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及到中华民族的命运:盎格鲁·撒克逊使命: 第三次世界大战与新世界遗产继承

23636511 收藏 0 143
导读:危及到中华民族的命运

B: 这么说你说培训全是关于怎么处理民众动乱等等。他们建立起来就是干那个的。


W: 是的。2003年之后你还能上街抗议一下入侵伊拉克,英国可以,西欧可以,美国也可以,当时只要是在西欧。不过现在不行了,这种事现在再也不会发生了。


但是现在保安行业的这些人必须要有法律授权他们才能干上述工作,不然的话他们就还只能保护下私人财产,所以他们现在还是在干本行。到现在我们谈话的时间为止,全国保安协会已经正在寻求更多的权力,他们正在获得他们现在权力之上的权力。现在他们已经获得了处理一些民事方面的权力了,其它权力也正在慢慢获得。


不仅仅是英国的保安业;"平民执法人员"也是,类似停车场服务生也是,社区协管员,其它协助警察的种种协管员,他们都正在获得些额外的权力,那样就能更高效的工作。其实这就是逮捕权扩大了,拘留权扩大了。这下没话说了吧。这些都是会发生的。


B: 据你所知是不是在西欧其它国家也会发生这些事呢?


W: 已经在西欧其它国家发生了,像法国,德国,那里几种穿制服的都是一块工作的。你不是看到一种警察,你说,哦,穿这种制服的是警察,那种的不是。他们的有他们各自的组织,而且干的活几乎都一样。就是管理你。


但是目前英国保安业的人暂时还没有上述权力。不过美国的保安已经有了。是美国模式搬到英国来了。


B: 好。现在在你说其它更详细的细节之前,我想和你说一下我们刚才一直讨论的是时间表--刚才我问你你怎么回应有些人想问你就算你四年前参加了那个会议,你怎么能够肯定他们的计划还在运行中。


W: 差不多离现在五年了。


B: 是啊,五年了。


W: 是的。比尔,我只能说,如果我所说的能够被拿到桌面上被讨论一下,如果我的话能够警醒任何人,那么,如果他们愿意,我的话的真实性可以由他们去检测。


B: 是的。


W: 不是所有一切都能被隐藏的。他们(精英分子)不可能掩盖一切。读者可以把信息汇集在一起,把碎片拼在一起,然后他们自己就会发现,我的话是相当可信的。


B: 是的。我必须承认,这是可信的,也是令人冷静的。就在我们谈话的开始,你说... 我复述下你的话啊... 你说,对他们来说他们需要和时间竞争,为什么?


W: 今后几年里将会有很多事情发生,这一切都与权利有关。实话对你说,其中一些我也不完全了解。但是据我所知,有很多权利交易在进行,这主要是那些已经控制世界数百年的人,希望能够继续控制上千年。因为这个,一系列事件不得不被制造出来。我刚才跟你描述的可能就是其中第一部分。


因此,我们将走向一场战争,那之后...我不能给你一个会在什么时候发生的时间表...将会有一个地球物理事件(磁极转换?译注)发生在地球上,影响每一个人。


那时我们将经历一场核武器生化武器战争。如果发生这种情况, 地球的人口将会大幅减少。到了地球物理事件发生时,那么这些剩余的人口可能会再次减半。那么幸存下来的人将决定下一个时代的世界人口和生存。


所以说我们是正在谈论一个大灾难事件后的时代。谁将是主宰者?谁将是被主宰者?这全都与那件事有关。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如此不顾一切让这些事件发生在一个确定的时间范围内。不然他们就会失败出局。


B: 好吧,那么让我在这里跟您唱唱反调,你有相当全面的军事经验、也精通军事思维,那么从这个角度和我谈谈。为什么会有这场战争,会有极权主义政府成立,会有恐惧的气氛诸如此类的事情?为什么所有这些是必需的,如果有一个重大的地球物理学事件在前面等着?正如你所说的那样,它将在全球更进一步得破坏基础设施、导致大量的死亡、产生各式各样的紧急事件,地震、海啸,天知道是什么样的灾害。仅仅这一点就可以为在多数国家和地区实施紧急戒严令提供借口和理由,那些同一个派系的集团能够很轻易地在这种紧急情况下上台。为什么战争会有这样一种局面?我不理解。


W: 我觉得你得从另一个角度去看。在大灾难事件之后,将几乎没有权力(政治)体系,而且,没有权力(政治)体系,就意味着得有新的权力(政治)体系到位。


所以需要尽量在一切发生之前确保这种结构以后将能够继续维持下去——这样他们就能够“化险为夷”,继续享受他们以前拥有的权力。


B: 因此这是一个强化基础设施的关键部分的正当理由,但实际上是为在普通的平民时代不会遭遇的如此强大的灾难做准备。这是你的意思对吧?


