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手 正文 第十七章 搭伙

诺基不亚 收藏 0 4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8.html


石小男彻底的让钱大富整的无语了,他实在是不想在蹚浑水了!可是看着人家钱大富满是关切的表情,石小男实在是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

难道还说你把人叫回来吧!人家丫头到家了跟我没有干系了,别让你兄弟白跑了。

这个俩也太热情了吧?

反正石小男是不相信什么鼠躯一震,王八之气灌顶的。事出反常必为妖,跟着先贤相信人之初性本恶的石小男,才不会认为这哥俩是因为自己的几包饼干而感激自己的。

犹豫了再三石小男还是把憋在嘴里的话跟吐出来:“钱大哥那啥!你能把赵哥给叫回来吗?人送到地方我的任务就完成了,至于有绺子砸窑那就不是我能整的了的了。”

“啊!”

听到石小男的话钱大富异常的惊讶!本来他们哥俩这么热情的帮石小男就存着私心。在路上他仔细的观察过从他身边经过的女孩,虽然那女孩一身不合适的鬼子衣服掩盖了躯体,但是她身上的气质却怎么也掩盖不了的。钱大富以他这些年闯荡江湖的经验,就知道她不会是普通人家的出身。

再加上有石小男这个家伙暗中的保护,着更能让钱大富断定黄羽慧不简单。那么绺子砸窑有很大的机会就是砸那个女孩家,他们哥俩已经好久没有营生了。就是关东的通缉令贴的满哪都是,就是要跑路去关里也要有盘缠啊?

绺子砸窑大户人家肯定会准备的,现在不是过去手里有几把刀豁出命去就能挡得住的时代了。要是手里没有枪的话,那你就是再拼命也没有用。对面叫石小男的小家伙肯定认识刚才过去的丫头,要是有他牵线搭桥的话那么自己哥俩很可能会被,屯子里的大户临时的雇为炮手。要是打退绺子的进攻,怎么也能弄几个子当盘缠。

至于进去后跟绺子干起来,那就是听天由命了。

钱大富犹豫了一下,最后半真半假的将话给石小男撂下了:“恐怕来不及了,二杆子的腿那是一般人比不了的,估计现在他已经进了屯子了。”

听到钱大富说出这话,石小男那个恨啊!

没有折的他抱着能帮就帮,帮不了就跑的心思,拿出望远镜来找个高高的大树,爬了上去仔细的观察其屯子的布局来。拿着望远镜仔仔细细的将远处的屯子撸了一遍,还别说着屯子建的妙啊!

屯子的北面是一条绕村而过的小河,虽说河面不宽可看着平静的河水,石小男知道这条河绝对的不浅。能攻进屯子的地方也只有南面和东面两处了,可是一座大宅正好就蹲在进攻的必经之路上。看着大宅周围高高的围墙和死角的碉楼,石小男知道要想攻进屯子就必须穿过大宅的火力封锁。可是大宅的周围的射界都被清的干干净净的,要想经过哪有那么容易的?

看着屯子里的布置石小男到有些安心,他的心里又开始打退堂鼓了。防守这么严密的宅子,不是那么好攻的吧?心里犹犹豫豫的石小男唯实拿不定注意,最终他还是决定等二杆子回来问问情况再说。

石小男坐在一株大树下默默的看着,钱大富不知道从哪拽出来的一把步枪摆弄。老旧的有些掉漆的步枪让石小男怀疑能不能打响,让他好奇的是的那把步枪的样式跟他自己手里的三八大盖不一样,而且看着钱大富不断的擦拭的子弹,明显的要比自己手里的有扳子弹口径要粗。

石小男是好学生,不懂就问从来都不装蒜。

“钱大哥你用的是什么家伙啊?我没有见过给讲讲呗?”

看着石小男闪着两只大眼睛在那里装可爱,钱大富笑了一下随后一把讲手中的步枪给丢了过去,看着握着步枪仔细观察的石小男,他开始解释起来:“这是我当东北军的时候大帅给配发的辽十三,没见过吧?”

石小男点点头,随后他又提出了疑问:“不是说大帅的东北军用的是鬼子的武器吗?怎么到了国内变成辽十三了呢?”

“谁说大帅的东北军用鬼子的武器的?扯淡!我们用的都是大帅的兵工厂造的枪,鬼子当初支援的家伙除了统一装备几个团外,大部分都给封存起来了。听我老乡说也有偷偷卖出去的,不过量非常小罢了。”

听了钱大富的解释石小男总算明白手中的步枪的出处了,不过看着手里的辽十三又跟前世在剧组里的毛瑟98 不一样。回想起自己脑海中的毛瑟98和三八大盖的构造,三下五除二讲手里的步枪拆开再对照着手里的步枪。石小男发现这个辽十三竟然还是一个混血儿,明显的将毛瑟98和三八大盖给结合起来了。不说效果怎么样?但就兵工厂的技师这想法挺好的,集众家之长就子弹来说,七九口径的明显的要比鬼子的六五口径让人用的要踏实。

