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雷专家王利军:将生命寄托给国产最新主战鱼雷

阳萧 收藏 1 349
导读: 初夏,南海某海域传来振奋人心的消息:我国新型鱼雷试验取得圆满成功!庆贺胜利之时,海军装备部驻晋某军代表室一群年轻军代表眼含泪水,将41朵小白花撒在万顷碧波之上,以寄托对前任总代表王利军的深深哀思。 一年前,为了这一新型鱼雷,王利军连续高强度工作,致使脑部血管瘤破裂,倒在了他一生热爱并为之奋斗的岗位上,年仅41岁。 科学养护模式极大延长鱼雷战储时间 本世纪初,我国新一代主战鱼雷在自主研发过程中,受制于国外技术封锁,进展一度非常缓慢。当时,两次试验失败的阴影笼罩在人们心头。刚提拔为副总代表


初夏,南海某海域传来振奋人心的消息:我国新型鱼雷试验取得圆满成功!庆贺胜利之时,海军装备部驻晋某军代表室一群年轻军代表眼含泪水,将41朵小白花撒在万顷碧波之上,以寄托对前任总代表王利军的深深哀思。


一年前,为了这一新型鱼雷,王利军连续高强度工作,致使脑部血管瘤破裂,倒在了他一生热爱并为之奋斗的岗位上,年仅41岁。


科学养护模式极大延长鱼雷战储时间


本世纪初,我国新一代主战鱼雷在自主研发过程中,受制于国外技术封锁,进展一度非常缓慢。当时,两次试验失败的阴影笼罩在人们心头。刚提拔为副总代表的王利军,接过了动力系统国产化研制的重任。


一天深夜,王利军终于找到了问题症结,兴奋地给厂方设计人员打电话,建议改进容易断裂的配气阀体。但是,“国外引进技术”的标签让谁也不敢轻易下手,设计人员想等等看。


王利军急了:“还等什么?打起仗来再改进,战争早就结束了!”第二天,他自告奋勇牵头成立攻关小组,一边充分吃透引进技术,一边穿梭于北京、上海等地的科研院所。几年间,他自学了机械、材料、CAD制造等学科内容,最终采用了全新的整体式阀体方案。投产试用后,鱼雷表现出可连续使用、可靠性高、成本降低80%的巨大优势。


鱼雷是海军克敌制胜的重要水中武器,王利军把监造优质战雷、磨砺水下利剑视为自己的天职。为此,他孜孜以求,丝毫不敢懈怠。


一次,由于装配工将电缆接错,鱼雷在湖中试验失败。质量排查时,厂方一位中层领导向王利军建议:“这只是个小问题,赶紧改正进入下一步,别拖了试验进度。”


王利军却想得更深:电缆接错这样的低级错误居然能通过质检,反映了质量管控和产品设计源头存在漏洞。王利军立即组织军代表审查厂方质量管理体系,一下挖出了23项设计环节缺陷。


举一反三,王利军接着对另外13项产品质量逐一清理,编制研制、生产、试验的规范和操作细则,使装备无论在什么状态下都处于严格的监督程序和标准之下。他们先后为3型主战鱼雷排查出2000多个影响产品可靠性的质量隐患,极大提升了产品可靠性。


采访中,与王利军一起工作19年的战友、现任总代表赵晋宏还告诉我们这样一件事——某型鱼雷动力系统的战储时间,技术文件上标注为几个月。“几个月维护一次,部队还怎么打仗?”工厂不敢动,但王利军偏不信邪。


他很快联系部队,拉回了4条库存战雷,每个月重复着拆分战雷、性能测试、分析比对,像一台永不疲倦的机器,寻找着战雷储存、延寿的办法。


4年过去了,这件厂方认为办不到的事,被王利军征服了:他牵头摸索出的一套战雷科学养护模式被写进部队操作手册,使战雷的存储周期提高了10多倍。



一项紧急建议,为部队节省维护经费数千万


2005年春节,王利军在走访部队时发现,鱼雷仓库里不少某型鱼雷出现了战斗部和燃料密封圈老化等问题。


回来后,王利军立即对库存鱼雷进行了一次性能衰减抽样试验,结果让人震惊:65%的战斗部使用寿命已到期,必须尽快组织报废销毁处理。


王利军立即协调军厂双方联合上报,提出“销毁所有到寿鱼雷装药,替换新型战斗部”的紧急建议。为了争取时间减少隐患,他说服工厂在没有经费投入的情况下,先期展开更换新型战斗部的工作。


很快,各作战部队大量库存、危险性极高的鱼雷战斗部安全隐患随之消除,为部队节省保养维护经费数千万元。


作为部队利益的维护者和代言人,王利军在工作中敢于较真儿、勇于负责。


某一年,海军下达了新型鱼雷战斗部的研制任务。某军工厂的总会计师拿着一个厂方的审价方案找王利军签字,王利军耐心地告诉他:“国家拿出钱来搞装备不容易,能不能再降降?”在接下来的两个多月里,王利军深入一线,从制造工艺到试验配套,仔细核算成本,一次性削减预算7万多元。经过连续5轮的审改,最终以原价73%的定价上报。


一生肩负强装使命,监造主战鱼雷数百枚


中国海军60年风雨历程中,一度面临“有艇无好雷”的尴尬。我国鱼雷的落后现状,深深刺痛着王利军。在军校学习期间,他主攻鱼水雷专业。为了让我国高性能主战鱼雷早日比肩世界,王利军暗暗发誓:“要让中国海军拥有新一代智能高速鱼雷!”


王利军所在的工厂位于太行山脉,是一个典型的“三线”艰苦地区,驻地偏僻,工作条件差。来自江南鱼米之乡的王利军,却对这里一见钟情。他认为,这里才是实现他人生价值的最好舞台。


刚到代表室时,王利军被分在鱼雷动力组,整天与发动机燃料打交道。发动机燃料能挥发一种有毒化学气体,闻一闻都会让人恶心呕吐甚至晕厥。每到发动机返修时,厂里工人害怕身体造血机能受影响,想放一放再拆,可王利军为了掌握第一手资料,经常拿着钳子、起子就冲进现场,迎着刺鼻的味道,打开外壳查原因。正是这种“拼命三郎”的劲头,使得王利军寻找返修故障的原因比谁都快。


在王利军办公室的墙上,挂着两样东西:一个是永远比正常时间快8分钟的挂钟,另一个是中外海军鱼雷发展历程图,时刻提醒着王利军肩负的使命。这成为王利军呕心沥血、忘我奋战的写照。


王利军办公桌的抽屉简直就是一个小药箱,里面塞满了10多种药品。一份西安第四军医大学2008年4月23日的体检表上,清楚地记录着王利军体检时亮起的8项“红灯”:高黏血症、左侧颈总动脉-中膜增厚、右肺中叶炎症、双颌淋巴结肿大……然而,他周围的同事和自己的家人对这些都毫不知晓,王利军只是默默地把它藏在抽屉里。


28岁被提拔为业务组长;32岁任命为代表室副总代表,分管3个鱼雷型号;36岁出任总军事代表……王利军在简陋而又艰辛的舞台上,为部队监造数百枚主战鱼雷,将人生最宝贵的20年青春献给了我国的鱼雷事业。


2009年5月,在王利军生命的最后一段日子里,面对专程前来探望的海军装备部首长,王利军吃力地伸出左手,画了一个鱼雷的形状,嘴唇口翕动着,想说话却无法出声。他的右半边身体已经无法动弹,只好抬起左手,给首长敬了一个庄重的军礼


这位鱼雷专家,用这样一个军礼,为自己的生命画上一个壮丽的句号。 (江明 姜毅)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