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战神传 第一卷中日第一次长沙会战 第二十章携手抗日

犍为李聚 收藏 2 6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4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41.html[/size][/URL] 洪山湖游击队为了引开日军的注意力,他们与日军发生激战后,在牺牲了十多名游击队的情况下,然后奋力地甩开追击的日军,他们安全撤回了营地。但日军的一个侦察小分队却悄悄跟在了游击队员的屁股后面,想探知游击队的住地,小鬼子主要目的还是想知道犍为李聚是否和洪山湖游击队在一起,但小日本鬼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41.html



洪山湖游击队为了引开日军的注意力,他们与日军发生激战后,在牺牲了十多名游击队的情况下,然后奋力地甩开追击的日军,他们安全撤回了营地。但日军的一个侦察小分队却悄悄跟在了游击队员的屁股后面,想探知游击队的住地,小鬼子主要目的还是想知道犍为李聚是否和洪山湖游击队在一起,但小日本鬼子的快跟踪到游击队的营地时,被赤红队长发现,她悄悄的对胡政委说道:“政委,我们的屁股后面好象有小日本鬼子的尾巴。”

“赤红同志,我们千万不能让小鬼子知道我们的营地,这不但会暴露我们的行踪,最重要的是不能让小鬼子知道李聚不在我们游击队里,让小鬼子知道了,这会加重李聚目前的处境和危险。”

“政委,看来我们只有消灭这一群小鬼子,才能保障李聚的安全。”

“现在只有这样了,你马上带领二十名队员隐藏在路边上的树林子里,我带领其他的队员把小鬼子引近来,只要等小鬼子进入你们的埋伏圈,马上击毙了他们。”胡政委对赤红说道。

胡政委看到赤红她们二十个人闪进了路边上的树林里,大声说道:“同志们加把劲,我们马上就要回到营地了,到了营地我们马上为李将军接风洗尘。”

“八格……李聚和游击队在一起,我们快一点儿跟上他们。”几个持枪的幽灵是尾追着胡政委他们的身影而去。

赤红和二十名游击队员的双眼早也注视这几个小鬼子的一举一动,小鬼子刚一进入游击队的埋伏圈,赤红一声令下:“给我打,消灭这些小日本鬼子。”只见游击队员的一条条火舌扫射向小鬼子。

由于小鬼子也没有想到半路会杀出一个程咬金来,经过一场激战,游击队消灭了这一个日军的侦察小分队,但是由于天色也晚,游击队员在打扫战场时,没有发现还有一个躲在水坑里的漏网之鱼……才使游击队的营地暴露给了小鬼子。

胡政委和赤红带着游击队员回到营地后,马上是架锅煮饭,谁知道饭还没有煮熟时:“队长、政委大事不好了……!”胡政委和赤红正在高量下一步怎么行动,怎么营救李聚,这时一名游击队匆匆忙忙跑进来,向他们报告道。

“什么事。”胡政委问道。

“政委,可能又是可恶的小日本鬼子听到枪声,寻来了吧!”赤红说道。

“队长,政委,他们不是小日本鬼子,好象是一群国民党的军队。”游击队的哨岗说道。

“这怎么回事,我们刚刚与游击队员发生战斗。这一群国民党的军队就向我们的营地开进。难道说他们今天晚上是想趁火打劫消灭我们游击队。”赤红思虑道。

“队长,我看国民党的这一支队伍起码有两百人,他们手持的武器装备都好象是英、美等西方国家的先进武器,看他们的样子,战斗力不弱。他们会不会是国民党三战区的忠义救国军,可能听说李聚在我们的手上,他们是来协助我们保护李聚的。”哨岗说道。

“虽然蒋介石政府也派出军统特工前来营救李聚,但他们不可能这么快就知道消息,还有他们也没有事先与我们打过招呼,政委,我看今天晚上他们是来者不善啊!”

