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柔情之古道惊风 第二十二卷 青海借粮 第四百七十四章 孤身出海

古道惊虹 收藏 0 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45.html


第四百七十四章 孤身出海

楚枫一听有人叫卖龙驹草,急赶马过去,只见叫卖的是一个渔民,地上放着一个小箩,小箩上用红墨歪歪斜斜写着“张三”两个字,大概这人就叫张三。小箩里放着十数株小草,十分青绿。

楚枫急下马问道:“这是龙驹草?”

张三一怔,见楚枫仪表不俗,乃道:“实不相瞒,这并非龙驹草,只是借用其名叫卖,这里的人都知道。不过这草确实有些奇效,公子不妨买一二株以备不时之需?”

“它有何奇效?”

“这……我也不甚清楚,反正只要不是恶症,服它多半能有所好转。”

“那请问小哥如何能寻得真正的龙驹草?”

“这……”张三支吾起来。

楚枫转而问:“这草如何卖?”

张三即时陪起笑容道:“不贵,五十钱一株!”

“好!我全部买下!”

张三登时笑逐颜开:“好哩。这有十二株,恰好六百钱。公子只需把这草晒干藏好,遇上急症即可入药服用!”

楚枫取出一枚银子递给他道:“不用找了,有多的留下!”张三连声多谢,楚枫乃问:“不知小哥可否告知如何去寻龙驹草?”

张三略一迟豫,望了手中银子一眼,又左右悄悄看了看,乃小声道:“龙驹草是我们西海之宝,轻易不告诉外人。不过既然公子苦心找寻,我就告知一二,公子千万不要告诉他人。”

楚枫心里好笑,忙点头答应。

张三道:“龙驹草生长在西海中心一座山上,那山名海心山。许久之前西海先民常去海心山采摘龙驹草,后来渐少了,到最后只剩下极少数人晓得识别龙驹草,而晓得采摘的更少之又少。说来惭愧,小人先辈本晓得采摘龙驹草,可惜传至我这一代便失传了,唯有摘些假龙驹草帮衬生计。”

楚枫连忙又问:“那如何去海心山?”

张三道:“但凡去海心山,必是从鸟岛东端出发,两位若想去,可租船前往。不过我劝两位还是打消这念头!”

“为什么?”

“因为近日西海出现了一帮海贼,自称断门五虎,十分凶恶,烧杀抢掠,无所不为,有时还上岸劫掠村民,遇着他们,必然没命。所以现在渔民都不敢出海打渔,我也是不得已才摘这假龙驹草混和度日。”

“小哥可否带我们去鸟岛?”

“两位请随我来!”

张三背起小箩带路,楚枫见那小箩上歪歪斜斜的“张三”两字,不禁笑问:“小哥村中是不是还有一人叫李四的?”

张三一怔,笑道:“公子见笑。我其实叫张山,不过村人都喜欢喊我张三,喊多了,我也习惯了。村中没有李四,不过倒有一个麻四,不务正业,专干些无本勾当!”

“哦?何谓无本勾当?”

“要是有人要出海,他就扮作殷勤接待,等上了他船,出至海中,他就干起害人勾当。你们要出海,可千万不要上他的船。”

“原来这样!”

边说着,已经来到一岛屿,远远便传来一片咿哑啾鸣之声,及至一看,哇!只见这岛上栖息着无数禽鸟,有斑头雁、海鸥、天鹅、金雕、百灵、云雀、鸬鹚、黑颈鹤等等,数不胜数,有的迎风翔舞,有的追逐嬉戏,有的在海面游弋,有的在绿草漫步,千姿百态,蔚为壮观,难怪被称为鸟岛。

公主睁大一双秀目,看了这顾不上看那,便走便惊赞,几乎不舍得举步。

张三道:“如今是冬季,大部分鸟都南迁了。如果两位在夏季到来,这里满岛都是压压一片的鸟禽,那才是真正热闹!”

