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晋 第二卷 第一次晋辽大战 第十二章 戚城之战(1)

cqx7711 收藏 1 2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9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91.html[/size][/URL] 连夜赶出一章,在13:00左右再补更一章,还7/10的帐,感谢关注的朋友们 ------------------------------------------------------------------------------- “陛下,咱们终于打听到是谁给景延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91.html


连夜赶出一章,在13:00左右再补更一章,还7/10的帐,感谢关注的朋友们


-------------------------------------------------------------------------------

“陛下,咱们终于打听到是谁给景延广出的夺兵权的主意啦,就是那个端铜盘出来收虎符的年纪轻轻的书记官,叫窦仪,听说是个进士,天福。。。。。。。天福几年来着?“刘五使劲抓耳朵,好像想把那年份给抓出来似的。


“陛下,是天福六年进士!那一年他们窦家三兄弟一齐中了进士,先帝闻之大喜,在大梁宫中召来赐宴,窦家一共五兄弟,两个弟弟年纪太小,还没有出来应试,不过才学已颇为闻名,时人传为美谈,人称” 窦氏有五龙,一门三进士“。符彦卿在旁答道,面色阴郁,三日前,景延广令李守贞,梁汉璋,薛怀率三万军驰援郓州,除这三人本部人马一万外,再拨一万侍卫亲军,一万河阳军,这一万河阳军乃是符彦卿的主力,本来是万万不愿的遣出的,奈何景延广称郓州守军北防契丹,南拒杨光远,人少了可不行,别的节镇兵人数太少,若要凑足一万人,就足足有三五个不同军号,李守贞实在难于指挥,再说河阳军去守黄河,可以就食于郓州,减轻大营负担,也是大营的一番美意,符节帅若不放心,大可同去,本将军可不敢削您这位前辈的兵权云云。


符彦卿好不容易和石重贵聚在一起,眼见景延广飞扬跋扈,步步紧逼,在此大敌当前的紧要关头怎能离开?他想想好歹李守贞是儿女亲家,自已在河阳军中势力又极强盛,量他也夺不了兵权,交兵给他总比交给别人好,事出突然,又被景延广拿话挤兑住了,一时推却不得,迫不得已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了,事后打听,又是那书记官窦仪的计策,当真想得滴水不漏,算无遗策,兵不血刃就让一个势力强大的节帅就范了,还根本不用夺兵符!切齿痛恨之余,也不禁搓手嗟叹不已。


眼见原本粗暴简单的景延广居然和大家耍起了心眼,还连连得手,这天下兵权,不过几天之内就尽归御营使,石重贵不由大为叹息:“五代最缺的是什么?!人才啊!五代最悲哀的是什么?!人才都在对头手里!”


勉强算是好消息的是根据一个出来打草谷被俘的幽州军军士供称,贝州防御使吴峦有如神助般地清除了内奸,又使用了威力无穷的猛火油,总算这座城池还算是大晋的。石重贵的小小聪明,就如同一只穿越时光隧道的蝴蝶,轻轻扇动了翅,带起了一阵风,催生了一场风暴,历史长河掀起了大浪,至少改变了流速,贝州保住了,但不知是不是连锁反应,如果他记得不错的话,右神武统军,太子太师皇甫遇应该是和李守贞一齐前往黄河防线的,但他因为打了当头炮得罪景延广,当然就不会再被放出去带兵了,小小变化,小小变化啦,形势还是大好滴,石重贵不停地自我安慰,试图驱散因为这个变化而凝聚在心头的一丝不散阴影。


在损失了近百名侦骑后,以景延广为首的大本营终于探明,赵延寿确实屯兵南乐,不过他也一样粮食无多,主力三万余人不得已四出分散打草谷就食,守南乐的契丹汉军不过万余人,耶律德光并没有在元城建帐,化装成百姓进入元城的侦骑发现虽然契丹军确实在元城支起了王帐,但却没有升起近十年来中原各朝见之色变的狼头大纛-----狼头乃是契丹大汗所属迭剌部之专有标识,别的部族绝不敢冒用,也只有契丹王帐到处,象征大汗威权的狼头大纛才会被升起来,可见契丹人只是虚张声势,耶律德光应该还在贝州,不曾前来,或许这是为赵延寿的契丹汉军壮胆撑腰所为。


