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44.html


第72章徐州之战(十)

话说吕玲绮紧追着刘皓身后,又看准时机,举起亮银方天画戟便向着刘皓后背便砍下去。

刘皓知道吕玲绮在后追得很紧,因此刘皓便转头回看,突然看见眼前银光一闪,那是吕玲绮画戟所反射过来的光芒,刘皓这才意识到吕玲绮在身后举戟砍过来。

刘皓随即侧身一避,但却为时已晚,刘皓的后肩已被吕玲绮开了一条深深血痕,吕玲绮见没有一戟把刘皓砍死,于是又提成画戟对着刘皓刺过去。

刘皓侧身避开吕玲绮的致命一砍,但自己后肩始终被吕玲绮砍了一戟,刘皓顿时痛得趴在马背上喘着大气,但他还来不及反应,吕玲绮又一戟刺来。

这一戟却刺中了刘皓的后腰,刘皓痛得当即堕下马去。

刘皓万万想不到自己竟会落到如此境地,此刻,他甚至也预想到自己定是难逃一死,刘皓自觉死不足惜,但对赵倩还是甚为牵挂,想到此,刘皓已是泪流满脸。

刘皓堕马后,在地上滚了数圈之后才停了下来,而吕玲绮也拍马赶到,随即便提起方天画戟,而口中又念念有词地说道:“父亲、二娘在天有灵,玲绮今天终于可以替你们报仇了。”说完,对着刘皓一戟便刺下去。

刘皓听见吕玲绮所言,知道她还不知自己收留了貂禅,于是刘皓便想尝试一下可否利用自己对貂禅的恩情从而使吕玲绮放自己一马。

随即刘皓便抬起头大声地对吕玲绮说道:“貂禅还活着!”

吕玲绮突然听刘皓说她二娘貂禅还活着未死,当即收起力,停着画戟,而那画戟就在离刘皓的喉咙不到半寸的地方停下来。

刘皓见吕玲绮的画戟就停在自己的喉咙边,虽然没有砍下来,但也被吓出一身冷汗,就像在鬼门关前走回来似的,心情久久也未回复过来。

而这时,吕玲绮即问刘皓道:“刘军师是怕死,因此才骗我说我二娘还没死对吧,我当日是亲眼看着你们压走我父亲和二娘的,我父亲被你们处死,我二娘她怎会不被一同处死呢?”

刘皓摇着头答道:“吕姑娘有所不知,我兄长只是处死吕布一人,并没降罪于他的家眷,因此貂禅没有被处死,而我当日见貂禅弧苦,也用好言相劝并把她收留在自己的府中,因此你二娘貂禅还活着,只是徐州被你们所破,她和我妻赵倩等人逃去徐州,现在不知去向而已。”

吕玲绮听了,眼泪不自觉地夺眶而出,吕玲绮随即擦去眼角的泪光,又沉思一会后,微笑着说道:“人称刘军师神机妙算且诡计多端,你这话不可信,你是我的杀父仇人,本姑娘是绝不会姑息你的!”

刘皓哈哈一笑,随即又道:“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现已身负重伤,且我的性命又架在你的刀尖之下,我也没必要骗你,因为我明白失去亲人的痛苦,我无故被卷进这个时代,我彻底失去我的亲人,最后我只能独自活在这个时代,所幸我陆续遇到不少好心人,使我成就军师之位,但却因我一时大意,使过往我的努力瞬间便化为乌有,现在更可能是赔上性命,我死不足惜,但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我妻子赵倩,是我带她来这时代,且至今我也没有好好补偿过她,更来不及去徐州救她,我曾誓言要与她白头到老,但我却食言……”

吕玲绮听着听着,手中的画戟也不自觉地垂了下来,刘皓看着吕玲绮的眼神,也知道自己这些话似乎打动了她,必竟吕玲绮也只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十六岁女孩而已,女孩子特别被人动情的话所感染,身为现代人的刘皓当然看穿这一点,因此刘皓尝试再用一些感人的言语来说动吕玲绮。

刘皓看到吕玲绮的表情,知道自己这个方法已经奏效了,于是便想继续说下去。

哪知道,吕玲绮却突然回过神来,又重新提成画戟指着刘皓的喉咙愤愤地说道:“刘皓你无须多言,虽然你收留了我二娘,但你的确是我杀父仇人,今天我定要替我父报仇,受死吧刘皓!”

说完便提起画戟想一戟刺死刘皓,刘皓眼看怎么也无法逃过一死的,于是便大声地对吕玲绮说道:“子帆有一事相求!”

吕玲绮随即也顿了一顿,便说道:“看在你收留我二娘的面上,你只管说来听听!”

这时刘皓却突然一阵抽搐,随后吐出一口鲜血,显然刘皓的伤又加重了几分,而刘皓却强忍着疼痛,继续说道:“我知道,今天子帆难逃一死,所谓罪不及妻儿,子帆希望能用我的命来换取我妻赵倩和我儿子的性命,但愿姑娘你看在我收留了貂禅的面上,以后如果见到我的妻儿,希望你能手下留情放过她们,也帮我带个口讯给我妻子赵倩,叫她原谅我的不辞而别、中途离去,无法兑现我们之间的誓言,但我会化为一缕空气去她身边保佑她,呵护她,令她永不受侵害,叫她莫太悲伤,好好养育我们的孩儿,而我们的孩儿就叫刘靖吧,咳…咳,至于姑娘父亲吕布的死,因为当时大家是各为其主,而我兄长也代他不薄,但吕布他还是想趁机谋取我们的城池,因此我才将计就计消除内患而已,如不是你父亲想叛变,我们也不会出此下策,而事后我也深感貂禅失去亲人后而变得弧苦伶仃,因此我也恳请她留在我府中,也好生照应,现在虽不知她们身在何处,但子帆请求姑娘能……咳……能……”

刘皓还未说完,突然又口吐鲜血,随即便昏倒过去。

吕玲绮乃是一个涉世未深且刚成年不久的女孩而已,吕玲绮被刘皓在“临死前”还对妻子的一往情深和恋恋不舍的情义所感动着,而刘皓却也甚是利害,在如此情景之下,他还会有如此利害的观察能力和应对能力,他的一番肺腑的感言的确打动的吕玲绮,也使吕玲绮对刘皓产生怜惜之意。

吕玲绮见刘皓突然昏倒过去,连忙下马上前扶着刘皓,再打探一下他,见刘皓还有微弱的气息,马上命人带他回徐州医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