盎格鲁·撒克逊使命: 第三次世界大战与新世界遗产继承

23636511 收藏 0 191
导读:即是那些已被这个政权洗脑的人也将无法抗拒它的扩展,因为如此一来他们就是在抵抗真正的自己。它妙极了,它将告知我们有关宇宙的和人生的一切。同时,它将会使这段持续了几千年的时期变成一个...... 一个可以稱得上為不錯的回忆...... 就像说:噢!很好。我们从中上了一课。是吧?我们将确保这样的事(让精英分子操控)永不重演,而我们也将确保这些能制造类恐惧的人不再获得任何权力。 所以,是的,我觉得这些日子正在到来。当这天真的来临-- 而"e;时间"e;是其中一个你必须小心使用的词语,因为这个政权完全就是以时

即是那些已被这个政权洗脑的人也将无法抗拒它的扩展,因为如此一来他们就是在抵抗真正的自己。它妙极了,它将告知我们有关宇宙的和人生的一切。同时,它将会使这段持续了几千年的时期变成一个...... 一个可以稱得上為不錯的回忆...... 就像说:噢!很好。我们从中上了一课。是吧?我们将确保这样的事(让精英分子操控)永不重演,而我们也将确保这些能制造类恐惧的人不再获得任何权力。


所以,是的,我觉得这些日子正在到来。当这天真的来临-- 而"e;时间"e;是其中一个你必须小心使用的词语,因为这个政权完全就是以时间为基础的,而人类的意识没有真正的牵涉时间。但他们肯定跟时间有关,因为根据地球的物理规律,有些变易会定期出现。你知道,我们有春、夏、秋、冬季四季。这种转变就像是另一季节的到来。


地球即将发生一场物理变化。这就相当于另一个季节的到来,而一群非常有意识的人类最有可能昂首走出这个困境,从它的另一端走出来。我知道你提过一些可以予人躲藏的安全之地。我真的不知道。但是从个人的观点来看,我知道我应该去哪里,那就是我现在的所在地。无论安全与否這都无关重要; 重要的是我该呆在哪。而我对这地方感到很自在。


B: 是的。当人们疑惑他們该到哪里去,我们总不正面回答。因为除了他们自己以外,没有人真正知道。每个人心中的答案都是不同的。


有人可能要留在原地,有人可能要远行。这可能是因为他们需要在不同的地方,见不同的人,做不同的事。这取决与很多因素,不仅仅是到底哪里是安全的?哪里是藏身的最好地方?这一个因素这么简单。当中的细节复杂得多:我们怎样才能用尽我们的能力,去做我们应当要做的事?每个人要走的路都不尽相同。


W: 完全正确。是的。我想当更多人意识到这是什么的一回事时,恐惧就自然而然会消失。我们不再生活于恐惧当中,我们也不再害怕我们以前所害怕的。


然而,这并不表示问题已迎刃而解,也并不表示我们不会再受到任何痛苦。苦难总会存在。但在此之外,我们所感知的恐惧,包括对未知和无常的恐惧,都将不复存在。人们将能体现自我,而我认为将人类视作一家实在很奇妙。


B: 是的。我们经常提到这点,人们若能如此观照世界,那当真美妙。我记得有一部电影,很精彩,是杰夫·布里奇斯于1984年出品的StarmanStarman是一个为宣扬和平而探访地球的外星人。在电影里,他试图了解人类,同时也渴望回家。


电影将近尾声时他说:你想知道我觉得你们人类何时最美吗?当事情最糟之际,就是你们最美之时。


我永远都忘不了这对白。它道出了人类往往都在最坏的情况下才能充分展现他们伟大的潜能。此时人类每每超越问题的界限,深入自己内心深处,并思索到最佳的救治良方。当然,这困境在军中最常见了。每逢受到压力威逼之时,人们就更是英勇。这是基于对压迫的抗争,它使我们变得不凡。


W: 是的,军方受到较多媒体的关注,故此他们的英勇事迹也就更为人传颂。人类的意识以及我们物质上的存在是非常有韧劲的。试想想看,我们有时可能会走进道德争辩的死胡同,但事实并非如此。每个人诠释事物的观点与角度都大有不同,我倒认为这妙极了。这差异使人们可以永远无穷的交流,真棒。沟通也可以令我们更了解自己。


而我想它(意识)甚至超越了僵局。它超出了我们所认知的道德价值、伦理准则等等。当意识提升,当我们的韧劲受到极端的考验,它就将会到达不同的层次。我们都有能力作这十分美妙的事情,而看情形我们现在很有可能就在这终极考验的浪峰之上。


