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军事统帅拿破仑死真的死于胃癌?

法国国王拿破仑一世(Napoleon I)拿破仑•波纳帕(Napoleon Bonaparte,1769-1821),在1804年宣布法国为法兰西帝国,自己当上皇帝,号称拿破仑一世。这就是历史上的法兰西第一帝国。1805年,他在意大利由教皇加冕成为意大利国王。



19世纪初,他多次带领军队和欧洲国家作战,所向披靡,史称拿破仑战役。他的军事胜利让法国在欧洲大陆,有很大的影响力,那时候,法国几乎占领整个意大利、德国各地区,也击败欧洲强国奥地利、普鲁士;连西班牙、荷兰等地也在法国控制之下。



政治上,他和欧陆很多国家结盟,安排或安插亲信或家族成员来统治这些国家,一时成为欧洲“霸主”。



当时俄国不合作,退出和法国的联盟,此举激怒拿破仑,使到他下决心要发动战争,逼使俄国屈服。这就是1812年的俄法战争,拿破仑不宣而战,率领大军(Grande Armee),侵略俄国国土,俄国卫国战争,结果拿破仑惨败。



1813年,英国(大不列颠)、爱尔兰联合王国、俄国、普鲁士和奥地利帝组成第六次反法同盟,在德国的莱比锡(Lepitz)打败法军。翌年联军入侵法国,逼使拿破仑退位,然后放逐到意大利沿海的阿尔巴岛(Elba)。



1815年拿破仑逃出东山再起,结果又兵败滑铁卢战役,从此不再翻身,在大西洋的圣海伦那孤岛上(Saint Helena)度过余生,郁郁而终。



医生不透露拿破仑病情



100多年来,拿破仑的死因一直是个谜,有人说他中砒霜毒药死,有人说他是自然死亡,死于恶性肿瘤。



其实,拿破仑在圣海伦那岛就有病。英雄最怕病来磨,指挥千军万马的常胜将军,也敌不过病魔。



拿破仑的私人医生恪守医学行为守则,维持崇高伦理道德,为病人保守专业医药秘密,所以一直没有向圣海伦那岛的总督哈逊劳(Hudson Lowe)报告,透露病情,结果被总督驱逐“出境”。



在这段时间,拿破仑没有服用过药物,直到几个月后,他的健康日渐恶化,食欲减退,胃痛,呕吐不止,而且吐出咖啡状呕吐物,和排除漆黑粪便(melaena),这两者都是胃出血的临床症状。



便秘日益严重,拿破仑才开始接受派来的安东马齐医生(Antonmarchi)的治疗,最终因肠胃出血,精神错乱,陷入昏迷状态,奄奄一息而逝。



拿破仑患上末期胃癌



根据记录,拿破仑在弥留时还吩咐安东马齐医生解剖他的尸体,详细检查他的胃部,然后将报告交给他儿子,告诉他应该要有怎样的生活方式,以及寻求办法来预防患上同样的病患。



拿破仑一直怀疑他的病有家族遗传,他的父亲就因肝脏硬化而死。一位皇帝竟然吩咐别人剖解自己的尸体,别说是皇帝,就算平民百姓,也不会这样做,这也是拿破仑与众不同的地方。



后来(1938年)的研究发现,他的父亲死于胃癌。



剖尸发现,拿破仑有胃溃疡和胃穿孔,以及一个很大的肿瘤,已经扩散到附近的淋巴结,这些病变显示他有扩散性癌肿(metastatic cancer)。


美国德萨斯州大学西南医药中心,在2007年发表研究报告,采用现代的肿瘤病理分期法tumour staging(或恶性肿瘤临床病期分类),以及参阅当时主治医生的剖尸报告、回忆录、家族患病记录等,总结拿破仑的真正死因。



这些病理结果,判定拿破仑是患上末期胃癌,病因是细菌感染,引发胃溃疡,不是家族遗传所致。报告也驳斥、否定1961年所提出的砒霜中毒死亡的说法。



60年代胃溃疡的解释



胃溃疡和胃癌两者关系密切,长期患上胃溃疡的慢性病者,演变为胃癌的几率很高,有65至80%的胃癌病例,幽门螺旋菌Helicobacter pylori( H. pylori)感染是主要的风险因素。



在上世纪60年代,我在医学院所学到的是:胃溃疡的诱因是由于精神压力和辛辣食物,导致胃酸过多引起。



在80年代,病理学家在胃溃疡患者的胃组织里,发现幽门螺旋菌的存在。不过很多人还一直认为,幽门螺旋菌是不可能在含有强度胃酸的胃液里存活。胃组织所看到的这些细菌,只不过是一种污染微生物罢了。



可是西澳年青医生马歇尔(Barry J. Marshall)和他的病理学同事华伦医生(JR Warren)却深信这些细菌才是胃溃疡的元凶。



但是深信归深信,理论只不过是假设,真相是需要求证的。有一位著名的肠胃道权威还讥笑过马歇尔,不屑地说他是:疯子讲疯话!



以自己来实验的医生



马歇尔医生苦恼的是,他没有找到适合的动物模型,去证明幽门螺旋菌是胃溃疡的病因。最后他只好“以身试法“,将自己作为科研的实验品!他奋不顾身,吞服幽门螺旋菌,让自己胃部受细菌感染。过了不久,他胃病发作,真的患上胃溃疡!检查结果,居然在胃溃疡组织培养出幽门螺旋菌!从而推翻了数十年来的“教条”——胃溃疡是精神压力,辛辣食物,胃酸过多所引起理论。



马歇尔和华伦医生开拓性的发现,惠泽人类,因此获颁2005年诺贝尔医学奖。诺贝尔委员会对他们的表扬是:他们发现幽门螺旋菌和胃溃疡及胃炎的关系。感谢他们的发现,胃溃疡已经不再是一种常令人丧失能力的慢性疾病,而是一种可以以抗生素、抗酸药物的短疗程治愈的疾病。



如今,要诊疗、检查胃部如胃窥镜检查,从胃部取出一些组织来检验幽门螺旋菌的存在,几乎成为例常的程序,从而对症下药,及早治疗,预防胃溃疡以及胃癌的发生。



马歇尔医生的成功不是轻易的,也绝非偶然。他不顾生命危险,努力不懈,孜孜不倦去探索,寻求真理的研究精神,值得人们敬佩和学习。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