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宁愿与强奸犯谈恋爱[影子军团]

南峰居士 收藏 24 10119
导读: [size=16] [B]我宁愿与强奸犯谈恋爱[/B][/size] [size=14] 写下这个标题之时,俺的心情非常沉重。 本月初,一个多年的好友得了暴病过世了。朋友正当壮年却走的如此匆忙,抛下了娇妻幼子。留给妻儿的,除了一套单位的房改房外,大约只能是思念了。就是丧事,也是我们几个朋友替他操办的;并尊他生前遗愿,骨灰送回他老家安葬。替朋友操办完丧事,休息几天,梳理了十几年与朋友

我宁愿与强奸犯谈恋爱



写下这个标题之时,俺的心情非常沉重。


本月初,一个多年的好友得了暴病过世了。朋友正当壮年却走的如此匆忙,抛下了娇妻幼子。留给妻儿的,除了一套单位的房改房外,大约只能是思念了。就是丧事,也是我们几个朋友替他操办的;并尊他生前遗愿,骨灰送回他老家安葬。替朋友操办完丧事,休息几天,梳理了十几年与朋友间的交往,特将他早年的恋爱经历,写个小散,以资纪念。为了尊重死者,隐去朋友名字,姑且以小周称呼。


几个朋友之中,也许我与小周认识最早。早在上大学时,俺在江苏上学,他则在合肥。节假日时,他与一些福建的同学到苏南游玩。而俺上学的地方,却是闻名天下的旅游景点,往往我们学校就成了其它高校同学的接待点。因小周与俺高中同学同校,又同是福建人,故在学校里,就有几天之缘。


大学毕业后,俺只能回闽南户口所在地。而阴差阳错的,小周居然也分配到这个城市,分在本市一个比较著名的机器厂当技术人员。既然回到同一城市,自然是特别亲切,也特别亲热。小周为人较为木讷,因与我有另一层的关系,与我交谈时,话语则相对多些。


严格说起来,小周是个极度内向的人,除了与俺等几个朋友外,在外人面前,几乎是一声不吭的;在异性面前,更是如此。与他深交一段时间后,我却知道,小周是个典型的内秀外拙的人。他在文学、天文、地理、军事等方面,可说是有独到的见解,甚至可说是有相当的造诣。正好,某人在这些方面,与其臭味相投,所以话题就特别多些。


交代完小周的为人情况,也该言归正状。大学毕业后的前几年,除了上班,就是交友,谈恋爱了。小周是个外地人,自然也不例外。因他毕业于一个出名的机械高校,而且专业对口,在本市一个机器厂当技术员,倒也得其所长。只是,在工厂里,他除了埋头苦干外,好处却轮不到他头上。好在小周也清楚自己是外地人,只能委曲求全。好在他为人随和,而且工厂也有好几千号人,倒也有一些热心人,替他物色对象。然而,他们同单位的的女孩子,与他见面的倒也有六七人之多,但往往交往时间不会超过一个星期。不是嫌小周是外地人,就是说他过于内向,甚至不知如何哄女孩子。如此一来,小周在谈婚论嫁上,自然是比别人更为曲折。平常聊天之时,时常让我们几个朋友代为物色。


因某人家在这边,又是好朋友,自然要加倍留心了。我便把这等重担,交给了俺妹妹,让她代为物色。妹妹同学,就叫她小红吧,虽然从小就生在这个城市,但其父亲却是南下“干部”。解放闽南后,就地驻扎,直到转业到地方,却只是一个一般办事员。所以,小红的家庭地位也极为普通;兄弟姐妹也多,小红是最小的,上头还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家里住房也极为紧张。


小红高中毕业后,没有继续升学,招工在本地一个一般企业,居然也是机械行业。因为家里住房紧张,所以经常不在家,四处串门。刚刚参加工作不久,据说也谈了好几个朋友,但均不久即散。听小妹说起她,也只是淡淡的道,因有几分姿色,而且又是北方人,自然与南方人的含蓄不同,性格倒也是直爽敢言。而至于谈了几个朋友,短短即散,小妹也只是说,小红心气有点高。说毕,小妹就笑着对俺说,你同学中大学生很多,给她介绍一个,震震她,收收她的心。