赤红的话又勾起了洪山湖游击队的胡政委低头沉思,他想到国民党军队近一年多的时间来掀起了一波波的反共高潮,他们在长城内外,大江南北都在搞反共暴行,残杀我军将士。而国民党的忠义救国军的成立,就是一支专门对付中共新四军和游击队的反动派军队,想不到反动军队还真会瞅准机会,想消灭我们洪山湖游击队。胡政委想到这里命令道:“传令下去,加强战备,如果说今天晚上国民党的军队敢对我们游击队进行挑衅,我们就用武力粉碎国民党军队的阴谋诡计……。”有时游击队就比正规部队少一些政治考虑,所以反动军队在游击队的面前是占不到什么便宜。

这时洪山游击队的营地周围是一片宁静,而且是出奇的安静,只有夜间风儿的歌声。

国民党的官兵听到枪声,才准确知道游击队的营地,但他们一走近营,越发现事情的不对劲。游击队的营地是不会如此的宁静,难道说他们撤离了营地,想到看来我们自己是来迟了一步。还是这一支游击队怀疑他们来此的动机。一想到这里,国民党的这一支军队走在前面的三个军官的人赶紧招呼身后将士们停下:“大家马上就地休息,原地待命……”!这一支国民党的军队怕引起游击队不必要的误会。如果说中华民族的武装自相残杀,也令他们也沉痛不已……!

“高团长,我们还是先派一个人进去向游击队打一声招呼,跟洪山湖的游击队说明我们的来意,免得我们与游击队之间发生误会和军事冲突,这对我们十七旅寻找李长官不利。”邱震海团长向高波、景宏伟商量道。

“邱团长,你说得很有道理,万一洪山湖的游击队把我们当成反共急先锋的国民党军队就糟啦!这样吧!先叫战士们在这里休息,我进去看看。”

原来这一支部队是川军二十一集团军十七旅的将士,高波、邱震海和景宏伟他们安全率部撤回到九战区长沙后。十七旅的将士们受到长沙人民夹道的热烈欢迎,也受到薜岳将军的亲自会见,薜岳将军马上把将士们的功劳上报给国民政府和中国最高军事委员会。

由于高波他们在小青山显示出的军事才能,也引起了中国其他军团将领的注意力和赏赐,对他们的军事指挥能力是赞不绝口,都想把他们招揽于麾下,并向他们许诺给师长和旅长的高官厚位,但高波他们对其他战区军事将领的厚意给以谢绝。因为高波他们始终坚信李聚还活着,于是他们在长沙城收拢十七旅的战士,组建了一支寻找李聚的自愿军,他们的伟大情操是马上得到了国内百姓和各界团体的大力支持,也得到了西方各国的大力支持。

当薜岳将军一听到李聚出现在泊罗江沿岸的消息后,马上装备更新了十七旅的武器装备。并对高波他们说道:“这一次营救李将军的任务就交给了你们了,有什么困难尽管开口,九战区永远是十七旅的坚强后盾。”

“立正……敬礼,谢谢长官的支持,谢谢九战区的支持,我们一定不负使命,找到李长官。”两百余名将士是昂首挺胸,向薜岳致敬道。

高波他们带着全国人民的希望,率领这一支营救部队潜伏进入泊罗江的流域,营救李聚……。

洪山湖的游击队一看到十七旅的全体将士是停滞不前,没有向他们的营地发起进攻。大家紧张的神情才慢慢松懈下来,也轻微地松了一口气,但游击队看见一个军官向他们的营地走来,胡政委也马上派出赤红同志去会见这一个国民党的军官,想查明十七旅今天晚上来此的目的。

“请问长官,这么晚了到我们洪山湖游击队有何贵干!”赤红走到高波面前询问道。

“女同志,这么晚上,打扰你们是很不好意思。我们这一次来到洪山湖,是找你们游击队的负责人,我们有点事情要想请教一下”,高波客气回答道。

“长官你就说吧,我就是洪山湖游击队的队长,是这里的负责人”。赤红第一回听到国军将领是这么的亲切、客气的话语,愤怒的脸色才换成一副笑脸。

“同志,根据我们得到的情报,你们今天下午至傍晚时分在鹰嘴岩与小日本鬼子发生了一场激战,请问我们的长官现在是否在你们洪山湖游击队,”高波道。

赤红队长一听高波这样说,脸色又是大变,想到我们洪山湖的游击队与小日本鬼子激战了半天,你们不但没有来助战,现在还说你们国民党的长官落在我们洪山湖游击队的手上,是不是他们今天故意来找麻烦,乘机挑衅我们,是想消灭我们游击队吧。