W: 的确是这样的。而且谈到这里我只能像任何其他人一样给出主观意见,但我的直觉,而且是非常强烈的直觉,就是他们现在已近共同实施行动了。他们必须让自己的权力基础处在需要的位置。而他们要让这一目标实现,唯一途径就是创造冲突事件。


我们都可以来回顾一下历史。每场战争都是达到了一个目的。但人类遭受的除了苦难还是苦难。战争总是到达了目的。而且总是胜利者达到的。


所以,我们来审视这个极权主义的政权,这个我认为无论从什么角度都算是极权的政权。我想要指出的就是,我们根本没有民主。没有人有参与的权利,这些事情没有经过人民大众就被决定了。


我们无关紧要,历来都是如此。我们真的不重要。他们自己重要,还有他们的权力,那才是他们唯一考虑的事情。而且我相信,你要能进入那些操纵者中一人的脑袋,你就会理解他们将要做什么,为什么这么做,为什么要操纵这场“残局”,为什么在最后时刻还要确保权力?因为部分人类还是能在这场地球物理事件中幸存下来,但是他们想延续统治。


B: 是否有迹象表明它何时发生?你所说的似乎在暗示,他们正在期待2012年发生事件。这是不是一个发生在2012年的事件?


W: 不是的,这不一定就在2012年12月21日左右发生。我不知道2012年12月21日会有什么事发生。


我强烈怀疑那会是另外一件什么事,也许是件对每个人来说都有利的事。我的确不知道。但那个时间左右将发生一场战争,持续的时间可能要多长有多长。不过我们谈论的是2012过后几年要发生的地球物理事件。我觉得将在我的有生之年发生。


B: 好的。那么让我来总结一下你所揭露的事件:核战争,然后停火,然后使用生化武器... 你说的是,这会导致如此大的混乱,而且客观上需要重新一代人来重建一切。而且那时候会有某种非常极权主义的政治体系,来应付这个正出现的紧急状况和重建。然后那段时间里将发生一件重大地质性事件,但他们必须尽快开始。是这样吗?


W: 你说的没错,是这样。


B: 你认为他们知道这种情况什么时间发生吗,还是他们只觉得它会在"某个时候"发生?


W: 是的。我觉得他们已经很清楚它会在什么时候发生。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我还是说我有强烈的感觉它会发生在我的有生之年,譬如说在20年内。你也可以往回撤一些——十年之内或者五年之内。


B: 嗯。


W: 你知道我确实不知道。我真希望我知道。我真得非常非常想知道,然而我们现在已经进入这个地质事件将要发生的时期。这个地质事件大约1.15万年发生一次,现在距上次发生的时间就有1.15万年了,所以现在又到再次发生的时候了。


B: 是的。


W: 我们只能猜测它将影响世界到一个什么样的程度,我敢肯定应变计划目前已经制订出来应对那个事件的发生,因为我相信它在那些圈子里已经广为人知了。他们清楚即将发生什么,他们有这方面的知识确定它将发生。他们可能有个时间表,而且看来很可能。另一方面说,这就是那些计划中提到的一部分,他们不知道那是不可思议的,我的意思是,世界上头脑最聪明的那些人都将为他们工作,你知道吗。而他们肯定什么都知道,我并不知道。


B: 这个在会议上讨论了吗?


