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胞胎兄弟工地当小工凑学费上清华北大

世界王牌 收藏 35 9750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10_7_11_45108_11445108.jpg[/img] 左边为哥哥宋少鹏,右边为弟弟宋少栋,两人正在合力推运铁架。 “活儿不太多的时候,老板说中午可以回家吃个饭,下午继续拉沙子。”电话中,19岁少年的宋少鹏略带着一丝沙哑,匆匆接受了采访,便告知他该去工地了。   这两天,阿勒泰地区哈巴河县阿克齐镇的一个建筑工地上多了一对双胞胎兄弟——宋少鹏和宋少栋,他们是兵团二中的高中毕业生,其中哥哥宋少鹏已被保送到清华大


双胞胎兄弟工地当小工凑学费上清华北大

左边为哥哥宋少鹏,右边为弟弟宋少栋,两人正在合力推运铁架。



“活儿不太多的时候,老板说中午可以回家吃个饭,下午继续拉沙子。”电话中,19岁少年的宋少鹏略带着一丝沙哑,匆匆接受了采访,便告知他该去工地了。


这两天,阿勒泰地区哈巴河县阿克齐镇的一个建筑工地上多了一对双胞胎兄弟——宋少鹏和宋少栋,他们是兵团二中的高中毕业生,其中哥哥宋少鹏已被保送到清华大学,而弟弟宋少栋考了674分,报考的是北京大学,因此前屡获全国竞赛大奖,可享受30分的加分,在北大今年录取分数线为550分的情况下,他将以这样的成绩被北大录取。而现在,为帮贫困的家庭减轻负担,兄弟俩去建筑工地当小工。


两个孩子很懂事


宋少鹏和宋少栋站在一起,身高、长相几乎一模一样,再加上两人的穿着也一样,外人很难分清谁是哥哥谁是弟弟。因为学习成绩优异,两个人在当地可以说小有名气。阿克齐镇民主东路社区主任董小瑛说:“两个孩子不仅学习自觉成绩好,还特别懂事。”


少鹏和少栋出生在阿克齐镇一个普通的家庭中,爸爸在企业打工,母亲在一家单位当会计,抚育一对双胞胎,对于这样的家庭来说并不容易。母亲张学华说,“他俩的两三岁的时候,我们家收入也就300元左右,上托儿所是一笔不小的开销。没办法,我就把两个孩子交给在家种地的父亲照顾。直到他们上小学了,我们家的月收入也不足500元,平时家里很少吃到肉,我一年到头也难买一件新衣服。”遇到孩子生病、或是家里经济紧张时,张学华和丈夫心里免不了有些烦躁,“看到墙上孩子的奖状,想想两人每天放学回来就头对着头认真写作业的样子,才会觉得日子好过一些。”


让张学华和丈夫欣慰的是,两个孩子不仅爱学习,而且也很懂事。每次亲戚们送来些好吃的,哥俩总是相互谦让。


“虽然家里不宽裕,但是只要有他哥俩在家,欢笑声总不断,我和孩子爸对生活也充满了希望。”张学华说,自己和爱人都文化都不高,以前为了早早赚钱养家自己选择读了中专。如今看到两个孩子都要去北京读书了,虽然十分舍不得,但也很开心。


你追我赶比着学


在这个双胞胎家庭里,少鹏和少栋是彼此最好的玩伴。两人很少出去和别的小朋友玩,比起水枪、小汽车等玩具来说,他们更爱玩外公给他们的一副旧算盘。上学后,妈妈常对兄弟俩说,“吃的、穿的、用的,咱跟别人比不了,学习一定要刻苦努力!”


有一次很晚了,张学华让兄弟俩上床睡觉,自己却仍在看书,少鹏问妈妈:“你都这么大了,怎么还在学习啊。”张学华告诉他,自己小时候没有条件学,现在必须多学一些知识,不然被工作淘汰就没办法供他们上学了。


也许是受到妈妈的影响,少鹏和少栋每天放学回来,都是先写作业,什么时候写完什么时候吃饭。老师还经常向家长反馈,兄弟俩在课堂上总是精神集中,吸收知识也因此特别快。


2007年初中毕业,宋少鹏兄弟的成绩名列阿勒泰地区前茅,达到了内高班的分数要求。这样一来,不仅两人可以接受更好的教育,学费也不用发愁了。遗憾的是,少栋因为视力不佳,不符合招生条件。


张学华心里非常难受,因为少栋在出生时就被检查出一只眼睛视力不佳,她跟孩子说:“是妈妈对不起你。”可没想到少栋反过来安慰她:“妈,你给了我生命,这就够了。读不了内高班,我在哪读高中都是一样的。”少鹏顾及弟弟的感受,也告诉妈妈愿意放弃去内地读高中。最终,两人一起被兵团二中录取。考虑到兄弟俩的家庭情况,学校为他们减免了学杂费,并给两人每人每月300元的补助。


进入高中阶段,宋少鹏和宋少栋暗自约定,要好好学习取得更好的成绩,这样妈妈才不会再为去不了内高班的事情内疚,同时也报答为他们减免学费的学校。


结合以前的学习经验,两人“发明”了比较学习法,即相互比较、自加压力,看谁学得好、学得快。不仅如此,两人还要合作,用自己的长项去帮助别人,比如物理是哥哥的强项,而化学则是弟弟的强项,如果有了都不会的问题就一起探讨,“我觉得好像就是这样你追我赶,学习成绩基本都一直保持在前面。”少栋说。


因为屡次双双在各类竞赛中拔得头筹,宋少鹏也因此在高考之前就提前获得了清华“入场券”,但他还是坚持参加了高考。成绩公布后,哥哥的成绩是691分,而弟弟宋少栋也考取了674分的高分。


过些天准备当家教


“我打听了一下,两个人的学费一年就是1万块,每个月的生活费一个人最少也要1000元,对于我们这个家来说,负担很重。”哥哥少鹏说。


为了攒钱上学的事情,兄弟俩这两天在当地的一个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份当小工的活。每天的工作,就是拉沙子、运水泥、搬砖头之类的体力活,报酬是按件计劳, 基本上是每人每天能赚40元到60元。


工地负责人听说他俩的骄人成绩,常常给他们照顾,但这样强的劳动量对于两个孩子来说显然是吃不消的。第一天,两人就差点晒脱皮,胳膊也酸得抬不起来。张学华心疼坏了,要求他们天气再热也要把长衣、长裤穿上,实在累了就跟老板说,休息一下。


“不知道能坚持几天,虽然心疼,我既没说不让他们去,也没说要继续干下去,关键是要让他们锻炼一下,毕竟未来要面对的困难还有很多。”张学华说。


“靠打工挣得钱还不够,我和哥哥早就计划好了,打小工只是临时的,过几天等高中学生放假了,我们就会找一些学生来当家教,这样既能发挥我们的特长,也不会让家里担心了。”少栋说。据了解,现在想找他俩给自己孩子当家教的父母已排长队了,有的人还想找哥俩父母“走后门”。


“我选择的是清华的能源动力专业,弟弟选的是北大的经济类专业,这两种行业都是未来中国的热门行业,比较好找工作。”少鹏说,我们已经不小了,早就该承担起家庭的责任,但现在惟有继续好好学习,将来才有能力赚多一些的钱。哥俩还计划着,等到录取通知书正式拿到了以后,再跟各自的学校取得联系,争取一些助学贷款或奖学金之类的,尽量帮父母减少一些经济负担。


7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