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骨军魂 正文 第四十九章 仇人是铁杆汉奸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94.html


“怎么,你认识他?”于若飞急声问道。

“岂止认识,我与他还有不共戴天之仇!这个畜牲杀了我们全家……”说到这里,肖毅满脸通红,血脉责张,两眼充满无限的杀机,他把陈保之和秦海峰他们的罪行详细地告诉了于若飞。

“这帮丧心病狂的家伙,坏事做绝,早该天诛地灭!神剑同志,也许你还不知道,你的这两位仇人被军统派到关东搞情报,不料被日军抓捕,最终受不了劳狱之苦,成了铁杆汉奸。除了跟着日本鬼子烧杀抢掠外,陈保之和秦海峰还唆使他们对老百姓制造惊人的心理恐惧。”

“制造惊人的心理恐惧——?”肖毅露出一副疑惑的表情,心里想着,难道除了这些烧杀抢掠外,还有比这个更让人切齿痛恨之事?

原来在前段时间,陈保之和秦海峰带着小日本到河源县的梅岭村,抓了20多名地下抗日干部,将大伙绑在木桩上,竟然强迫全村人前来观看他们的杀人表演。其中骇人听闻的是将人的头骨活活砸开,取出脑汁,放在玉米中熬煮,称之为“补脑粥”。煮好后,强迫全村人一个一个地喝,不喝者,当场杀死,然后还残忍地进行五马分尸!村民们无奈之下,只能硬着头皮闭着眼愣是喝了下去,有很多人喝下去当场就忍不住吐了出来,但这样不算,他们还必须重新喝,直到喝下去为止,这两个丧尽天良的畜牲看到老乡痛苦难受的样子竟然洋洋得意地哈哈大笑起来。后来当地游击队得知消息后,刺骨痛恨,怒发冲冠,为了给那些乡村们报血海深仇,秘密谋杀陈保之等人,不料行动失败,还险些被日本鬼子‘包饺子’。

“据内线可靠消息,河源县有支日本小队近日将被派遣到凤凰城执行任务,还调查到汉奸陈保之的老家正是凤凰城七里村的,由于他对这里的环境十分熟悉,所以他跟秦海峰很可能会一起过来,为了防止他们在这里对老百姓干出伤天害理之事,上级希望你们风神突击队将二人处决。”

“好,保证完成任务!”不管于公于私,肖毅都决不可能放过这两个丧尽天良的铁杆汉奸,想到隐藏在敌人内部的好兄弟“风雷”,不由得为他捏一把汗,李保之和秦海峰的出现必然会把他推向一个十分危险的边缘,无论如何必须设法通知白玉骐让他作好充分的思想准备,如果实在不行还很有必要劝其转移到别处执行新的任务,当然风神突击队也会设法去暗杀这些汉奸。

“神剑同志,你们的任务非常艰巨,一定要多加小心呀!”

“放心吧,烛光同志,你也要多加保重。”

肖毅和于若飞说完深深地拥抱在一起,他们的关系也从一个陌生人发展成亲密的战友。

“咚咚咚——”,楼下小李一声他们下楼梯,急忙迎了过来,“掌柜,刚才‘胜记’鞋铺的老板找过您,他说有急事,但让我支走了。”

于若飞点了点头,“哦,我知道了,呆会儿我会到他那里去。”

两人挥手告别后,肖毅悄悄地摸进了凤凰城司令部后门,这时小鬼子都已安然入睡,肖毅在外面学了几声鸟叫,这是他与白玉骐之间的秘密暗号,白玉骐此时也正想入睡,一听这熟悉的鸟叫声,整个人变得精神倍爽,“是少爷?”白玉骐心里嘀咕着,急忙穿上衣服拿起草纸假装拉肚子上茅厕的样子。

“玉骐!”果然一个熟悉的声音让白玉骐为之一振,高兴地叫道:“少爷,真的是你呀!”但他的表情很快变得严肃起来,他心里明白这么晚了肖毅冒死进来找自己肯定是出了什么大事。

