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岛女婿 正文 71.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

预备役海军上校 收藏 2 4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0.html[/size][/URL] 陈铁柱听完女婿这番话,站起来走到窗前,背着手向窗外看了一番,自言自语到:“过去说书到用时方恨少,现在是钱到用时方恨少啊。” “您想在明白了,改革了,与以前不一样了,改革开始时说:一切向前看,现在是一切向钱看。”陈卫红换了一身休闲装从房间里走出来接着父亲的话茬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0.html


陈铁柱听完女婿这番话,站起来走到窗前,背着手向窗外看了一番,自言自语到:“过去说书到用时方恨少,现在是钱到用时方恨少啊。”


“您想在明白了,改革了,与以前不一样了,改革开始时说:一切向前看,现在是一切向钱看。”陈卫红换了一身休闲装从房间里走出来接着父亲的话茬说。


孔庆福不说话,今天他坚持要到老丈人家来就是想看看老丈人对闺女穿浑身外国名牌的看法,他相信老丈人一定会说道说道。


陈铁柱似乎没听见女儿的话,依旧面向窗外眺望着什么。


陈卫红见父亲不说话不再继续说,自己坐下拿起一个橙子剥开递给妈妈:“你尝尝,这个是美国进口,甜着哪。”


李道静接过橙子:“告诉你个事,四号楼张政委要娶小媳妇了。”


陈卫红惊奇地说:“张政委老伴不是刚没了半年么,小媳妇?多大了?”


“不到四十岁,张政委真是跟得上形势,前些日子电视台不是搞鹊桥节目给人介绍对象么,张政委去参加了,在那里看好的。说是华侨子女,文革前的大学生,以前没结过婚,黄花大闺女。”


“那不错啊,张政委是军职离休,有房有钱有车用,身体还很好,这是好事啊。”


“好什么好?这些老头子,这么大岁数了,老伴才死了没半年就找小媳妇,和刚解放那时一样,进了城见了城里的大嫚就不要农村土对象,现在可好,老了老了还骚呼呼的。”李道静气氛地说。


陈铁柱转过身:“我可没甩土对象,那会儿是你追我的。”


“老东西,不认账是吧,不是你搞联欢时拉着俺跳舞不撒手,俺能跟你?”


陈铁柱说:“以前的官司打不清了,现在我不跳舞了,我还担心你在舞蹈队里又被谁拉着不放了。”


“越说越没正经了,锚锚这会在屋里玩游戏机,要是当着孙女你说这个,我饶不了你!”李道静把手里的半个橙子塞进陈铁柱的手,转头问女婿:“听说过两天你就去考证复习班了?”


“是,下周三就集中,在乳山一个工商局的培训基地,集中三个月复习。”


“去那么老远,平时回不来了?”李道静问。


“是封闭式复习,只有周六晚上可以回家,这样也好,能静心学习一下。”


陈卫红说:“这还是戚大哥帮他弄的,戚大哥把他买到他的公司了。”


“什么买?远洋公司的人怎么买?”陈铁柱不解的问。


“公司把船员分为两部分,一些刚招的合同工,外语不好的老船员派到公司自己的船上,其他的都留给外派,戚船长那个公司和远洋公司签了合同,我以后五年上那条船归他们负责。”


“这也不是买啊。”陈铁柱说。


“戚船长的劳务公司将合同上我的待遇的40%给远洋公司,那边这五年什么都不管了,基本工资账面上保留不发钱,我所有的钱从劳务公司拿。”


“这样你挣得多了还是少了?”李道静问。


“怎么说哪,因为这样一搞吗,一部分船员只向公司交钱,公司拿国家核定的工资额里这部分人的钱不给国轮,上国轮的船员可以比以前挣得多了。而我们再劳务公司都是派到外轮上去,外轮全拿外汇,人民币工资没了,外汇多了些。”


“那不是很好?”李道静说。


“当然了,戚大哥还不帮着他,别的不说,如果不到劳务公司去,刘处长他们不会安排他去考船长。”陈卫红说。


“以后人民币工资没了,我休假花钱全靠你给咯。”孔庆福笑着说。


“外汇现在还是好使,你那点外汇先都存着,等锚锚大了,出国留学时好用。”陈铁柱说。


“出国留学?锚锚一个女孩子家,一个人出去留学您们放心?”孔庆福说。


“现在看起来在国内大学毕业已经不够了,等锚锚中学毕业时,还得出过拿洋文凭才行。”陈铁柱不动声色地说。


星期三一早,孔庆福提着行李先到劳务公司报到,戚向军的办公室在远洋公司新大楼的十一层,孔庆福走进劳务公司时,办公室里只有几个职员在工作。


一个姑娘见孔庆福进来对他说:“戚总在八楼的会议室给一套马上出发的班子开会,您先稍一等,戚总说他开完了回来有话对你说。”


孔庆福说:“行,我等着。”说完他四下看了看,办公室里根本没有可以坐的地方,十几个工作隔断塞得满满的,里面戚向军的工作单间也不大,那里面是有个单人沙发,可是戚向军不在,他不想在里面待着。


姑娘看孔庆福犹豫就说:“您还是去戚总房间坐吧,公司刚立起来半年,先在这干着,戚总说年底就可以和远洋说说,把这一层租一半过来。”说着她拿钥匙打开戚向军的单间,孔庆福只好跟着进去把行李放下,坐在沙发上。


姑娘带上门忙她的事去了,孔庆福本想掏烟,忽然想起中央空调的办公室禁止吸烟,就把已经伸进口袋的手抽了出来,坐着无聊,他从戚向军的桌子上拿起一份文件看了起来。


这是一个传真文件夹子,里面是从雇佣了劳务公司船员的外轮船公司发来的各种传真。


孔庆福翻了翻,这些传真很多都是说船员的,有的船员在船要去战区装货时要求加发战区航贴,如果不给就下船。有的船员在港口把燃油卖了私分钱。还有的船员干走私的事被所到港口的海关逮着了,船公司和本人都被罚款,写法律认错文书。


孔庆福翻看着心里一阵阵不是滋味,从他上船开始到这次外派,也知道一些船员会干点违规的事,可是走私,卖油,罢工这些事从来没有过,这些都是外国海员才干的,怎么忽然间中国海员全都学会了,而且发生了这么多?


孔庆福拿着文件夹正琢磨着,戚向军回来了,他进来看见孔庆福在看这个文件夹就说:“看看也好,了解一下现在出现的新问题。”


孔庆福说:“怎么出了这么多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