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在美扩张恐要付出高昂代价

陆地沉沙抓海龙王 收藏 0 157
导读: 华为(Huawei)试图通过并购活动和与电信集团签订供应合同在美国扩张,但这种努力可能会让这家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付出高昂代价,包括公司已在考虑的结构性转变。 由于美国政府的安全顾虑,华为2008年被迫放弃了对3Com的联合竞标。专家表示,美国安全官员仍对华为持有深深的疑虑。 华盛顿认为之前一连串针对美国政府的互联网攻击源头来自中国,谷歌(Google)也声称自己是中国黑客的受害者,这些都加重了对于来自中国的网络攻击、以及中国侵入美国国家安全设施的担心。





华为(Huawei)试图通过并购活动和与电信集团签订供应合同在美国扩张,但这种努力可能会让这家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付出高昂代价,包括公司已在考虑的结构性转变。

由于美国政府的安全顾虑,华为2008年被迫放弃了对3Com的联合竞标。专家表示,美国安全官员仍对华为持有深深的疑虑。

华盛顿认为之前一连串针对美国政府的互联网攻击源头来自中国,谷歌(Google)也声称自己是中国黑客的受害者,这些都加重了对于来自中国的网络攻击、以及中国侵入美国国家安全设施的担心。

这些担忧令华为在美国的雄心遇到了挫折,包括它对美国电信集团SprintNextel大型设备合同的竞标。


同时,在摩托罗拉(Motorola)考虑如何处理其电信网络业务之际,华为也被认为是一个潜在竞购者。

人们甚至认为华为可能成为对冲基金Harbinger的合作伙伴。Harbinger拥有美国频谱权,并表示希望建立第四代无线网络。

然而,目前还远不能确定,华为能否说服负责保障美国通讯设施安全的官员们,它将是一个可靠的企业合作伙伴。

英国《金融时报》曾问华为:它具体打算如何说服官员们相信它的可信度,但华为拒绝回答。

精通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ifus)内部运作的律师和前政府官员们表示,有一点很清楚,如果华为要在美国取得进展,它将不得不同意一些重要的条件。外国投资委员会是一个有权阻止或批准外资对美国资产收购的机构间协调小组。

战略和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驻华盛顿负责人詹姆斯•刘易斯(James Lewis)表示,作为一家非上市公司,华为将不得不考虑在美国或香港上市。

同时,华为可能还得考虑调整其高管结构。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平息人们对华为缺乏透明度,并与中国人民解放军仍保持某种关系的担心和指责。

刘易斯表示,华为已经采取了一些措施来缓和美国当局安全方面的顾虑:它在德州设立了一家美国子公司,积极参与社区项目,并发布了一份与上市公司递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类似的年报。

“这一切加起来看上去不错,但是否足以消除他们的辐射,还很难讲,”刘易斯表示。

刘易斯称,华为还在考虑成立一个由前高级政府官员组成的顾问委员会或小组,这是在美国从事敏感行业的外国公司常用的策略。

最低限度是,在任何与美国公司的协议中,华为都必须向Cfius保证,诸如阿尔卡特-朗讯(Alcatel Lucent)这样的协议伙伴,已同意自行与该委员会沟通。

2007年,诺基亚(Nokia)和西门子(Siemens)的合并交易受到秘密的国家安全审查,包括实施了一套程序以判断外国人能否使用美国设备和软件。之后这两家公司同意了许多安全要求。

佳利律师事务所(Clearly Gottlieb)律师保罗•马夸特(Paul Marquardt)精通于处理与Cfius相关的交易。他说,最极端的一种做法是“代理人协议”。在这种机制下外国公司拥有在美国的业务,但不参与管理或没有直接控制权。

然而马夸特表示,鉴于美国政府对华为的担忧是技术性的,因此不清楚这种安排能否让美国满意。

“他们担心的不是华为学习如何制造路由器,而是华为能够访问安装在美国网络上的路由器,”马夸特表示。

译者/李裕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