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一官员被指借建校舍敛财 小学建成2年成危房(图)

baifabaizhong 收藏 5 458


广东一官员被指借建校舍敛财 小学建成2年成危房(图)

天花板排水管漏水。


广东一官员被指借建校舍敛财 小学建成2年成危房(图)

坑坑洼洼的水泥地面出现大裂缝。


南方日报7月11日报道 花重金改造的校园危房,还不到两年的时间,竟然又成嫌疑危房,数百名学生的安危令人堪忧。水埠小学的改造令人痛心:校园“豆腐渣”工程依然存在,以往血的教训并没有彻底唤醒拜金者对学生生命的重视。


细观水埠小学的危房改造可以发现,与其他“豆腐渣”工程不同的是,这一次,只顾钱财的主体,不仅是施工方,还是国家公务员。《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第九章第五十三条第十四款明确规定:“公务员不得从事或者参与营利性活动,不得在企业或者其他盈利性组织中兼任职务。”


公仆带头违法追求钱财,而且置学生的安全于不顾,悲乎哀哉!


7月8日,茂名化州市同庆镇丰告、水埠、禾地堂等村的7名村长相约来到水埠小学查看校舍质量。他们村里的孩子大多在这里上学,但是学生家长却一直提心吊胆——建成不到2年时间的水埠小学校舍又成了“危房”。


现场


二楼地板坑坑洼洼,敲击发出沉闷空响


丰告村村长李耀华花了半个小时,从一楼数到三楼,他惊讶地告诉其他村长,“都50条裂缝了,越来越多了。”


水埠小学新校舍于2008年9月投入使用,使用时间不到两年。据学校的资料显示,水埠小学是一所完全小学,教师9人,办学层次从幼儿园一直到小学六年级,共有学生133人。


在二楼的教室,水埠村村长李卫华蹲下来,用手敲了敲地面,地板发出沉闷的空响,“下面是空的。”


二楼阳台中间也裂开一道缝隙。最令李卫华担心的也是这个阳台。与图纸设计高度相比,新教学楼窗台、栏杆均矮了约10厘米,调皮的小学生很容易爬上去玩。“有一次我看见有个小孩子吊在栏杆上,我吓得都不敢出声,慢慢走过去将他拉住。”


南方日报记者在水埠小学发现,粗制滥造处处可见。二年级教室水泥地面坑坑洼洼,随处可见菜碟大小的坑。老师告诉记者,教室里的凳子也放不稳,学生也坐不稳,经常有学生在上课期间摔倒。


南方日报记者从校方获悉,水埠小学的新校舍投入使用还不到两年,因为老校舍年久失修,2007年经化州市房屋鉴定机构鉴定为D级危房,丰告村委会决定将学校搬迁至新址地根沙洲重建。


2007年9月9日,水埠小学与挂靠在广东诺厦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工程方陈绍签订了教学楼建设工程合同,记者获悉陈绍的另一重身份是化州市同庆镇政府经济发展办主任。


僵持


施工偷工减料,校方拒绝验收要求


2008年9月3日,期待已久的水埠小学危房改造终于竣工。


虽然学校已经焕然一新,但令学校不满的是,施工方并没有严格按照图纸施工,存在严重的偷工减料行为。


“楼面隔热层、教学楼四周散水坡及排水明沟未按照图纸施工……教学楼窗台、栏杆均与图纸设计高度相差约10厘米;阳台地板高于室内地板……”丰告村委和水埠小学发现,新建教学楼存在严重的质量问题。因此,他们拒绝了施工方关于验收的要求。


2008年12月上旬,化州市D级危房改造组来到新水埠小学验收新教学楼,勘察、设计单位化州市建筑设计院负责人陈超茂现场查看后,同意推迟一年验收。


实际上,早在2008年6月,水埠村村长李卫华就发现了施工方存在偷工减料的行为,“他们在建设教学楼过程中,偷工减料,首层楼面用的水泥只有40公斤/包。“然而,当李卫华指出问题以后,他却遭到施工方的殴打。”施工方多次动用黑势力欺压、恐吓有意见的村民。“多位村长向记者诉说。


由于工程不合格,校方并没有把剩余的工程款给施工方。在双方的僵持下,新教学楼一直没有验收。


较量


委托签名误中圈套,工程验收离奇通过


奇怪的是,2009年初,施工方负责人陈绍几度拿着《工程竣工验收报告》,向学校追要剩余的工程款。


工程验收合格,需要得到建设单位、监理单位、施工单位、勘察单位、设计单位的验收盖章,才能取得法律效力。让水埠小学校长梁春锋想不到的是,在陈绍提供的验收报告上,居然有自己的签名和学校的公章。


南方日报记者在梁春锋提供的同庆镇水埠小学教学楼《工程竣工验收报告》上看到,工程验收结论一栏内写着:“本工程已施工完毕,工程质量达到设计要求。”


下栏盖章处,建设单位水埠小学一栏盖上了公章,并有校长梁春锋的签名。勘察单位和设计单位虽有负责人陈绍的签名,却并未盖上公章。


“署名并不是我写的。”梁春锋告诉记者,2008年12月23日,陈绍以第三批工程拨款的手续还未盖学校公章为由,拿着一堆表格到水埠小学找他签字盖章。由于当时他还在中心学校开会,因此,他委托水埠小学教导主任李桂林代为审核签字盖章。


这一说法得到了李桂林的证实,“因为表格很多,要盖的章也比较多,所以,我没有仔细看就替校长盖章签名了。”李桂林后悔地说,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一直被学校拒签的工程验收报告也被陈绍夹杂在其中。


昨天下午,陈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工程验收并不存在问题,对于工程验收的具体过程,他不愿意透露。他还称,自己之所以承包这个工程,是因为没有其它人愿意承建。


陈绍也承认,自己是同庆镇政府经济发展办主任,他并不是工程的直接承办人,而是挂靠在广东诺厦建筑工程公司名下。而诺厦公司却以书面形式发出声明,表示陈绍与水埠小学签订的建筑合同是其个人挂靠在公司承建的,由陈绍承担质量安全责任并独立经济核算。


“作为国家公务员,可以从事或参与营利性活动,在企业或者其它营利性组织中兼任职务吗?”对于记者的提问,陈绍避而不谈。


官司


施工方告状,财产保全冻结校长账户


同庆镇丰告村委书记李亚荣和水埠小学校长梁春锋认为,学校不应该为“豆腐渣工程”埋单。



村委会和学校不仅拒绝支付3万元工程尾款,还“以工程尚未完工”为由扣押了陈绍施工前所交的履约保证金2万元。


陈绍多次前往学校追讨欠款未果,于是以“建设工程合同纠纷”为由起诉水埠小学。目前,此案已由化州市人民法院受理,并于7月6日上午进行过一次开庭审理,审判结果暂时还未公布。


“修建这么差质量的校舍,还好意思来要剩余工钱。”在李亚荣看来,这是一场颠倒黑白的官司。“我们应该向他(陈绍)追回之前支付的工程款才对。”


让校长梁春锋觉得“麻烦”的是,陈绍向法院提出财产保全的申请,梁春锋作为水埠小学法定代表人,法院依法冻结了他的银行账户。


(本文来源:南方日报 作者:杨大正 李秀婷 汤凯峰)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