W: 不,没有展开了谈。让我总结一下会议讨论的内容:


伊朗可能将在18个月内受到攻击。中国将援助伊朗来保护自己的利益。伊朗或中国将被以色列挑衅,而成为第一次使用核武器的国家。中东的大部分地区将被完全破坏。很短的时间内就将有几百万人死亡。然后这里面由于某种原因,我不能告诉你为什么。之后,生物武器将针对中国使用。中国将"感冒"。


我自己的理解是英国、美国、其他西方大国、包括日本,和某类恶毒的外星人结成了一个同盟,并一起工作研究了50年,


我们再看一下这个恶意的外星人联盟。这是一个在黑暗项目的背景下,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的技术交流。因此他们之间肯定有联系,不过那个联系的 具体情况我还无法完全解释清楚。


我也知道有更多的人道主义和无私的外星人以不直接干涉的方式对这时间表做着相反的工作,维持着某种程度上并不是很稳定的平衡。我没法完全解释,但我的直觉很确定这奏效了,这种判断来自我其它方面的经验,但那是另一回事了。


所以我们谈论的是西方列强追求的"完美战争"贯穿整个20世纪直到现在,这是个回顾过去的时间表。所以我们正在谈论的是安排了数十年或上百年的时间表。


此外,我认为现在非常重要的是将这个时间表与我多次听到的其他参考资料联系在一起:它被称为盎格鲁-撒克逊计划。我觉得这非常需要提一下,因为这可能对一些人敲响了警钟,我认为以前没人提到过这个计划。


B: 我曾经听过那个词。我这里不想岔开话题,但我已经竖起了反对的旗帜——而我确实真的开始理解它有多么恐怖,根据你所说的,它之所以被称为盎格鲁撒克逊计划是因为它的基本任务是彻底消灭中国人,这样大灾难之后将是盎格鲁撒克逊人重建并继承这个地球,就没有其他人种了是吗?


W: 是不是真这样我不确定,但我还是同意你的看法。至少整个20世纪以来,甚至更早的18世纪和19世纪,世界的历史是由北半球的西方国家主导的。也有其他国家地区尝试过,但都未成功。


有根据可以说明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是被刻意制造的。我对这一点十分确定。它们被用作垫脚石来到达他们现在所在的权力位置。任何历史学家都会告诉你,战争都有前因后果。不然我们就不会有联合国美利坚合众国也不会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成为超级大国。他们在4年战争中成为超级大国,最后拥有了核武器。


我觉得人们需要将这个带入他们的个人思考里。西方成为世界的主导力量,情况就是这样,这是毫无疑问的。


B: 回溯这段历史,你还是可以看到一个延伸了几代人的长期战略,虽然最初只能看到个别小细节。


W: 这就是人的本性,真的。你知道,我们只是跟家人和一些最亲近的人生活,并且尽可能为他们付出一切。我们并不怎么关心我们小圈子之外究竟在发生什么事情,好好看看这个世界究竟在发生些什么。恐怕我们也不是很擅于做那种事情。


我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我参与了很多事情,但我只是埋头于自己所做的事,而忽略了身边正在发生的。也许不到我必须谈一下我手头的活,和别人交流一下的时候,我潜意识里是不会注意那些事的。


B: 对你个人来说,藏着这样的个人经历一定是非常不容易。你参加了那个讨论,而且知道那不是什么空想的计划,因为你听到了这些人很兴奋地谈论这些。


W: 讨论的氛围相当轻松。我的意思是,他们非常随意地谈论这些(核战和生物武器)。


我要怎样形容这些人才更确切呢?他们浑身上下都是权力与地位,他们令人恐惧,他们要求别人的服从并且真的成功了!顺便说一下,他们谈论着,他们正在控制着所谓的政府民选政府,不管是在议会,还是在华盛顿、在柏林、在巴黎。这些人最不缺的就是权力,除此以外,我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我相信其他人肯定在生活里遇到过这样的人物。他们骨子里没有一点同情心,他们无论如何都不会与其它灵魂产生温暖的共鸣。他们是冷漠的,工于心计的。用一句谚语来形容就是:"奶油在他们嘴里都不会化。"--他们内心冷冰。


B: 有很多人在推测,在一定程度上,策划着整个计划的幕后政府的层次,也许和跟你在同一个屋子里开会的那些人不在同一个层次上。那是一个非人类的智力。


其中一个理由是它需要大量长远的考虑,要有狡诈的战略,要做跨越许多世代的计划,这是需要极高的智力,只是为了在如此巨大的规模上下这盘棋。所以,包括我自己在内,有些人觉得背后策划这一切的必然是一种非人类智力。


W: 是的。我的感觉是这种智力是难以置信的强逻辑性,没有任何同情心,没有爱,没有关怀,没有理解没有同情。他们冷酷,工于算计,超越任何我们能够正常拥有的逻辑能力。他们是极其智力超常的人。他们是一些眼都不眨一下就能回答非常复杂的问题的人。他们是非常,非常聪明的人,但只有在他们非凡的逻辑力的基础上,他们是非常聪明的。


B: 普通百姓怎么办?他们应当如何反应?他们应该如何去想? 你个人是否认为这一切都是不可避免的?你是否认为我们的命运都以某种方式被注定了?