“侦骑得来的军情,符卿以为怎样?”石重贵问道。


符彦卿想一想,道:“回皇上话,微臣以为这情报明显不够细致,按景延广的意思,似乎想突袭南乐,或许赵延寿在南乐城内真的只有万余人,但其它人到底在哪里?骑兵居多还是步兵居多?这十分重要,因为一旦我军决定袭取南乐,就要十分确定敌军在南乐四周的兵力如何集结,最快何时能够回援,以便阻援;甚至,元城的契丹骑兵到底有多少兵力?会不会马上南下支援?最快何时能到?我军是否能短时间内能攻下元城,因为攻城必须以步兵为主,坚城之下屯兵,我军全军骑兵仅二万余人,单兵战力与契丹骑兵相差甚远,最怕被契丹骑兵突破阻援线,冲击城下步兵,一旦出现此等态势,城内再出兵夹击,那就危险了!”


石重贵听得头都痛了,符彦卿不愧是名将世家,五代第一名将符存审家的老四,想问题比景延广那粗胚细致多了,但可惜兵权不在符老四手里,他手下的河阳兵现在也被调到了好几百里外。

“符将军不愧是名门之后,想得甚是仔细,咱们带兵打仗,可是很少想得这么多,太伤脑筋了!”刘六在一旁发自内心地拍马屁,一副受教不浅的样子。


石重贵暗暗叹一口气,刘五刘六这两兄弟忠心耿耿,带兵能力也是有的,但要像符彦卿那样做到大局观强,细节也敏锐,足可独当一面的大将,还是有相当差距的,主要是个人成长环境问题,一直局限在京城,没有机会做一方大员,眼光,胸襟自然要差一些的。


午饭过后,武备学校学兵队干部王审琦,潘美,杨业过来向皇帝校长汇报学员们的思想动态,虽然澶州城外设了四个大营,但学兵队身为皇帝卫队,得以留在城内,学兵们天天呆在营里,自然不能像行军那样天天交行军心得,因此三个队干部也闲下来了。


由于纵兵抢粮,皇帝校长在象牙塔内好不容易树立起来的亲民爱民的伟大形象一落千丈,虽然学兵们对传道授业解惑的皇帝校长仍然令行禁止,但仰视的目光之中,崇敬的光芒已经黯淡了许多。最突出的证明是在学兵们中间威望极高的杨业见了石重贵基本没什么话说,汇报工作也就三言两语,明显是敷衍了事。


石重贵心有歉疚,倒没说什么,反倒是潘美看不过去了,道:“杨业!你这不阴不阳的态度是甚么意思?咱们虽说是皇上的学生,但御驾之前,也还要讲礼数!”


杨业眼一瞪,脱口道:“谁个没礼数?!三大纪律第二条乃是不拿百姓一针一线,可是咱们。。。。。。咱们。。。。。。。那可是人家的救命粮啊,咱们不吃一顿还行,人家家里还有个大肚子的婆娘哪!你让我怎生向学员们解释?!作孽啊!“


王审琦跳起来,喝道:“杨业!怎么讲的话?!陛下此举全是迫不得已,咱们没了粮食,契丹兵打过黄河,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他们一样是丢了性命!你摸摸心口窝,凭着良心说话,刘五刘六将军的大兵吃的是什么?!是咱们学兵队里的白面馒头吗?!跪下!“


杨业满腹委屈,双腿一曲,跪了下来,王审琦拉着潘美也跪了下来,道:“杨业年轻不懂事,胡乱说话,但其心纯良,还请皇上恕罪!”


还是队长懂事啊,石重贵亲手将三人扶起,道:“尔等何罪之有?起来罢!联在河南抢粮,也是迫不得已啊,仲宝(王审琦的表字)能够深体朕心,甚为宽慰啊!”


