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元甲大将参谋回忆1979年抗中战争

mimayang123 收藏 30 19437
导读:前越南人民军武元甲大将参谋官阮建同,在其退役以后发表了他自己对于1979年抗中战争(越中边境战争)的一些经历与看法,他是在接受 美国军事作战研究机构访问时提出的这些个人观点。透过阮建同的回忆,我们可以更真实地感受到当年那场边境战争的血雨腥风。 阮建同:作为人民军,我们的职责就是打击那些敢于与我们对抗的敌对武装势力。我们曾经一度占据柬埔寨,老挝这些国家。他们的抵抗是 微不足道的。但是,我们在与中国的交战中,我们最终还是领教了他们的真实的实力。 阮建同:武将军与国防部在开始判断上就出现了很大的失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越南人民军武元甲大将参谋官阮建同,在其退役以后发表了他自己对于1979年抗中战争(越中边境战争)的一些经历与看法,他是在接受 美国军事作战研究机构访问时提出的这些个人观点。透过阮建同的回忆,我们可以更真实地感受到当年那场边境战争的血雨腥风。


阮建同:作为人民军,我们的职责就是打击那些敢于与我们对抗的敌对武装势力。我们曾经一度占据柬埔寨,老挝这些国家。他们的抵抗是 微不足道的。但是,我们在与中国的交战中,我们最终还是领教了他们的真实的实力。


阮建同:武将军与国防部在开始判断上就出现了很大的失误。我们认为中国当时正在全力处理国内后毛泽东时代初期的政治内部争夺(争斗 的结果是毛的夫人锒铛入狱),没有剩余的精力关注我们这里的举动。但是,实际情况与我们预料的相反。


阮建同:1978年,中国派遣两名上将负责云南与广西军事事务。这本当应该引起我们的警觉。这两位将军是毛时代的红人,他们分别是经历 过中国国内抗日战争的许世友将军和出国参加过朝鲜侵略战争的杨得志将军。他们分别负责云南、广西事务。而我们与中国交界的边境地带正 处于这两个省份的钳型包围之下。因此,我当时就预感到中国可能会在1978年底至1979年初,发动对于越南的侵略战争,但武将军当时则并没 有那么去认为。


他认为10年的文化革命,中国的经济与军事势力已经是无比的衰弱,中国不可能再有能力来维护他的边境。剩下的中国只能是坐下来接受 我们的谈判协议。武将军因此并没有把驻扎在柬埔寨的主力师派遣回国。因此导致战争爆发时,我们只能依靠目前过于分散的2个师与地方独立 团实施对于中国的抗击。


在战前军事准备上,武将军没有把全部火力配属部队调集到一线作战,而是依旧采取以前对待美国侵略者的办法分散部署,而我们的地面炮 兵部队因担心在中国首批航空打击下的全部损失,把大多数重型SU-30火炮部署在山洞里面,以便在适当机会出来给予中国军队重创。


1979年2月17日,中国侵略者果然出动4个野战集团军,兵分5路从云南、广西两地对老街、大小凉山等地发动了进攻。中国在老街以北519高 地上,集中了约有4个营的火箭炮部队,我们预料的大规模空中轰炸并没有开始。


中国火箭炮是当时印半岛最闻名的武器,他有107、122、130等不同口径。而我们获得当时中国的援助主要是107mm火箭炮。这是77式与60式 两种。而中国军队采用的是122、130mm火箭炮。


在约有90门火箭炮的猛烈轰击下,我方边境的519高地情况十分恶劣。中国军队在10分钟炮火准备以后,发动了猛烈攻击。我方守军整个上 午就损失了391名战斗员。其余部队剩余人员只能躲进“战洞”实施分散抵抗。


丛林战、游击战,是我们用来打击美国侵略者的最佳手段。但是在这些地区,中国军队曾经3次部署在这里,对于这里的地形地貌十分熟悉 。而这次前来已经是他们第四次了。而中国目前使用的攻击部队主要是广西与云南两地部队的掉换部署。他们熟悉丛林绝对不低于我们的能力 。


中国两翼钳型攻势很难抵挡。中国不断向我内地攻击。我们被合围的结局是不可能被修改了,但是,我们在大凉山地段击退了三次中国军队 进攻。使得我们至少获得了一些舞动战斗士气的机会。中国部署有自制双栖坦克部队。这些坦克是以往援助我们的那些改进产品。他们是中国 62式为主。这些是按照南方中国水网交错与松软泥土地制造的坦克。他们与美国鬼M41、48绝对不同。他们没有那么容易陷入我们的松软泥土。


他们的火炮俯仰角度更低,而且大多数配属了先进的激光测距机。实施对于静止目标直瞄射击,十分精确。而我们在前期部署在山洞里面的 部队与重型装备,此时就成为了毫无疑问的靶车。中国进入我国腹地。这里距离我国首都河内仅有不到10公里的平原地带。而我们剩余的最大 阻击部队编制,就是三个并不满员的战斗营。


范主席与武将军的国防部同时认为,我们应该提出停战谈判,以获得调整部队的时间。但是,中国拒绝了我们的要求,他们认为什么时候停 止战争,需要由他们说。在中国先头装甲部队的坦克接近我国首都距离8公里距离范围,中国停止了进攻。可以这样说我们那时候,整个河内 使用防御部队都是民兵,他们根本不能与正规部队对比,更不可能对抗凶恶残忍的中国侵略军。但是,正是河内民众上下一心抵抗外侮的昂扬 斗志,吓退了杀掠成性的中国侵略者,迫使他们停止攻击,狼狈撤军。


阮建同:战争从开始就意味着我们抵抗中国侵略军的险恶环境。当时,苏联并没有按照事先约定出兵中国内蒙古。没有二线对进,我们根本 不可能赢得这场战争。而实际中国打的并不是我们一个,而是连苏军也包含在内。


但是,武将军与范主席的军事主观错误是不能被否认的,我们的早期判断出现了全面的策略性错误。因此导致我们在基本没有组织战前准备 ,就匆匆投入战斗。


5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