她的脸,甚至试图从她的鼻子里钻进去。

见柳青已经被小蛇淹没了,柳烟哭喊着,疯狂地用竹棍不停地敲击着那一团蛇流,那些蛇好象疯狂了似的,柳烟的竹棍已经打死了不少,到处都是发腥的蛇尸体,那些蛇还是不管不顾地在柳青身上抱成一团,柳烟和邱笑苍只见地上一团人形的蛇流在地上痛苦地打着滚。

邱笑苍也顾不得在前边开路了,回过来用电击棍对着那团蛇影开足电流,不停地击下去,血腥加夹着焦臭味,蛇们死了很多,那团人形的蛇影并没见缩小。他们看见被蛇淹没的柳青还在地上痛苦地扭动着挣扎着,见柳青那一时死不了的痛苦样子,邱笑苍和柳烟的愤怒和恐怖已经到了极点,可是面对这一种冷血的敌人,任他们怎么疯狂地敲击,并不能把柳青救出来 ,甚至没有办法减轻她的痛苦。

邱笑苍的电击棍出门的时候刚充满电的,进竹林以来连连使用,现在已经没有电了。蛇们见邱笑苍手里的东西不再放出火花,肆无忌惮地向柳烟和邱笑苍逼了过来。

柳青看样子已经救不了了,可是两人也没有逃跑的出路,只能用手里的竹棍,抵抗着蛇们的逼近,他们知道,很快他们都会象柳青那样被蛇群淹没,痛苦地慢慢死去。

------------------------------------------------------


小说已经在逐浪上架,等不及的朋友可去那边读.那边已经上传了三十一万多字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