W: 不,绝对不是。比尔,我经常思考这个问题,当然这是个人的看法:我们会承受。一个人接一个人承受下去,直到不再为他们工作了。我们会停止为他们工作。这并不是对他们作出激烈的反抗,因为他们会赢,我们反抗也没用。他们就喜欢我们反抗,那样他们就有了一个借口。他们就是靠我们的恐惧和暴力繁荣的--暴力就是恐惧结果。那对于他们来说那就好像是蜂蜜和蜜蜂的关系。他们会喜欢那样的事情发生。


现在需要的是非暴力的反应:只是简单地不再为他们工作。作个比较,比尔,历史上有个人被长期忽略了。他是法国人,叫让 饶勒斯。总是让我感到很惊讶的是,为什么这个令人难以置信的人物从来没有进入历史教科书。他在法国一些圈子里是相当有名的,但并不广为普通人知。


他预言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发生。他希望国际工人运动不要遵从王室成员和贵族政府,当你阅读他时你会自己发现这一点。就在第一次大战爆发前的数月,当斐迪南在塞尔维亚被暗杀时,饶勒斯在法国咖啡馆被暗杀。他们杀了他。他被枪杀,运动也随着他离去了。


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他看到了写在墙壁上的文字。他看到了贵族权势和欧洲王室家庭在一个大战役里互相对立。他知道,法国和德国,英国全都是工业化国家。他进一步认识到,作为工业化的结果就是,下一场战争将是一个可能数百万人被杀的工业化战争。


他成立了有些人称之为共产主义的运动。这是跟政治无关的国际工人运动。他的想法是普通人,什么也不做,不要去参加战争,只是留在家中,他们(权贵)就不会有他们想要得到的战争。


我个人认为,如果采用非暴力,人们对发生的事情越来越清醒,然后这些人就会非常,非常迅速地失去他们拥有的权力,他们靠权力和恐惧生存。所以,如果你将这些要素从他们那里拿走,他们就变得无能为力。他们需要我们做他们正在做的。 他们不可能靠自己做它,尽管他们在任何情况下都是该死的危险的,但他们不能完全靠自己做这一切。


我的信息将只是帮助大家清醒一点。看清楚什么发生在我们身上,毫无恐惧地把头伸出栏杆之上,深呼吸,没有害怕的感觉,到处看一看,看看正在发生的事情,然后人们很快会认识到:是的,好吧,这是我们要去的地方。这是我们走向的方向,现在这事与我没啥关系,与他们有关系!


正如我说的,它不是暴力反抗。如果人们是在这些人需要的位置,就只是不为他们工作。只是停止为他们工作,不贡献出你的劳动,因为他们需要完成这些工作的队伍。我们谈论的不只是军队里的人。我们谈论的是全球各地所有人口里的每一个平民。请说: 不,因为这不是我们自己。这不是我们想做的事情。


然后就这样我们就已经做了一个重大的选择。这听起来简单地可笑。我认为它实行起来就是这样简单,它完全是在我们作为人类有意识的生活,呼吸,分享着对彼此的同情的力量之内。因为如果我们不为他们做事,他们会自己继续下去,然后他们就会意识到自己的末日。


B: 从你自己的军事经验你是否认为,在军队里有足够多的人会说:你知道吗?我没有签约做这个事情。我不准备这样做。或者还是你认为他们会找到设立所有那些的借口和理由?


W: 嗯, 基本上西方的军队不是征兵征来的队伍。他们是一个专业的军队,并且以它的专业化为傲。它标榜自己代表选民的利益,是由那些民选政府派他们出来做他们正在做的工作的。这是一个非常难以回答的问题。当然,这些部队经过严格训练,他们相信,他们完全相信,就像当我在军队的时候认为的那样,你们正在做的一切都是有着正当的理由的。


如果在类似军队这样的行业里的从业人员对事情开始了解得清楚起来-- 不仅仅是军队;我们谈论的是处理紧急情况任务的那些人,警察,和所有那些进入到安全行业的人,我们谈论的是所有这些人。如果有足够的声音会被听到,那么那些在军队里没有达到任何重要军衔的人,和那些在军事竞赛中没有特殊利益的人,就会像其他人一样快地觉醒过来。


但要牢记西方列强有专业的军事从业人员支撑,让我们去把事情跟那些当兵的说清楚,让这些男兵和女兵认识到他们打错了敌人,是极其困难的。


B: 当然。让我问一个不同的问题。有没有提到地球上存在一个"安全或更安全的地方"?


