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八王之乱(2)——司马亮、司马玮伏诛,八王之乱开始[血狼兵团]

司马亮、司马玮伏诛

291年3月8日,杨骏在贾南风和两位亲王发动的政变中身首异处,杨氏集团也在此后的几天时间里迅速瓦解。之后几日,贾南风所要优先考虑的,除了封赏有关人等外,就是怎样重组政府班子,恢复政府职能。3月19日,司马亮和卫瓘被重新召回朝廷,至此开启了一个亲王和一个外臣合力辅佐朝政的局面。

司马亮和卫瓘,一个善于政治,一个善于谋略,同时又都有很高的威望,这对组合从一开始就被人寄予了厚望。但很快大家就发现有问题了,谁能想到,这个兢兢业业辅佐大晋几十年的司马亮、那个被司马炎钦定为托孤重臣的汝南王,在司马炎这个一直盘旋在自己头顶的乌云飘去之后、在自己终于拨云见日站在全天下之巅之时,他居然自己先飘起来了。

真是旧的杨骏倒下去,新的杨骏又站起来。贾南风已经对有功之人赏了一遍,司马亮上台之后,再赏一遍。据记载,被司马亮予以加官进爵之人,竟有一千零八十一之多,数字统计有零有整,应该相当准确。消息一出,举国哗然。

旨令公布之后,有识之士纷纷上书,当时御史中丞傅咸(曾力劝杨骏不要驱逐司马亮)就对司马亮说:“这次晋升的人数真是前所未有,要是这么升,全天下的人谁不期望国家发生祸乱,这是天下大乱的祸根。这些措施本来是司马繇的主意,大家都期待您掌权后能纠正这些错误,谁知道您比司马繇的滥赏滥罚还要超过两倍,岂不让人失望。”司马亮听不进去,仍然我行我素,他只想着能借此举笼络人心,但结果却事与愿违。就如傅咸所说,八王之乱之所以前赴后继,还不是有高官厚禄在前面召唤,纵使前方是刀山、是火海,只要把心一横——不管了,冲。

赏赐工作最终还是在一片惊呼声中圆满结束了,司马亮心中怎一个爽字了得,这种反手云复手雨的感觉——过瘾。不过你当这一千零八十一人是怎么出来的,傅咸的上书后半段就清楚写着呢:“杨骏拥有极高的权势,但只任命亲信,导致天下离心离德。您上任后应该和他正好相反,清心寡欲,小的事情交给他人,遇见大事在自己裁决。可我现在路过你家门口,简直就是门庭若市,这种奔走营私的事情,您以后最好不干,大家都说夏侯骏没有一点功劳,但竟能旱地拔葱的位居高位,那是因为他是你的亲戚。现在这种谣言已经越传越广,我看不是一件好事。”司马亮竟然借着赏赐的名义,公开营私,怎能不让人失望。

看着朝廷被司马亮搅和的乌烟瘴气,全天下怕只有贾南风一人会幸灾乐祸,虽然借着诛杀杨骏,让族兄贾模、舅父郭彰、妹妹贾午的儿子贾谧(mi,音同密)等人成功上位,但这些对她来说还远远不够,她想的是能全面掌控朝廷。

没让她等多久,晋王朝权利中心就进行了第一次洗牌。起因是司马繇,政变当天的那种生杀大权在手的滋味,让他回味无穷,久久不能忘怀。当看到司马亮抛出的种种大手笔后,自己竟然也起了独霸朝廷的野心,于是渐渐的开始态度傲慢,什么事都想插上一腿。贾南风哪管你那套,在我面前耍威风,这不等于在关公面前耍大刀么,撤职,贬到朝鲜半岛开荒去。

司马繇走了,但他谁也不怪,不过就是有那么点遗憾,但走了也是种解脱,因为留下来的人,比如说贾南风女士,她的烦恼比走的人多。

贾南风的烦恼,就是司马亮和卫瓘实在太强悍,虽然司马繇被撤职,贾家诸人权利大涨,但就算他们加起来,个头还不比那两个人的脚趾头高,烦哪!于是日子一天天的过去,烦恼与日俱增,看着在朝堂上指手画脚、唾沫星子横飞的两个人,一个是从政多年,一个是比猴都精,贾南风快绝望了。不过也许真是天无绝人之路,谁能想到几个月后,在贾南风最无助的时候,楚王司马玮自己却屁颠屁颠的凑上来了。