赤红愤怒地说道。“长官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方向,想消灭我们游击队就明说,不要找什么借口,说你们的长官落在我们的手上。”

高波看见女游击队长的神色突变,转身就要走,他赶紧伸出手拉着赤红的衣角。

“长官,你是不是想非礼我,如果你有此想法,我最好劝你打住,我是中华武功七段。谨防我打你一个满地找牙。”

高波被赤红的错误理解,心里面是哭笑不得。知道她误会自己的话意,赶紧解释说道;“女同志,我不是这一个意思,请你不要误会,我们这一支部队都是川军十七旅的全体将士,我们在潜伏进了敌占区后,抓到了一个小日本鬼子,才得知你们洪山湖游击队在鹰嘴岩与我们十七旅的李聚李长官见过面,所以我们十七旅的全体将士才火速赶到洪山湖,寻找李聚李长官。”

赤红听到高波的解释,才松了一口气。她想不到李聚大色狼的部队里还有一群重情大义之人,说话都文质彬彬……想到自已刚才的愤怒和夺词就好笑和羞愧,幸好有夜色打掩护,不然高波会发现赤红的脸上泛起微红……!

游击队听到这一群官兵是川军十七旅,马上树然起敬,他们伸出了友好的双手,欢迎高波他们,也赶紧把十七旅的将士们拉进营地,也拿出自己的食物和茶水招待十七旅的将士,将士们也感谢游击队的盛情厚意。四海皆内……中华兄弟姐妹,力齐心……撼寇易!

胡政委向高波他们不停地歉意道;“都怪我们的一时大意,才使李将军如今生死未卜啊!”

胡政委的话声还没有落下,突然远处传来一阵密集的枪声,这时一名游击队满身是血的跑回营地报道;“政委、队长,日军的一个联队五百多人已经与我们游击队前哨接上火,我们赶紧撤离吧。”因为游击队已经与小日本鬼子激战了一个下午,再要他们对付小日本鬼子将是困难重重。

“看来我们的营地也被泄露,被小日本鬼子发现了,高团长,你们十七旅还是随我们撤离吧。”胡政委说道

十七旅的全体将士是一听小日本鬼子就浑身来劲,想到小日本鬼子也太目中无人,太猖狂啦!我们中华民族的抗日是不分党派的,还有我们同为华夏儿女,应当互助伸出友情之手,携手抵抗日本侵略者,这一回叫你们小日本鬼子“死”字也不知怎么写。

“胡政委,小日本鬼子还不知道我们十七旅在洪山湖,你们游击队就把小日本鬼子引进我们的包围圈,我们今天晚上就打小鬼子一个措手不及,叫小日本鬼子有来无回。”高波拨出腰间的手枪说道。

胡政委感动地握着高波他们的手说道;“精诚携手合作,共同抵御外敌!竟然今天你们肝胆照昆仑,那我们今天就舍命陪君子,一起叫侵略者知道侵犯中华的下场,就是一个字,惨、惨、惨……”一个“惨”字焕发出中华民族的共同心声,也激发出了十七旅的将士们和洪山湖游击队的誓死杀敌精神。

洪山湖游击队和十七旅是马上布置兵力,面对日军的到来,他们为小日本鬼子准备好了一个口袋,只等小日本鬼子钻进了口袋,就马上给予歼灭。

日军的富山少佐看到洪山湖游击队是不停的后溃,以为洪山湖的游击队经过一下午的激战,现在也到了山穷水尽,兵困马疲的境地。

“命令帝国的勇士们要乘胜追击,不准放跑了李聚和游击队的一个人。”富山少佐命令日军是全速压上。敌人仗势他们的兵强马壮快速向前推进。此时小鬼子完全没有理会周围的地形,完全不理会在夜色茫茫不利的情况,日军的心头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要消灭游击队和李聚,完成帝国之重任。

从游击队驻地的整个地形来看,是东低西高,小日本鬼子是从下往上攻,就有一定的难度,而中华健儿则是居高临下,就是易守难攻。胡政委想到敌人一旦知道中了埋伏,他们必然惊慌后退,就会加重我军的两翼进攻,也会影响全歼日军的计划,就会让小日本鬼子乘机逃走。

