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手 正文 第十八章 进门

诺基不亚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8.html[/size][/URL] 石小男跟着钱大富哥俩在通往屯子的土路上晃荡,虽然七个不情八个不愿的可是他也没有办法啊!如果没有自己搭桥的话人家根本就不会让他们哥俩进去的,这哥俩跟石小男说的那个可怜啊!什么被关东五省联合通缉没法呆了啊!什么没有盘缠进入关内继续跟鬼子干啊!真是说者伤心听者有泪的。 虽然石小男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8.html


石小男跟着钱大富哥俩在通往屯子的土路上晃荡,虽然七个不情八个不愿的可是他也没有办法啊!如果没有自己搭桥的话人家根本就不会让他们哥俩进去的,这哥俩跟石小男说的那个可怜啊!什么被关东五省联合通缉没法呆了啊!什么没有盘缠进入关内继续跟鬼子干啊!真是说者伤心听者有泪的。

虽然石小男捏死了六七个鬼子,可那都是在被动的情况下进行的,尤其是第二回他是以为被追的是老爹,那他还只是在半道上偷袭打黑枪,等发现救错人了本来准备猫起来的他,要不是让姜坤把鬼子引到他那里,石小男是绝对不会跟鬼子拼命的。

他的本意可从来没有主动招惹鬼子的意思,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对那些拼了命跟鬼子周旋的好汉的敬佩。要他摆明车马炮的跟鬼子硬撼他可没有那个胆子,可自己要是进了屯子那自己就真的半截身子陷进这滩浑水里了。

抱着事情不好自己就跑的心思,石小男经过了精心的伪装才磨磨蹭蹭的跟着那哥俩进了屯子。

石小男站在大宅的门口,仰头看着两扇用铁条包裹的厚实的木门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好?这让跟在他身后的哥俩是干着急没有办法啊!

石小男不急可大宅里的炮手急了,哪有大中午的堵在人家大门口啥话也不说干站着的人?逼得没有办法宅子里的人派出了一个跟掌柜的报告,剩下的人中间小头头就开始盘起石小男的话来。

也不怪人家谨慎,本来绺子要来砸窑就弄得宅子里人心惶惶的。再加上早晨大小姐回来的时候那个惨啊!整个一个要饭花子的形象,要不是身边有个人保护,大家都以为大小姐被人那个啥了呢?

结果晌午有个尖嘴猴腮的家伙就跑来自荐要当炮手,要不是口口声声的说他们的一个兄弟认识大小姐,并且一路护着大小姐回的家,恐怕早让人当成绺子的探子给毙了。闹腾到最后没有办法只能问问内院?结果还真是大小姐认识的人。不过那护院的炮手也没有让那个一看就不是好人的家伙进来,而是让他将人叫齐了再来。

趁着那家伙叫人的功夫,护院的炮手赶紧让内宅的老妈子向大小姐打听救他的人什么长相?在得到详细的描述后炮手才敢等人到了放进来。结果见到大门外头那领头的打扮,炮手头子彻底的无语了。这他妈怎么让人认啊?

呈三角形站着的三人身后的那两个不说了,左面的认识右面的一看年龄就跟大小姐说的对不上。在前面的那位爷倒好,大热天的上身披着一件插满树枝草叶的披风,下身穿着一条染的花了呼哨的裤子。这么热的天你说披着披风就披呗!哪有连脑袋都罩上的啊?也不怕的了热痱子?

因为站在围墙上落差的关系,炮手头子根本看不到底下的罩在披风下的长相,这让他怎麽敢将人放进来呢?结果看在大小姐的面子上,好说好商量的人下面的人将罩在脑袋上的那块布揭了,虽知道看到对方的面孔炮手头子差点没有气吐血。

石小男的脸上让他用自己土法造的伪装油图的那个花啊!就连他老爹离得稍微原点都不一定能认出来,何况是只听了描述的炮手头子呢?

当时看到石小男的脸炮手头子有种要拔出腰里的二把盒子喷死他的冲动,不过看来大宅的主人在看人的眼光上还有点眼里,炮手头子在最后的关头压住了火气。没有办法的只能再派人到内宅一趟,请出大小姐来认人了。

本来还纳闷的黄羽慧在挪着小步登上围墙时,才知道为什么护院的柴大哥让人三番五次的到内宅来问自己?站在下面的石小男实在时让人无语,要不是自己对照着脑海中那极为熟悉的身影,上大致推断出站在下面的是同一个人,就是换了姜先生恐怕也没办法认出来吧?

