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J:法外之法 正文 第七章 重庆·重庆⑦

无汗哈哈 收藏 1 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3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37.html[/size][/URL] 那边那两个年轻女孩似乎认出了颜雨欣,他们窃窃私语好一会儿,就是想不出她的名字,最后一人只好斗胆问颜雨欣是不是演过什么电影。得到肯定的答案之后,非常兴奋,拿出本子要她签名,尽管他们其实都不知道她是谁,但是毕竟是她们第一次和一个演员面对面。她们问这问那,一时之间好不活跃,颜雨欣微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37.html


那边那两个年轻女孩似乎认出了颜雨欣,他们窃窃私语好一会儿,就是想不出她的名字,最后一人只好斗胆问颜雨欣是不是演过什么电影。得到肯定的答案之后,非常兴奋,拿出本子要她签名,尽管他们其实都不知道她是谁,但是毕竟是她们第一次和一个演员面对面。她们问这问那,一时之间好不活跃,颜雨欣微笑着和她们交谈。

三人打牌直到十点多,快十一点的时候,陆德伦看那边坐在颜雨欣旁边的女研究生看书看的很困了,于是提出停止打牌,各自休息。

另两人也同意了,陆德伦和女研究生换回位子。

那两个追星族和颜雨欣谈话也累了,此刻相互依靠着睡着了。

凌晨四点钟的时候,汽车又停了下来,陆德伦被震醒,看到车厢里的人纷纷都提着行李准备下车,是广安到了。那几个研究生也要下车,与他打牌的两个男生向他告别,陆德伦也挥手再见。火车门打开后,旅客纷纷下车,很快车厢里空出了三分之二以上的座位,加上基本没有人会为了从广安到重庆而选择凌晨四点的火车,所以也没有人再上车。

“啊——哦——”对面的一个女生伸了伸懒腰,揉了揉迷糊的双眼,“到哪儿啦?”

“广安,很快就到重庆了。”陆德伦说。

“哦。”然后她接着睡了。

陆德伦看了看窗户外面,火车站以外一片漆黑,站台上昏暗的橘黄色灯光透进来,朦朦胧胧。

火车停了十几分钟后,又继续开动,向重庆驶去。

天色渐渐变亮,有些乌云,淅淅沥沥下着小雨,重庆的雨季已经来临。不久,火车到达重庆北站,也就是龙头寺火车站,站台上没有棚顶的地方都是湿的。

“走吧,我们到了。”陆德伦从货架上把包拿下来,现在货架上很是空旷。

经过18个多小时的旅程,两人都有些疲惫。他们随着人流除了车站,许多的士此刻就在车站外拉客,尽管还很早。

两个人一走到车站外的马路边,立刻就有几个司机迎上来,“去哪里,上车嘛!”一口的重庆话。

“渝中区,金山酒店。”陆德伦说。

“来!上车。”一个司机抢先道。

重庆的司机倒是很团结,只要是别人抢先问了的,都不会过去抢生意。

陆德伦和颜雨欣跟着他走到他的车子面前,那司机伸手要提陆德伦的手提包,陆德伦一首抓住它。

“我帮你放到后备箱去。”司机说。

“不用了,包不大,我提着就行了。”陆德伦放开他的手。

上了车,司机掉头,开像渝中区。他们现在是在渝北区,离渝中区不远,沿着主干道先向东再向南,不久上黄花园大桥,跨过嘉陵江,就倒了渝中区,金山大酒店就在主干道附近,很快就到了。

陆德伦付了车钱,和颜雨欣走进金山酒店,这么早前去住宿的人还是比较少的,大厅里空荡荡的,两人登了记,入住506和508,相邻的两个房间。之后,两人到附近的服装店各买了几套换洗的衣服,回到酒店,洗澡,把坐火车积累的一身疲惫洗去。

陆德伦换了一件白色的T恤,既然外面不热还下雨,又套一件长袖的衣服,把手枪插在腰间,然后戴上一顶帽子。

很普通的装扮,陆德伦看着镜中的自己,自信在重庆这个拥挤的城市,别人不会关注他。然后他出门,走到隔壁敲了敲门。

颜雨欣打开门,她刚洗完澡,头发还是湿漉漉的。

“你来看看这个。”颜雨欣对他说,手指着电视。

电视上正在播放武汉方面的新闻,剧组发生误杀,女主角被劫持,附近还发生了枪案,一连串的事情被一些娱乐八卦记者联系起来,什么黑道仇恨啦,演员私生活不检点啦,黑道控制内地影视业啦,等等的一些猜想充斥其中,好几个电视台的娱乐新闻节目都在说这个事情。正统的官方新闻频道倒是简单的多,除了把颜雨欣的照片登出来,还说了个重要信息,是绑架男子目前身份不明。看来,警察暂时还没有想到要把陆德伦的照片给那个被他抢了车的导演看一看,当然,陆德伦的身份现在并没有在国内公开,只有组织和刑杰的专案组知道。

“刚才在打听登记的时候,没有人注意你吧?”陆德伦说。

颜雨欣想了想,说:“应该没有,那时人很少,再说我当时精神萎靡,一点都不像我。”

陆德伦点点头,“那倒是。”

“你要出去?”颜雨欣看到陆德伦的一身装扮,问道。

“出去办点事情,你呆在房间里,最好不要出去,正好可以好好休息一下。饿了就叫服务员送餐上来,我很快就回来。”

“你小心点。”

“知道。”

陆德伦打开房门,走了出去。他走楼梯下到大厅,外面还在下着小雨,整个山城笼罩在一片朦胧的雾霭当中,这是重庆雨季的一大特色。

陆德伦在街边的一个小书店里买了一份重庆市的地图和一支笔,他仔细看了下地图的渝中区部分,然后在中山三路天友大酒店附近画了个小圈。然后他拦了辆出租车,把地图给司机看,让他带他到地图上标示的位置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