W: 没有。根本没有提到。


B: 如果南半球情况还行,北半球将会出问题?有没有那样的事?


W: 没有,会议没提到。完全没有提及


B: 好。我想请问你另外一个问题,这是一个涉足这整个领域的人们讨论着的一个吸引人的话题,一个个人的问题:你为什么觉得仁慈的ET(外星人)-我确信他们是存在的,为什么你认为他们不会介入说: 好,伙计们,通常我们是不干涉的,但是事情到了如此严重的地步, 我们不会允许这种情况发生。那可能吗?为什么他们要保持一个这样的距离远观呢?


W: 嗯,首要的事情,这些"善意的外星人" -- 其实我不喜欢称他们为"外星人"... 我相信这些人是我们,我们是他们。


B: 是的。


W: 他们在这里待的时间比目前掌权政权的这些人待的时间长很多。现在这个政权,这个以权力为基础的政权,有些人把他们叫做爬虫族,我本人觉得如此的称呼太贴切了,因为这正是他们表现出来的样子-- 完全地冷酷无情。他们已经在这里很长很长时间了,正是他们把人类变成了现在这种情况。


干预?我相信他们已经尽他们所能地在干预了。但是,我们谈论的是灵性高度进化的存在体。作为灵性非常进化的人类种族- 或许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指这些外星人是未来的我们,时间旅行回到地球)经常回到这里--回到这个星球的原因。


但正如我所说,这些他们是我们、我们是他们的人们,他们看待时间的方式和我们在物理世界里看待时间的方式不同。对他们来说11500年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它不算什么,他们已经知道了结局是什么。他们相信,我相信,目前这个希望拥有对地球一切的统治地位的权力组织是不可能取得胜利的。他们现在在他们自己的时代里,而他们的时代即将结束。


B: 你是根据什么这么认为的?这对阅读这份记录的读者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有的人会被您揭露的信息而。。。。。。震惊,心想哦,上帝,我们真的被钉在这里了。


W: 是的,我想如果你从纯粹的物质性的观点来看它的话是这样。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全都已经有自杀的想法或类似的东西。我们都想要我们的生命,我们都珍惜自己的生命,人人都一样。我们热爱我们的生命并且想尽我们所能地,以各种方式完全地去体验它。


但是因为这一政权的存在,我们目前正在被阻止这样做。它是基于恐惧的,全都是有关恐惧的。而其中最大的恐惧是我们对人身死亡的恐惧,他们可以提高或降低这类型的恐惧和焦虑,这就是他们从我们这里得到的最大的权力-这正是他们一直在做的事。


我想不出一个它不会发生的时刻,当这种恐惧出现时,我们以我们的方式对它反应,是非常自然的。但是,当我们停止反应,停止这种感觉并且对自己说:好吧,这只是恐惧。我们可以克服它。那么然后我们就会认识到我们真正的自己。


我还不相信目前周围有足够的人认识到真正的自我。他们以他们自己的物质存在定义他们自己,这是以恐惧为基础的,并且它是周期性的,他们就是无法摆脱它。很显然他们需要找到离开它的方法。


我个人认为,即将来临的这一转变--我称之为转变因为我相信事情会发生,地壳大约会改变30度左右,向南1700 --2000英里,它会引起巨大的动荡,影响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但人类种族不会灭亡。我们仍然会在这里。我们才是劫后余生的--这是我的想法。而对于这一政权,那也是他们的想法(劫后生存)。这就是他们正在做那些他们正在做的事情的原因,因为他们仍然想控制直到结束。


现在,如果我们谈论干预时,指的是"善意的外星人"的干预,这些外星人实际上是我们自己,但我不知道这会发生在什么时候。我有一个强烈的直觉它会发生,但目前我们所处的情况还没有到达那种类型的干预的有利时机。不是现在。


他们不觉得这是一个正确的干预时间。并且在任何情况下,肉体生命只是我们真正的自己的一个非常非常小的部分,所以你将把它看得多重要?当你知道从这个门走进另一扇门时,你都在回家的路上?


