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化袁崇焕过程中的两起“灵异”现象

禁军名将 收藏 4 1041

神化袁崇焕过程中的两起“灵异”现象


灵异现象之一:死人远征蒙古


在满清遗老们吹捧袁崇焕的过程中,努尔哈赤逐渐被说成是被袁崇焕在宁远城下一炮轰死的,或者说是被轰成重伤,缠绵病榻而死。阎崇年《袁崇焕传》便援引朝鲜译官转述袁崇焕自己吹牛的话,力证努尔哈赤死于宁远之战,金庸《袁崇焕评传》也持此论。至于南乡子更是直接声称努尔哈赤就是被袁崇焕打死的,此种谬论也普遍见于影视作品和许多被满清洗脑的愤青小白文。


努尔哈赤,在天启六年正月进行的宁远之战中被袁崇焕打死(或者是重伤),那么这样的一个死人,却在四个月以后的天启六年四月,远征蒙古喀尔喀部,创造了死人远征的神秘事件,不可不谓一大历史奇观。


据《清史稿·太祖本纪》记载:天启六年四月间,努尔哈赤“征喀尔喀五部,为其背盟也,杀其贝勒囊奴克,进略西拉木伦,获其牲畜。”此乃说明老奴“死后”劳师远征蒙古之事。而《清太祖实录》也记载;天启六年五月,蒙古科尔沁部台吉来见,老奴出城十里迎接,并且说:“今尔我无恙,得相会足矣”。此乃是说老奴“死后”迎接蒙古王公,并且还神气活现地说“我现在没有生病”,真是白日见鬼了。


一些袁崇焕的粉丝说:满清要极力掩盖努尔哈赤被袁公打死的事实,所以清方史料不可信。此论甚为奇怪,因为首先为袁崇焕翻案的就是乾隆,现在在学术界大肆吹捧袁崇焕的,也都是拥清学者,如阎崇年、李治亭等。袁崇焕没有功劳,满清学者们尚要编造出功劳来吹捧他,比如那子虚乌有的“九千破十万”的故事,怎么可能去“掩盖”袁崇焕的功劳呢?所以不知此话从何说起。


何况,明朝方面的史料也有努尔哈赤被“打死”后活动的记载。比如明人所编写的《皇明通纪辑要》亦记载:天启六年五月,“奴酋掩袭炒花,杀其名王,掠其牛马”,即是讲老奴“死后”远征蒙古之事。天启六年八月,“奴酋东侵岛镇,将士袭杀之于大石门岭七道河,擒虏四十二,以捷闻”,即是讲老奴“死后”,侵略毛文龙的东江镇,被明军击败的事情。


而明兵部尚书王在晋所著《三朝辽事实录》有天启六月四月间,“奴酋攻杀昂奴”、“奴酋将炒花台吉杀死”等记载,这也是努尔哈赤“死后”征战蒙古的明方记录。


所以综上,明清双方的史料都记载了努尔哈赤“死后”北征蒙古,南侵东江的各种活动,这说明历史上死人也能带兵打仗,确实是非常诡异的灵异事件。


灵异现象之二:死人居然会写字


金庸曾经写过《碧血剑》和《袁崇焕评传》,大肆吹捧袁崇焕,其书页前印有“袁崇焕书法”,内有条幅一帧,文曰:“心术不可得罪於天地,言行要留好样与儿孙。壬申冬月袁崇焕。”字作草书,无袁崇焕印鉴及收藏者题跋及钤印之类。这幅“袁崇焕书法”,是据民国初年张伯桢所编《袁督师遗集》(《沧海丛书》第一辑)扉页《袁督师遗墨》影印复制的。此《遗墨》原件,原为东莞城东门袁督师祠所藏,清末民初,袁氏族人共推袁蔚民先生负责保管。民国元年,张伯桢回家乡把它拍摄,制版刊於《袁督师遗集》中。




这幅所谓《袁督师遗墨》,是袁崇焕死后所写,有什么证据呢?从署年“壬申”就可知道。《明史·袁崇焕传》记袁崇焕被磔死,是在崇祯三年(西元1630)八月,在袁崇焕所处时代,“壬申”有二,一为隆庆六年(西元1572年),一为崇祯五年(西元1632年),前后相距六十年的跨度。而死时年仅四十三岁袁崇焕,自不可能在前一个隆庆六年的“壬申”年写什么条幅,那时候他还没生呢。所以只可能是崇祯五年,也就是袁崇焕被杀后的两年写的,可能是其灵魂所写,非常地诡异。


那袁崇焕会不会把“壬申”二字写错呢?在盛行以干支纪年的当时,公私书牍,诗文写作,凡要落款的,除年号外,就用干支,干支观念,比今人强得多,是错不了的。如果是新年之初,干支刚换,一时误记,容或有之。既署“冬月”,“壬申”二字,起码用了十个月,岂容有误?所以必定是袁崇焕“死后”的作品。


民国初年,保皇党人康有为梁启超为了对抗革命党人宣传汉族主义,掀起了轰轰烈烈地袁崇焕造神运动,以证明将“民族英雄”活活吃掉的汉族该灭。而这幅《袁督师遗墨》也于此时出现在历史舞台上,未必不是巧合。而死人能作书法,亦是可以称道的灵异事件,值得后世史学家研究。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