胡政委和高波他们一起商定,游击队利用起伏的山形正面阻击和吸引日军。而邱震海和景宏伟各带领五十名的士兵为两翼攻击部队,而高波自己则率领一百名的战士穿插到日军的后面,切断小日本鬼子的退路,游击队和十七旅的将士已经决心今天晚上不惜一切,也要歼灭日军的一个联队。

“八格,游击队的火力也越来越弱,……给我前进……消灭游击队!”小日本鬼子是一窝风地持着枪向游击队营地攻击过来。不知道是他们看不起游击队的战斗力,怕抢不到功劳似的,还是一个个的赶着投胎。

“大家注意,我们等小日本鬼子进入我们的射程再打”。

小日本鬼子看到营地零星的枪声,他们肯定不相信自己会中游击队的埋伏,就算他们今天晚上中了游击队的埋伏,凭他们的军事实力也能反败为胜,顺势消灭游击队。敌人是仗势着人强马壮,武器精良,气势汹汹地疯狂前进,他们丝毫不把游击队放在眼里。小日本鬼子今天就要为他们的狂妄,付出惨重的代价。

当小日本鬼子离游击队只有十多米远的时候,洪山湖游击队的轻重武器是首先向小日本鬼子一齐猛烈开火。小鬼子被游击队的子弹打得是人仰马翻,鸡飞狗跳。

富山少佐看到部队的进攻受阻,伤亡增大,但从游击队目前的火力来看,并不是很大,只是有一点象强弓之末啦!于是他龟儿子命令日军向游击队发出加强进攻的命令。

邱震海和景宏伟看到洪山湖游击队的正面阻击的压力是越来越大。他们马上从两翼果断地命令将士们向日军开火,十七旅先进的武器装备象暴风疾雨般地猛烈扫射小日本鬼子,只见整个山林间是硝烟滚滚,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战火是“隆”“隆”地震荡欲聋。小日本鬼子在激战中,还岂图反扑,但是在我军强大的火力下是溃不成军,尸骨垒垒。

游击队和两翼的十七旅的战士们乘着敌人连续攻击后的疲惫和惨重伤亡,在夜色的掩护下,分成三路出击日军。

五个战士悄悄潜近到了一股小日本鬼子的后面,他们乘敌人不防备,我军的手榴弹和炸弹象“仙女撒花”一样倾落在日军的人群中,在敌群中是四处开花,炸得小日本鬼子哇、哇的惨叫。五名战士趁着敌人一片混乱,象猛虎一样插入敌群,猛烈地向侵略者开火,经过一场血战,五名战士消灭了小日本鬼子四十多人,自已是无一损伤。

有一个班的战士惊动了小日本鬼子,敌人向他们拼命射击,但他们机智地避开了小鬼子的火力,用手榴弹和炸弹开路,迅速从横侧冲进敌阵,用白刃刺刀的肉搏战术消灭了这一群小鬼子。

小日本鬼子受到中华英雄健儿们的强大攻击后,是伤亡惨重,但敌人还是摸不清底细和战况,只以为他们是中了新四军主力部队的埋伏,他们认为新四军至少有一个加强团的兵力。于是这一支日军吓得掉头逃溃,没有富山少佐的命令,就开始回头逃窜。

游击队和十七旅的将士们是乘胜追击,他们有的捡起小日本鬼子掉在地上的机枪、冲锋枪、步枪、手榴弹,握在手上就向逃跑小日本鬼子猛烈扫射、猛烈地抛去,只见小鬼子是哗啦啦倒下,又轰隆隆地炸死了一片片……。

这时逃走的小日本鬼子正在暗自高兴脱离了“新四军”的强大包围圈。但令他们想不到的是,高波早就带领了百名的战士,等的他们小日本鬼子是等得不赖烦了,小鬼子逃进了高波他们的射击圈。高波他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侵略者开火射击,我军的轻重机枪、自动冲锋枪一齐发出愤怒的火舌,成群结捆的手榴弹和炸弹是象“满天飞雪”的一样抛向小日本鬼子,小鬼子被炸的落花流水,一潮潮地倒下,一片片地飞向天空。

