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人的头发

红尘秀极 收藏 28 1429
导读:牙膏的长度   淘气的贝克知道妈妈回来了,从房中冲出来:“妈妈,您知道这一支牙膏里装有多少牙膏吗?”   “不知道。”   “我刚刚才知道,它能从沙发边挤到房门口。”   眼没瞎   一辆出租汽车疯狂地在闹市区疾驰着,把一个行人撞倒在人行道上。那人一爬起来,一边挥着拳头一边对司机骂道:“你怎么搞的?难道你眼睛瞎了。”   出租汽车司机回敬他说:“瞎了?你这是什么意思?瞎了还能撞倒你吗?”   恋人的头发   热恋中的弗里得对自己恋人的小弟弟说:“给你

牙膏的长度


淘气的贝克知道妈妈回来了,从房中冲出来:“妈妈,您知道这一支牙膏里装有多少牙膏吗?”


“不知道。”


“我刚刚才知道,它能从沙发边挤到房门口。”


眼没瞎


一辆出租汽车疯狂地在闹市区疾驰着,把一个行人撞倒在人行道上。那人一爬起来,一边挥着拳头一边对司机骂道:“你怎么搞的?难道你眼睛瞎了。”


出租汽车司机回敬他说:“瞎了?你这是什么意思?瞎了还能撞倒你吗?”


恋人的头发


热恋中的弗里得对自己恋人的小弟弟说:“给你五元,只要你姐姐的一小绺头发就行了。”


“你干脆给我五十元,我可以帮你弄到她一头的假发!”


医生


祖母和孙女在诊室里。


“解开衣服。”医生对漂亮的姑娘说。


“不,大夫,”老太太说,“我才是病人”。


“哦!那么请伸出舌头。”



2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