我重申,我们的对手绝非善男信女。他们极其危险、厉害。而从我自身的经验,没有几个人曾跟如此危险的人来往,也没几个人深知其能力之强。他们影响一个人的技俩...... 吓得使你崩溃。或者你加入他们,卑躬屈膝的替他们工作。听从他们吩咐的人相当多,而且这些人的奴性非常强。他们的都不是"自由的灵魂"。你要知道,这些人都遭他们吞噬了。


也许人们应该开始认识他们所拥有的这股力量。我认为它还没有被充分的掌握。人们正设法在临崖勒马之际了解事情和取得片段信息。这些片段将为要紧。


但如果直接跟他们翻脸的话却相当危险。我相信除了我以外,很多、很多的人也有过这样的经历。因此,我们或许要大力识破他们的真面目,并大胆公开自己的身份。我们不必惧怕,因为恐惧使一切依旧狰狞。


B: 在数天前的对谈,当时你提到你曾切身体验过这些人的傲慢。一年多前,乔治·格林(George Green)在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他也这样形容过他们。他道:他们以为自己赢定了。他们不再为任何障碍而忧心忡忡。他们也沒有设法堵住所有非主流媒体的声音。你知道,那不会带来丝毫差别。媒体零声的声音能带来什么?这计划仍旧进行得如火如荼,他们认为你跟我所说的都不会左右大局。


W: 很好,我很赞同乔治·格林的话。他的描述比我的精确多了。这正是他们本来的面貌。他们目中无人。撇除其他特质,他们的傲慢是相当明显的。没错,面对自己做过的伤天害理之事,他们仍然显得从容自在。他们从不偷摸鬼祟。我的意思是,这些人大摇大摆,当中有的甚至是公众人物。


B: 好。现在,我们有遗漏任何事情吗?你尚有什么事情需要交代吗?包括我从未问过的?


W: 我还想讲很多的故事,因为我明白,我必须要向你描述更多,才能令人信服我所讲的一切。我也明白这绝非容易。我只能说早在七十年代初期我就意识到这个计划的存在,但那时我实在是太年轻了,我并不了解它到底是什么,我甚至觉得它看起来很刺激。这也是我第一次听到"e;盎格鲁·撒克逊计划"e;。


就我所知,我觉得如果我开始指名道姓,或又者是公开会议的地点和细节,我将会违反官方保密法。我仍然与他们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我指的是英军,而一般情况则不受约束。在这情况我会很乐意谈论上述的细节。


我真的希望有办法去描述其他的事件,你知道,并采用更好的方式(指纯发表稿件以外的方式)。如此人们将能比更充分认识我。他们会知道我是谁,干过啥,经历过什么。我觉得这样人们将可以把我所说的一切合理化。


但我也觉得如今该说的都已说个明白了。如果他们愿意的话,他们可以自己去查个水落石出。如果他们从中找到任关键证据而这又能被证实的話,那就真的是可喜可贺了。那将是很棒的,因为证据...... 你要知道,我知道查证乃重要至上,但同时我也明白外头并没有什么铁证。你通常只能找到一个人五年前所给的证词,但这只是整个故事的冰山一角,它幕后还有一个非常惊人的故事尚没有被发现。我们对此必须非常小心。


B: 当然,很多人已经取得相同的讯息了,这包括财、军、政界内的数以千人。很多人已得悉这计划。它虽然只占世界人口很小的一个比率,但好一部分人早已得知。


W: 当然。是的。


B: 而这也是我们一直鼓励的。请容许我们不厌其烦的再说一遍: 烦任何有第一手或第二手经验的人,请你们挺身而出,并明白多人同心,其利断金的道理。要明白,一旦有更多人冲破阶级垄断,鼓起勇气说出真相,那就会有更多人听到并明白这到底是什么的一回事。当中的原理就像滚雪球一样。滚滚雪球,细小得很,可它不断的滚动着。


W: 哦,是的。是的。如果得到足够的公众支持,那么终有一天那些名字将会被公开(指公开那些精英分子的身份),而那些人也将要回答我们的问题。


当有足够的果实从证据的树上落下时,那么这些人也就会受到一定的质询。如此我们就能看到一番全新的景象。你知道吗,就像从我一个这样的人给你揭秘。這一來它将会变得更加真实,更加可靠。我们是可以做到的。我们可以带领人们到他们的岗位。


B: 好,不错。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就让我这样作结:万分感谢你的勇气以及无畏精神。


W: 我也衷心感谢你,比尔







比尔·瑞恩 与 凯瑞·卡西迪








请继续阅读2010年2月16日比尔·瑞恩就盎格鲁·撒克逊计划的进展所发表的振奋人心的演讲:



盎格鲁·撒克逊计划: 2010年2月16日比尔·瑞恩的演讲稿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