回过头来看着自己手里的三八大盖,石小男就对自己手里的有扳子弹不放心。虽说小口径的子弹重量轻战斗携带量大,可它细细的弹头明显没有七九口径给人的感觉好。

石小男麻利的讲手里的辽十三给组装上,将步枪还给钱大富后,他就开始琢磨其自己腰里的有扳子弹来。考虑了半天在人道主义和自己的小命中间衡量了一下,石小男还是决定改造它一盒子弹,毕竟人道主义是飘渺的而自己的小命可实打实就一条。

也不知道老爹是怎么想的,好像就知道自己出来之后一定会出事死的,玩了命的在自己身上塞子弹。石小男的身上足足的让老爹给挂了六个六十发的弹盒六个三十发的弹盒,整的他的腰上都围不住了,又整了一条皮带穿着弹盒斜跨在肩膀上。

这又不是用自动步枪,一打一拉栓的手动步枪要他打多久才能将五百多发子弹给打完啊?反正闲得无聊石小男倒出一盒子弹,抽出腰上别的猎刀就开始了自己的改造计划。

将一发子弹的弹头卡在猎刀刀刃和刀柄护手的交界处,用力的压着弹头石小男就在离着弹头尖部三毫米的地方转起圈来,铅芯被甲弹的外壳有些硬看来鬼子在战争初期的军工质量还是不错的。石小男用力的将弹头在刀刃上转了七八圈,才将弹尖上的那点铜被甲给起下来。看着弹尖上露出的那一点点铅头,想着这颗子弹在鬼子的身体里翻滚着造成的巨大创面,石小男“呵呵”的乐了起来。

工作是艰巨的石小男的耐心在一个个的子弹消磨下损失殆尽,喘口粗气他将第二十七颗子弹改造完毕,想着缠在自己腰上的巨多子弹,他无力的将猎刀给丢在了地上。

虽然钱大富不太明白石小男为什么要削弹尖,可是着并不妨碍他细心的观察和揣摩。他相信石小男不会做无用的工的,石小男这么做必然有他的道理。人家那么仔细的在做着事情他也不好打扰,他一直耐心的等石小男做完,这样石小男就能给他解开心里的疑惑了。

看着石小男手里的工作告一段落,钱大富张嘴了。

“石小兄弟,你这是干什么啊?好好的子弹你这么给削的乱七八糟的?”

石小男听见钱大富的提问,他一时不知道该这么说?万一钱大富是个正义感爆棚的人?得知了自己的阴险的目的瞧不起他怎么办?

吭哧憋肚的石小男唔噜了好一会儿,也不知道该这么跟钱大富说?

看着石小男的脸都快憋成猴屁股的,可就是没有告诉自己他为什么那么做。钱大富的心里有些不高兴,不过转念一想他那么做一定有什么难以说明的事情,必经两个人刚刚闹的还不太愉快,自己也不好逼着人家非要说。

看着石小男脚边散落的子弹,钱大富想起了以前在军营里听那些跟着大帅的老家伙们说过,山上的绺子有些非常喜欢蹭弹尖说是这样威力大,石小男那么整子弹是不是一个道理?

钱大富试着问他:“石小兄弟,我以前听老兵痞们说过,削完的子弹打到人威力比一般的子弹大?你是不是就是这个意思?”

看到钱大富既然明白,石小男索性就给他讲起来了。

“像钱大哥你用的七九口径的子弹到没有关系,可鬼子的六五口径子弹侵切力大,但弹头进入人体后停止作用小,通常有扳子弹都只能造成贯穿伤,没有打到要害很难让目标丧失战斗力。而被削掉一节被甲的弹头就不一样了,铅芯相对于被甲要软许多,进入人体后两种不同特性的金属,在人体组织的阻力下很可能造成不规则的翻滚,那样的话就是没有打中要害也能快速的让目标丧失战斗力。”

虽然石小男的嘴里不断的冒出不知道的词汇,可是大体的意思钱大富还是明白了,就是这么做是为了提高子弹的杀伤力。

知道了大概的意思,钱大富不住的在心里鄙视石小男,不就是让子弹威力更大吗!干嘛说的那么复杂?

两个人各有保留的子一块聊天,时间也在不知不觉中飞逝。

当头顶的太阳已经晒得人冒油了,可还是没有见到赵二杆子回来的钱大富有些为自己的兄弟担心起来。

心不在焉的嚼了两块饼干,实在是不放心的钱大富决定进屯子看看。当他起身后正准备跟石小男知会一声呢!

就听见老远的传来了二杆子那独特的声音:“大哥这么这回可有盘缠了!”

看着在自己不远处嘀嘀咕咕的哥俩,听得真真切切的石小男真的要哭了。

一转眼自己就被这两货给卖了,随能想到二杆子能明目张胆的近屯子,打着自己的名义三人搭伙要当炮手,帮着人家守屯子啊!

[出来的时候正下着小雨,要多凄凉有多凄凉。转眼离家就好几百公里,背井离乡的滋味不好受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