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关押盟军战俘营:日军就是土皇帝

世界王牌 收藏 0 2601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10_7_11_45966_11445966.jpg[/img] 日本看守名单   土皇帝 酒保 军曹   战俘营中的日军人员   根据史料显示,沈阳盟军战俘营在日本陆军省的初期规划中是一个关押1500名左右盟军战俘,规模不是很大的战俘营。但是,随着局势的发展,在关押人数增加的同时,它成了二战时期日军所建战俘营中一个具有关押盟军战俘国别多、级别高、高级战俘数量大等典型特征的战俘营。   “所长


二战关押盟军战俘营:日军就是土皇帝

日本看守名单



土皇帝 酒保 军曹



战俘营中的日军人员



根据史料显示,沈阳盟军战俘营在日本陆军省的初期规划中是一个关押1500名左右盟军战俘,规模不是很大的战俘营。但是,随着局势的发展,在关押人数增加的同时,它成了二战时期日军所建战俘营中一个具有关押盟军战俘国别多、级别高、高级战俘数量大等典型特征的战俘营。



“所长”就是土皇帝



根据日本陆军省公布的第12209号文件《函馆、福冈、奉天俘虏收容所临时编成要领及细则》,沈阳盟军战俘营设立初期日军管理人员的编制为25人。其中包括“所长”1人,由日军陆军大校担任;翻译官1人,由少尉至中校军阶的陆军军人或高等文官担任;尉官级主计、军医官等所员8人;曹长、军曹等下士官或主计、卫生、翻译员15人。同时,还规定了沈阳盟军战俘营日军器材配置为九五式军刀7把、三十式刺刀40把、三八式步枪34支、三八式子弹1020发以及汽车和货物卡车各1辆。



根据史料,沈阳盟军战俘营从成立到解散的近3年时间里,只有一位所长,即日军陆军大校松田元治。有关“奉天俘虏收容所”所长松田元治的个人资料表明,松田本人出生于日本滋贺县,1909年4月入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23期学习,1911年5月27日自该校毕业,同年12月26日升任陆军少尉。1942年12月8日来到沈阳盟军战俘营,担任该战俘营的“所长”,人事任命的日期为同月14日。1945年8月沈阳盟军战俘营解散后,松田藏身民宅被捕,后于1946年9月16日被美军上海军事法庭,以虐待战俘罪判处有期徒刑7年。



根据美国国家档案馆解密文档及战俘的回忆,第一批盟军战俘在被押往沈阳盟军战俘营途中,有一个日军负责人,在到达沈阳北大营“奉天俘虏收容所”临时营区的“第二天早上,(1942年)11月12日,战俘们在操场上列队,接受训话并欢迎战俘营的新司令官松山少校,他代替了运输指挥官平井少校”。这里的运输指挥官平井少校和“战俘营的新司令官松山少校”都不属于沈阳盟军战俘营的所长。根据日本二战时期战俘营建设规章,盟军战俘营规所在地驻军最高指挥官管辖。因此,松山少校应该是在盟军战俘初到沈阳战俘营期间,正式任命的新所长松田元治接管之前的临时“所长”。而不是真正意义上沈阳盟军战俘营的“司令官”,松田元治是二战期间沈阳盟军战俘营唯一一任正式任命的“所长”。顺便提及的是,战前日军的军事职务称呼中,从小队长(相当于“班长”到师团长一律以所任职务相称,只有军以上的负责人才称为“司令官”,因此,沈阳盟军战俘营的最高负责人松田的实际称呼为“松田所长”而非“松田司令官”。



总之,为了管理沈阳盟军战俘营中的盟军战俘,日军设立了以陆军大校松田元治为首的战俘管理部门。并且随着关押盟军战俘人数陆续增加以及派遣所和分所的设立,该战俘营日军管理人员人数也陆续增加。



据档案揭秘,沈阳盟军战俘营从1942年11月设立之初,实际日军人员增至61人,要比原《要领》中战俘营编制人员的25人多出36人。



表中统计的日军职员只是负责沈阳战俘营内管理的日军人数。在此基础上,日军还派遣了负责看守和警备战俘营、战俘移动以及战俘劳役工场的日军宪兵和警备部队。如在1945年,负责战俘营外围警戒的士兵人数就达428名。