事情是这样的。当时朝廷双巨头司马亮和卫瓘都认为司马玮这人太过横暴(说的比较好听,主要是这人不听指挥),打算夺他兵权,于是任命裴楷接替司马玮做北军中侯(相当于首都警卫参谋长)。司马玮一听,这还了得,顿时暴跳如雷,放出豪言——他敢来我剁了他。裴楷一听就不敢上任了。这下司马亮等人傻眼了,经过合计,想出了一个自认为能治本的办法——命在京的各位亲王立即返回封国(远离中心),你说司马玮这时能不生气,不明摆着冲他来的么。

双方矛盾就此升级了,见招拆招呗。这时司马玮手下的两个参谋公孙宏、岐盛给他出了一个十分高明的主意——向贾南风靠拢。就这样,贾南风凭空得来了这么一个帮手,她当然是大为高兴了,于是皇帝(贾南风)下诏,命司马玮为太子少傅。完蛋,这下双巨头傻眼了,自己下了一道命令,别的亲王都回封国了,可对头司马玮留下了,总不能让他回荆州用网络教学当太子的老师吧。司马亮和卫瓘怒不可遏,在这次博弈中,居然让司马玮抢了先手,这两张老脸今后还往哪搁呀。两人又一合计,既然先动不了司马玮,那先动动别人。于是卫瓘的眼睛就盯上岐盛了。

当初岐盛和杨骏十分交好,但当眼看着杨骏日益被人所恶时,岐盛倒戈一击,帮着司马玮整杨骏。他卫瓘虽然也是一个左右逢源、玲珑八面的人,但对岐盛这种反复小人却向来十分痛恨。卫瓘是谁?当年姜维邓艾和钟会,有一个是一个,全栽在了卫瓘手里,这脑瓜子,一看打司马玮不行,那就先抡他左右手,此时离杨骏事发不久,你岐盛又不是和杨骏一点关系没有,让你这张旧船票搭上杨骏这条破船,看起来机会还是挺大的。再说皇帝皇后现在最忌讳谁,反正肯定有杨芷一号,如果能好好利用一下舆论,让岐盛和杨芷再扯上一些莫名其妙的的关系,那不光是岐盛,可能连司马玮都别想洗清楚了。

这会真的是箭在弦上,不是你宰人,就是人宰你。当然谁也不会选择前者了,于是岐盛和公孙宏秘密商议,通过积弩将军李肇(积弩将军,掌管三大禁军之一的积弩营),假称司马玮,向贾南风打小报告。

问题来了,卫瓘一向不出手则以,出手就是杀招,结果却事先被岐盛等人抢在了前头行事,难不成消息泄露了?还有更玄的呢,两个参谋竟然在亲王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就把什么都给谋划好了,并付诸行动,这也太让人费解了。

李肇这些人当然是愿意再搞一次政变啦,岐盛等人找到他后,他迅速进宫,禀报贾南风说司马亮和卫瓘预谋叛乱,打算另立新君。贾南风等的就是这个,现在有了司马玮做帮手,还用怕你们!当即决定,为了第二次政变,拼了。时年291年6月。

皇帝(贾南风)下诏给司马玮,让其命淮南王司马允、长沙王司马乂(yi,音同义)、成都王司马颖率军驻守各宫门,同时免除司马亮和卫瓘所有官职。司马玮接到诏书,认为事关重大(因为他事先毫不知情),想进宫进行核实,传令宦官说:何必要进宫呢,传这道密诏就是为了怕消息走漏。司马玮一听不错,也正好可以借机出出这几个月的恶气,于是命公孙宏、李肇率军逮捕司马亮,清河王司马遐(xia,音同霞)逮捕卫瓘。

司马亮帐下李龙这时也得到了消息,赶紧禀告说外面又造反了,请求率军进行抵抗。但不知怎的,司马亮竟然没有同意(囧)。等到公孙宏、李肇的人马翻墙进院了,司马亮还在大喊“我没有二心,你们这是想干什么。”(囧)司马亮的秘书刘准这时对司马亮说“大王也用不着惊慌,看这情况一定又是一场奸谋,不过现在我们王府里英雄才俊多如树林,咱们还可以据死一战。”司马亮不准(囧)。于是司马亮毫无悬念的被生擒了(哪有不被擒的道理),和世子司马矩一道,被处死。从3月诛杀杨骏起,当权4个月,至此,八王之乱第一王结束。

