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夫梦》:翻版《寻找成龙》?!

世界王牌 收藏 2 240

刚刚看完小正太-贾登史密斯和成龙大哥主演的儿童功夫片-《功夫梦》。两个多小时过去了,唯一的感觉就是...怎么那么像成龙大哥之前的另外一部作品呢!一回想,原来是去年暑期档的那部《寻找成龙》...同样是小男孩“寻找成龙”的故事...这样一来,两个片子就不免被人拿来比较。




其实,在当今这样一个“被”时代里,就连成龙大哥也免不了“被”的命运,特别是当他成为被寻找的目标时,其实大哥是完全被动的...别人要寻找成龙,那成龙就完全沦为了一个符号,彼成龙非此成龙,被寻找的成龙的意义完全是由寻找者制造出来的:在《功夫梦》里,成龙化身为小贾登偶遇的世外高人,其情其景与武侠小说里的[主角速成班]极为类似,在走向武林霸主的过程中,武侠小说里的主角们往往掉入到某个山谷峡沟中,误打误撞到某个隐居的大侠,然后得授真经,或者直接被一定要强调这个“被”字,传入了N多年的功力。于是功夫一朝得成(最极端的例子是星爷的《武状元苏乞儿》,打个盹便超越了坏蛋们耗尽一生心血的所学)




在《寻找成龙》里,成龙则变身为“华侨子女”张一山的“心中偶像、梦中情人”,大哥穿着各种国家机关的制服,在种种涉及国家形象的桥段里粉墨登场,然后直到片场,大哥便开始忙不迭的对着张一山摆事实、讲道理、举例子、下定义。So,小子膜拜完毕,信大哥,得永生。


两部影片在孩子寻找成龙这一故事模式上达成了隐秘的和谐,不过成龙却有着截然不同的符号学意义,就其本人而言,最大的区别在于:《功夫梦》中的成龙是一个痛失妻儿的失意自闭症患者;而在《寻找成龙》中,大哥不是人--是神。





截然不同的意义当然映照着南辕北辙的价值观,在此不便展开。不过这也让不少看过《功夫梦》的中国观众有些许不快...毕竟,不管《寻找成龙》的故事怎样,起码片中营造的北京风光是养眼的,乍一看过去,还真以为这不是发展中国家呢;而到了《功夫梦》里,乖乖,怎么连央视新址都显得那么突兀扎眼?破败的小区和准筒子楼的建筑岂不是退回到了拆迁前的老北京城?这几乎迥异于与我们整天在宣传片里看到的北京。





但不管别人怎么看,就我个人的体验来说,《功夫梦》还是基本写实的,中国本身就是一个发展极不平衡的国家,这还只是找了几个北京市内的场景,若是出了外环,估计更煞风景(P.S:不过真到了乡村风景的武当,《功夫梦》反而拍得美轮美奂,看来人家心眼里还是把我们当成乡下的)。




当然,《功夫梦》中对中国的幼稚想象随处可见,萨义德在《东方学》里所构筑的后殖民批评理论完全可以被套用到此片。一来,北京的孩子们显然是“怀型”(Fashion)的,不会像片中那些武校的傻小子们整天穿着80年代初期的运动衫(又不是国货潮人);二来,我在中国内地活了二十多年,从来没参加过什么七夕游园会,还要去看什么皮影戏...





在被帕克母亲的一身别扭旗袍雷倒以后(P.S:我怀疑,服装师现在还活在“老上海”时代吧),我反而彻底的安之若素起来。原来不是装那什么,而是真那什么,人家压根就搞不清中国的状况,估计咱们自己拍老美,也会让老美看出逆向的“后殖民”来。




再者,《功夫梦》主要还是拍给北美市场的,事实证明人家在北美也拿了首周票房冠军。不管怎么说,中国人在《功夫梦》里还是普遍可爱的,就连大反派陆伟程最后也莫名其妙的与帕克修好,只留下暴虐成性的于荣光黯然神伤。而除了功夫以外,中医的拔火罐在片中也被神话了...电影不同于张悟本,当然可以这么拍。





《功夫梦》内藏很多小细节足令中国影人自愧弗如,穿脱夹克映照着擒拿招式,大哥听声辨位拍苍蝇,以及若干令观众忍俊不禁的台词包袱,也使影院里笑声连连。传说中小贾登-史密斯和美莹打Kiss的镜头我没有看到,看来是由于国情不同,中国观众还接受不了初中生就这么奔放。而作为一部真正的儿童片,我觉得《功夫梦》是一部优秀的范例,我们真该好好学学人家是怎么给放暑假的孩子们寓教于乐的。




我想,成龙大哥不介意被寻找,关键是,你找他要做什么。如果只是故作正经的讲些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大道理,估计吸引孩子们进电影院就像大哥预言AC米兰会夺取本届世界杯冠军一样遥不可及。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