不过为了安全黄羽慧还是谨慎的问了起来:“下面的是石小男吧?”

站在大门口晒了半天的太阳,石小男的裤裆里汗水和着身上的老泥黏糊的都快要抓蛤蟆了。再加上他是不情不愿的被硬拉来的,被太阳晒的火气越来越大,被黄羽慧这么一问就再也压不住了。

“咋的翻脸不认人了?让进我们就进不让进我马上消失,大热天的别在哪里废话!”

听着自己熟悉的话音黄羽慧心中一动,想着回来的一路上石小男在暗中保护自己,她的心里有中甜甜的感觉。不过听着下面那位说话的口气,黄羽慧还是偷偷的苦笑了一下,看来他还是怨自己那天的冲动你啊!

当事的两个人没有觉得石小男说的话怎么样?可他的话却让周围的人齐齐的吸了一口气。

站在石小男身后的哥俩是怕,他因为说话把事情给搞砸了。站在院墙上的炮手们是头一回听见有人敢这么跟大小姐说话,听说以前唯一的一个这么跟大小姐说话的家伙,最后半道上被人给做了。明面上是被别梁子的给半道上敲了闷棍,可背地里大家都在传是护眼珠子似的护着大小姐的老爷,叫护院头子柴哥下的手。所以这回听见下面的石小男这么跟大小姐说话,所有的护院炮手都替下面的那家伙默哀了。

祝他能活着离开这里吧,啊门!

结果掉了一地眼珠子的事情发生了。

没有想象中柴哥暴跳如雷的叫嚣和子弹,只有轻柔的话语让人觉得好像是谁在这大热天的吃了一碗并渣滓似的舒坦。

“虽然我以前对你说过很多的谢谢,可是我在这里还是要说谢谢你一路护着我回家。难道你真的不能原谅我吗?”

略显有缘的话语传到石小男的耳中,那一刻让他的心真的有种要原谅黄羽慧的冲动。不过就在他要说出来的时候,石小男突然一下惊醒了。他的心里不断的问自己:你他妈又被色迷心窍了啊?是小命重要还是女色重要啊?

石小男心中坚定的保命的执念在他犹豫的这一刻终于战胜了其他的一切,在恍惚中惊醒的她异常的不爽的回了黄羽慧。

“别磨叽了,给个痛快话。不然我们就走人。”

护院头子柴哥好几次要有掏枪的念头,都在大小姐柔弱的眼神下败了下来。看着下面的石小男他恨得牙根都痒痒,曾几何时有人敢这么跟大小姐说话啊?

“柴哥您让人打开门吧!下面的人是我的一个朋友。”

听了大小姐的话柴哥虽然有些不太情缘,不过还是吩咐人将外面的三货给放进来。狠狠的瞪了石小男一眼,柴哥随着黄羽慧慢步的走下围墙。

感觉有人对自己不怀好意,石小男抬头看了一下满是脑袋的围墙,结果一无所获的他有些怀疑起自己的感觉来。

没道理啊!自己的第六感一项比较准的啊?

“咯吱吱”的金属摩擦声响起,厚重的大门终于打开了一条让人能通过的缝隙。

缓步的走进那只能让一个人通过的门缝,石小男第一眼就看见了穿着浅色碎花洋布衣服的黄羽慧。还是那么的清秀,还是这么的楚楚动人。

可眼前的人让石小男的心里打上了一个不可磨灭的烙印,那就是一个要命的梦魔啊?

感受到黄羽慧身后那位一直将手放到插在腰上二把盒子握把上的家伙恶狠狠的眼神,石小男终于知道了在围墙上的是谁了?

虽然在人家的威胁下,可石小男还是自己赞了一下自己。

我说吗,咱的第六感一项的贼准,怎么能感觉错了呢?

毫不在意的石小男一进了大门,将身后的门缝闪了出来。他就一下子靠在了围墙上,看着黄羽慧透着一种让别人感觉色迷迷的眼神。

本来准备要和石小男好好说话的黄羽慧,在石小男的眼神下败了下来。低着头还是掩饰不住嫣红的脸颊。

这让一直警惕的柴哥大感:小姐长大了,该到出嫁的年龄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