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近百人员强搬民办中学 教师封堵大门

昨天上午7点23分,五华区中元学校校长陆正位电告本报记者:“刘记者,他们还是来了,现在已经强行冲进校园并开始搬东西了。”其实,早在6月21日,联盟街道办就已经把公告发放至学校,要求学校搬走。


这份落款为“盘龙区人民政府联盟街道办事处”的公告显示:昆明联盟室内设备配套厂(下称“设备厂”)于2000年9月20日租赁联盟街道办位于马村立交桥旁的土地及地面建筑物,后设备厂又将上述土地及地面建筑物转租给五华区中元学校使用。但是,由于设备厂未严格履行《租赁合同》的约定义务,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0年2月26日判决解除双方(设备厂与联盟街道办)签订的租赁合同。而今,联盟街道办已决定自7月1日起把上述土地及地面建筑物租赁给某妇产医院使用,请就读于五华区中元学校的学生及家长尽快与校方联系,以妥善安排上学事宜。


近百“制服人员”闯进学校砸开门窗


上午7点40分,中元学校大门口已被一大群身着制服的工作人员拥堵,总人数将近百人。7点50分,在学校教师们试图去阻止搬家公司车辆再次进校拉桌椅后,遭到“制服人员”的推搡。


在校门处,记者看到两把已经损坏的大门铁锁。“就是他们(制服人员)用大铁锤砸坏的。”门卫说。


部分教室的窗玻璃被砸烂,不少教室的门把手亦遭损坏。搬家公司的工作人员正忙着将桌椅板凳搬出教室。


“我们是街道办雇来搬东西的,早知道有老师阻拦,我就不接这趟活了。”对于校方与街道办之间发生的冲突,搬家公司一男性负责人抱怨道。


吴兴洪、黎颖,一对在该校任教的年轻教师夫妻在试图阻拦“制服人员”砸教室门窗时被对方掐伤、踩伤。“我脖子上的伤都是被对方掐的,死命地掐,差点透不过气来。”上午8点10分,脖子上伤痕累累的吴兴洪显得惊魂未定。


原因


街道办要收回场地租给某妇产医院


2000年9月20日,联盟镇人民政府(现为联盟街道办事处)将位于马村立交桥旁的土地及房屋租赁给设备厂,租赁期为20年,租期从2001年1月1日起至2020年12月31日止。此后,设备厂将该土地及房屋租给中元学校,租期从2006年1月1日至2020年12月31日止。


“2月26日的判决,一直拖到现在,已经够人性化了。”6月22日当天下午,在联盟街道办,行政办公室主任罗春英这样说。


昨天,在强搬现场,手持法院判决的街道办负责人将记者的采访问题全都抛给了街道办聘请的法律顾问李凤恩律师。


李律师认为,中元学校与街道办并不存在租赁关系,不能因为其作为学校就可以在不支付租金的情况下无偿占用土地,而且,在法院判决之后,校方并未就继续租赁一事与街道办有过任何接触,“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按照法院判决,来收回属于我们自己的场地,这应该没有什么过错吧。”


李律师表示,本来这种强制搬迁是不应该发生的,可是,在街道办给足校方时间后,校方仍拒不搬迁,而街道办为了履行与妇产医院的合同,迫不得已才采取了这样的行动。


后续


近1200名师生何去何从


教育部门:保证不让孩子失学


“在校学生1138名,教职工33名,这么多人,一下子真要解散,我良心有愧呀!”谈到学校面临的现状,61岁的陆校长端着茶杯的手突然颤抖起来。


“既然能把场地租给妇产医院,为什么就不能租给学校呢?”陆校长说,直到6月21日下午,他才知道,街道办在从未“接触”学校的情况下,就已经把学校所在地全部租给了某妇产医院。街道办的这种做法让他“伤透了心”。


五华区教育局民办教育科范科长表示,目前,区教育局已在准备部署“如何分流中元学校学生”。“我们已经与盘龙区教育局进行协调,让对方帮助分流部分该校学生。另外,我们五华区也会适当联系部分小学,尽最大努力保证不让孩子们失学。”


片段


学生曾请记者帮忙:“别让学校被收走,好吗?”


“这几天心里老想着这事,就怕孩子没有书读,陆校长的办公室我都跑来好几趟了。”6月22日,在记者采访校长陆正位时,家长王金彩愁容满面地走了进来。

王金彩从来自昭通,儿子上四年级。“孩子还有2年才能毕业,突然就说不能读了,真不知道该把孩子送到哪里上学了。”王金彩说,她也曾跑过好几个公办学校,可都不让插班。


雷敏、代静、邓尚彩,这3个年龄均在13岁的女孩子,在得知学校将被“收回”后,曾不止一次找到班主任哭诉。“如果学校真被收走,我们以后该去哪读书呢?”在得知记者身份后,看似腼腆的代静竟一下子凑上前来,“大哥哥,求您帮帮我们,别让我们的学校被收走,好吗?”


临别之际,邓尚彩追上前来,“大哥哥,您能不能告诉他们别撵我们走,求求您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