那边卫瓘的情况也差不多。当司马遐过来逮捕卫瓘时,卫瓘及其左右都认为诏书有假,希望验明真伪,到时再死不迟。可跟司马遐一起来的,有一个叫荣晦的,当初在卫瓘手下做帐下督,犯了王法,卫瓘责备他后,将其逐出。荣晦此来就是为了报复,上来二话不说,先斩了卫瓘及其儿孙九人,司马遐竟然不能阻止。

至此,贾南风借司马玮之手,除了司马亮和卫瓘这两个碍事的老头。不过说来,司马亮和卫瓘都不是坏人,当时天气炎热,士兵们把司马亮放到车子下乘凉,并给他扇扇子,到了第二天都没人向司马亮下手,司马玮无奈,只好下令斩司马亮者,赏布千匹。这样司马亮才被斩首(真是重赏之下,什么人都有)。

政变应该是结束了,各人都怀着颗喜悦的心情准备回家领赏,可有两个人此时却很冷静,巧了,在同一时刻他们出手了。

岐盛此时对司马玮说:“既然司马亮已死,大王知道以后会怎样?你现在应该进宫,诛杀贾谧、郭彰,保护皇家,安定天下”。可司马玮犹豫不绝(这就是之前不愿意和他一起谋划的原因,急死你)。虽然岐盛为人卑鄙,但其智谋让人叹服,他的意思就是,司马亮都死了,挡在贾南风面前的你会怎样?请诛杀贾南风左膀右臂,把她囚禁金墉城,并释放前太后杨芷。

太子少傅张华通过董猛(一个宦官,诛杀杨骏后,竟被封为武安侯,汗)向贾南风建议:“司马玮已经诛杀了两个王公大臣,请问现在你怎么办?你是趁他立足未稳时除了他,还是等到他以后羽翼丰满,大权旁落呀?”当然,这个问题到贾南风这就好办多了。

听到董猛禀报,皇帝(和贾南风)立刻召集张华(贾南风心狠手辣,但毕竟没什么大主意,关键时刻还要靠张华)。于是张华派殿中将军王宫,手持驺虞幡(zou yu fan 音同走鱼反,有点拗口),到司马玮营中宣布:“司马玮手中诏书是假的,你们被骗了。”众人听后是一片哗然,纷纷放下武器,一哄而散。于是,王宫生擒司马玮。(驺虞幡:大家都知道皇帝手中有虎符,用来调动军队,幡是一种旗。晋朝的幡分白虎幡和驺虞幡。白虎就是猛兽,白虎幡用于督战;驺虞又名驺吾、驺牙,是民间传说的生物,形象像虎,但尾巴奇长,不吃有生命的东西,不践踏青草,驺虞幡用于化解和阻止战争)

公元291年6月13日,司马玮被斩。临行前,司马玮拿着皇帝诏书对监斩官、尚书刘颂(原来的淮南相,通过杨骏事也升官了)痛哭,说:“这诏书怎么能是假的呢,我是先帝的亲生儿子,怎么落得如此下场”。

唉,人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可能就是到最后了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至此,八王之乱第二王结束。岐盛、公孙宏屠三族!!

事情还没有完,贾南风怎么说也是贾充的女儿,在政治上还是很聪明的,司马亮和卫瓘可以通过司马玮的手处死,最终也可以说司马玮假传圣旨,将其正法,但这样,事情就算还没完。对,要给司马亮和卫瓘正名。恢复司马亮爵位,谥号“文成”,追卫瓘“兰陵郡公”,谥号“成”。到此,就又衍生出新的问题了,对,杀荣晦(该),屠全族(惨剧)。

这就是政治,贾南风根据形势走,其他人跟着贾南风走;形势如何,贾南风的风就往哪边吹,百官的舵就往哪边打。

贾南风通过亲手发动的两次政变,终于是苦尽甘来、全面掌权了。之后的十年,晋王朝进入了一个相对平和的时期,也就是从公元291年,司马玮被诛杀开始,至公元300年,在大乱和大乱之间出现了一个十年的间歇期。这期间虽然天灾不断(就没断过,不过这是不可避免的)、周边少数民族的叛乱也时有发生(基本都是攻打郡县的小冲突),但总体来说,晋王朝这十年在张华、裴頠等人的努力下,总体还算太平。

不过就像火山,外表看似平静的巍巍然屹立于此,但谁知其内部确早已是熔岩滚滚,只要能给个外力,哪怕一个小石子,都能让其爆发出毁灭天地的力量。

公元296年,齐万年叛乱。

(下一回——一颗小石子)

本文内容于 2010-7-10 23:50:25 被yangfather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