“八格呀鲁,给我稳住。”富山少佐沙哑的声音,也压不住日军的溃乱。

“少佐阁下,我们掩护您脱出支那军队的包围圈。”几名亲兵扶起地上的富山少佐道。

“你们不要管我,我对不起帝国,对不起天皇陛下,我辜负了他们对我的重望,就让我战死在这里吧!”富山少佐现在精神也崩溃的嚎叫道。

“少佐我们尽力了,只是中了支那军队的埋伏,今天的错,是错不在您。帝国会原谅你的。”

“你们给我滚,我不需要你们的可怜,我要用自己的鲜血洗刷我今天的耻辱。”富山少佐冲开亲兵的扶助,顽固不化抱起一挺机关枪冲向中华健儿。

在洪山湖游击队和十七旅将士们的铜墙铁壁合围猛攻下,小日本鬼子的尸体是横七竖八躺在污血之中。

经过两个小时三十五分钟的浴血奋战,中华健儿全歼日军一个联队五百三十八人,缴获敌人山炮七门,重机枪四挺,轻机枪二十二挺,三八式步枪四百枝,子弹两万余发,手榴弹三千余枚的辉煌战果。

在战斗完的一个小时后,剿“聚”总指挥官川岛芳子就也获息战况,日本的一个联队五百多人在洪山湖地区被全部的消灭,她不停地自叹游击队和华中的新四军几时变得如此强大,为她身上的沉重压力而叹息,也为帝王牺牲了五百多名的勇士痛惜。

川岛芳子认为消灭日军一个联队五百多人,是需要两千至三千人马,她认为这是新四军的主力部队出现在洪山湖地区,才导制日本帝国一个联队的大部兵力被全歼灭。但她认为这也是帝国军队歼灭新四军主力部队的最佳机会,可能是因为川岛芳子正愁找不到施展身手和才华的机会,今天新四军送上门来,大日本帝国军队也不应当不讲理,而把这一支新四军的部队主力全部的歼灭。

日军小林参谋长对川岛芳子说道:“川岛小姐,今天晚上新四军的主力部队出现在洪山湖地区,可能是新四军获息李聚在洪山湖游击队手中,他们的出现是来保护李聚的,才意外的打了我们帝国军队的一个措手不及”。

“只要李聚现今还没有落在支那人的手中,就给了我们的机会,我们不但要消灭李聚,还要消灭湘江地区的抗日武装。马上命令帝国的华中舰队严密封锁八百里洞庭湖,传令铃木师团火速增援我军,我帝国师团立刻把洪山湖地区团团的包围,我们这一次不仅要消灭新四军,还要活掉李聚,命令小山智二旅团进攻洪山湖,咬住新四军的主力部队,不能让新四军逃走”。川岛芳子看到战机的曙光,马上发出一连串的紧急电令。

“川岛小姐,我发现风飞雪是中国军统方面的女特工。”河野四郎在川岛芳子的面前说道。

“有什么证据。”

“属下发现我们在秀水镇外的停机坪上,遭到中国军统特工的袭击,才知道是她泄露了李聚的行踪,不然李聚早就落在帝国的手上。”河野四郎愤怒说道。

“马上发电质问李世群是怎么回事,给我们推荐的女特工怎么会是军统潜伏的人员。”川岛芳子令道。

“川岛小姐,我们要不要现在抓捕风飞雪,让她供出这个地区的军统组织,我们把她们一网打尽。”

“这一个没有必要,竟然我们知道她是军统方面的人,我们就假装不知道她的身份,让风飞雪给我们传递假情报,让军统特工和营救李聚的各路人马是自投罗网。”

“川岛小姐不愧为帝国的第一女中豪杰啊!”

随后川岛芳子又从李聚还没有回到中国人手上的推测,命令日本特工散播犍为李聚已经落在他们的手上,被小鬼子关在了石溪监狱。川岛芳子的阴谋诡计就是为了营救李聚的中华各路英雄健儿设下一个口袋,消灭中国的各路好汉……!