石重贵与三人说一下午话,又留三人吃饭,方才目送他们离去,却没有回帐篷,只是愣愣怔怔地站在外头,久久不动,直到刁斗不知第几次响起,才迷迷糊糊地回帐,爬到床上睡下,面上两道泪痕一直未干。


不知过了多久,石重贵昏昏醒来,朦朦胧胧看见一人闯进帐来,惊叫道:“陛下!陛下!”那人好像是刘六,轻轻扶起了自已,探一探额头,朝帐外叫道:“快叫大夫!快!陛下染了风寒!“之后便是一大群人急急涌进帐来,过了不知多久,帐内便飘满了药味,似乎听到王审琦在喝骂杨业:”你小子干的好事!“之后就是有人端了一碗又苦又涩的药水,强行全部灌入石重贵腹中,恍惚还听到脾气暴躁的刘五在帐外破口大骂:”狗杀才!说的甚么屁话!那抢回来的粮食不是全进了你们的狗肚子里吗?!混帐!“


这古时的感冒药实在难喝不说,还远远不如后世的感冒灵速效,感觉过了一天,还不能起身,石重贵很悲惨地成了药罐子。其间听刘五说了些甚么先锋,甚么催粮,恍如还在梦中。


不知过了多久,只听杨业粗声粗气道:“窦书记!不必再说了,陛下大病未曾痊愈,不会见你的,请回罢!“


一个清朗的声音道:“杨兄,我有急事禀告陛下,还望通报一下!“


王审琦道:“窦书记!回去罢,咱们不会打扰陛下休息的!“


那清朗声音道:“可是这事关刘五将军。。。。。。。。。。“


刘五?!石重贵心中各登一跟,竟然坐了起来,叫道:“刘五怎么啦?!“


杨业率先闯进帐来,喜道:“陛下醒啦?哎呀那可太好了,可把俺担心死了!“


石重贵强笑一笑,道:“外面是谁在说话?“


王审琦掀帐进来,道:“回皇上话,是景将军身边书记窦仪,已经来第二次了,说有要紧的事向皇上禀,好像。。。。。。。和刘五将军有关!“


石重贵在杨业搀扶下坐起来,道:“那就快请窦书记进来!刘五倒底怎么啦!“


王审琦无奈,只得请了窦仪进来,潘美跟在身后,手按剑柄,神色戒备。


窦仪入得帐来,整一整服饰,大礼参拜,道:“参见陛下!”


石重贵心中着急,忙道:“窦卿免礼!刘五将军到底怎样了?快快说来!”


窦仪道:“好教陛下得知,三日之前,刘五将军奉了景将军将令,率本部三千精骑为先锋奔袭南乐!”

“什么?!刘五做了先锋?!先锋不应该是石公霸么?!“石重贵大惊失色,脱口而出。


窦仪脸色大变,惊异地看着石重贵,吃吃道:“这。。。。。。。议定先锋,是景将军和微臣商量的,从未发布,陛下。。。。。。。如何得知?“


历史变了,大变了!石重贵脸上冷汗直冒,脸上没一丝血色,咬牙道:“既然先锋定了石公霸,为何又换成刘五?!“


看着大病初愈的皇帝一副要吃人的样子,窦仪颤声道:“因为。。。。。。因为石公霸被惊马摔伤了腿,出战不得,所以景将军临时点了刘五将军出战!”


“刘五被围了!是不是?!”石重贵截道。


“啊。。。。是,是,皇上怎么知道的?”


“然后派出了援军?高行周和符彦卿一同出战?!他们也被围了?!“石重贵挣扎着要下床。


“这。。。。。这。。。。。高将军尽起本部五千骑兵,偕符将军,皇甫将军一同出战!结果统共八千骑兵,被围戚城!“


嗯?还多了个皇甫遇?!这变化也太大了吧?


“景将军怎么还不派援军?!“石重贵吼道,按他所了解的历史,这股契丹骑兵好像不怎么强,石重贵带人一冲就散,很容易就把人救出来了,这就是皇帝的镀金之旅了/


“景将军接到了信使求援,与众将商议,结果是不出兵!“窦仪强撑着说出这句话,看着石重贵煞气冲天的面孔,不由腿一软,倒在地上。


“混帐!他怎么敢不出兵?一群软蛋!怕什么?一出兵就解围了,这个朕清楚得很!“石重贵暴跳如雷,随便披上袍子,拨腿就要冲出大帐。


窦仪不顾失礼,一把扯住石重贵的袍角,叫道:“皇上。。。。。。戚城外升起了狼头大纛-----耶律德光就在那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