军曹也是管事的



按照沈阳盟军战俘营内日军的分工,松田、三木、桑岛、野田、绰号为“公牛”的石川等人属于沈阳盟军战俘营内负责管理、行政、翻译的日军管理人员。而像“宫岛军曹”、“川岛上等兵”、“齐藤宪兵军曹”等人则属于负责战俘营外围警备的日军宪兵和警备部队人员。当然,负责外围警备的宪兵并不是不能参与战俘营内的管理工作。如在战俘营内的日军对战俘家属通信进行检查时,“宫岛军曹”、“川岛上等兵”、“齐藤宪兵军曹”也被编入了邮包信函检查小组,负责拆检战俘同家属间的通信信函,并通过翻译编写信函、包裹等检查报告,向沈阳日本宪兵队、特务机关、关东军宪兵司令部呈送,以供日军情报部门掌握。



从总体上看,沈阳盟军战俘营中的日军将校管理层和文官技术系列的人事变动不大。如属于技术文官的陆军主计少尉三砂荣次就是其中之一。三砂荣次生于1917年,1942年应召加入位于日本福知山的日本陆军第63联队,同年考入日本陆军长春经理学校。1943年6月自长春经理学校毕业后被派往沈阳盟军战俘营任“主计见习官”,同年12月升任“陆军主计少尉”,后一直任职至1945年8月战俘营解散。此外,在沈阳盟军战俘营中的日军将校管理层中,除松田元治陆军大校一直任该战俘营的“所长”没有进行人事调动外,尚有像负责庶务事物的石川陆军上尉、负责战俘医疗的外科军医桑岛恕一上尉、负责文书和劳务等事务的三木遂陆军中尉等也一直没有进行人事调动。相对于沈阳盟军战俘营内日军将校的任职情况,负责战俘营警戒的日军宪兵部队和其他人员则会随关东军师团定期调防而调动。另外,沈阳盟军战俘营内有些“雇员”属于“军夫”职位中的一种高级“合同工”,合同期满后,也可能就职它处,也可能继续留用。



二战关押盟军战俘营:日军就是土皇帝

松田所长(左)及其同僚



二战关押盟军战俘营:日军就是土皇帝

战俘营军官们的聚会


下表①中,“酒保”为战前日军军营中销售日常用品的商店,一般为民间人士经营;“作战日志”为战前日军各出征部队记录每天收发文件、命令、调动、奖惩等部队动向的日记;“战俘月报”为沈阳盟军战俘营日军每月定期上呈给陆军省“俘虏情报局”的战俘劳役、奖惩、死亡、移动的统计报表。总之、负责“作战日志”和“战俘月报”填写的一般是由专门人员负责。当然,上述“股”并不是战俘营内的固定机构,只是二战时期日本国内外战俘营通常的责任分工。



此外,除了沈阳盟军战俘营负责管理和警备的日军将校、医务人员、翻译人员和宪兵外,在英美等盟军战俘劳务的工厂内,工厂本身还专门设立了负责战俘劳务管理的部门。该部门人员当然不属于日军编制之内。如1943年,“满洲工作机械株式会社”在其会社内专门设立了“战俘劳务部”,部长为稻田久作。“战俘劳务部”下设“战俘劳务课”,定员4人。其中日籍职员3人,日籍雇员1人,课长为米本治夫。



总之,沈阳盟军战俘营内的日军对关押盟军战俘的管理非常系统、琐碎、严厉。战俘的一切言行,都受到日军管理人员的高度控制和监视。盟军战俘必须时刻保持高度警惕,因为如果稍不留神就可能会给自己惹来麻烦,轻则挨打、重则关“重营仓”(单独禁闭)……



表① 根据二战时期日本国内外设立各种战俘营的管理情况,我们可以大体上勾勒出沈阳盟军战俘营日军组织管理体制。如下表所示:



所长



庶务股……负责“酒保”、“军人食堂”和食物采购及“战俘食堂”等。



警戒股……负责战俘营外围警戒及劳役途中的押送。



劳务股……负责同各劳役工厂签署有关战俘劳役的合同及战俘劳役。



经理股……负责战俘营预算与决算以及资金使用。



医疗股……负责“医疗室”、战俘入院及疾病的简单治疗。



监视情报股……负责监视战俘动向和检查战俘及与战俘家属往来信函等。



文书股……负责“作战日志”、“战俘月报”编写及文件发送和管理等。



第一分所


第二分所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