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电影要靠吃“壮阳药”维生?





事隔二十多年后,又见新版《倩女幽魂》开拍,当年演宁采臣的哥哥张国荣与演聂小倩的王祖贤,变成了现在的余少群与刘亦菲,还有古天乐演的猎妖师燕赤霞,若论阵容,新旧版皆是一时俊男美女,此次新版导演亦是大名鼎鼎,《叶问》的叶伟信。




但看了新版的故事让人倒吸一口气,旧版凄美绝伦的人妖之恋变成一段错综又复杂的三角恋,在旧版中绝对主角的宁采臣惨变成“小三”,而燕赤霞与聂小倩反而成了“正统之恋”,确实很“潮”很“浪”,对于旧版来了一次彻底的颠覆。




任何一部经典电影翻拍都须与时俱进,才有现实的价值与意义,对于《倩女幽魂》自不例外。我丝毫不怀疑叶伟信的执导能力,初期的《爆裂刑警》已展示出他勾勒人物性格独树一帜的技巧及对类型电影了然于胸,让其柳暗花明的一面,到了《叶问》更突显他功力已炉火纯青,将极拙极朴的故事说得有声有色,高潮迭起,他也是类型电影多面手,既能拍爱情,也能拍警匪及功夫电影。我最为喜爱的也是他那部不为大多数知道的爱情电影《朱丽叶与梁山伯》,一个没有人生目标整天都说着无所谓的黑社会小混混,一个患过乳癌而导致婚姻失败的酒店女招待,因一个幼小的新生命的诞生而走到了一起,进而迸发出另类的爱情,天下沦落人相逢自有情深处,两颗曾经受过创伤的灵魂在爱的面前得到了救赎。她很平凡,但她是朱丽叶;他很狂燥,但他是梁山伯,这也是我认为香港电影史最有意思的爱情故事。叶伟信处理得一波三折,深见他独特的创作力,吴镇宇吴君如也都演得非常捧,遗憾的是当年并不能夺帝称后。




新版《倩女幽魂》的故事也可能仅仅是抛给观众一贴“迷晕药”,当下影视剧经常打雷,不打雷怎么引人关注?在叶伟信的打磨之下,相信亦是一出极为感人,极扣观众脉络与心灵的现代爱情故事,与原作已经相去甚远。




令人不解的是,以叶伟信的江湖地位,何须还要借《倩女幽魂》还魂,非要老瓶装新酒呢?既然已经是新故事,为何不能起个新名字,非要贴上旧标签?反观香港电影,似乎翻拍已经成了一种风气,前几年有《投名状》、《画皮》,今年又有陈嘉上的《精武英雄》及徐克的《新龙门客栈》,还有尔东升的《枪王之王》,要借原作《枪王》之人气。翻拍这些导演级别都不低,反而是极高,都属于香港电影导演金字塔尖人物。为何这么热衷于翻拍经典电影?当然,还是基于商业上考量,经典电影拥有无可比拟的人气,这些电影已经深入人心,能够勾起观众的怀旧心理,就如好莱坞的系列电影,无须在商业上承担过大的风险,这也如同是“壮阳药”,瞬间便雄起,令人精神爽朗。但从另一方面观察,也恰恰显示出香港电影人在内地市场极为局促的一面,在当代题材不敢涉足,在熟悉的类型电影中又没有创新之处,同时更是摸不清内地观众脉络,只能继续啃老本,这种,最安全,稳妥,但亦是最为保守,后退的做法。吃一颗壮阳药,对于导演、演员或是观众都是兴奋之事,但吃多了,恐怕就不太妙了,害的可能是自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