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媒:中国的一条消息让看好人民币的人为之一振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但在人民币发展成全球性货币的漫长征程上,中国仍在系鞋带。


这种怀疑论的观点认为,人民币成长为完全可兑换的货币,与欧元和美元比肩还需要一代人的时间。但另一种乐观一些的解读认为,中国在扩大人民币境外使用的过程颇为顺利,显示了该国在国际金融事务上加强人民币影响力的决心。



6月17日的一条消息让看好人民币的人士为之一振。国务院近日已经批准,把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境内试点地区扩大到20个省份,并将试点涉及的境外地域扩展到所有国家和地区。3月底到5月底之间,人民币结算的贸易总额翻了一番,达446亿元人民币。



向中国出口的企业普遍认为,人民币升值是持有该币种的一大动力。不过,除非有渠道进行投资,否则,仅将人民币储存在中国香港——人民币结算的主要平台——的收益是十分微薄的。幸运的是,扩大人民币在中国内地投资范围的计划已在规划之中。




合和公路基建有限公司周日宣布,在中国香港发行首支非金融人民币债券。以人民币计价的保险产品不久也将推出。北京当局还在拟定计划,允许海外券商储备人民币并投资于内地资本市场。 但一切进程将秉承中国金融自由化的一贯风格,保持适度步伐,不会进展太快,而且对入选的海外券商可投资的额度进行严格限制。



“在汇率机制更具弹性的情况下,我们预计资本项目也会进一步放开,由此看来,中国增加外汇储备的必要性减弱了。”野村证券(香港)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表示。



这触摸到了中国政治意图的核心。



美国在发行美元这种全球储备货币上享有“过高特权”令中国不快,中方希望在全球其它地区提高对人民币的需求,而不是依赖它并不信任的美元。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在2009年3月曾描述过一项长期规划,用一种类似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特别提款权(SDR)的超主权货币来取代美元。他暗示人民币将成为SDR的组成部分,而目前SDR由美元、欧元、日圆和英镑组成。



很多评论家认为周小川的提议太想当然了,但在新兴市场实力不断增强而富国负债累累之际,他更容易获得政治上的支持。 IMF总裁施特劳斯-卡恩就希望在SDR中纳入其它货币,并首先从人民币开始。他在6月29日说:“我认为,在人民币真正获得市场价格、成为一种自由浮动的货币之前,很难将其放入SDR当中。但是,越快越好。”



通过将香港培养为离岸人民币中心来提高人民币地位,与放松资本管制,允许海外投资者自由进入中国内地金融市场相比,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这只是蹒跚起步,步子并不大。”摩根士丹利亚洲区非执行董事长罗奇在谈及中国当局计划时表示,“但所有这些措施都在朝着将人民币打造成与中国全球地位相称的国际化货币、开放资本项目和可自由兑换的方向迈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