肖毅拉着白玉骐走到树林中轻声说道:“不好了,陈保之和秦海峰两个狗日的都成了铁杆汉奸,据可靠消息,他们这几天很可能会抵达凤凰城,你的处境实在令人担忧呀,我希望你趁他们还没过来赶紧转移,他们个个心狠手辣,你的身份一旦暴露,后果真的不堪设想呀。”肖毅一开始也希望白玉骐能冒险留下来继续潜伏在敌人内部,为共产党提供重要的情报,但他想到陈保之他们的阴险手段,不由得打一身冷战,他心里很明白白玉骐留下来肯定会凶多吉少,与其在这里被敌人抓捕,倒不如派到别处发挥其他作用。

“放心吧,少爷,我不会有事的,板井那老东西对我十分信任,就凭陈保之他们三言两语,要让他彻底怀疑我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再说有这么好的机会不到万不得已打死我也不会放弃,死有何惧,自从参加革命的那天起,我压根就没想过要活到长命百岁,能幸运的活下来固然可喜,但为革命牺牲也是无上光荣。”白玉骐说的都是肺腑之言,他从小就活在仇恨里,认贼作父,险些误入歧途,要不是一次偶然的机会与姑姑白素臻相认,还一直蒙在鼓里,受坏人摆布,然而当他分清是非黑白后,便义无反顾地走上革命道路,抛头颅,洒热血,为革命事业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这一点肖毅是非常清楚的。

“玉骐,你对革命的忠诚我心里很明白,不过,在鬼子枪口下做事,千万要多保重,只有更好的保护自己才能更有利地消灭敌人!”肖毅见白玉骐执意留下,也不再勉强,毕竟在这个正义与邪恶的殊死较量中,日军内部确实很有必要安插一双他们自己的眼睛。

白玉骐点了点头,轻声说道:“放心吧,少爷,我会好好保护自己的。”

“那好,你赶紧回去,免得出来太久引起鬼子的怀疑。”在这个非常时期,肖毅可不想节外生枝,毕竟白玉骐的一举一动都很可能成为小鬼子怀疑的证据,两人不但是亲密的战友,还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兄弟,肖毅自然不愿看到他出什么意外。

“好,那我先回去,你自己也要多保重!”白玉骐刚走了两步,猛然转过身来,轻声叫道:“少爷等等……”。

肖毅闻言也急忙把头转了过来,心里很是疑惑,急忙颤声问道:“还有事吗?”

白玉骐轻声说道:“差点忘了,上次你们据点被鬼子特种部队偷袭的事,我怀疑八成是商会会长周智明告的密,自打那以后,他跟板井的关系特别密切。”

“周智明——?”

“断子绝孙的周智明,差点把我们风神突击队给灭了,我他妈的不把你这个狗日的人头悬挂在凤凰城门口就不叫神剑!”肖毅气恨难平,两眼充满杀机,他正愁找不到这个卖国求荣的铁杆汉奸。现听白玉骐这么一说,脸上露出了一丝极度狰狞的冷笑。

“周智明的行踪我很了解,就交给我处决吧!”

“不,暂且把他的狗头先搁着,我还得利用他为我们办事!等哪天没有利用价值了,我再把他的狗头割下来挂到凤凰城门口示众。”说到这里,肖毅的脸上再次露出一丝狰狞的冷笑。

“哦——?”白玉骐很是疑惑,不知肖毅葫芦里到底想卖什么药。

肖毅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白玉骐,他要故意把风神突击队的行踪透露给周智明,这个卖国求荣的狗汉奸为了邀功,必定会第一时间向板井汇报,而板井因上次成功找到了他们的据点,必然会深信不疑。虽说最后得到的是损兵折将的结果,但周智明并没有说假话,板井仍然很信任他,就从后来周智明与板井密切往来便可断定。

“我要利用周智明把鬼子的特种部队引出来,虽然我不敢夸下海口全歼他们,但我敢保证,只要他们进入我们的埋伏圈,至少能消灭他们四分之一的兵力。我要让板井所谓的王牌被我们风神突击队一口一口的消化掉。”

“这个想法不错,少爷,透露给周智明的事你不用操心,我来帮你搞定。”

“好,兄弟齐心,其利断金。只要我们精城团结,要消灭掉板井老贼这支王牌特种部队便指日可待。”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