按说,小周的年纪比我都大两三岁,自然比小红也大了不少。但看到小周每次见面之后,无果而终的扫兴样,几个朋友也私下决定尽可能帮忙小周。正好,小妹有那样一说,我便决定与小周说及小红,让小周先有一个思想准备。


跟小周说了此事,又让小妹约小红到俺家。也向小红介绍了小周,几乎说尽了小周的所有优点,只说他为人较为内向,可是个好丈夫的料子。让小红也先准备准备,有意的话,两人先见个面认识认识。


到了那个周末,早早的把父母打发出门,哥妹俩在家静等小周、小红上门见面。等他们先后到达俺家后,看到小周眼睛一亮,俺就想事情有戏了。但却不敢过份注视小红的表情,故小红对小周的第一感觉如何,却不甚知。过后,我略尽地主之谊,再假腥腥的,向他们介绍了一下,然后就让他们自由发挥,自我介绍。过了近半个小时,俺与妹妹就推说要一起出去去接父母回家,把他们“赶出”了家门。


与妹妹一起上街时,又向妹妹派发了任务,让她经常打听小红对小周的感觉,以及两人最新动向。


过后的几天中,除了上班,空余时间几乎是用在小周身上。经常抽空与小周相见,问问他对小红的感觉以及两人感情发现情况。小周开头即说,对小红比较满意。因与俺关系不错,小周常还把两人见面的细节也说与我听,甚至连两人对话,也不会对我隐瞒。


了解了小周的情况,就问小妹关于小红的感觉。开头几天,小红说感觉还行,倒不象我说的那么内向,话语是有点少,但只要与她在一起,话就突然开始多起来。只是,他们两人在一起,往往倒是小周在说的多,小红说话的机会却是不多。


这等情况,却是俺始料未及,便与小红说了,小周对她印象很好。看着两人关系进展顺利,认为小周这回有戏。但是,两人交往一周以后,小红对小周的评价,几乎没有变化,只说还行。而那个时候的俺,对那等事,自己也是懵懵懂懂,自己都没什么经历,根本就看不出中间有什么大的变化。


两人进展半个月之后,俺就想,这回小周应该是要成了,以往是不会超过一周的。为此,我们曾开玩笑对小周说,你这个姓不好,小周小周,果然每次小周天就分手。而这回半个多月过去,两人关系虽然没有大起大落,但发展平顺,已经很不容易了。


那是一个周末的夜晚,晴空万里,月儿高挂半空。这样凉爽皓月的周末,自然是恋人们谈情说爱的良辰美景了。事后,小周跟我说了。那个晚上,两人早早就约了,然后一向骑车去了江边的洋老洲。(那是一片竹林,本市地名,就不在这儿说了)。小周一说那个地名,我就清楚是个好去处。准确说,那是一片河道淤积地,因为泥土较多,没人挖沙,时间一久,就成了附近市民的菜园地。据说,很早以前,有人在那片地方,种了一丛的竹子,不想几百年之后,就成了一片茂密的竹林。背后一道防洪堤,中间是一望长长的竹林,前面就是河道。而一年之中,差不多也就几回,江水会漫上竹林,因现在竹林面积较大,而且枝蔓延绵,每次的洪水过后,对竹林倒是无伤大雅。就是偶发的台风暴雨,江水暴涨,江水漫过防洪堤,把竹林淹得只剩技梢,过后,竹林还是恢复原有的生机。


只是,在那个时间,本地江滨并没有开发。尤其是那片竹林,菜园地已经越来越小了,竹林地却越来越肥沃了。即便到了今天,本地的江滨开发也是极为有限的,而那片竹林,因为面积较大,绵延好几公里,至今也没有开发。