一时间,洪山湖、湘江地区的上空笼罩着一片战火硝烟,阴云密布,杀机四起……!

在川岛芳子为中华群雄布下天罗地网的同时,中华的英雄健儿也向日军据点展开了反击

十一月二十四日的夜晚,一股神秘的武装份子对川信师团所在地的多个日军据点及交通要道进行了猛烈的袭击,造成日军至少四十多人的死亡,一百多人受伤,这是川信师团入驻湘北地区以来遭受到的最大突然军事袭击,不明武装声称此举反击是报复小日本侵略中华的暴虐,此次袭击发生在日本特使川岛芳子到达川信师团的当天,竟展示了这伙神秘武装的军事实力,也起到了敲山震虎的作用,使川岛芳子对这一股神秘的武装力量是不能不有所顾忌。

因为从中日战争全面爆发以来,在近三年多的时间里,日本及其汪伪政府不但没有消灭长江中下游中国的军事实力和地方抗日武装组织势力,反而中共新四军和中国抗日的地方武装是如雨后春笋,星星之火,遍地燎源之势的迅猛发展,中国的抗日力量是沉重打击了小日本的军事实力。而今天晚上的中国神秘武装力量此次对川信师团发动的强大突然袭击,这突显出这一股神秘武装力量在百万大军中取敌人首级,也是易如反掌。

神秘武装力量在一天之内发动如此大规模的袭击,是警告川岛芳子不要继续在中国为非作歹,并宣示这股神秘武装的势力不可小觑之外,更为明显的是对小日本鬼子起到威慑的强大作用。因为日本派遣军南京司令部一成立后,就考虑把他们的战略重心从华北、华东转移到长沙至川黩边境,并把华中武汉的驻军增加到四十万之巨,其中一万名日军已经进驻川信师团所在地,与此同时,日本也加紧了制定针对华中的新战略。新的战略是更加务实,着力于打击华中境内的新四军和中国地方抗日武装,恢复长江中下游的安全环境,南京派遣军司令部任命川岛芳子为特使前往湘北,本意是擒拿李聚,但更重要的是想恢复日军的信心。在这一种情况下,神秘武装在川信师团的驻地发动如此强大的袭击,意在告诉日本川岛芳子,日军不断向华中增兵,并不能有效阻挡中国抗日力量发展的强大势头。

日本从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开始的侵华全面战争的爆发后,中日战争也进行了三年多来,虽然日本占领了中国的大片区域,也引发了中日之间的一系列大会战,在战争中,中国的军事势力以及地方抗日武装非但没有被消灭,反而渗透到了中国的大片区域,承担起中国抗日的主力,八路军在华北平原对日军进行的反扫荡,以及新四军在华东和长江中下游地区对日军是频频出击,牵制和消耗了日军大部分军事实力。于是在一九四零年三月,汪精卫成立的汪伪南京政府承受的压力是越来越大,日本国内许多政治势力都指责汪伪政府无能,而在国际上也没有得到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认同。日本侵略者对汪伪政府也渐失信心,并怀疑其施政能力以及打击中国地方抗日武装的能力不足。再加上日本在这一次长沙会战中的军事失败,长江中下游的局势可以说是混乱而复杂,而李聚的出现和这次强烈的袭击事件则更是显示出日本在华中前景不妙的形势是雪上加霜。

中国新四军在长江中下游地区以当地群众为依托,在皖南、皖北大力建立抗日根据地,近三年来从两万人发展到十万人,新四军的军事势力重新东进,并逼近了汪伪首都南京。他们犹如一把尖刀插进了小日本和汪伪政府的心脏。日本由于在中国的兵力不足,日军和汪伪军警,只能控制一些大城市和公路沿线。而把中国广大农村地区则拱手让给新四军和中国地方抗日武装。

日军增兵华中地区,则是扫荡和围剿新四军,而川岛芳子进驻湘北是清剿中国的地方抗日武装和捉拿李聚。川岛芳子进驻湘江地区后,马上对中国地方的抗日武装采取的是封山断路,切断抗日武装同山下市镇和百姓的联系,企图把抗日武装困死于山林之间。她的意思就是李聚得到中国抗日力量的帮助,你也是死路一条。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