因此,所有这些因素都要被考虑到,而我敢肯定有些人可以比我现在所说的表达得更清楚。我只能从一个非常个人的角度来表达一个非常个人的观点,而这就是我个人直觉认为可能会发生的。并且我也许我很清楚,从我个人角度我能确信这种事情会发生,而且这正是我们必须经历的痛苦,来实现这个政权将不再拥有他们权力的这个目的。


当人民觉醒了,发现了周围正在发生的事情,认真地研究了情况,并且前所未有地提高他们的意识水平,然后一切将很快到位(豁然开朗)。当它发生时,这些人拥有的权力就像毛巾一样从他们身上掉下,你知道,从他们那里脱落,而他们也将会暴露出他们的真正面目。


B: 这真是一个振奋人心的想法。你个人觉得...... 让我举几个可能吧:可能还未有战争之患,他们就已全军覆没?还是他们会在战争之后、地球灾变以前倒台呢?又或是他们会在地球灾变之后覆亡,而温顺的人将继承地球?你怎么说?


W: 是的。这问题问得极好。让我们先考虑两件事:第一,这政权的决心。若要形容得更仔细一点,他们不成功便成仁。他们将会不惜一切,孤注一掷。他们会设法制造恐慌,不论在内抑或在外。这恐慌是残酷的,也不会有尽头。它不会让人有喘息的空间。当真有一线生机之时,我指的是,当人们掉以轻心时,别的麻烦又会冒出来,把我们永远困守在他们制造的恐惧之中。


那就是他们拥有的力量。这股势力并非乌合之众,故大家绝不能松懈。它能通过压力和忧虑,把善良和诚实的人都给逼疯,使他们半死不活。那就是他们权力的来源,而他们也这样瞧自己。


倘若有足够的人能够提升他们的认识,明察秋毫、明辨是非,那么其他人都将能如梦初醒。我认为只需一两个人呐喊:是的,这下一切都清楚了,那其他人接着也会开始清醒。随即你就会观察到他们的足迹遍布全世界,遍布各个国家。」这崭新、美好的感觉是前所未有的。通过认清他们的庐山面目,我们将能重拾自主。


这没有什么神秘色彩可言。它不是邪教,也跟宗教没有关系。它其实跟人类的精神灵性和意识有关。这意识毫无疑问是一个集体意识,由我们所有人一同分享-- 尽管她现在仍被压抑。我们必须超越这些压抑,从而了解我们是谁。当这一天正式来临-- 一切都会回归至自然之道。而那个政权,那极危险的政权-- 我必须再三强调, 他们是他妈的危险的人-- 自然土崩瓦解。


B: 无独有偶,大卫·易柯(David Icke)也谈论过相似的话,还有的是比尔·迪亚格(Bill Deagle) 博士。我们也谈过不下几次了。


W: 是的。


B: 地球的意识正在提升。他们拼命想阻止这扩展,并加速计划的执行,好让他们能够实行暴权统治。事情在变好以前可能会变得更糟,但他们不会赢得最终的胜利。因为意识超越了一切力量,包括所有的军事力量和布局。他们目前面对的困境,就是这集体意识的不断扩展。至少看来是这样的。


而我们的采访正正发帮助了这扩展。它不是用来制造恐慌,叫所有人都带粮食躲进地库。它的目的是: 听着,如果我们能够尽可能的成长,尽可能坚强勇敢,了解自我,事情不必是这样的。如果有足够的人呐喊,那么事情就不会发展至这田地。


W: 不错,我也正想提出这点。我知道我也没在说什么新鲜事,但正如你所指,它(意识)必须被加以提及。希望长存,人们必须明白凡事皆有转机。万事皆可变得更好,更好的。


必须克服恐惧,人们必须克服恐惧。我们不须是精神科医生或心理学家, 因为他们只医治头脑(而不是心灵); 我们也不须是宗教领袖或伟大的灵性思想家才能意识到这点。意识是我们内在本有的。问题是我们要学会认清并体现自我。然后你将觉悟到这到底是什么回事,并知道它真是大错特错。而其他人也一样...... 它(意识的苏醒)将会散播开去。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