那天晚上,小周与小红两人相约去了那片竹林。(防洪堤与市民的居住区,还有一定的距离)一进竹林,就可以看到三三两两的恋人,成双成对,有些也相拥相抱在一起。而小周与小红,也不敢往人多的地方去。找了个较为僻静,背后是成片的竹林,面向防洪堤,前面却有一片小空地。两人就在竹林下,与往常一样,说些他们的话语。恋人在一起的时候,往往时间过的特别快,他们两人从吃完晚饭出去,在竹林那边也没说什么话,很快就过了晚上十点,一对对恋人,陆陆续续离开了那片竹林。而他们两个,却一直坐在那儿,谁也没提起回城之意。


就在他们两人静静坐在那边,欣赏月色,突然背后有噪杂的脚步声,他们先前也不以为意,以为也是恋人而已。等到他们警觉时,一把匕首已经顶在小周的脖子上,而小红明显要比小周警觉一些。一看有三个男人向他们走来,并把匕首顶向小周脖子,吓得尖声大叫,撒腿就跑,根本就没有顾及小周的安危。倒是一边跑、一边大叫。三个男人,除了一个拿匕首顶住小周外,两人去追赶小红。倒是因为小红边跑边叫,而且快靠近防洪堤。追的那两个男人,心可能也虚了,没有再追下去,倒是回到他们坐的地方。


就在小红边跑边喊的一刹那,小周的右手也抓住了那支握匕首的手,用劲一瓣,顺势一甩,就挣脱了匕首的威胁。又顺势挣脱了他们的控制,站起身子,在危急之时,小周的动作远非他个人性格可比,一挣脱控制,就抽出自己的皮腰带(那个时候,小周用的是部队的腰带),一抽出腰带,就舞开了。那三个男人也不恋战,分开钻入竹林,跑了。


看到三个歹徒跑了以后,小周系好皮带,赶紧跑到小红身边。朦胧的月光之下,反正每个人的脸色都是铁青的。只听小红心悸尤存,有点上气不接下气的问,他们究竟想干什么。而小周也真是木讷,只是说,没事的,他们已经全跑了。然后又急着说,送小红回家。而那个时候,小红居然也问起匕首顶住脖子的事。两个人骑车回城,送小红回家之后,小周顺道又到了俺家,说了当晚的经历。然后也回宿舍休息了。


想着小周当晚英勇的表现,可算的上是英雄救美了,应该会给他们交往加分的,我想。


然而,情况的发展却不似我的想象。第二天晚上,小红到了俺家,也跟我们说了昨天晚上的大致经历。末了,突然宣布不想与小周继续交往下去,请我代为转达。这个意外的结局,让我这个局外人莫明其妙,就问小红大概原因。想不到,小红突然冒出一句发人深思的话:“我宁愿与强奸犯谈恋爱。”然后,就一声不吭。干坐了几分钟,也许自觉失言,也早早离开了俺家。


过后,小红到俺家的次数明显比原来更少。因为是我介绍她与小周认识,而小周对小红决定分手,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顶。但既然人家要吹,他也不能向向人家献殷情,两人的恋爱关系,就那样结束了。


莫名其妙的结局,我也想知道究竟为何,便让小妹去探问小红的口风。小妹回来,说小红不肯多说,只是交往快一个月了,小周从来没牵过她的手,更别说其它的。而让小妹逼紧了,说了一句言不由衷的话,说她家是北方人,家里人希望她找个本地人。


面对这样的结局,我便与小妹探讨其中原因。小妹倒是说了,小红在家是老小,父母比较疼爱,兄弟姐妹也都让着她,说找外地人不合适,只是个借口。小妹倒是说了,小红是个爱浪漫的人,喜欢人家吹捧她几句。至于为什么会说那句莫明其妙的话,小妹也说不出所以然。而小红为什么会在两人经过那一次“劫难”后,决定分手,小妹不说什么,而我也不知为何。


事情已经过去十来年了,此事一直铭记脑中。此次小周不幸辞世,处理完后事,闲暇之余,便记下上面这些字。一来作为对老友的纪念,二则也想借此机会,请教诸位方家,小红为什么会选择在事件之后的第二天分手?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