楚枫和公主惊讶不已,想不到这还只是一小部分未南迁的禽鸟,若是夏季禽鸟齐集于此,可以想象那是何等之壮观。

张三引两人来到鸟岛东端,眼前是茫茫一片海面,海风习习,远望碧波连天,雪山映趣,十分美丽。沿岸停泊着一排排大大小小的渔船,从船身来看,显然都有一段日子没有出海了。

张三道:“我就带两位至此,两位要出海可要小心!”说着忽“咦”的一声,自语道:“麻四的船出海了?他倒有这个胆子出海打渔?”

不远处有个渔民听到张三自语,乃道:“麻四哪里是出海打渔,他碰上买卖了!”

“哦?”

那渔民道:“今儿一早,有位女子孤身走来,竟要出海,我们说有海贼出没,劝她不要出海,她却执拗不听。我们都不敢出船,就麻四敢出海,于是她就上了麻四的船……”

楚枫大惊道:“那女子是否一身长白衣袍,提着小药箱,十分美丽?”

“是哩!美得鱼儿见了都沉下西海底了。那麻四色迷迷偷眼瞧着,我敢说肯定没安好心!”

楚枫又惊又怕,急对张三道:“小哥,请马上带我们出海寻那女子,感激不尽!”

“这……”张三犹豫道,“非是我不愿意,但那些海贼实在凶恶……”

“你放心,有我在,那些贼人不敢靠近半分!”楚枫见张三还是犹豫,急又道,“我多给你些银两,求你帮帮忙!”说着伸手入怀一摸,原来已经身无分文,不禁大急。

公主伸手从头上拔下那支鸾凤蟠纹钗,递给张三道:“就请帮个忙!”

张三接过一看,亦看出这钗价值不菲,恐怕足以让自己一辈子衣食无忧,乃咬咬牙,道:“好!我就豁出命与两位走一趟,两位请上船!”

他带两人下了自己那条小渔船,正要解开绳索,楚枫已一剑将绳索削断,张三吓了一惊,也不敢多言,急急摇船出海。

行了一程,前面依旧是茫茫一片海域,楚枫立在船头心急如焚,一个劲催道:“摇快点!摇快点!”

张三已经满头大汗,奋力摇橹,那船却只是不去,楚枫真恨不得亲自摇橹,苦于不晓操作,反致误事。一时坐立不安,在船上来回走着。

“楚大哥!”

公主喊了一声,楚枫没有答话,忽走至船尾,挥剑向水面一划,“哗”的激起三尺波浪,小船随之向前一冲,把张三吓了一跳。

“哗!哗!哗!”

楚枫接连挥剑划出,小船一下一下向前飞窜,张三何曾见过这等功夫,惊得目瞪口呆,急忙拼命扶橹,稳住前行方向。

公主默默站在一边,看着楚枫一剑一剑拼命划向水面……

眼看日色将落,茫茫海域中忽然漂来一条小船,张三一眼认出是麻四的船!

楚枫心“怦”的跳了一下,一飞身,已经落在麻四船上,赫然看到一具中年汉子的尸体仰面倒在船沿上,满面麻子,颈上有一刀痕,显然被人一刀断喉。船上再无其他人,却有一个小药箱跌在船板上。

楚枫拾起小药箱,心直往下沉。

这时张三摇船靠来,一看,吓得卟的软倒在地,颤声道:“是麻四,他……他遇上海贼了,海贼就在附近!公子,我们赶快回去吧!那姑娘恐怕已经被……”

“住口!”

楚枫突然大喝一声,整条船被震了一震。他一飞身落回张三船尾上,喝道:“继续摇船!”

“不过那些贼人……”

“快摇!再出声就一剑杀了你!”楚枫一剑劈在水面上,激起一排大浪,小船箭一样向前直冲,骇得张三紧紧扶着摇橹,那还敢哼半声。

楚枫一剑接一剑划向水面,越划越急,越划越快,简直发了狂一般,最后“阿”的狂叫一声,“蓬”的划出一道剑锋,“哗啦”竟然激起千尺巨浪,小船瞬间飞离水面一尺,仿似箭鱼出水一般……

不知划了多久,楚枫已经筋疲力尽,双眼几乎滴出血。

“楚大哥!”

公主小声喊了一句,楚枫没有作声,依然一剑一剑划着水面,尽管划出的剑气已经激不起半点浪花,甚至连剑气也开始发不出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